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困都天大阵(上)
    高大蒙面人手拿绝世暗器,脸现得意狞笑,眼见生死大敌即将死于眼前,实乃人生一大快事!

    就在他手指轻轻一动,正准备发动夺魂的二级形态之时。

    他看见一了一道光华。

    那一道光华,是何等的璀璨夺目,艳丽如画。

    那一道光华,是何等的迅捷缥缈,快逾电光。

    那一道光华,是何等的凶威滔天,无可躲藏。

    连念头都来不及转动一下,他就见得那道光华已到了他身后。

    怎么跑后边去了?

    正纳闷间,咽喉处却传来一阵轻微的疼痛。

    这点疼痛算什么!

    他嘴角一撇,潜运内力,就要激发绝世暗器。

    这才发觉,自己全身的力量,似乎诡异的消逝无踪。

    怎么回事?

    他悚然一惊。

    “你!……”

    同伴惊骇地用手指着他。

    他看见了同伴的眼里,那无边的惊惧之色。

    刹那间,咽喉处一阵剧痛袭来,他艰难地抬起手一摸。

    咽喉处竟多了一个洞!

    他竟神经质地把手指放进洞里,刚刚好,不大不小。

    怎么会有个洞呢?

    这是他人生中最后一个念头。

    下一刻,高大蒙面人生机尽失,轰然倒地。

    手中的夺魂摔出,在地面滴溜溜滚动。

    那瘦小蒙面人弯着腰,大张着嘴,眼睛瞪得溜圆,一言不发,失魂落魄地看着地面上的尸体。

    过得片刻,这才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惊叫,霍地转过身来,用手指着刘官玉,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你!……”

    刘官玉微微一笑。

    瘦小蒙面人惊惶后退,颤声道:“你别过来!你是恶魔!”

    刘官玉向前迈动一步。

    那瘦小蒙面人惊吓之下,竟一跤跌在地面,身躯滚动之间,看见地上的夺魂,便生出些许勇气,想要伸手去拿。

    “你若胆敢碰那暗器一下,我便立时让你死于非命!”刘官玉冷声说道。

    那瘦小蒙面人伸出的手,便僵在了半空。

    片刻之后,还是缩了回来。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赵师兄在哪里?”刘官玉冷冷问道。

    “我告诉你,同样不能活命,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瘦小蒙面人说道。

    “是否能饶你一命,由诸多因素决定,比如,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秘境中?对赵师兄做了些什么,等等。”刘官玉说道。

    “你还是杀了我吧!”那瘦小蒙面人说道。

    “你不说,也没有很要紧,只要赵师兄还能动一动,就可以转动记录牌,自行离开秘境!”刘官玉说道。

    瘦小蒙面人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慌乱。

    “也许,赵师兄已经离开了秘境!”刘官玉幽幽地补了一句。

    瘦小蒙面人目光闪烁不已,显是内心正在痛苦挣扎。

    “告诉了我,你至少还有活命的机会!万一,你的同伴把我打败了,你就可以活命了!”刘官玉展开心理攻势。

    瘦小蒙面人意有所动。

    刘官玉趁势火上浇油,说道:“你不说,现在,就必定要死!”

    瘦小蒙面人想了想,终于崩溃,说道:“出洞口右转,不远处有一间小屋,我把他放在小屋里了。”

    “你自点穴道,呆在这里!”刘官玉说道。

    瘦小蒙面人一咬牙,伸手点了身上几个穴道。

    “你这样可不行,男人嘛,对自己要狠一点!”刘官玉说道。

    几步走上前去,金刚指施出,在瘦小蒙面人身上连点数下,这才满意。

    拾起地上的夺魂,刘官玉细细打量。

    只见其紫色的外表之上,有着两个机括,想必便是那高大蒙面人所说的两种形态了。

    略一思索,解了那瘦小蒙面人的哑穴,问道:“这个暗器如何使用?”

    那瘦小蒙面人倒也光棍,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夺魂有两种形态,各能发射两次,我们在里面拿到时,两级形态都只剩下一次了。”

    “你是说,这夺魂还能发射一次,二级形态那种攻击?”刘官玉问道。

    “应该是这样。”瘦小蒙面人说道。

    “希望你没有骗我。”刘官玉说道。

    那瘦小蒙面人哼了一声,连话都懒得说了。

    刘官玉从铁门中间走了进去,

    里面果然是一个墓穴。

    不大的空间之内,正中央放着一副漆黑的棺材,左侧有一张案桌,上面放着两个铁制的圆盘。

    一个圆盘空了,也许便是盛放夺魂所用。

    另一个圆盘里放着一个小铁盒。

    刘官玉用铜棍轻轻碰了一下铁盒,没想到却是很轻易地打开了,并没有什么暗器射出来。

    走近一看,却见铁盒里面装着一堆暗器,几只飞镖,几颗铁蒺藜,几粒铁珠子。

    “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啊,这些暗器正好用得上。”

    刘官玉把铁盒揣在口袋里,顾不得察看屋内其它情形,急急忙忙朝洞外走去。

    赵师兄的安危令他担心,花青青也不知现在如何了。

    林内的雾霾更重了,出现的银角猛虎和铜头狼,其实力也更高了。

    似乎每一刻,林内的环境都在变得更坏。

    难怪比赛规则说,呆得越久,得分也越高。

    这还真不好呆。

    刘官玉出洞后向右疾奔。

    那手持长剑的杀手,如一片阴霾压在他心头。

    他害怕晚得一刻,赵师兄便会产生不测。

    劲风吹动他漆黑的头发,雾霾扑在脸上,竟有些湿润的感觉。

    在砸死七头银角猛虎,八条铜头狼之后,终于看到了一间小屋。

    刘官玉提着铜棍,如一阵风一般,飘到了小屋前。

    有埋伏吗?

