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四十八章 降龙十八掌(中)
    “萧峰是谁?降龙十八掌又是什么武功?”刘官玉有点小懵,诧异道。

    “萧峰就是虚竹子他们大哥,武功盖世,智勇无双,胆略过人,豪迈绝伦。与我们在同一个位面,曾任丐帮帮主,是领袖武林群雄的泰山北斗。”

    木婉清娓娓道来,叙述着惊天动地的过往。

    “萧峰在寻求身世期间,结识段誉和虚竹子,三人义结金兰,又邂逅红颜知己阿朱,却被自己误杀。最后以自己性命,换得宋代辽两国数十年和平。”

    “如此看来,这位萧峰还是一位心系苍生,悲天悯人的悲剧英雄!”刘官玉赞叹道。

    “能得主人如此评语,萧大哥当以死相报!”木婉清说道。

    “对啊,他不是死了吗,我怎么去找他?”刘官玉诧异道。

    “他如今就在太初界,我带主人却找他吧!”木婉清道。

    “他还活着吗?”刘官玉更吃惊了。

    “当然啦!这只是萧大哥生前一缕残魂所化,不仅是他,阿朱也同样活着。神尊的造化手段,惊天地,泣鬼神,此等小事,何足挂齿!”木婉清说道。

    “说得对,是我一时没想及此点,应该说,在这太初界,出现什么人,都不用惊奇!”刘官玉说道。

    “主人说得对,据我所知,这第一层就还有几个人,只是我也不认识。”木婉清说道。

    “他们都是要传授武功吗?”刘官玉问道。

    “也许还有其它用处,但传授武功,肯定是其中一项!”木婉清肯定道。

    “不是说只有几种武功吗?怎么如此多人?”刘官玉不解地问道。

    “主人,是种类,不是门数,一种武功可以有好几门啊!”木婉清解释道。

    “呵,原来如此!你在前面带路吧。”刘官玉说道。

    “好的,主人。”

    木婉清说罢,在前面领着刘官玉,二人出了灵鹫宫,继而折向右侧前行。

    又走过了几间房门,来到一间挂着铃铛的房门前。

    门上镌刻着几个大字:听香水榭大草原。

    “主人,就是这里了。”木婉清说道。

    推开门,里面的景象,令刘官玉大吃一惊。

    里面的空间,竟然非常辽阔宽广。

    天空湛蓝,白云飘飘。

    蓝天之下,是一座大山。

    高耸入云,直刺苍穹。

    高山脚下,是一座庭院。

    庭院之左,是一处水榭。

    偌大的湖,湛蓝的水。

    数座八角亭屹立水中,几道回形走廊迤逦水面。

    宽广的湖面右侧,连接着的却是,一片广袤无垠,纵横辽阔的大草原。

    平坦的草原之上,绿草如茵,一碧千里,苍茫浩渺,气势慑人。

    只见成百上千,*的羊群,马群和牛群,如一朵朵云彩一般,点缀在草原之上。

    隐约间,两道人影,正骑着骏马纵横驰骋,豪迈优美的身姿,映衬在蓝天和绿草之间,显得十分动人。

    银铃般的叮当声,随风传来,犹如天籁。

    二人走到草原上,脚踏柔软的绿草,只觉心旷神怡。

    “萧大哥,主人来啦!”木婉清清脆悦耳的声音,虽不高昂,却聚音成线,远远传了出去。

    听得声音,那两道骑马的身影,便转向直奔而来。

    马蹄声响,人影渐近,却是一男一女。

    当先一条大汉,身材魁伟,三十来岁年纪,身穿一袭灰袍,浓眉大眼,高鼻阔口,四方国字面,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刘官玉暗赞一声:“好一条大汉!”

    后面一人,身着红衣,娇小玲珑,俏丽无双,眼眸灵动,温柔似水。

    肌肤雪*嫩,光滑晶莹。

    活色生香,娇俏可喜,竟是一位天下少见的美人。

    骏马倏地停顿,一动一静,浑若天成。

    “好马!”刘官玉心中暗赞。

    二人跳下马来。

    大汉两道冷电似的目光,霍地在刘官玉脸上转了两转,又移到木婉清身上,问道:“婉清,你说这是主人?”

    “萧大哥,主人已同我们相处一段时间了!主人刚才还夸你是英雄呐!”木婉清说道。

    萧峰眼中精光一闪,对着刘官玉一抱拳,朗声说道:“不才萧峰,见过主人!”

    “阿朱见过主人!”

    那美貌女子说道,声音清脆,犹如珠落玉盘,动听之极。

    脸上笑容如春花初绽,一股动人气韵弥漫而出。

    “不必客气!打扰了二位的神仙日子,还请见谅!”刘官玉心中敬重这位英雄,说话间极是客气。

    萧峰素来豪爽,见此人虽是一个少年,却如此谦逊有礼,干脆利落,不免心生惺惺相惜之意。

    “主人有何吩咐,萧峰定当竭尽全力!”

    “我想知道,神尊给你的任务有哪些?”刘官玉笑道。

    “神尊命我在此等候主人,传授降龙十八掌和杀神棍法!”萧峰说道。

    “那太好了!”刘官玉高兴地说道。

    “主人,请进庭院小憩片刻,再学武功不迟!”阿朱笑道。

    “主人,请!”萧峰伸手相邀。

    “那就却之不恭了!”刘官玉微笑道。

    四人走过水榭,来到庭院前。

    只见一面巨石,镌刻有两行龙飞凤舞的大字,定睛一看,却见写着两句对话:

    我在塞外,你来瞧我不瞧?

    你驰马打猎,我便放牛放羊。

    刘官玉看了不解其意,问道:“这是什么暗语?”

