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六十章 飞刀斩魔(上)
    当下连退数步,脸上已是一片陀红。

    章得狠右拳与刘官玉左掌相碰,只觉对方掌势刚猛无俦,掌力奔腾如海,一波接着一波,连绵不绝,汹涌澎湃。

    自己掌力加一分,对方掌力亦增一分,仿佛不测深浅,永无尽头。

    双人合攻,自己竟还抵挡不住!

    章得狠不由恼羞成怒,猛然一声大吼,如闷雷炸响。

    “燃血秘法!”

    猛然间,脸上涌现血红之色,旋即全身俱都泛起血红。

    整条左臂更是血红至极,狂暴刚烈气势飙升而起。

    “破山拳!”

    章得狠大吼一声,右脚猛然斜跨一步,抢至刘官玉左外侧,左拳闪电般击向其左肋!

    速度快捷绝伦,气势凌厉万分!

    同一时间,右手更是劲力再增,欲要拖住刘官玉左掌不放。

    章得狠嘴角泛起狞笑。

    刘官玉啊,刘官玉,此时你双手不空,我看你如何来挡!

    刘官玉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乾坤大挪移启动,左掌力道陡然一变,章得狠右拳霎时落空,击向旁边。

    左掌顺势下拍,闪电般拍在章得狠左拳之上。

    章得狠只觉对方左掌之上力道一空,右拳已然打偏。

    击出的左拳,与对方左掌撞在一起,只觉自己狂猛的劲力,犹如打在了一团棉花上,空空荡荡,毫不受力。

    下一瞬,那棉花却突地变成了巨力弹簧,自己所有的劲力,再加上对方的劲力,刹那之间,尽数击了回来。

    这一下来势,犹如天崩地裂,山洪爆发,刚猛暴烈到了极点,迅捷到了极点!

    章得狠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听得“咔擦”一声脆响,左手腕立时断裂而开。

    接着是整个左臂,骨骼寸寸碎裂。

    但听得一连串的“呯呯”之声,犹如爆豆一般,连绵不绝,慑人心魄。

    章得狠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身体被巨力击得抛出三丈开外。

    此时郝运来刚刚站稳,就看见修炼秘法,九级实力的章得狠,转眼之间,便被刘官玉打翻在地。

    心中惊骇,犹如巨浪滔天。

    还未回过神来,刘官玉脚步一探,身形闪电般欺近,乾坤大挪移结合降龙十八掌,两大神功绝技同时启动,右手一掌拍出,轰然击向其胸膛。

    来势缥缈幻化,威猛无俦!

    郝运来大骇,狂吼一声,全身功力疯狂运转,右臂倏然膨大如树,凝聚全力,闪电般向前一挡。

    掌势倏忽而至,拍在其手臂之下,咔擦一声,右臂断折。

    霎时间剧痛锥心,郝运来全身冷汗直冒。

    再伸左臂去挡,又是咔擦一声,左臂再断!

    刘官玉右掌去势不止,迅若雷霆般击在其前胸处。

    轰然一声巨响,郝运来再也没有好运,胸骨全断,身形如被巨山撞击,凌空抛出。

    人在半空,鲜血狂喷!

    飞出四丈开外后,如石块一般摔落在地。

    刘官玉语寒似冰,沉声说道:“这是对你们二人颠倒黑白,恣意妄行,道德败坏的小小惩戒,若有下次,必取你二人狗命!”

    “唔,唔!”

    二人都说不出话,眼里又是恐惧,又是怨毒。

    “把你们的记录牌交出来!”刘官玉大声道。

    二人不敢不从,只得把记录牌交出来。

    “你们就呆在原地,如何发落,先由花青青来决定,你们就祈求吧。”

    刘官玉说罢,转身朝回走。

    “花青青,我来了,你把身子转过去啊。”刘官玉大声叫道。

    “嗯,嗯!”

    花青青嘴里发出呜咽之声。

    刘官玉这才醒悟,花青青身上穴道未解,动弹不得。

    “花青青,得罪之处,还望见谅!”

    刘官玉无奈,只得来到花青青身前,免不了看见那一片惊人的雪白,硕大的半球。

    花青青挂满泪珠的脸,也不由得一片通红。

    穴道解开,花青青立时手忙脚乱地把衣服穿好。

    “感谢刘官玉师兄相救之恩!”花青青红着眼说道。

    “不用客气,是我来得晚了!那两个败类被我打断手臂,重伤在地,你看如何发落?”刘官玉说道。

    “刘官玉师兄,你帮我拿一拿主意。”花青青说道。

    “如果我来处置,必定收缴其记录牌,令其立即出局,交由宗门发落。他们二人,应该会受到重罚!”刘官玉说道。

    花青青沉吟一下,说道:“刘官玉师兄这样处置十分妥当,就这样办!”

