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五十五章 猎杀前夕的平静
    李寻欢继续说道。

    “苍天遗恨分三层境界。”

    “第一层,手中有刀心无刀。是以力御刀,杀敌无形。”

    “第二层,手中无刀心有刀。是以力成刀,纵横自如。”

    “第三层,手中无刀心亦无刀。是以神念为刀,仙神退避。”

    “我只会第一层,还望盟主见谅!”李寻欢道。

    “这与你无关,李都统切勿多虑。”刘官玉说道。

    苍天遗恨确实神妙,刘官玉尚是首次接触到这种武技,不禁为其非凡的威力所折服。

    运劲发力的技巧亦是别具一格,奥妙异常。

    有降龙十八掌、乾坤大挪移和太极神拳为基础,刘官玉很快就学会了苍天遗恨第一层。

    “盟主,我必须说,你是一个武学天才!”李寻欢由衷赞道。

    “李都统过奖,改日我再到你府上作客,今日暂且别过。”刘官玉说道。

    与众人道别,刘官玉回到了满江红。

    发觉才到中午,不觉甚是诧异。

    难道太初界的时间比较快?

    转了一圈,却发现小咪子正在庭院外,站在那大树下,仰望着天空。

    不知正在想些什么,连刘官玉走到她身后,也未能发觉。

    “吼!”

    类似虎鸣的声音,从刘官玉喉间遽然而出。

    小咪子明显一惊,霍地转身,动作轻灵迅捷,竟然根基不弱。

    “动作不慢啊!”刘官玉赞道。

    “啊,大哥哥,你吓人!”

    小咪子一见是刘官玉,顿时放松,一声娇呼,竟纵身跃起,向刘官玉身上扑来。

    刘官玉只得伸出双手,将她接住。

    小咪子却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如袋鼠一般挂在了他胸膛上。

    “怎么白天也还化作人形?”刘官玉问道。

    “我高兴啊,所以就化作人形啦!”小咪子说道。

    “有人看见了可不大好,你要注意呵!”刘官玉叮嘱道。

    “嗯,好啦,大哥哥,我饿了!”小咪子娇声道。

    “哎呀,你这个败家子,你这样,迟早要把大哥哥吃穷!”刘官玉故意说道。

    “我是你干妹妹,你不养我谁养?”小咪子振振有词。

    “算你厉害!”刘官玉笑道。

    又去掉小半块低阶灵石,令得刘官玉微微皱眉,摸了摸胸口。

    啊,还真的疼。

    安顿好小咪子,刘官玉又跑到了太初界。

    在几位都统的陪同下,在第一层黄金屋转悠了一圈,来到一间镌刻有“高山流水”字样的屋前。

    “高山流水,这好像是一首琴曲的名字。”刘官玉说道。

    “盟主所言极是,相传此曲乃伯牙所作,音节最古,其意巍巍洋洋,不可拟测,停顿得宜,气韵自然,调达抑扬高下,意味无穷。”段誉极通音律,当下答道。

    推开门,一阵悠扬的琴声传来。

    里面却是一座高山。

    山高万丈,直刺苍穹。

    蓝天之上,白云朵朵。

    山上树木繁茂,鸟语花香。

    一道瀑布飞流直下,冲入山脚的湖泊中。

    半山腰处,几间小屋傲然而立,那琴声,便是自小屋中传出。

    萧峰正想呼喊,刘官玉阻止了。

    “此乃高雅之士,我们走上去。”

    一行人沿着青石小径,缓缓向上走。

    沿途景色宜人,鸟语花香,令得众人心旷神怡。

    “山间高士,主人前来拜访!”段誉大声说道,内力激荡之下,声音远远传了出去。

    琴声停下,门开,两个男子走了出来。

    当先一人,四十左右年纪,面容清矍,头戴高冠,身着黑色的宽大外衣,大袖飘飘,仿若仙人。

    后面一人,年近三十,头戴斗笠,身披蓑衣,一派山野樵夫打扮。

    “贵客临门,有失远迎!恕老朽眼拙,不知哪位方是主人?”前面那人拱手一礼,和声问道。

    “不才便是!”刘官玉也拱手行了一礼。

    “俞伯牙见过主人!”前面那人说道。

    “钟子期见过主人!”后面那青年说道。

    “二位免礼,我们已成立三军战天盟,二位叫我盟主即可。”刘官玉说道。

    “你就是创出高山流水的俞伯牙?”

