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学神功,练绝技(下)
    粘连之术小成,二人走向下一间。

    推开第五扇门,来到修炼挪移之所在。

    一片湛蓝的人工湖。

    湖水清澈透明,碧蓝有如天空。

    透过湖水,能清晰地看到平坦的湖底,水里游弋着许多鱼类,体形大小不一,颜色各不相同。

    “盟主,修炼挪移之术时,你必须站在湖底,浮出水面则算失败。先接受来自湖水的冲击,然后是小鱼的冲击,大鱼的冲击,最后是三者的混合冲击。”

    张无忌笑着说道。

    “能在三者混合冲击下,坚持一柱香时间,则挪移之术小成,坚持十柱香时间,则挪移大成。”

    “也就是说,要闭着气接受冲击?”刘官玉问道。

    “对!”张无忌道。

    刘官玉走进湖底,站好,做了个可以开始的手势。

    张无忌左手倏地一挥,在门边的一个白色按钮上一拍。

    立时,湖底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数道暗流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

    刘官玉挥手挡得几道,却被余下的几道暗流击打在身上,顿时气血翻涌,眼冒金星,疼痛难忍。

    又坚持了一个呼吸时间,刘官玉再也忍不住,只得浮出了水面。

    吸口气,又钻进水里,站在湖底,继续与四周扑来的暗流斗争。

    浮出水面八次后,刘官玉方才能够在暗流的攻击下,应付自如,挥洒随意。

    那些暗流根本还未近身,便被他挪移而走,攻击悉数落空。

    “小鱼攻击!”

    张无忌说罢,又拍了下按钮。

    霎时间暗流停止,无数一米以下的小鱼,向着刘官玉发起了疯狂的进攻。

    应付暗流的挪移之术,在小鱼铺天盖地的攻击下,立时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片刻之后,刘官玉便全身红肿地浮出了水面。

    狂吸了几口气,又红着眼睛冲进了水里。

    几番争斗,刘官玉全身疼痛异常,但总算得以过关。

    四肢极力的伸展,躺在湛蓝的水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刘官玉觉得,现在躺在水面上,也是一种幸福啊!

    但接受大鱼的攻击时,他才知道,这些小鱼的攻击,还仅仅只是一道开胃菜。

    那些五彩斑斓的大鱼,在湛蓝的湖水中,猛冲而来,掀起滔天巨浪。

    红的如一道火焰,白的如一柄利剑。

    顷刻间便已冲至近前。

    刘官玉双手尽出,尽展挪移之术。

    但那些大鱼的攻击力,刚猛异常,迅捷无比,还未等他完全施展开,挪移之术就被巨力撕破,尖尖的鱼嘴闪电般撞在身上。

    撕心裂肺的痛楚,如电流一般袭遍全身。

    巨力如泰山倾倒,凶猛而来,整个人瞬间被撞得抛飞而起。

    还未落地,一条五米多长的大鱼,迅雷般冲来,狠狠地撞在后背处。

    剧痛如*爆炸,遽然而起,倏然四射。

    刘官玉几乎要晕过去,只得浮出水面。

    使劲吸两口新鲜空气,又沉到湖底。

    第十二次进入水底,刘官玉终于能坚持一柱香时间。

    “三者叠加攻击,现在开始!”张无忌喝道。

    立时,整个湖底似乎沸腾,暗流、小鱼和大鱼,倾巢而出,蜂拥而来。

    霎时间,劲气激荡纵横,巨浪翻腾汹涌,朝着刘官玉一冲而来。

    但见一道道颜色各异,大小不同的彩浪,如刀似剑,像棍像枪又像锤,将刘官玉淹没其中。

    凶猛的攻击连绵不绝,只坚持了一个呼吸时间,刘官玉便浮出了水面。

    嘴角泛起苦笑,这乾坤大挪移修炼不易啊!

    “盟主,你学得已经非常快了,神尊改善后的乾坤大挪移,可比原来的强悍了无数倍,你能在如此短时间内掌握要领,已是极其不易了。”张无忌在岸上说道。

    “好吧,我继续受虐去!”刘官玉说罢,又沉入湖底。

    狂暴的攻击再次笼罩而来。

    少顷,刘官玉再次浮出水面。

    屡战屡败,再败再战!

    锥心的疼痛,却激起了刘官玉心底万千豪气,越败越勇。

    又一次浮出水面。

    “盟主,恭喜,你过关了!这次坚持了一柱香多的时间。”张无忌说道。

    上得岸来,满身伤痕的刘官玉,却是双眼精光炯炯,亮若星辰。

    “还剩下借力,转换和开发三大功能没修炼,对吗?”刘官玉问道。

    “对啊,盟主是想接着修炼吗?”张无忌说道。

    “皮外之伤,休息一下就好了,干脆一口气学完。”刘官玉说道。

    “受伤和休息是一个方面,但我建议,学了太极神拳再回来修炼,效果应该会更好。”张无忌说道。

    刘官玉想了想问道:“太极神拳是什么武技?”

    “原名叫太极拳,儒、道两大家中的太极和阴阳,为其核心思想,是一种炼体炼气,阴阳开合,刚柔相济的拳术。”

    张无忌解释道。

    “神尊在此基础上,创造了太极神拳。”

    “其特点是以柔克刚,以静待动,以圆化直,以柔克刚,以小胜大,以弱胜强。”

    刘官玉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那我们就先学一学太极神拳,有劳张都统打来看看。”

    “遵命!”