    刘官玉将两个记录牌递给她,说道:“这两个记录牌你收着吧,也算是一个证据,以备不时之需。”

    “刘官玉师兄,你把分数划走吧,我留下记录牌就好了。”花青青说道。

    “你留着吧,受到伤害就应该得到补偿。”刘官玉说道。

    花青青便也不再推辞,轻轻转动记录牌中央的小珠子。

    不远处,章得狠二人身上立时涌起一阵光芒,身形很快消失在光芒之中。

    “我现在准备去找其他几位师兄,你准备怎么办?”刘官玉问道。

    “刘官玉师兄,我能跟着你吗?我心里好怕!”花青青楚楚可怜地说道。

    “好,我们相互照顾吧!”刘官玉说道。

    二人遂结伴同行。

    不多时,来到雾霾尽头之处。

    竟然是一片广阔的沙漠,黄沙漫天,几乎见不到一点绿色。

    天空中一轮红日高悬,犹如烈火一般的光线照在沙地之上,连空气似乎都染上了红色,竟隐约可见蒸腾的热浪。

    即便还没有进入沙漠之中,也能分明的感受到,那似乎可以将人晒成肉干的灼热。

    “刘官玉师兄,这沙漠好像更难走的样子,我们要进去吗?”花青青的脸色有点白。

    看着这一片沙漠,刘官玉心中也有点发怵。

    “我们朝另外一个方向走,看看有没有出路。”刘官玉说道。

    “就依刘官玉师兄所言。”花青青说道。

    二人掉头,朝另一个方向直直走去。

    路上不时闪出铜头狼和银角猛虎,绝大部分都被刘官玉打死。

    “刘官玉师兄,我们干脆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什么也不干,说不定也会个好成绩!”花青青说道。

    “虽然最后评定时,会综合考虑所呆时间长短和得分,但如此显而易见的办法应该不能,开辟此秘境的前辈肯定早就考虑到了,不会给弟子钻这个漏洞。”刘官玉缓缓说道。

    “刘官玉师兄说得有理,大家都藏起来,这比赛就失去意义了。”花青青点点头说道。

    又走了一阵。

    “花青青,你有没有发现,这雾霾比先前更浓,凶兽比原来更猛?”刘官玉问道。

    “我正感觉哪里不大对劲,就是找不出来。现在刘官玉师兄一说,这才恍然大悟,果真如此啊!这可怎么办?”花青青说道。

    “必须赶快想到办法,离开此地,危险可不仅仅只限于凶兽,还有其它的。”刘官玉说道。

    “对,还有其它危险!”花青青说道。

    当然,刘官玉指的是那个持剑的可怕杀手,花青青想到的却是自己的不幸经历。

    地面淡淡的腐败味传来,令得刘官玉极度警惕。

    在春之关桃花林内的遭遇,让他记忆犹深。

    在此密林内,视线模糊,再来点迷雾,可就真不好办了。

    “哎哟,连你这样的野兽也来欺负我?”

    “各位师兄,小师弟,你们在哪里啊,赶快来救我啊!”

    前方密林内突然传来打斗声,还夹杂着惊呼志。

    “是赵师兄的声音,快,我们赶过去!”

    刘官玉说罢,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展开身形朝前冲。

    未几,便看见前面三道黑影纵横跳跃,激战正酣。

    只见赵满堂手拿砍柴刀,正被一只银角猛虎和一条铜头狼围住,身陷重重危机之中。

    “赵师兄别怕,我来了!”

    刘官玉吼一声,向前疾冲。

    那只银角猛虎见又来一人,便舍弃赵满堂,转身向刘官玉冲来。

    巨爪猛然挥起,凌空砸下。

    刘官玉身形闪电般前冲,手中铜棍斜刺而出,快逾电光石火。

    正是杀神棍法中的一招“裁决三式”。

    那银角猛虎扑至,却被铜棍自下颌处刺入,从脖颈部穿出,口中立时发出一声惨嚎。

    刘官玉铜棍一抖,银角猛虎的头部便像一个西瓜般,被瞬间碎裂成片,鲜血夹杂着*,四散飙射。

    “赵师兄!”

    刘官玉刚叫得一声,陡然间,四周一阵阴风吹来,十数只银角猛虎闪现而出。

    张开血盆大口,卷起阵阵疾风,带着狂猛暴烈,潮水般围了上来。

    花青青也在此时跟了上来。

    其中两只银角猛虎,一只冲向花青青,另一只冲向赵满堂。

    剩下十只左右,全向刘官玉冲过来。

    刘官玉手中铜棍一挥,凌空猛击而下,正是一招“棍打天神”。

    冲得最快的一只银角猛虎,当场被一棍砸在脑袋上,“呯”的一声巨响,整个脑袋刹那间被砸得稀烂。

    其尸体还未落下,两只银角猛虎已然扑来,一左一右,夹击而至。

    刘官玉铜棍猛然挥动,幻化出一片棍影,正击中左面一只银角猛虎,张开的血盆大口,被砸个正着,立时半边脑袋碎裂,鲜血飞溅。

    银角猛虎惨叫一声,轰然摔落在地。

    乾坤大挪移施出,手中铜棍倏地右转,迅若雷霆一般,狠狠击在右面的银角猛虎腹部之上。

    沛然巨力奔涌而出,银角猛虎五脏俱碎,发出一声极其短促的惨叫,整个身子被击得飞向半空。

    又是五只银角猛虎狂冲而至。

    两只跃起半空,猛扑而下。

    两只贴地疾奔,轰然撞来。

    一只从后偷袭,直奔后心!

    刘官玉立时身陷危局!

    赵满堂大叫一声:“小师弟,我来助你!”

    只见赵满堂身形猛地跃起,闪电般冲到刘官玉身后,手中砍柴刀猛然斩向银角猛虎。

    “谢谢赵师兄!”刘官玉说道。

    “真的,不用谢!”赵满堂说道。

    话音未落,斩向银角猛虎的砍柴刀却陡然转向,带着一股滔天的杀意,迅雷般斩向刘官玉的后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