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降龙十八掌(下)
    刘官玉被萧峰一掌击飞,心中惊骇不已,不由掀起滔天波浪。

    自己一招“千帆过”已然使尽全力,但在那股磅礴有如大山,汹涌恰似江海的巨力面前,仍显得如此不堪一击。

    巨力才至,身形即飞,却没有伤到自己!

    这其间,劲力变化之快,刚柔转换之巧,可谓妙到毫颠,叹为观止。

    “好!”刘官玉情不自禁的大声喝彩。

    “亢龙有悔,盈不可久!此招掌法,精要不在‘亢’字而在‘悔’字,出力四分,余力六分!老阳之中,蕴生少阴,刚劲柔劲,一体并存!”

    萧峰缓缓解释道。

    刘官玉听得云里雾里,一半明白,一半糊涂。

    暗叹此掌法果真神妙,恐怕听起来简单,做起来艰难。

    却听萧峰又说道:“其真气运行路线,始于丹田,走命门,至阳,大椎,到达脑户,上冲百会,过上星神庭,走手太阴肺经,至中府,云门,最后由列缺,经渠至掌心。”

    萧峰边讲边给他示范,不多时,刘官玉便基本明白。

    随后,又详细讲解了运劲发劲的法门,竟与自创的“阳关三叠浪打浪”有些类似,但却更加博大精深,更加神妙非凡。

    讲解完毕,揣摸一阵后,进入实战。

    二人只用亢龙有悔这一招,翻来覆去的对战。

    萧峰时不时提点几句,刘官玉渐渐摸着了窍门,从刚开始被一掌击飞,到慢慢能够抗衡几招。

    待到刘官玉逐渐熟练,萧峰又讲解了此招掌法的关键之处,那便是料敌机先。

    “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这招亢龙有悔,强调要料敌机先,击向对方即将露出来的破绽。当刚则刚,应柔则柔。”

    这一点却是极难,对眼界,武功,学识的要求都高。

    刘官玉一时之间,哪里能够做得到。

    又是激战半天,均无结果。

    刘官玉并不强求,便学习后面一式,

    第二式叫作飞龙在天,此式冲天而起,凌空下击,声威夺人,势不可挡。

    真气自督脉,行手阳明大肠经商阳,二间,三间,达手三里,曲池,手五里,后经臂臑,肩髃,巨骨,三大穴位,到达天鼎,至脸部迎香穴。

    再放松肌骨,存想玉枕穴间,掌劲遽然而发,取敌首,肩,胸上三路。

    《象》曰:“飞龙在天,大人造也。”

    讲解完毕,实战开始。

    萧峰纵身跃起,直扑而来,及至近前,猛然发掌。

    霎时之间,异常尖锐的破空声呼啸而出,空中似卷起一道刚猛的飓风,凌空轰击而下。

    但只见空中掌影重重,如山似海,刚猛的劲力犹如天河倒挂,猛然席卷而至,将刘官玉上三路牢牢笼罩。

    “千帆过!”

    刘官玉特别喜欢这一招,脆而猛,快而准。

    在萧峰慑人威势压迫之下,想也未想,顺手便施展出来。

    一道闪电般的拳影撕破虚空,霎时间锐响骤起,劲气激荡飞扬,威势一时无两。

    “轰!”

    飞龙在天与千帆过猛然相撞,飞龙在天之势有如滔天洪水,千帆过则恰似一道溪流。

    溪流之势被一冲而溃,刹那间被滔天巨浪卷起,狂猛一甩,刘官玉身形犹如一团破絮,飘飞而起,摔落在两丈之处。

    “再战!”

