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杀个人来解气(一)
    李超超手掌被一指洞穿,顿时鲜血迸射,剧痛难挡,更有一股阴寒之力透掌而入,顷刻间整个小臂已是冰寒异常,麻木一片。

    刚要运转内力将阴寒之力驱逐出去,谁料王八的动作竟快捷如斯,刹那间又已攻至眼前。

    无奈之中,只得拼尽全力抵挡。

    右手一沉,受伤的右掌闪电般直斩而下,与王八疾拍而来的左掌撞在一起。

    只觉对方掌力如山似海,倾压而来,当场抵挡不住,被对方破开防线,一掌拍在了小腹之上。

    李超超立时觉得小腹一阵剧痛,五脏六腑似被震得离位。

    更有一股阴寒之力,如尖锥般透体而入,小腹之中,立时便如被塞进一团寒冰。

    而此时左拳也已迎上了疾刺而来的剑指,相撞的瞬间,一股尖锐的刺痛袭来,拳面已被刺了一个小洞,两根骨节倏然断裂。

    幸好是以拳挡指,倘若以掌挡指,这一下又要被刺穿,说不定前额还得受伤。

    一上一下两股剧痛汇合在一起,李超超的脸立时苍白一片,体内真气也已运转不顺,仿佛快被冷冻起来,体内的血液更是如灌了铅一般沉重,流转之间异常吃力。

    好厉害的“万载冰魄寒”内功!

    好诡异的王八!

    难怪小师弟要我万分小心!

    还是大意了啊!

    不过,谁会知道王八会突然变得如此厉害?

    重伤之下,已无再战之力,李超超立时萌生退意。

    左脚后撤,便要叫出“我认输”三个字,但那王八似乎早已洞察他的用意,猛然揉身逼近,拳掌齐出,手脚并用。

    双掌猛然凌空下击,直朝李超超头部猛拍而来。

    立时,呼啸的劲风激荡而起,兜头盖脸袭来,李超超防不胜防,刚张开嘴,第一个字还没叫出来,便被逼了回去。

    慌忙双臂使一招“霸王举鼎”架在头上。

    谁知王八这一掌之中,竟暗含了拍、抓、斩、揉四种不同变化,凶狠异常。

    李超超双臂架住了拍,感觉手臂快要断折。

    虽顶住了抓,手臂上却已皮肉开花。

    但那一斩,却是再也无力抵挡,只得头往后一仰,避开要害,双肩之上,立时吃了一斩,只觉肩骨几欲断裂,剧痛刺心。

    连身形都迟滞了几分。

    最后那一揉,便再也躲避不了,被王八两只手掌顺势在肩上揉了一下,立时痛入骨髓,额角冒汗。

    李超超奋起全力,施一招“弄云见月”,双掌向外向上掤架而出,向王八面门拍去。

    这一招亦是“排云十八掌”里三大绝招之一,平时施展出来,必定是声威骇人,凌厉万分。

    但此时,这一招已是外强中干,王八双臂一夹一压一分,便已将他双掌挤在身体两侧,上身再微微一仰,右脚一式穿心踢,闪电般直奔他心窝而去。

    李超超双掌仍在身体外侧,回援已是不及,急切间施一招“金鸡独立”,左腿立于地上,右腿提起,猛然上顶,刚好挡住踢来的脚尖。

    “呯!”

    一声巨响,碰撞处传来一阵剧痛,李超超小腿骨被王八的脚尖一踢而裂。

    澎湃的巨力直冲而上,李超超魁梧的身形被踢得倒飞而起,摔落在五尺开外。

    王八旋风般跟上,正要动手,李超超却已高喊一声:“我认输!”

    王八一咬牙,竟装着未听见,仍然一掌拍下。

    李超超无奈,正要抵挡,旁边蓦然传来一道一声音:“你这是当我不存在吗?”

    斜刺里,一股澎湃的灵力波动遽然而出,尖锐的破空声响起,一只三尺大小的灵力手掌闪电而至,正拍在王八的手掌之上。

    “轰!”

    一声闷响传来,王八的身形顿时被拍得抛飞而起,落在一丈之外的台面上。

    王八只觉那股巨力汹涌澎湃,连绵不绝,落地后想要站稳,却犹自不能,拼尽全力,仍是连退三步,脸上已是血红一片。

    刚想说话,不料那刚刚减弱的巨力竟陡然激增,如水面之下的暗流激涌而来,王八的身形便又连退三步,这才站稳。

    王八内心骇然,脸上一片惊惶之色,躬身说道:“老师,我错了!”

