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战成王(上)
    场内众人,目睹吐血不止,几成败局的徐公子,突然爆发出,如此惊天动地的气势,霎时之间,陷入短暂的死寂。

    唯有那狂暴的劲气,激荡四射,骇人的威势,席卷全场。

    台下众人,尽皆感到无比压迫。

    站立台上的张新锐老师,眼中露出浓郁的诧异之色,他正准备宣布刘官玉胜,徐公子公子却来了这么一出。

    作为名扬外门的炼体狂人,他能看得出来,此时的徐公子,不仅无限接近借天境,而且似乎拥有一门炼体之术。

    巨大的境界差距,强横的肉身力量,也许会是刘官玉无法逾越的一道鸿沟,看来,此战已走到尾声。

    “难呵!”张新锐摇摇头。

    片刻后,哗然之声轰响全场。

    “不可能!我这是眼花了吧,刚刚被打得半死的徐公子,怎么转眼之间,竟能爆发出比先前更强横的气势!”有人失声说道。

    “杨师姐,我受不了啦!他们二人,就像坐过山车一样,已惊吓我好几次,我的心脏都快爆炸了!”花青青拍拍胸口,惊骇地对杨晓丽说道。

    “这两人,底牌层出不穷,总是在绝境下翻盘,每每出人意料!别说是你,便是我,也被惊到了!”杨晓丽微微点头。

    “还好我没有跟徐公子争斗,否则受伤难免!这一次,刘官玉可能要不幸败局了!”吴佳玉说道。

    巡视组内,绝望的气氛不翼而飞。

    诸老大使劲揉揉自己的眼睛,张大了嘴,激动得连说话都断断续续:“徐公子这,这,这是要,要反败为胜了吗?”

    王八哭丧的脸,转眼间笑成一片,意外的惊喜,令得他有些头晕,喃喃说道:“这还是徐公子吗?他强大得让我觉得陌生,不过,我喜欢!我们报仇有望了!”

    砍柴组内,几位师兄再度失神。

    两次的心情,却截然相反。

    赵满堂一边摇头一边说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张冒灵大声道:“这可恶的徐公子,怎么能有如此多底牌?我们的小师弟真是多灾多难!这一回恐怕是真要认输了!”

    不仅仅是台下众人,就连观试台上,那些弟子和老师,都是在此时面露震惊之色。

    刚才叫出功法名字的姬洪波,更是坐直了身体,眼睛紧盯着台上。

    他怎么也未能料到,这个徐公子,不仅实力超绝,竟还隐藏着如此多底牌!

    “这燃灯秘法极其罕见,没想到这小家伙居然也会,效果倒是非常明显,可是一旦施用此法,后遗症也是非常可怕!必定会付出不小的代价!”姬洪波悠悠说道。

    刚刚站起来那位女老师,又缓缓坐下来。

    “我还正准备去给他治疗呢,谁知他又站起来了,看样子比先前还要厉害,这些小家伙可真不简单!”女老师惊讶道。

    “这徐公子,隐藏得还真够深的啊,他还会多少秘法啊!”那位壮硕的内门弟子叹道。

    一旁的那个内门弟子点了点头,接话道:“是啊,便是我遇上,也觉得很棘手,那刘官玉恐怕要输了。”

    台上的刘官玉,面露凝重之色。

    望着那面相迅速苍老的徐公子,感受到其狂猛暴烈的气势,内心亦是惊诧不已。

    这徐公子就好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眼看着不行了,猛的又蹦出一张底牌,反而变得更猛。

    这该是最后一张底牌了吧。

    心神内视,丹田内真气小蛇正欢快地翻腾着,时刻不休地吞云吐雾。

    紫色雾气之中,那九日神功形成的亮点,正安静地躺在丹田深处,闪烁着幽幽的光芒。

    青春不老妹留下的金之力,闪烁着明亮的金色光芒,在浓郁的紫色雾气中,显得格外耀眼。

    感受到体内磅礴如山,奔腾似海的力量,刘官玉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这股力量来得如此奇怪,如此突然,连一丝征兆都没有,也不知最后是好是坏,竟令得他有点惴惴不安。

    “先断你四肢!”

    一道异常冰冷,犹如来自九幽地府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徐公子阴冷的目光,犹如深藏一冬的毒蛇,牢牢锁定刘官玉,一字一顿地说道。

    旋即,仰天一声狂吼,左脚猛踏台面,爆响遽然而起,身形一晃,闪电般暴掠而出。

    霎时间,劲气狂飙四射,呼啸震荡全场,威势气吞山河。

    在无数道紧张热切的目光中,如一道疾电划破长空,对着刘官玉猛扑而去。

    如此狂猛暴烈的攻势,即便是有着借天境中期实力之人,恐怕都得忌惮不已。

    徐公子如一列狂飙的火车,呼啸而来,狂暴的劲风,仿佛将这一片虚空冲击得颤抖。

    “你以为,凭借秘法提升实力,就一定能赢了吗?”

    望着那迅雷般接近的身影,刘官玉微微撇了撇嘴角,眼眸中掠过一抹璀璨的银色,绝强的力量,在体内升腾而起。

    “裂心噬魂拳!”

    徐公子借疾奔之势,再度施出绝技,右拳之上,迸射出一尺长的黑色拳芒,挟着凌厉绝伦的威势,闪电般击向刘官玉。

    霎时间,击碎虚空的锐响遽然而出。

    “故技重施!难道你已经笨驴技穷了吗?”

    刘官玉哂笑一声,左脚猛然前踏一步,绝强的力道令得台面颤动,轰然巨响中,腰身一拧,身形左转,右拳闪电般击出。

    却是一记最简单的右直拳。

    快似天外流星飞坠,猛如苍穹雷霆疾奔。

    “轰!”