    他屏息静气,仔细倾听屋内的动静,好半晌,也未见异常。

    小屋的门半掩着,刘官玉一步一步,缓缓朝门口走去。

    屋内的光线,如同林内一般,看不真切。

    这屋里,也都充满了雾霾。

    刘官玉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里没人!

    依稀可见,屋内有一张小床,一张木桌,一个柜子。

    几个木椅随意的放置在屋内。

    那一张小床之上,竟赫然有一件外套,露出一个柴字。

    赵师兄的衣服?!

    刘官玉心中一惊,疾步上前,便要去拿那衣服。

    便在此时,一道璀璨的剑光,自柜子里狂飙而出,直刺刘官玉左肋。

    凌厉的剑气激荡而起,呼啸的气浪响彻小屋。

    长剑杀手?

    刘官玉虽惊不乱,九日神功悍然发动,手中铜棍疾施劈字诀,向着刺来的剑光,狂猛劈斩而去。

    “轰!”

    棍剑相交,巨响轰鸣。

    九日神力何等神奇,那剑光刹那间便被砸散。

    “哎哟!”

    柜子里竟传出一声女子的惊呼。

    下一瞬,柜子裂开,一个人影闪现而出。

    “刘官玉师兄!”那人影娇喊道。

    “杨晓丽!怎么是你?”刘官玉惊讶了。

    “我被传送进秘境时,就在林内,但猛兽越来越多,越来越厉害,我无意中看见此小屋,便进来躲一躲。”杨晓丽说道。

    “你有看到赵满堂师兄吗?”刘官玉焦急地问道。

    “没有看见,我刚进来时就这样,没有一个人。但后来,我总觉得有人在小屋周围有人窥视,我便躲起来,想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却撞上你。”

    “赵师兄被一伙坏人制住了,说是放在这间小屋内,所以我过来找赵师兄。”刘官玉说道。

    “被什么人制住了?”杨晓丽问道。

    “目前还不清楚,但我已擒住了一个,放在一个山洞里。”

    “那现在你要怎么办?”

    “我准备先回山洞,去找被我抓住那个人问问。”

    “刘官玉师兄,我也跟你一块走,你不会嫌弃我累赘吧?”杨晓丽问道。

    “那好,我们一起走。不过我先前有碰到花青青,后来走散了,你没有遇见她吗?”刘官玉问道。

    “是在这林内吗?”杨晓丽问道。

    “对啊!就在这林内碰见她。”刘官玉说道。

    “我也没有碰见她,这林子太大,也不好找,我们还是先去山洞吧。”杨晓丽建议道。

    “也只有如此了!”刘官玉说道。

    拿起床上的衣服,二人便朝外走。

    刚走到门口,异变陡生。

    重重雾霾之中,忽地传来一阵尖锐的异响。

    旋即,无数尺许长的银箭,划破重重雾霾,呼啸而来。

    箭气飙射,杀意漫卷。

    银箭铺天盖地,快如闪电般朝着他们射来。

    “小心!”

    刘官玉大喝一声,手中铜棍闪电般挥动,立时幻起层层棍影,挡在身前。

    雨点般的银箭倾泻而至,狠狠地射在棍影之上。

    “呯呯”之声连绵不绝,犹如万千鞭炮齐鸣,箭上蕴含的力道,大得异乎寻常。

    刘官玉只觉手腕一阵剧震,不由心下骇然,如此多的银箭,要有多少人要射!

    什么组织能有如此庞大的实力?

    杨晓丽挥动手中长剑,在身前形成一片剑幕,银箭电射而至,重重地撞击在剑幕之上。

    箭上巨力汹涌而至,杨晓丽挡得几下,便觉得手臂酸软,急急退回屋内。

    刘官玉也不敢冒然前冲,亦是退了回来。

    那银箭闪电般直追而来,射中门上,射到屋内。

    只听一阵哚哚哚声响不绝,门上插满了银箭,犹如刺猬一般。

    桌上,床上,柜子上,椅子上,全都插满了银箭。

    银箭继续铺天盖地般射来,二人边挡边退,最后缩在一个角落里,这才躲过银箭的射击。

    一时间,一男一女挤在了这个狭小的空间之中,两人间的间隔,不过一指之宽。

    一缕缕清香,不绝地从杨晓丽身散发出来,氤氤氲氲,云蒸雾绕。

    刘官玉只觉心跳莫名加快。

    近在咫尺的凝视下,这才惊觉杨晓丽之美。

    是如此的艳若桃李,惊心动魄。

    此时的杨晓丽,竟似乎比刚才还要紧张。

    双手拿着长剑,护在胸前,剑身竟瑟瑟发抖。

    但饶是这样,还是让她娇羞不已,脸上红霞轻飞,更增艳媚。

    “你这样拿着长剑,会不会割到我们?”刘官玉轻声说道。

    杨晓丽想了想,便把长剑挪开。

    “我担心,此处也不安全!”刘悠悠说道。

    杨晓丽俏脸一白,还未说话,便又听箭啸之声轰然而至,一时间箭如雨下。

    有几只竟擦着她后背掠过!

    当下一声娇呼,猛然扑入了刘官玉怀中。

    刘官玉立时感觉到,阵阵惊人的饱满,弹力和柔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