    张新锐见这小子心肠歹毒异常,本想借此教训王八一顿,没想到这沙子见机得快,竟然立即认错,倒也不好再度强行出手。

    “王八,胜!”张新锐没好气地宣布道。

    那位外门女老师立即来到台上,为李超超治疗。

    但见她手掌闪电般挥动,连续数道青光打在李超超身上,李超超的外伤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那位女老师却皱了皱眉,抬头朝观试台上喊道:“姬老师,恐怕要请你出手!他体内所中的阴寒之力甚是顽固,我的治疗术见效不快。”

    “王八,你可有迅速清除阴寒之力的方法?”张新锐问道。

    “老师,这真没有!”王八赶紧答道。

    那位内门老师姬洪波却已来到比试台上,扬手一掌轻拍在李超超小腹处,只见一道红光倏然一闪而灭,已快速隐没入李超超小腹之内。

    李超超只觉一股温柔而又霸道的热力,如滔滔巨浪一般冲进了自己的小腹之内。

    那股藏匿体内,驱逐不散的阴寒之力,被那热力一冲,便如冰雪遇上开水,顷刻间化为乌有,小腹内顿时暖烘烘一片,说不出的舒服。

    旋即,热力四散而走,将体内所有的阴寒之力尽皆消灭一空,冰棍般僵硬寒冷的双臂,顿时柔软温暖起来。

    “修养几天,应该就没有大问题了。”姬洪波说道。

    李超超抱拳谢过三位老师,和王八一先一后走下台来。

    走在前面的王八趾高气扬,不可一世。

    走在后面的李超超,步履沉重,心事重重。

    “小李子,知道厉害了?算你今天走运,不然非打得你残废不可!记住啊,下次见到我,赶紧过来请安,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王八无比嚣张地说道。

    “小王八,你别得意,依靠外力胜了我,也并没有多光彩,亏你还如此得意洋洋。你也给我记住了,人若辱人,人恒辱之!但愿你的境界一直能比我高!”李超超一字一顿地说道。

    王八回到巡视组,自然受到了大家的吹捧。

    徐公子拍拍他的肩膀,一直黑着的一张脸终于露出笑容,和声说道:“王八,此次表现不错,能把那小子打败,砍柴组就失去了一大力量,对我们组获胜,有积极的贡献!”

    王八立即满脸堆笑,恭声应道:“全靠公子英明的指导,小的会继续努力!为公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徐公子一抬手,又扔过来一颗红色药丸,说道:“这颗效果更好,当作你的奖励。”

    “感谢公子!”王八的腰弯得更低,声音更谄媚。

    周围之人,顿时两眼冒光,脸上全是艳羡之色。

    李超超也回到了砍柴组,神情有些沮丧。

    “大师兄,你的手还疼吗?”赵满堂急忙拉过李超超的手,观察起来,“才刚刚结疤,伤口的痕迹还很明显,那个可恶的王八,我恨不得一脚踢死他!”

    刘官玉拿出一粒培元丹,递给李超超,说道:“李师兄,把它吃下吧,对你恢复伤势有好处。”

    “这是培元丹!这可是恢复元气的圣药,这太贵重了,小师弟,你留着吧,我的伤势经过两位老师治疗,已无大碍,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李超超连忙拒绝道。

    “我还有,李师兄你别推辞了,你的伤势很重,如果不能及时复原,会影响到今后进阶!”刘官玉说道。

    李超超这才收下培元丹,立时服下,果真神效无比。

    “那十恶不赦的王八,我恨不得一刀砍了他!”陆武志咬牙切齿地说道。

    “何须你动手去砍,大师兄自己就能行!只不过这一次是那王八吃了一种怪药,居然能大幅增长功力,这才导致大师兄暂处下风。”蔡加权说道。

    “对,大师兄自己收拾王八!”张冒灵说道。

    “我能收拾王八吗?”刘官玉悠悠的补了一句。

    “能,当然能!”众人异口同声。

    比试继续。

    争斗趋于平淡,砍柴组后面也没有人出局。

    当其他人都比试完后,还剩下一人轮空。

    杨晓丽。

    此轮比试,幸运轮空的人,居然还是灵草组的那位杨晓丽。

    高兴得灵草组几位女孩欢呼雀跃,喜不自胜。

    “晓丽,你的运气真好!难道人长得漂亮,运气也会好吗?”一个女孩搂着杨晓丽的肩笑问道。

    “去你的,你这什么逻辑,没看见我也这么漂亮,为什么没这么好的运气?”另外一个女孩说道。

    “切!”立时,其他女孩齐齐拉长了鼻音说道。

    第三轮比试,开始!

    抽到的第一组比试人选,居然是陆武志和张冒灵。

    孙兰香万分歉意地朝刘官玉笑了笑。

    张冒灵主动认输。

    第六组比试,蔡加权很不幸地遇上了徐公子。

    徐公子憋了一肚子的气,终于发泄到蔡加权身上。

    裁判刚宣布开始,蔡加权就展开了祖传轻身功法,更融合了铁木刺天步,绕着徐公子飞奔。

    蔡加权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所以打算先耗掉徐公子一些内力,为刘官玉赢得机会。

    但两之人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只见徐公子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哂然说道:“雕虫小技,也来献丑!”

    身形一晃,闪电般欺近,飞起一脚,刹那间将飞速旋转的蔡加权踢到了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