    张无忌说罢,摆开拳势,演练起来。

    只见其招式快慢相间,大圈小圈,连绵不断,如行云流水,酣畅淋漓。

    张无忌连打边讲。

    “每一招拳势,都要求以静制动,以柔克刚,避实就虚,借力发力,随人则活,由己则滞。”

    “彼未动,己先动,后发而先至。”

    “在一招一势动作之中,阴中含阳,阳中具阴,阴阳互变,相辅而生。”

    “太极神拳也分五个层次,分别是一阴九阳根头棍,二阴八阳是散手,三阴七阳犹觉硬,四阴六阳显神妙,五阴五阳无敌手。”

    “最后臻至,妙手一着一太极,空空迎化归无有!”

    招式并不复杂,却是匪夷所思。

    凡人争斗,皆是抢先得势,而太极神拳却是后发制人。

    一个教,一个学,进度很快。

    打了三遍,刘官玉已经将招式都记住,差的只是听劲,运劲,发劲。

    打到一百遍,达到三阴七阳犹觉硬的层次。

    打到五百遍,已摸到了第四层的门槛。

    “盟主,太极神拳修炼到此种境界,后面就进境缓慢了,现在就可以回去修炼乾坤大挪移。”张无忌说道。

    “好,先修炼借力?”刘官玉问道。

    “先修炼转换更佳,转换一精,借力就水到渠成。”张无忌说道。

    “有道理!”刘官玉赞道。

    推开门,只见屋子里有一个木人桩,木人前两尺处的地面上,画着两个脚印。

    “盟主,你两只脚站在那地面脚印内,两只手对着木人的两只手。两只木人手和两个脚印内,都会有劲力冲出,它刚你则柔,它柔你则刚。”

    “倘若错了,便会被打翻在地。”张无忌说道。

    “我发觉修炼乾坤大挪移最是辛苦,总免不了皮肉之苦!”刘官玉自嘲道。

    张无忌笑笑,却不言语。

    刘官玉在木人前站好,张无忌在木人后背处点了一下。

    木人的双眼一阵红光闪烁,竟似活过来。

    “主人您好!”木人竟开口说话。

    “呃,你好!”刘官玉楞了一下,实在没想到这木人还能说话。

    “主人,我发劲的顺序依次是是左手,右手,左脚,右脚,然后是随意单手单脚,最后是手脚齐用。”木人说道。

    “主人,我开始啦。”

    刘官玉点点头。

    “来啦!”

    木人说罢,一股刚猛劲力自左手中猛冲而出。

    刘官玉右手亦是猛然发劲,一股刚劲汹涌而出,向木人左手冲去。

    “轰”的一声,两股劲力相撞,巨力汹涌奔腾,沛莫能挡,刘官玉当场抛飞在地。

    “主人,对不起!”木人不动,却发声道。

    刘官玉一听,脸都红了。

    “盟主,他刚你则柔,他柔你则刚!”张无忌说道。

    再度站好,木人说了声开始,右手一股刚劲冲出,刘官玉立时左手一股柔力发出,将刚力挡住。

    便在此时,右脚之下,一股狂猛的刚劲迸射而至。

    刘官玉不及细想,右脚一股刚力发出,却是被那股刚劲一撞,身形不能控制,摔倒在地。

    “唉,又被坑了!”

    刘官玉站起,再来。

    跌倒的次数渐渐减少,刘官玉慢慢能跟上木人发力的节奏。

    “主人,你越来越厉害了!”

    在木人的惊讶声中,刘官玉终于将转换练成。

    只觉全身精神力气,无不指挥如意,欲发即发,欲收即收,一切全凭心意所至。

    转换既成,更兼太极神拳之助,借力之术,水到渠成,很快便已掌握,只觉其中变化神奇,匪夷所思。

    最后修炼第一功能,开发。

    修炼空间内,充满了雷电,飓风,暴雨,狂沙,高温,极寒,失重,极重。

    各种力量纷至沓来,或单独,或交叉,或变换,或叠加。

    经历了炼狱式的非人折磨后,刘官玉的肉身小世界潜能,得到进一步开发。

    至此,乾坤大挪移也已修炼完毕。

    “盟主,修炼好了?”张无忌问道。

    “有劳张都统了,我们回去,饭后去找李都统,把学飞刀绝技学一学。”刘官玉略显疲惫地说道。

    二人回到王府,却见一帮人正在切蹉武艺。

    李寻欢竟赫然在列。

    见刘官玉二人回来,便俱都停下来。

    “盟主,饿了吧,来,吃一块哈密瓜!”小昭端着一盘水果走过来。

    刘官玉吃了一块,哈密瓜很甜。

    “小昭,饭菜准备好了吗?”张无忌问道。

    “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盟主和你回来。”小昭说道。

    “盟主,我们进餐吧?”张无忌问道。

    “好。”刘官玉也饿得不行,很干脆地答应了。

    饭菜很丰盛,众人皆欢。

    饭后,开始修炼飞刀绝技。

    李寻欢缓缓道来。

    “苍天遗恨!”

    “此飞刀绝技经神尊修改后,就命名为苍天遗恨!”

    “意为飞刀一出,诸神退避,连苍天也不可抗拒,必定殒落,空留余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