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五十九章 神功斩烂人
    那阴森的笑声,听在花青青耳中,令得她有些毛骨悚然,不由颤声喝道。

    “谁?你给我出来!”

    “哟,这么着急想见我啊,可惜我偏偏不急着出来,这三个大家伙可不好对付!”那阴森的声音说道。

    花青青见面前的银角猛虎前爪一抬,似要马上进攻,不由心中大骇,立时说道:“我都不知道你是谁,怎么来谈好处?”

    “说得也有道理。”那阴森的声音说道。

    旋即,一道人影,在雾霾中闪现出来。

    “郝运来!”花青青叫道。

    “不错,正是你的郝哥哥。”郝运来嘿嘿一笑,说道。

    花青青知道,这郝运来修炼有一路“碎石拳”,非常刚猛暴烈,善长以力打力,以硬碰硬,实力极其强劲,自己恐怕不是其对手。

    当此际,凶兽环伺,强敌当前,形势严峻,饶是她自诩聪明,却也无计可施。

    “我在秘境内的得分,三分之一给你,如何?”

    这便是她聪明之处了,如果说现在已有的分数,对方完全可以等到她被凶兽打败受伤,再出来捡现在就可以了,何必冒险。

    但倘若是整个比赛过程得分,就有吸引力了。

    郝运来一笑,说道:“我倒是没意见,可是有人不会同意,你说是吧,章师兄?”

    章师兄?

    花青青正疑惑,又一道人影闪现,却正是挑水组章得狠。

    这可是有横练功夫,能与刘官玉一拼的高手!

    “你们俩怎么在一起?”花青青诧异道。

    “碰到了,就一起组队了,这很奇怪吗?”章得狠说道。

    “章师兄,你说条件吧。”花青青说道。

    “分数全部给我们!”章得狠说道。

    “不可能!这与我直接退出有何区别?”花青青立时反对道。

    “好,三分之二给我们二人!”章得狠说道。

    “成交!”花青青果断说道。

    三只凶兽见又有人来,竟立时分开,形成了一对一的局面。

    那银角猛虎正对着章得狠。

    “希望花师妹说话算数!”章得狠说道。

    “二位师兄放心,肯定算数。”花青青沉声说道。

    只有一只铜头狼要对付,花青青立时觉得轻松多了。

    三只凶兽,几乎在同时,发起了进攻。

    花青青展开剑法,层层剑影突然而出,攻势迅捷凌厉,无奈那铜头狼头部坚硬异常,刺中数剑,居然都只伤到皮肉。

    最后施出剑法绝招“回头望月”,刺中铜头狼咽喉,这才将其击杀。

    章得狠二人俱都是力量型,喜欢硬打硬冲,那一虎一狼虽是凶猛,但哪里是二人对手,几个呼吸之间,便被击杀。

    “两位师兄,我的战利品可以归我吗?”花青青指着铜头狼尸体,弱弱地问道。

    “可以,不过狼眼我要拿走。”章得狠说道。

    “既然章师兄需要狼眼,那就给你好了。”花青青很好说话。

    没办法,敌强我弱!

    花青青聪明,看得清形势。

    “郝师弟,你来帮我弄一下狼眼!”章得狠说道。

    “好!”郝运来应了声。

    二人走到花青青身前,章得狠笑道:“花师妹,把记录牌给我吧,我看看你有多少分数了。”

    “这里看清,出去再给章师兄看如何?”花青青说道。

    “怎么,这就想反悔了?”章得狠语声一沉。

    “师兄误会了。”花青青说罢,便去拿记录牌。

    郝运来蹲下,拨弄着铜头狼尸体。

    “章师兄,给你。”花青青将记录牌递过来。

    章得狠伸手去接,脸上竟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花青青一怔,一股危机感陡然自体内升起。

    异变陡生!

    章得狠伸出的左手,猛然一翻,变成鹰爪之势,闪电般扣住了她的脉门。

    花青青只觉左手倏地一麻,心知不妙。

    章得狠那垂在身前的右手,猛然挥起,迅若雷霆般拍向其小腹。

    这一下变生突然,花青青万万没有料到,这人竟会偷袭!

    急切间左手闪电般斩下。

    花青青内力本不及章得狠雄浑,此时更是匆忙而发,哪里抵挡得住,左手被对方掌上巨力一拍而开,小腹立时受攻。

    花青青心下大骇,便要提右膝去挡。

    谁知此时脚下一紧,双脚突地被人扣住,陡然一麻,再也提不起来。

    却是郝运来陡然出手!

    章得狠一掌正拍在花青青小腹之上,狂猛的巨力汹涌汹涌而入。

    花青青只觉如被巨锤撞击,顷刻间小腹内乱成一团,剧痛之下,额头冷汗狂涌。

    喉头一热,一口鲜血喷出。

    “你们!”

    隐藏暗中的刘官玉,正准备离开,却惊见如此变故,当下停住脚步。

    “哈哈!”