    刘官玉翻身跃起,大喝一声,凌波微步疾展,身形有如鬼魅,行踪飘忽不定。

    真气汹涌澎湃,暗暗蓄力,欲要寻隙惊天一击。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正确的,结局却是凄惨的。

    萧峰电射而起,犹如大鹏滞空。

    刘官玉跑得正欢,陡然眼前一暗,萧峰的身形正要落下,慌忙转向疾奔,刚跑得两步,一片掌影自半空轰然击下,强猛的劲气令得他几欲窒息。

    刘官玉奋起全力,刚学的一招亢龙有悔,于间不容发之际猛然击出,暴烈的劲力汹涌奔腾,直冲而上。

    轰然巨响中,劲气激荡飙射,呼啸漫卷八方。

    一道身影被击得麻袋般飞起。

    正是刘官玉。

    连使出第二招的机会都没有,便被萧峰一掌击飞。

    暗中准备的擒天十八式,金刚指以及冲天炮,尽皆化作泡影。

    刘官玉内心之中,不由有点小小的沮丧。

    武试个人第一的喜悦,随风而散。

    “主人,你刚才那招亢龙有悔,出力有余,而余力不足,便不是降龙十八掌了。内劲要连绵不绝,如山崩海啸,但发出去的劲力,永远只是冰山一角!”

    萧峰正色说道。

    “我能知道你下一步前进方位,乃是料敌机先之功,任你千变万化,尽皆在我眼中!”

    “主人,我再来演示一下,外家刚猛与降龙十八掌的区别!”

    “我现在不跟你打,你的掌力太过雄浑,打伤我可不好,休息一下再说。”刘官玉郁闷地说道。

    “主人,我是准备打这个!”

    萧峰指了指地面上的一个铁墩,悠悠说道。

    “我还以为要跟我打呢。”刘官玉悻悻地说道。

    萧峰笑道:“主人放心,我这掌力倘若只能发,而不能收,不能轻重随心,刚柔随意,怎称得上是天下无双的掌法!”

    那铁墩呈椭圆形,怕不下千斤之重。

    只见萧峰站立于五尺开外,脚掌踏地,身形雷电般疾射而出,猛地一掌打向铁墩。

    只见一串掌影破空而出,激起刺耳的锐啸之声,倏忽之间,已打在铁墩上。

    “呯!”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劲风激荡,尘土飞扬。

    那铁墩上,赫然留下了一个三寸深的巴掌印!

    “我这一掌,只顾猛冲猛打,猛而不久,刚则易断,失了内劲悠长,连绵不绝的意味,倘若敌趁我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攻击,那就失了先机。”

    萧峰指着那个掌印,缓缓说道。

    “现在,我用飞龙在天再打一掌,”

    说罢,突地腾身而起,飞跃半空之上,猛然一掌击下。

    霎时间掌影漫天,劲气狂卷,声势骇人至极。

    “轰!”

    一声巨响,漫天掌影合而为一,闪电般拍击在铁墩上。

    铁墩内部,一阵疯狂的震动乍然而出,竟发出一阵轻微的嗡鸣声。

    下一瞬,铁墩陡然离地飞起,摔落在一丈开外。

    “嘶!”

    刘官玉立时觉得一阵牙痛,千斤重的铁墩,被一掌拍得腾空而起,这该有多大的力量才行?

    这要是一掌拍在人身上,岂不是一掌便要拍成肉泥!

