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降龙十八掌(上)
    他疾退两步,刘官玉便闪电般跟进两步。

    诸老大倾尽全力,但不管他转向何方,也不管他冲向何处,那有如神魔附体的刘官玉,从未曾远离半步。

    那泛着幽冷寒意的斧刃,也一直在他咽喉三寸之处。

    想起坚硬的铜锤都被一斩而裂,何况自己这并不结实的脑袋!

    如被斩中,结局必定就像是西瓜一般,被斩得碎裂四散!

    “唰!”

    顷刻间,诸老大汗出如雨。

    诸老大再退,疯狂地退。

    刘官玉追,闪电般追。

    二人一进一退,转瞬之间,便在台上转了几圈。

    诸老大神情紧张,心胆俱裂,一时间竟忘记可以喊认输。

    直到听得台下有人诧异道:“咦,他怎么不认输呢?”

    诸老大这才恍然大悟,不禁暗骂自己愚蠢。

    慌忙张大嘴,但刚喊出个“我”字,劲风激荡之下,竟然语塞。

    待到再退开几步,方才喊出第二个“认”字。

    就在他第三个字即将出口之时,那一直在喉前的巨斧,却陡然闪电般晃动,照着双肩、头部和前胸几处,虚虚斩了几下。

    霎时间空中幻起漫天斧影,只觉劲风扑面,寒意刺体。

    诸老大惊骇莫名之下,竟双腿一软,摔倒在台面上。

    “输!”

    带着哭音的第三个字,这才堪堪出口。

    台下众人,立时哂笑出声,皆是没能料到,那诸老大竟是如此胆小怕死。

    “我去,诸老大这也太怂了吧!”吴佳玉笑道。

    “哼这人太没有男子气概了,竟被生生的吓哭了!”花青青说道。

    杨晓丽悠悠说道:“世间人,百种态,生死关头又一态!如此之多,你又能尽观几态?”

    那位壮硕的内门弟子说道:“这人武功还凑合,但心性委实太差,终是难成大器。”

    姬洪波却摇摇头,连话也懒得说了。

    “刘官玉,胜!”

    张新锐宣布道。

    略带些探询的目光扫视全场,缓缓问道:“还有没有人,想要挑战第一名?”

    连问数遍,皆是无人应答。

    “挑战三四名的还有吗?”张新锐问道。

    还真有!

    三名,不过都是挑战第四名。

    前两名杂役弟子,被吴佳玉以一路精湛的腿功,逼得开口认输。

    最后一名,吴佳玉似乎有些不耐,腿法施得风生水起,犀利异常,将其踢了好几个跟头。

    吴佳玉三连胜,稳坐第四名。

    “还有人挑战吗?”

    眼见再无人挑战,张新锐眼神转向姬洪波。

    观试台上的姬洪波点点头。

    “我宣布,武试到此结束!”

    张新锐高声说道。

    “个人赛最终排名为,第一名,刘官玉,第二名,徐木真,第三名,杨晓丽,第四名,吴佳玉,第五名,李超超,第六名,蔡加权。”

    “呵,我们胜啰!胜啰,哈哈!”赵满堂状若癫狂,如小孩子一般手舞足蹈。

    “看把你高兴的,你就不能低调一点吗?”

    张冒灵和陆武志二人责怪道,眼里却满含笑意。

    而观试台上,小咪子亦是后脚立地,人立而起。

    两只前爪握成拳头样,左拳护在胸前,右拳伸向空中,使劲猛晃。

    同时在孙兰香身周转来转去,红宝石般的眼睛泛着异彩,口中还嘟嘟咕咕叫着。

    整个狐显得异常兴奋。

    孙兰香笑了。

    这小妮子!

    “整个宗试,到现在为止,文试和武试已经完毕,剩下一项团体赛,将在半月后开始,具体规则,到时宣布。”

    张新锐顿了顿,接着说道:“暂定每组六人参加,希望你们回去后,全力认真准备,争取赛出好成绩。”

    右手在空中使劲一挥,激越的声音响彻全场。

    “准备吧,奖品等着你!”

    武试落下帷幕,巡视组和砍柴组的人,怀着不同的心情,走出了比武场。

    在出口处,段歌军再次拦住了刘官玉。

    “刘师弟,恭喜你获得第一!”

    “谢谢段师兄!不知师兄前来有何贵干?”刘官玉问道。

    “倒是没什么贵干,就是来恭贺师弟,顺带告诉师弟,我们圣战盟里全是好战份子,你若想要找人陪练,可来圣战盟,各种层次的对手都有呵!”段歌军笑眯眯地说道。

    带着狼外婆看小白羊的意味。

    “好,谢谢段师兄!如有需要,我必定前去找你们。”刘官玉说道。

    “刘师弟有其它事情,也可以来找圣战盟,我们会很乐意帮助你!”段歌军说罢,抱抱拳,虎虎生风地走了。

    “今天中午,我们吃点好东西来庆祝一下?”赵满堂建议道。

    “好吧,大家有什么好吃的,都带到小师弟的满江红,晚上聚餐!”李超超一锤定音。

    聚餐过程,其乐融融,欢声笑语。

    小咪子更是萌翻天,逗得大家乐不可支。

    观六人言行,刘官玉已隐隐成为众人之首。

    饭后,刘官玉就如何备战团体赛,提出几点注意事项,众师兄尽皆赞成。

    孙兰香一人一粒培元丹,将气氛推向*。

    非常难得的培元丹,竟然轻松到手!

