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被困都天大阵(下)
    最先冲上来的,是两条恶狼。

    魁梧的身躯,闪电般的速度,犹似刮起了两道旋风。

    锋利的牙齿,闪烁着森寒的光芒。

    刹那间,已至近前。

    “站在原地别动!”刘官玉突然说了一句,手闪电般一挥,已将杨晓丽手中的长剑抢了过来。

    杨晓丽一楞。

    拿在手中的武器,居然被人随*走!

    即便自己没有防备,也不能这么轻而易举吧!

    她越来越看不透刘官玉师兄了。

    刘官玉身形旋风般前冲,眼看一人二狼就要撞在一起,一道剑光惊鸿而起,在两条恶狼头部绕了一下。

    然后,一人二狼交错而过。

    刘官玉从两条恶狼中间冲出,迎上后面三条狼。

    交错而过的两条恶狼,陡然间惨嚎一声,眼中生机突然涣散,身躯前冲几步,轰然倒地。

    咽喉之处,一道深可及骨的剑伤,格外醒目。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只在眨眼之间,那两条恶狼就已被一剑刺死。

    刘官玉的速度太快,快到了杨晓丽几乎看不清,快到了恶狼根本来不及反应。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刘官玉身形毫不停顿,似轻烟,如鬼魅,手中的长剑划过,一串绚丽的剑花闪现,迅雷般迎向恶狼。

    三条恶狼前冲之势不止,但咽喉之间,却有鲜血飙溅。

    下一瞬,三条恶狼一命呜呼。

    沉重的身躯,如石块一般,狠狠的砸在地上。

    “啊!”

    杨晓丽发出一声娇呼。

    从门口冲进来的两只猛虎,已冲至她三尺之内。

    腥风扑面而来,四只前爪,犹如四根铁棍,迅雷般直捣过来。

    张开的血盆大口,足以将她的整个上半身吞掉!

    而她身后,三只巨狮,也越来越近。

    形势万分危急!

    刘官玉身形陡然回转,腾空跃起,比之先前更为迅猛,夭矫有若天龙。

    左手猛然一挥。

    两道黑光自手中飙射而出,闪电般击在两只猛虎的头部。

    “轰!”

    两只猛虎的脑袋陡然炸开,*,鲜血,白的,红的,四散飙射。

    杨晓丽闪电般后退一步,紧紧贴在墙上,猛虎的尸体自眼前扑过,摔落在地。

    几滴鲜血和*,却仍然溅射在她身上。

    “啊!”

    杨晓丽皱着眉头,娇呼一声。

    “这铁蒺藜的威力,还真是大!”

    刘官玉暗自赞叹一声,运转苍天遗恨心法,手腕一振,长剑化作一道流光,闪电般冲向中间那头巨狮。

    “噗呲!”

    长剑如刺豆腐,从巨狮前额刺入,从下腹飙射而出。

    巨狮狂吼半声,便即嘎然而止,双眼圆睁,似乎死不瞑目。

    刘官玉身形闪电般直冲而上,一脚踹飞巨狮尸体,双手连环而出,正是太极神拳中的一招“连环搬拦锤”,左右双拳如铁锤凌空,轰然砸下。

    两只巨狮的眼中露出鄙夷,就你这小身板,也妄想砸死我们?!

    两头巨狮硕大的身躯向前直冲,刘官玉双拳如锤,正砸在巨狮脑袋之上。

    狂猛的劲力汹涌而出,直透脑府,刹那间将头骨击得粉碎。

    巨狮身躯狂震,刹那间便已生机断绝,尸体轰然砸落在地。

    刘官玉拿起长剑,施施然回到角落处。

    杨晓丽见他走来,仿如神魔再世,身子不由自主地缩了一缩,眼中略有惊慌之色。

    “我说杨晓丽,你怕我干嘛,难道我还能把你给吃了?”刘官玉诧异道。

    听到这个吃字,杨晓丽俏脸一红,眼含深意地望着他。

    难道又说错了?