    刘官玉暗自咋舌不已。

    休息片刻,二人再度开战,刘官玉一直被虐。

    刘官玉打得火起,所学各种武技轮番施出,却都挡不住萧峰一招之威,仍然改变不了,被一掌拍翻的结局。

    挫败之中,开始学习杀神棍法。

    棍法共有三十六路,变化精微奇妙,出神入化,变幻莫测,奥妙无穷,凌厉绝伦,棍法之精妙,令人匪夷所思。

    刘官玉学了一招又一招,根本停不下来。

    学到第六路时,阿朱和木婉清来了。

    她本以为刘官玉该回去了,没想到学得正有劲。

    学到第二十四路时,虚竹子和段誉,梦姑和王语嫣也来了。

    六人俱都在一旁观看,不时插几句话,却都一语中的,切中要害。

    将三十六路杀神棍法全部学完,刘官玉已是满头大汗。

    稍作休息,开启战端。

    先是木婉清与刘官玉徒手对练。

    初时,木婉清尚能与刘官玉战成平手,但渐渐的,刘官玉降龙十八掌越来越熟练,她就越来越吃力了。

    就凭着两招降龙十八掌,刘官玉就逼得木婉清手忙脚乱,叫苦不堪。

    刘官玉立时体会到降龙十八掌的威力,乐得眉开眼笑。

    兵器对战时,刘官玉拿一根木棍,木婉清则持一柄木剑。

    一动手,木婉清就绝招频出,一招快过一招,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时机,打得他郁闷不已。

    杀神棍法虽然威力绝伦,但他初学乍练,如何敌得过武艺高强的木婉清。

    “主人,这一招施得快了!”萧峰提醒。

    刘官玉立时改正,果然威力激增。

    “主人,这一招挑得高了!”

    王语嫣虽不修炼,但武学见识却是一等一的厉害,一眼便瞧出这其中的关键,忍不住出声提醒。

    刘官玉将招式稍稍一改,威力果然不可同日而语。

    “主人,施这一缠字诀时,脚步需要更快上两分!内劲要连绵不绝,滔滔不休!”虚竹子也提醒道。

    “主人,结合凌波微步!”段誉高声道。

    ……

    刘官玉越打越顺手,渐渐搬回劣势,反客为主。

    再打得一会,木婉清倍感压力,突地娇喊一声:“主人,我不打了行不?在大家都在帮你!”

    刘官玉只得停下棍法,木婉清跳出战圈。

    “我来!”段誉叫道。

    竟拿出一把长长的折扇来,唰的一下展开,摇了摇,颇有一番浊世佳公子气度。

    “主人,得罪了!”

    段誉喊一声,手中折扇忽地合拢,化作一柄长枪,闪电般刺了过来。

    虽是折扇,但段誉内力何等雄厚,使将开来,亦是坚硬锋锐有如铁枪一般。

    空中立时传出“咻”的一声,裂帛般的锐响震荡而出,劲风倏然及体。

    刘官玉棍头一点扇尖,使的正是一招挑字诀,想要将折扇挑开,但对方内力博大精深,折扇如渊似岳,不能动之分毫。

    心下立时一惊,急转缠字诀,棍头连圈数转,想要缠住折扇,岂料段誉身形鬼魅般一晃,脚下连动,他这一缠,竟完全落空。

    刘官玉连施数招,尽皆落空。

    不由心下骇然,暗自叹服段誉武功高强。

    激战一阵,刘官玉没有一招能够施全,不是被对方巧妙避过,就是根本撼之不动。

    段誉打完,虚竹子也下场,与他激战半晌,也让他郁闷了半晌。

    最后,是萧峰陪练指点,刘官玉就更加郁闷了。

    感觉就像自己拿了一根小木棍,要去撼动一座大山。

    激战正酣,门被轻轻推开,走进来两个人。

    为首一人,边走边吟道:“风轻日暖半日闲,听香水榭大草原,不请自来君莫怪,得见高人心欢颜!”

    只见他已不再年轻,眼角布满了皱纹。

    身材颇高,衣服破旧,两鬓已有华发,看来只不过是个很落拓、很潦倒的中年人。

    面目虽也还算得英俊,但看来却很憔悴,脸上带着病容。

    后面一人,年纪不大,长身玉立,浓眉俊目,相貌俊美,步伐沉稳,隐有宗师气度。

    只见那中年吟罢,陡然一声轻喝:

    “凑个热闹,接我一招,小李飞刀!”

    话音未落,刀光闪现,疾若流星,如雷似电。

    刹那间已撕裂层层虚空,刺到近前。

    狂飙的劲气慑人心魄,竟将场内八人,齐齐笼罩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