    众人齐声惊呼。

    “侥幸!盟主,请进屋内一叙。”俞伯牙说道。

    小屋虽不宽敞,光线却是甚好,东西不多,却整齐有序,干净清亮。

    左侧窗前,摆放着一架古琴。

    造型优美,外观饱满,黑漆面,更有细密流水断。

    琴底颈部刻有“瑶琴”二字,以行草书填绿。

    琴长三尺六寸一分,前部宽八寸,分为八节,后部宽四寸,分为四节,厚两寸。

    五条弦琴,分列在上。

    “好琴!”段誉赞道。

    “这位小哥好眼力,此琴来历非凡,你可知晓?”俞伯牙问道。

    “先生此琴乃伏羲氏遗留,以上古梧桐雕成,此琴弦亦上古精铜炼造。此琴经过七十二天阴干,选良辰吉日在瑶池雕刻而成,故称瑶琴。”

    “此琴根据周天三百六十一度取其长短,前部分为八节,后部分为四节,厚两寸,取意是两仪、四相、八卦。故有金童头,玉女腰,仙人背一说。五条弦在上,分按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火候锻造。”

    “此琴抚到极致处,猛虎听之而不吼,哀猿听之而不啼,乃雅乐之瑰宝啊,先生能得此琴,幸何如哉!”

    “啪啪啪!”

    俞伯牙与钟子期同时抚掌,赞道:“好眼力,好学识!”

    众人各报家门,分列而坐。

    小屋立时显得拥挤。

    “先生,我今日前来,是想看看你可有何教我?”刘官玉说道。

    “我等在此,便是为传授主人琴技。”俞伯牙说道。

    “我有学过琴,但不知先生所说琴技,可有何不同?”刘官玉问道。

    俞伯牙一捋胡须,缓缓道来。

    “此琴技为神尊所创,分为五个层次,每个层次学两首曲子,老朽这里,只能教高山流水和阳关三叠。”

    “其余八首,在更高层黄金屋可以学到。”

    “请先生教我。”刘官玉说道。

    俞伯牙眼神环视一周,说道:“就依盟主之言。”

    “先生放心,几位都统皆是自己人!”刘官玉说道。

    “高山流水,君且听!”

    俞伯牙说罢,在古琴前坐下,轻抚琴弦。

    立时,悠扬悦耳的琴声飘荡而起。

    众人如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少时,琴声渐变,一股杀伐之意浸润而出。

    再这得一阵,杀伐之意越来越强,众人只觉如同身处大海之中,洪涛汹涌,白浪连山。

    又似置身沙漠旷野,黄沙漫卷,铺天盖地。

    强烈的杀气,如刀似剑,猛然斩来。

    狂猛的威压,如巨山倾倒,轰然而至。

    众人虽俱都武功绝顶,却也抵受不住,只得运转内功。

    那欲要崩溃的心神,这才稳定下来。

    这一曲,直抚的天昏地暗,落叶飘零,江水愁泣,山崖失声。

    终于,琴声缓缓而落。

    一缕形如凤凰的琴意,自瑶琴上升腾而起,凌空落下,钻入刘官玉头顶。

    刘官玉立时感觉头脑中多出一堆内容,却原来是高山流水的旋律和心法。

    “厉害!”

    众人齐赞,倘若功力稍差,早已晕倒在地。

    第二首曲子阳关三叠,却能使人生出许多幻景,心神失控。

    曲子结束,又一缕琴意钻入脑中。

    “先生,此琴意是你激发吗?”刘官玉问道。

    “琴意?”俞伯牙明显有些意外。

    “形如凤凰的琴意,钻入了我的脑海。你们都没看见?”刘官玉诧异道。

    “没看见!”

    众人俱都否认。

    看来,这是神尊的手段了!

    刘官玉不由暗呼厉害,此神尊当真是神通广大,手段超凡。

    接下来便是刘官玉自己弹琴,俞伯牙在一旁指点。

    两首曲子很快学会,威力直追俞伯牙。

    “盟主,你是琴法高人啊!”俞伯牙叹道。

    “先生过奖,我只不过是仗着内力浑厚罢了。”刘官玉说道。

    “盟主,这瑶琴你拿走吧!”俞伯牙把瑶琴递过来说道。

    “先生之物,我岂能夺人之爱!”刘官玉推辞道。

    “神尊有过交待,说此琴与曲子,要一并传与主人!”俞伯牙说道。

    “呵,这样啊。”刘官玉沉吟道。

    “盟主是担心我没有琴吗?”俞伯牙问道。

    “正有此意。”刘官玉说道。

    “另外一架古琴,神尊早已为我准备好了!”俞伯牙说道。

    “神尊算无遗策啊!”刘官玉由衷叹道。

    学完曲子,众人与二位先生作别,一起来到了灵鹫宫。

    刘官玉顺便把六脉神剑也一并学了。

    有磅礴的内力作基础,学习的过程显得相当顺利。

    很快六脉神剑小成,刘官玉竟然也能发出半尺长的剑气,立时便想要试试其威力。

    于是,众位都统来到黄金屋前的广场上。

    一场惨烈的对战,拉开序幕。

    不过,只是刘官玉惨烈而已。

    刘官玉只敢用太初界所学功夫,最多加上金刚指,如何敌得过这一众高手。

    最后被打得遍体伤痕,筋疲力尽,这才心满意足地回到了满江红。

    只见保持狐形的小咪子,坐在庭院中那块巨石上,面对着太阳,摆了一个很奇特的动作。

    一只前爪斜伸而出,遥指天空,一只手爪抚着自己的小腹。

    一股奇异的波动,自其身周弥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