    众位师兄带着满足,揣着幸福,高一脚,低一脚的回去了。

    “官玉,我们出去走走!”孙兰香发出邀请。

    “好啊!”刘官玉当然求之不得。

    “我也去!”

    小咪子立时幻化成人形,还变魔术似的从口袋里一掏,拿出一面小镜子,左照照,右瞅瞅。

    “小咪子,你这是干嘛?”刘官玉哭笑不得,诧异道。

    “不告诉你!”小咪子偏着头,微眯着眼,脸带笑意。

    刘官玉看着她那满是疙瘩的脸,暗叹可惜。

    倘若没有这些青春痘,小咪子应是一个小美女!

    脑海之中,不由浮现出那白玉般的肌肤,细腻柔滑……

    哎哟,罪过!阿弥陀佛!

    立时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小咪子,你就在家里吧。”

    “我也想去!”小咪子不同意,小声抗争。

    你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很亮的灯泡吗?

    刘官玉有点小晕。

    偏偏孙兰香还同意了!

    乐得小咪子一把抱住她,使劲在身上蹭。

    让开,我来!

    刘官玉在心里吼了一声,到了嘴里,却说道:“好吧,不过小咪子不能化成人形,免得生出意外。”

    小咪子见刘官玉说得坚决,只得作罢。

    刘官玉和孙兰香缓步出门。

    还带着一个千瓦大功率灯泡!

    夜色朦胧,馨香阵阵。

    小咪子的存在,打破了本该宁静的气氛。

    二人心灵间的交流少了,却多了更多的笑声。

    直到夜色深沉,孙兰香要走的时候,小咪子才说了一句,令得刘官玉龙颜大悦的话。

    “香香姐,要不,你就别走了!大哥哥那张床很大,睡得下的。”

    小妮子耍了个小心眼,既没有把自己和大哥哥同睡之事说出来,却也没有刻意隐瞒。

    孙兰香一听这话,早慌了神,哪里还能注意得到此等小细节。

    最终,孙兰香还是依依不舍地走了。

    刘官玉看着她的背影,举目远望,眼神跟随,似乎要伴她越过千山万水。

    看着失魂落魄的刘官玉,小咪子伸出手,想要在他眼前晃悠一下,无奈身高不够,只得跳起来。

    “醒醒,大哥哥,香香姐早已走远啦,影都没有了!”

    小咪子稚嫩而清甜的声音,打断了刘官玉的思绪。

    “呵,走远了!”刘官玉仍有点神思恍惚。

    小咪子微微撅起小嘴,柔声叫道:“大哥哥!”

    刘官玉这才回过神来,收回目光,低下头来,看着小咪子,抱歉地说道:“把我们的小咪子怠慢了,你吃饱了没有?”

    小咪子一听,双目一亮,赶快说道:“没有,还没吃饱呢!”

    “我拿点灵石给你吃,怎么样?”刘官玉问道。

    小咪子立时高兴起来,娇声道:“好啊,好啊!”

    刘官玉拿出一小块灵石,十分肉疼地掰下一小块,递给小咪子。

    “大哥哥真吝啬,乾坤戒里那么多,却只给我这么一小块!”小咪子说道。

    “哎哟,我的小祖宗!好东西可要省着点花,吃完没有了咋办?你放心,等大哥哥积累丰富了,一定让你吃个够。”刘官玉安慰道。

    小咪子这才欢喜地接过灵石,一下扔进口里,嘎嘣几下,便吃进了肚子里。

    刘官玉听见那嘎嘣的清脆声,不由得又是一阵肉疼。

    进入卧室,刘官玉拉着小咪子,说了一声芝麻开门,便来到了山水界。

    “小咪子,你曾说这里面的时间比外界要慢,对吧?”刘官玉问道。

    “对啊!大哥哥不相信吗?”小咪子诧异道。

    “不是不相信,只是要确定一下,因为我要选择修炼的地点!”刘官玉说道。

    “大哥哥,你准备在山水界修炼吗?”小咪子问道。

    “对啊,如此一来,我们的修炼时间,无形中就多出一部分来!”刘官玉兴奋地说道。

    “这倒是不错,只是这里面的灵气,有些稀薄,似乎还不够浓郁!倘若灵气充足了,那就完美了!”小咪子惋惜地说道。

    “太完美反而不美了!不过,我会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刘官玉望着宝塔顶部,想起摩天圣主,沉声说道。

    “大哥哥,你又在想老爷爷啦?”小咪子问道。

    “嗯,老爷爷帮助大哥哥很多很多!”刘官玉缓缓说道。

    “老爷爷真是好人!等他醒了,我请他吃高阶灵石!”小咪子说道。

    在她看来,高阶灵石,已是极好的了!

    “嗯,小咪子也是好孩子!你就在这里陪老爷爷,我去太初界一下。”刘官玉说道。

    出了山水界,来到太初界,进入灵鹫宫。

    一派冷冷清清,虚竹子段誉等人竟都不在,只有木婉清一个人,独自坐在石桌旁,右手支额,怔怔出神。

    清丽绝伦的脸庞之上,神色复杂,偶尔还叹口气,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主人,你来啦!”见到刘官玉,木婉清俏生生站起来。

    “段誉他们呢?”刘官玉问道。

    “都在修炼!他们互换了武功心法,看看能否将其结合。”木婉清说道。

    “呵,这样啊。”刘官玉沉吟道。

    “主人有何吩咐?”木婉清问道。

    “我想学一门刚猛暴烈,以力降力,以硬碰硬的武技,想问问有何建议。”刘官玉说道。

    “找萧峰,学降龙十八掌!”木婉清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