    两只拳头,俱都以一种狂猛无双的威势,剧烈碰撞在一起。

    霎时间巨响骤起,激荡的气浪,以碰撞处为中心,四散飙射,击打在光罩之上,令得光罩震荡不休。

    徐公子拳头上的黑芒被击得四散迸射,在虚空拉出一道道极其细小的黑线。

    两股巨力轰然对撞,强绝的反震之力汹涌而至。

    刘官玉身形轻轻一晃,便迅即稳住。

    徐公子身形一晃,上身后仰,如被飓风卷击,想要极力稳住,却终不能够,万般无奈中,向后退了一步。

    那些诡异的黑芒,也只有少许钻进了刘官玉手臂。

    刘官玉毫不犹豫,立时运转九日神功和北冥神功。

    这二位好兄弟一看,乐了,又来几只肥羊!

    九日神功如饿虎扑食,狂冲而上,左一圈,右一绕,几下便将那冲进体内的黑芒,分而围之,一顿暴揍之下,顷刻间便化为纯净的内力。

    北冥神功一看,好嘛,现在该我出手了。

    当即一冲而上,如火中取栗,饿虎夺食,扛起黑芒化作的内力,飞奔而走,及至丹田,扔给真气小蛇,三两下吃了个干净。

    黑芒的诡异阴寒,顷刻间烟消云散。

    以暴涨的实力,叠加裂心噬魂拳之威,竟仍然略处下风。

    徐公子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泰山压顶!”

    徐公子身形陡然退开几步,狂吼一声,旋即脚掌踏地,轰然声响中,身形猛的冲上半空。

    脸庞上掠过一抹狰狞,手臂陡然一震,右拳高高举起,内力毫无保留的暴涌而出,卷起一股惊人的波动,泛着霸道凌厉的劲气,对着下方的刘官玉,猛然暴击而下。

    虚空似被这一拳砸出窟窿,发出轰然巨响。

    望着那从天而降的刚猛拳势,刘官玉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冷冽有如刀锋。

    竟然不退反进,右脚踏地,身形冲天而起,狂猛气势轰然爆发,迎着那砸下的拳头,闪电般一拳轰出!

    右直拳!

    这一拳,没有任何花俏,唯有汹涌的内力狂暴无比。

    一拳出,而空气爆!

    感受到那可怕的拳风,森冷的寒意,疾冲而下的徐公子,眼露震惊之色。

    但此时势成骑虎,哪有退缩之理,内力狂涌而出,右拳狠狠击下。

    “轰!”

    两拳相击,惊天巨响遽然而起,强悍劲风飙射四散,席卷八方。

    徐公子只觉一股霸道无匹的力量,如山洪爆发,汹涌而至。

    右拳剧痛传来,身体倒射而出。

    刘官玉心中大定,体内这突然冒出来的神秘力量,果真威猛绝伦。

    当下不再顾忌,放*攻。

    左手擒天十八式,一招“花开一树”,手掌一挥,幻起重重掌影,闪电般拍向徐公子右肩。

    右手骈指如剑,施一式金刚指法,迅雷般点出,如一柄长枪,刺破层层虚空,卷起尖锐的呼啸之声,直刺徐公子小腹气海穴。

    徐公子右手成拳,由下向上,猛然轰击而出,与拍下的左掌撞在一起,轰然巨响中,一股巨力传来,拳头隐隐生疼。

    左掌猛然一下拍,与刺来的剑指碰在一起,发出“铛”的一声,有如金铁交鸣。

    刘官玉手指陡然在手掌上一划,指尖一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电般直刺徐公子左手脉门。

    徐公子一见此招,想起刚才脉门被刺的可怕后果,心底陡然一寒,慌忙一步退开。

    “黑金圣体!”

    仰天一声狂吼,双拳猛然击胸,一层浓郁的黑色光华,自体内迸射而出。

    未待徐公子有所动作,刘官玉身形一晃,狂掠而上,右拳一式“千帆过”猛然打出,劲风呼啸,闪电般当胸击去。

    徐公子脸庞浮现阴森的狞笑,身形陡然前冲,对那当胸击来的右拳,竟然不管不顾,右拳一挥,闪电般朝着刘官玉头部砸下。

    刘官玉眼中掠过一丝诧异,手下动作不停,先一步击在了徐公子胸膛之上。

    “咣!”

    巨响声中,如击在金石之上,坚硬异常。

    徐公子被击得身形一晃,脸色潮红,额上青筋暴突,却并无大碍。

    诧异之中,徐公子右拳已轰然砸至!

    这一下变起突然,刘官玉浑没料到,对方的肉体竟强横如斯!

    要想封挡,已然不及,只得全力向右闪避,却仍被拳风扫中,左臂剧痛传来,霎时间已是红肿一片。

    就在此时,徐公子左拳又已袭来,刘官玉脚踏凌波微步,避开来势,一掌拍在其左臂之上,却犹如击中一根铁棍。

    刘官玉身形有如鬼魅,拳脚齐出,掌势飘然,转瞬间又打了徐公子一拳,拍了两掌,踢了三脚。

    徐公子却好似一具钢铁巨人,摇晃几下,后退数步,便即无事。

    徐公子见刘官玉奈何他不得,不由纵声狂笑,竟完全放弃防守,只顾猛烈进攻。

    霎时之间,竟将刘官玉逼得险象环生。

    “哈哈哈!徐公子,要胜了!”王一水大叫,急起急落的巨大反差,已令得他有些神经错乱。

    砍柴组内,众位师兄齐齐傻眼。

    面对一具实力超强的钢铁堡垒,小师弟,似乎已然没有了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