    萧峰和阿朱二人,立时脸上一红,木婉清在一旁笑道:“主人有所不知,这是他二人草原定情的话语,上一句是萧大哥所问,后一句是阿朱妹妹所答。”

    “好汉子,俏佳人!英雄行径,回肠荡气!”刘官玉听罢大声赞叹道。

    进得庭院,阿朱奉上香茶水果,便同木婉清骑马去了。

    “萧峰,你给我讲一讲,降龙十八掌和杀神棍法!”刘官玉说道。

    “主人,我先讲降龙十八掌。”萧峰恭声说道。

    “降龙十八掌,是天下极阳极猛,至刚至坚,威力奇大的一路掌法,当真是无坚不摧,无固不破。”

    “这么厉害!”刘官玉听得有些吃惊,“有什么特点呢?”

    “轻重刚柔,随心所欲,刚劲柔劲,混而为一。劲力忽强忽弱,忽吞忽吐,神鬼莫测。从至刚之中,生出至柔。掌法之妙,天下无双!”

    萧峰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是否也像北冥神功一般,分为好几层?”刘官玉问道。

    “主人说得对,降龙十八掌也分五层。第一层,内力境,第二层,灵力境,第三层,元力境,第四层,仙力境,第五层,神力境。”

    “每一层运劲发劲,路线上略有不同,主人以后就会知道。我传授的是第一层内力境,后面几层,主人实力达到,自然可到高层黄金屋学习!”

    “好,你继续讲!”刘官玉高兴道。

    “降龙十八掌的精要之处,全在运劲发力,至于掌法变化,却极简明,全凭劲强力猛取胜。”

    “整套掌法共有十八招,招招刚猛,妙用无穷!”

    萧峰讲得豪情万丈,似乎正使用这绝世武功,对阵杀敌,纵横千万里。

    “好,好,这正是我现在最想学的武技!”刘官玉兴高采烈地说道。

    “我再讲杀神棍法。”萧峰顿了顿说道。

    “杀神棍法,其实源于打狗棍法,神尊修改完善后,改名杀神棍法。”

    “呵,在你们那个位面,原来叫打狗棍法,倒是朴实无华的名字。”刘官玉说道。

    “主人可不要小瞧!此路棍法,为丐帮镇帮绝学,非帮主无法传授,是一路变化奥妙,震慑群邪的绝妙武功。”萧峰正色道。

    “神尊看中,并经过完善的武技,我哪里敢轻看,只不过是有些意外而已。”

    刘官玉微微一笑,接着说道。

    “据你所言,降龙十八掌变化简明,但刚猛无俦,杀神棍法则招式繁复,以精巧制胜。二者一正一奇,结合使用,定当威力无匹!”

    “主人虽未曾学过,但见解却非常精辟!”萧峰赞道。

    “杀神棍法,共有三十六路,变化精微,招术奇妙。”

    “更有绊、劈、缠、戳、挑、引、封、转八诀。使绊字诀时,主袭敌人下盘,有如长江大河,连绵不绝,决不容敌人有丝毫喘息之机。”

    “用缠,则如影随形,借力制敌,一旦缠住,休想再能摆脱束缚。挑字诀,则以四两拨动千斤,用巧劲化解蛮力。”

    “听起来非常神妙,太好了,这两种武技我都能学!”刘官玉兴奋道。

    “不知主人想先学哪一门武功?”萧峰问道。

    “降龙十八掌!”刘官玉毫不犹豫,这是他此行最初目的。

    “好的,主人!不过,在传授之前,我们要对战几招,让主人体验一下掌法威力。”萧峰说道。

    “好!试试就试试!”刘官玉满怀豪情,他也想看看此掌法的威力。

    二人出了庭院,来到左侧的一处空地上。

    “此处是我日常修炼场地,设施倒还齐备,以前虚竹子与段誉经常来,但最近两月,不知何故,一次也没来!主人若想找陪练,随时来找我都行。”萧峰说道。

    “有需要,我会来的!”刘官玉点点头说道。

    二人遥遥站定,萧峰渊渟岳峙,刘官玉高山屹立。

    萧峰朗声说道:“降龙十八掌虽至刚至猛,却已是刚极生柔,刚柔并济。其掌法精义,便是有余不尽四字,一掌之出,必须留有余力。”

    “不管对方招式之间,如何刚猛暴烈,势若雷霆,皆应以一招行有余力。如此方能应付意外危机,立于不败之地。”

    说完,萧峰突地大喝一声。

    “接招,亢龙有悔!”

    气势猛然爆发,脚掌踏地,轰响声中,闪电般前冲而出。

    刹那之间,已越过几丈的距离,冲至近前。

    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脚猛然前踏,左掌划一个立圈,右掌闪电般向外推去!

    霎时间,刚猛暴烈的劲风激荡而起,虚空似被推出巨大的窟窿。

    这一掌之势,竟刚猛若斯!

    “千帆过!”

    刘官玉大喝一声,左拳护胸,右拳闪电般向前掤击而出。

    内力如山洪爆发,汹涌而出。

    “轰!”

    拳掌相交,巨响惊天,激荡的劲风狂飙四射,尖锐的呼啸震耳欲聋。

    刘官玉只觉一股滔天巨力,排山倒海而来,连绵不绝,无穷无尽,势不可挡。

    急切间两道刚力遽然而发,似蛟龙出海,猛虎出林。

    不料萧峰掌力亦是暴涨几分,将他这两道刚力消得一干二净。

    巨力一涌而至,刘官玉身不由己,整个身子霎时间抛飞而起。

    但那股力猛则猛矣,却已由至刚转为至柔,犹如无数条绳索,将他重重捆绑,陡然间拉起。

    刘身形犹如一块巨石,飞过数丈距离,跌落在地,复又再退几步,方才站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