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杀神棍法
    刘官玉一式“龙战于野”打出,铜棍疾若迅雷,正斩在虎尾之上。

    暴烈的内劲一冲,那铁棍一般的虎尾,立时软成面条。

    刘官玉脚下闪电般跟进,呼地一掌,正拍在猛虎的尾部。

    狂暴的劲力透体而入,正打了个结实。

    银角猛虎一声哀嚎,身形身前一冲,摔落在地。

    刘官玉旋风般跟上,欲要将其毙落掌下。

    谁知那银角猛虎却也骁勇异常,腾地从地上跃起,脑袋一低,朝着他俯冲过来。

    头上两只尖锐的硬角,犹如两柄尖刀,晃动间一片残影闪现,激荡起一阵恶风扑面。

    这只银角猛虎,竟然如一头疯牛,猛扑而来。

    刘官玉见银角猛虎来势凶恶,也不硬挡,一招“飞龙在天”,身形腾空而起。

    内劲奔腾汹涌,自丹田经胸走手,灌注进右掌之中,待到银角猛虎冲至脚下,右掌猛然拍下。

    霎时间劲气激荡,破空声响,狂猛的威势将银角猛虎牢牢笼罩。

    “轰!”

    狂猛的掌力,闪电般击在银角猛虎腰背之下,就听得“咔擦”声响,银角猛虎背骨断裂。

    闪电般前冲的身形顿时一滞。

    铜铃般的双目中,霎时间满布痛苦之色。

    刘官玉身形一转,一招“震惊百里”倏然而出,身形凌空下落,双掌猛然拍在银角猛虎脑袋上。

    磅礴如山的巨力,奔腾而出。

    “轰!”

    巨响声中,银角猛虎双角立时断折,掌力去势不止,迅如雷霆般击在其头部。

    坚硬的头骨,如玻璃一般,刹那间碎裂开。

    银角猛虎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刘官玉微微俯身,要去拿那银角猛虎尸体。

    便在此时,异变陡生!

    一道黑影,忽地自高高的树干上,一跃而下,朝着刘官玉后背,暴射而至。

    锋利的獠牙,在雾霾之中,闪烁着慑人的寒光。

    刘官玉刚要转身躲避,面前一股强烈的杀气,倏然笼罩而来。

    一点亮光,破开银角猛虎的尸体,猛然从脊背处穿出。

    刹那间,那亮光光华大盛,已然变成一柄长剑。

    这长剑,似乎有无限长,刺穿银角猛虎尸体,继续朝着刘官玉眉心刺来。

    尖锐的剑气撕裂虚空,传出刺耳的锐响。

    这一剑,快逾电光石火,倏忽已至。

    这一剑,阴狠毒辣,出人意料。

    这一剑,自绝地刺出,要绝人之命!

    霎时间长剑刺到,黑影扑来。

    眼看便要将刘官玉刺个透心凉,咬个脑袋掉!

    危急时刻,九日神功的亮点爆发出璀璨的光华,两丝九日神力贯注双脚,凌波微步运至极点。

    “唰!”

    刘官玉身形鬼魅一般挪开,在原地留下一个残影。

    杀意滔天的长剑,立时将残影刺了个对穿!

    那自背后扑来的黑影,速度委实太快,刹那间便咬住了残影的脖子。

    但长剑去势不止,迅若雷电,倏忽之间,又将黑影刺了个对穿!

    那黑影却是一只猎豹,看着刺进自己身体的长剑,眼里露出惊惶和不可置信的神色,只觉全身的力气,霎时间便被抽空。

    那猎豹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丝惨叫,眼中神采涣散,顷刻间已是生机湮灭。

    长剑一抖,剑尖闪电般划动,那猎豹的尸体,霎时间被切成数片。

    银角猛虎的尸体猛然炸开,一个全身漆黑的人影闪现而出,那柄雪亮的八尺长剑,正握在其双手之中。

    雾霾遮挡之下,刘官玉根本看不清楚杀手面容,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如梦似幻的黑影,

    全身皆黑,没有一丝异色,连头上,也蒙着黑色的头罩,手上,也戴着黑色的手套。

    只有手中长剑,一片雪亮。

    长剑划破猎豹尸体,倏然一转,迅雷般向着刘官玉狠狠斩来。

    刘官玉身形不退反进,竟闪电般冲向黑影,又是一招“亢龙有悔”,右掌挟着狂猛的劲风,电光石火般向黑影胸膛击去。

    黑影万万没有想到,刘官玉竟然不是逃走,而是向自己冲来。

    刹那间已是抢进三尺之内。

    此时长剑远击,中门大开,正是自己这一剑破绽所在。

    立时心下大吃一惊,却也并不慌张。

    脚尖点地,身形后掠,犹如被人倒拖,倏然之间,已退开三尺。

    这一退,长剑的攻击范围,刚好将刘官玉笼罩在内。

    黑影这一下变招巧妙,攻守兼顾,凌厉凶猛。

    即使敌对,刘官玉亦不禁为之叫好。

    眼见无可趁之机,刘官玉也不强求,脚下凌波微步疾展,身形横掠而出,避开一旁。

    那黑影亦不追赶,身形破开地面,如没入水中一般,倏忽间已是隐入地面不见。

    杀意如潮水般退去。

    确认那黑影远去,周围也暂时没有凶兽袭击,刘官玉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这一番变故,虽然时间极短,但委实出人意料,惊险万分,稍有不慎,早已伏尸当场。

    此时想来,仍不免有些后怕。

    那银角猛虎和猎豹,或许是此次比赛的内容,但那黑影,刘官玉几乎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宗门安排。

    那黑影,是冲自己来的!

