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哥哥,帮我抹!
    奇寒之力,如滔天巨浪,汹涌而至,刹那间将刘官玉淹没。

    最后一点意识,犹如狂风中的一点灯火,摇摇欲坠。

    就在此时,乾坤戒内,一股灼热陡然弥漫开来,旋即,一股奇异的吸力,狂飙而出。

    体内那纵横霸道,狰狞无比的阴寒之气,犹如老鼠见了猫,立时服服帖帖,低眉顺眼,尽数被这股吸力吞噬一空。

    那奇异吸力不肯罢休,又将小咪子笼罩,开始狂吸。

    其身上的奇寒之力,便犹如溪流归入大海,奔腾而至,没入了乾坤戒中。

    片刻之后,奇寒之力如潮水般退去。

    刘官玉渐渐清醒过来。

    “难不成又是那颗古怪的珠子救了我?”刘官玉心中猜想。

    身上慢慢恢复温暖,怀抱之中,玲珑的娇躯,渐渐变得柔软,显出惊人的弹性来。

    “嘤咛”一声,小咪子缓缓睁开双眼。

    “你醒啦?”刘官玉轻声问道。

    “大哥哥,你……咦,寒气消散了?”

    小咪子本想叫刘官玉把她放开,突然感觉寒气已去,不觉万分诧异。

    “退了!这个过程可真难熬!也不知你以前是如何挺下来的?”刘官玉感叹道。

    “每次都是痛到极致,然后昏迷,也就没那么难受了。不过,这一次好像比以前要轻松好多,结束得也要快速好多!”

    小咪子思索着说道,然后又问:“大哥哥,是你抱着我的原因吗?”

    “咳咳!”

    刘官玉这才想起,自己还抱着人家!

    此时的感觉是温软柔腻,哪里还是原来那种,冷入骨髓的坚冰!

    情不自禁的,手指便动了几下。

    “嗯!”

    小咪子一声鼻音。

    刘官玉立时放开手,如被火烧一般。

    刘官玉捎了捎头,有些汗颜。

    小咪子的脸上,也掠过一抹红晕。

    二人均未说话,气氛竟略有些尴尬。

    “大哥哥,谢谢你!”

    望着那略有些不自在的脸庞,小咪子突地一笑,轻声说道。

    “谢什么?谁叫你是我的妹妹呢!我帮你是天经地义!”

    刘官玉挥挥手,想要拍拍自己的胸口,谁知却碰触到了一团柔软。

    刘官玉大惊,如狸猫一般从床上蹿到了地面。

    小咪子从被窝里伸出个小脑袋,笑道:“大哥哥,我是老虎吗?你那么怕我!”

    “我怕你,我怕吗?哼哼!”刘官玉说道。

    “不怕你跑干嘛?”小咪子笑道。

    “跑不一定是怕,怕也不一定要跑!”刘官玉说道。

    “好绕啊,大哥哥你真坏。”小咪子娇嗔道。

    “你这个寒气发作是怎么回事?”刘官玉问道。

    “听族里的人说,这是我身体里的一种寒毒,每次发作都这样,已经两百多年了。”

    “原来两年一次,后来越来越频繁,到现在几乎每月一次,实在令人难以忍受!”小咪子心有余悸地说道。

    “不要怕,有大哥哥在,我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刘官玉说道。

    “嗯,谢谢大哥哥!”小咪子高兴道,见刘官玉想跑,急忙叫道:“大哥哥,别急,我还有话要问你!”

    刘官玉只得停住脚步。

    “大哥哥,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寒气退得那么快?”小咪子说道。

    “可能是这颗珠子的原因。”

    刘官玉说罢,拿出那颗珠子,表面略微泛起红色,并没有多少光泽,很平实的样子。

    “很平常啊,看不出有何特别之处。”小咪子诧异道。

    “有一次,我整个人被冻成一团坚冰,也是这颗珠子跑出来,吞噬了寒气,救了我!”刘官玉说道。

    “大哥哥,那你刚才怎么不直接拿出来?害得你也跟着我受罪!”小咪子纳闷道。

    “因为,它不听我使唤!上一次,是在我万分危急之时,它才自动跑出来,这一次,也一样。”刘官玉郁闷道。

    “哈哈!”小咪子笑了,被单一阵曲线波动。

    “问完了我可就要走了。”刘官玉说道,

    “大哥哥,你还没给我抹美容护肤膏呢。”小咪子说道。

    “今天都这样了,你还要抹啊?”刘官玉问道。

    “当然要抹,最好天天抹!”小咪子正色道。

    “好吧,我修炼完毕再来给你抹!你先休息一下。”刘官玉说道。

    “说话要算数呵!”小咪子说道。

    “好!”刘官玉应了声,便出了卧室。

    望着风一般窜出去的背影,小咪子脸上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

    她感觉到了刘官玉的心虚。

    大哥哥怕什么呢?

    小咪子裹住被单,偏着脑袋,亮晶晶的双眸之中,闪烁着轻快的笑意。

    来到练功房,刘官玉很快进入了修炼状态。

    周天大衍诀快速运转,体内真气越来越充盈。

    九日神功几次化解的阴寒之力,已全部被吸收,似乎令得他的境界略有提升,距离突破九级又近了一步。

    内视丹田,只见九日神功修炼成的亮点,似乎在形体上小了许多,显得有些暗淡。

    看来刚才化解阴寒之气,着实消耗了不少九日神力。

    修炼周天大衍诀,竟不能积累一丝的九日神力。

    这九日神力,看来还得单独修炼积累才行。

    有什么办法,能加快九日神功的修炼进度?