    二人纵声狂笑。

    “你莫非真的以为,我们稀罕你那点分数吗?”章得狠说道。

    “你们要干什么?”花青青颤声问道。

    “干什么?你猜不到吗?”章得狠荡笑道。

    “不管做什么事,你们最好考虑考虑,这里面可还有两位老师,你们不怕被发现吗?”花青青定神说道。

    “这里面雾霾如此之重,老师能看得见吗?除非他在这里面!”郝运来说道。

    “可惜,老师不在里面!”章得狠狠狠道。

    说罢,突地出手,连点花青青几处大穴。

    花青青立时感觉劲力全失,说不出话来。

    章得狠脸上堆满荡笑,伸出手掌,在花青青胸前一阵乱摸,立时波涛汹涌,山林起伏。

    “唔,唔,……”

    花青青使劲挣扎,满脸胀红,身上玲珑的曲线毕露。

    二人看得双眼冒光。

    下一瞬,章得狠双手翻飞,片刻间,便已将花青青的上衣解开,露出大片的雪白,耸立的峰峦。

    章得狠和郝运来一看,立时眼都直了,喉结一阵滚动。

    “唔!”

    花青青的眼泪立时滚落如雨。

    藏在暗处刘官玉,也立时一楞。

    他万万没想到,这两个凶人,动作如此快,直接开干。

    竟做出如此禽兽动作!

    当下怒火中烧。

    “住手!”

    刘官玉暴喝一声,,身形狂飙而出。

    章得狠正准备继续施暴,猛听得有人大喝,立时大惊。

    慌忙回身,却见雾霾之中,一个人影飞速接近。

    “快跑!”

    章得狠大叫一声,放开花青青,再也顾不得,那让他留恋不已的雪白和挺拔的山峰。

    身形猛地飞跃而出,火速逃跑。

    刘官玉心中恨极那两人,脚下凌波微步展至极处,身形如雷鸣电闪,倏忽之间,已追至二人身后。

    “休走,吃我一掌!”

    刘官玉大喝一声,跃至半空,一招“飞龙在天”打了出去。

    立时,激荡的劲气如飓风狂卷,顷刻间将二人完全笼罩。

    二人见只有刘官玉独自一人,心下稍安,见其攻势猛烈,慌忙出招抵挡。

    但降龙十八掌何等狂猛,双方招式一接,章得狠二人便觉得一股巨力汹涌而至,不及抵挡,连退数步。

    “刘官玉,你不要多管闲事!”章得狠叫道。

    “你二人做出如此坏事,竟还有脸说话!”刘官玉喝道。

    “我们也没有干什么啊!”章得狠说道。

    “还强词狡辩,花青青的衣服是谁解开的?”

    “反正我们没有解,是谁解开的也不知道!”章得狠嘿嘿道。

    “你们这是睁眼说瞎话!我亲眼所见,还敢狡辩!”刘官玉没想到这二人会无耻到如此程度。

    “章师兄,说不定是他自己干的坏事,还想赖在我们头上!”郝运来阴森说道。

    “说得有理,我们是不是要禀告老师?”章得狠说道。

    刘官玉被他们倒打一耙,立时气愤无比。

    “多说无益,我们手下见真章!”刘官玉大声说道。

    “呦呦,狂得没边了啊,得了一个谁也不愿要的第一,就可以目空四海了?我们现在可是两个人,未见得就一定会败给你!”章得狠说道。

    “你等既然如此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刘官玉正色道。

    “郝运来,联手上,不然没机会!此时可不是讲礼之时!”章得狠撇了撇嘴,对郝运来说道。

    “好全力以赴!”郝运来说道。

    郝运来陡然大喝一声,脚掌猛踏台面,身形闪电般前冲,双拳齐出,迅雷般直击刘官玉胸腹要害。

    同时间,章得狠双手一伸,一股狂暴气势狂飙而出。

    左脚猛然前踏出一步,尖锐的空气爆响遽然而起,地面上落叶飘扬四射。

    “刺啦!”

    身上的衣服乍然撕裂,钢筋铁骨般的肌肉充斥视野。

    古铜色的皮肤,虬结的肌肉团,强横的力量似要爆炸,惊人的气势,轰然而出。

    “破山拳!”

    章得狠仰天狂叫,身形如雷似电,在身后拉出一串残影,呼啸的破空声震耳,刚猛的劲风激荡四射

    倏忽间已冲至刘官玉右侧,右手中闪电般一拳击出,直奔刘官玉右肋而去。

    霎时间,狂猛的拳劲狂飙而出,凌厉的拳势激荡虚空。

    招式刚猛凌厉,速度迅捷无比!

    刘官玉运转一心二用之术,内力奔腾而出。

    左手一招降龙十八掌中的“时乘六龙”,轰然拍向章得狠右拳。

    右手一招擒天十八式中的“掌攫大山”,猛然拍向袭向小腹的双拳。

    三人拳掌相交,剧烈碰撞,轰然巨响中,激荡的劲风狂飙四射。

    郝运来只觉一股巨力汹涌而来,如山崩,似海啸,沛莫能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