    难怪卜算之时,七度空间罗盘一片红色,呈现凶象。

    又拿出罗盘卜算了一下,发现那红色已然变淡,却未消散。

    看来敌人只是暂时退走,危险仍在!

    必须尽快离开这片雾霾之地!

    从乾坤戒中拿出铜棍,刘官玉如一只狸猫般,在重重雾霾之中,悄无声息地前进。

    雾霾之中,一个小山坡前。

    “哇,怎么如此重的雾?师兄们呢,小师弟呢?”

    一个声音惊叫道。

    “哎呀,就我一个人!这鬼地方太吓人了,看也看不清,万一有个什么东西跑出来,我怎么办?”

    这唠唠叨叨的人,正是砍柴组赵满堂,手中拿着一把砍柴刀。

    走在这寂静而视线模糊的地方,赵满堂内心一片恐慌。

    刚走得一小段距离,一股急风,陡然自左侧袭来。

    赵满堂一惊,身形左转,手中砍刀挥起,猛然砍向袭来的急风。

    “啪”的一声,砍刀划过,将来物斩成两半,却原来是一只小剑鼠。

    “他奶奶的,吓我一跳!”

    “小师弟,你在哪里?”

    赵满堂的声音渐渐隐没在雾霾中。

    雾霾之中,刘官玉的身形如水中的游鱼,轻快而灵活。

    刚刚掠过一株大树,一道黑影陡然从树后暴掠而至,锋利的牙齿犹如短匕,闪烁着森寒的光芒。

    刘官玉手中铜棍施一招杀神棍法,倏地砸在黑影头部,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黑影头部如西瓜一般被一棍砸烂。

    黑影尸体如一块巨石,轰然砸在地面上。

    竟是一条铜头狼。

    全身最硬的头部,坚如钢铁,却敌不过一招杀神棍法。

    便在此际,又是四只铜头狼从雾霾中冲了出来。

    正面两只,右侧一只,后面一只。

    刘官玉施一招“一棍杀二神”,铜棍倏然探出,闪电般向左一扫,正扫中前冲而至的一只铜头狼的头部。

    巨力奔腾而出,那铜头狼脑袋被砸料,尸体如石块般抛飞而出,砸落在地。

    铜棍倏而右转,正挑在另一只铜头狼的前腹处。

    “嗷!”

    铜头狼一声惨嚎,头部以下,腰部以前,骨骼尽数碎裂,鲜血飞溅而出。

    右侧的铜头狼亦在此时扑到,张开血盆大口,晃动短匕般的牙齿,向着刘官玉右腿狠狠咬去。

    背后的铜头狼一跃而至,两只前爪如同两根铁棍,闪电般砸向刘官玉后脑门。

    脚下步伐闪电般一变,身形猛然右转,手中铜棍挟着一肌狂暴的威势,幻起一串残影,迅雷般击向直奔右腿而来的铜头狼。

    “呯!”

    铜棍正击在狼头之下,整个狼头立时爆裂,无头尸体被巨力所击,向右侧抛飞而起,正撞在从背后袭来的铜头狼身上。

    立时令得其身子一偏,砸向后脑的双爪,便是略有偏移,向着刘官玉右侧砸下。

    刘官玉右挥的铜棍,倏忽而至,正砸在铜头狼一双前爪上,“咔擦”脆响中,前爪尺断。

    铜头狼的惨叫刚起,刘官玉已迅雷般欺近,飞起一脚,正踢在狼腹之上。

    狂猛的巨力暴涌而出,整个狼身被击得冲天而起,狼口中鲜血喷涌,抛洒空中。

    下一瞬,如石块般砸在地上,已然断气。

    解决了四只铜头狼,刘官玉继续前行。

    由于担心那使长剑的绝顶杀手,刘官玉手中铜棍一刻也未敢放下。

    越往前走,雾霾似乎越来越薄。

    寂静的林中,突地传来打斗声。

    是不是哪位师兄?

    刘官玉正在寻思,一声娇呼陡然传来。

    声音似乎有点熟悉。

    刘官玉加快脚步,小心谨慎地潜行到了战场附近。

    只见两只铜头狼和一只银角猛虎,正紧紧地将花青青围在当中。

    花青青手持长剑,花容失色,竟不敢稍动。

    那只正对着她的银角猛虎,突地昂首狂嚎,声震密林。

    两只铜头狼也张开血盆大口,逾要扑人而噬。

    “啊!”

    花青青又是一声娇呼,强烈的恐惧,紧紧拽住她的心。

    “有人吗?有哪位师兄师弟在吗?请来帮帮我!”花青青娇呼道。

    叫了几声,没有人回答。

    刘官玉正想出去,却听雾霾中传来一阵阴森森的笑声。

    “帮一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怎么报答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