    想起摩天圣主曾说,让他尝试将那颗珠子作为种子。

    可是这句话太笼统,太晦涩了,并没有指明具体的操作方法。

    那就,实践吧。

    刘官玉手拿那颗珠子,运转北冥神功,想要从里面吸一点能量出来。

    从各种迹象看,这丹田里的第一日,恐怕是火属性。

    而这珠子里,却是蕴藏着极度凶悍的滔天之火。

    倘若能吸得一丝进来,化作第一日的种子,岂不是……

    哇呀呀!

    那威力,刘官玉太期待了!

    掌心之中,一股吞噬之力遽然而发,朝着那珠子狠狠冲去。

    无奈那珠子就如一块坚硬的巨石,折腾半天,也未见一点动静。

    就在他准备放弃之时,手心劳宫穴陡然一阵剧痛。

    一丝极致的灼热,冲进掌心,冲过手臂,由胸至腹,倏忽间已至丹田。

    所过之处,肌肉经脉都被烧焦,霎时之间,从掌心至丹田,竟出现一条烧焦的黑色细线。

    立时痛入骨髓,难以忍耐,刘官玉不由轻叫出声。

    全身立时冷汗直冒,顷刻间内衣湿透。

    丹田内真气小蛇突地一昂首,喷出一丝白色的内气,一股极寒陡然而出,直冲那条黑线。

    黑白二色碰触在一起,一股清凉舒服的感觉传来,犹如在那烧焦的黑线上,加上一层寒冰。

    白色的内气循着那黑线跑了几圈,那灼热竟减轻了一部分,虽未能完全解除,却也可以忍受。

    刘官玉大喜!

    立时控制真气小蛇,想要再喷出白色内气。

    谁知那真气小蛇昂起头来,张开嘴,却再也吐不出白色内气来。

    试了几次,均是如此,只得作罢。

    要是这白色内气能多一点该多好!

    细看那极致的灼热,竟是一丝深红的火焰,犹如一根手指长短的红丝线,冲进丹田之后,直接朝着九日神功形成的亮点而去。

    那一丝火焰,竟倏地冲进了亮点之内,在里面游动几圈,最后盘旋绕曲,竟形成了一个神秘的图案!

    但一根红丝线却是太少,图案隐隐约约,甚是模糊。

    那亮点立时光华大盛,却不再是白色,而是变成了淡红色。

    一股强大的九日神力,从亮点之内弥漫而出。

    刘官玉眉开眼笑,这真是意外之喜!

    急急催动北冥神功,吞噬之力倾泻而出,直朝着那珠子扑过去。

    但那珠子却再无动静,再也不肯分出,哪怕一丝的火焰之力。

    良久,刘官玉发觉,火焰之力虽没能吸出来,但北冥神功却更加精纯了。

    想起半月后的宗试团体赛,认真思索之后,决定调整修炼计划,这一段时间以修炼九日神功、北冥神功和周天大衍诀为主。

    如能突破晋入九级,实力将大增,进入秘境后就多一分保障。

    其它功法,就等宗试结束之后,再加紧修炼吧。

    于是,将三种功*番修炼一阵,这才罢休。

    修炼完毕,心中惦记着小咪子,刘官玉急急回到卧室。

    却见她已经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盖在眼珠上,犹有泪痕,脸上却浮现微笑,也不知正做着什么梦。

    “哭了?”

    想起她身世凄惨,不免叹了口气,正准备上床睡觉,小咪子却缓缓睁开了双眼。

    “大哥哥,你修炼结束啦?”

    “这么晚了,当然该结束了,我也得睡觉不是。”刘官玉说道。

    “我等了你好久,可是你都没有过来,后来,不知怎么就睡着了,对不起啊,大哥哥!”小咪子委屈道。

    “没事,你想睡就睡嘛。”刘官玉说道。

    “我现在不想睡了,你帮我抹美容膏好吗?”小咪子用期待的眼神望着。

    “好吧。”刘官玉实在不忍心拒绝。

    “吔!”

    小咪子欢呼一声,倏地将被单掀开,趴在床上,竟然只穿了一条小内内。

    刘官玉立时眼睛都直了,那一抹白,刺得他头晕。

    “小咪子,你怎么没穿衣服啊?”刘官玉弱弱地问道。

    “我睡觉一直都这样啊!”小咪子觉得挺奇怪,大哥哥这是怎么啦。

    “呵……”刘官玉无语。

    “大哥哥,每次寒毒发作后,我都是全身酸痛,到处青紫,你要帮我调理一下气血,活络一下肌肉呵!”小咪子说道。

    “没有青紫啊,我看挺白的!”刘官玉说完就有些后悔,这话有点不对。

    “有啊,这么多,你看,左右腰上都有!”

    说罢倏地翻身仰躺,青葱般的手指在身上一通乱点。

    “这里,这里……都是!”

    刘官玉立时被晃得头晕,苦笑道:“哎哟,小姑奶奶,快别点了,都听你的总行了吧!”

    “嗯,这还差不多!”小咪子像是打了胜仗的将军一般,神采飞扬。

    “我躺好了,你来吧!”小咪子乖乖躺着,拿眼盯着刘官玉。

    刘官玉万般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双眼半睁半闭,就着美容膏,在小咪子身上一通乱抹。

    直折腾得满头大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