    “长剑你拿着吧。”刘官玉将长剑递给他。

    杨晓丽伸手接住,使劲看了看,似乎要找出特别之处,为何在刘官玉师兄手里,就能发挥出如此大的威力。

    “亲亲我的宝贝!棒!”刘官玉大喊一声。

    微光闪过,一根深青色的木棍出现在他手中。

    正是那根精木棍。

    “刘官玉师兄,你这个暗语可真特别!”杨晓丽说道。

    “怎么,你有意见?”刘官玉说道。

    “我一个柔弱女子,哪敢有意见?”杨晓丽自嘲道。

    “你的武功纵横开合,招式狂猛,还敢称柔弱女子!不过,柔倒是不假!”刘官玉眼神缥缈,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刘官玉师兄,你欺负人!”杨晓丽俏脸羞红,娇嗔道。

    “好了,别闹了,下一轮,就不会如此轻松了。”刘官玉说道。

    “我来帮你!”杨晓丽说道。

    “这些猛兽的力量太大,你还是在原地自卫好了!”刘官玉说道。

    “哼,你小看人。”杨晓丽微嘟着嘴。

    但是,她马上就知道了,刘官玉这句话,说得太对了。

    雾霾之中,笛声再响,又一批猛兽,冲了进来。

    数量更多,体形更大,气势更猛。

    刘官玉提着精木棍就冲了出去。

    左手一扬,一颗铁蒺藜电射而出,正砸中最左侧一只恶狼眼睛,凌厉的劲道狂冲而入,恶狼的脑袋立时如西瓜般碎裂。

    刘官玉旋风般冲上,手起棍落,将一条恶狼砸得飞出五尺。

    右手回抽,沉重的精木棍自手掌中滑出,闪电般刺向右侧的猛虎。

    “呯!”

    棍势如枪,结实的虎皮被一刺而破,精木棍去势不止,直接洞穿猛虎整个腹部。

    猛虎惨嚎一声,竟扭转头部,张口咬来。

    刘官玉飞起一脚,闪电般踹在猛虎下巴处,狂猛的巨力一冲而出,将猛虎击飞半空,还未落地,便已生机断绝。

    刘官玉神色肃然,一个猫腰俯冲,欺近一头巨狮,右手一招“亢龙有悔”,迅雷般拍在其头部。

    掌力山崩海啸般直冲而入,巨狮头颈部的骨骼经脉,刹那间尽数断裂,巨狮发出震天般的痛嚎,眼中,口中,耳中,鼻中,俱都鲜血飞溅。

    便在此时,一条恶狼,猛扑而至,距离已然不足一尺。

    森白的牙齿锋芒毕露,伸出的舌头甚至能碰触到刘官玉的脸面,一股腥风扑面而来。

    刘官玉急施乾坤大挪移,左掌倏然拍在恶狼鼻子前部,恶狼大嘴立时不能闭上,前冲之力被挪移而开。

    壮硕的身躯,从刘官玉身前三寸之处擦身而过。

    刘官玉手掌顺着其头部上移,倏然扣住其脖颈,一招太极神拳的“翻云纵”使出,手臂回旋,生生把恶狼提起,在空中抡了一个立圆,狠狠向地面砸去。

    “轰!”

    恶狼身躯与地面剧烈碰撞,一声巨响,恶狼浑身骨骼尽碎,口中鲜血狂飙,眼见不能活了。

    刘官玉身形闪电般旋转,左手中铁蒺藜电光石火般飞出,尽数砸在猛兽的眉心。

    强猛的攻击力,令得猛兽头颅轰然炸开,骨肉四散飙射。

    冲到身边的猛兽,被刘官玉一棍一个,全部打打得*迸射,当场毙命。

    屋外的笛声变得高亢激昂,源源不绝的猛兽冲了进来。

    杨晓丽被一堆猛兽围住,渐渐抵挡不住潮水般的攻击,一时之间,险象环生。

    刘官玉无奈,只得退回她身边,共同抵制猛兽的进攻。

    铁蒺藜用完之后,刘官玉抓出一把铁珠。

    铁珠虽然威力不凡,但却不如铁蒺藜暴烈。

    打在猛兽头颅之上,虽立时令得其凹陷出一个深坑,却并没有炸开。

    但猛兽仍然被一击毙命。

    铁珠用完,铁盒中的飞刀也被用完,但猛兽仍连绵不绝地涌来。

    “站在我身后!”

    刘官玉说罢,站在杨晓丽身前,手拿精木棍,反复施展“天下无神”这一招,在身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将所有的攻击尽数挡在了大网之外。

    这一招“天下无神”,本就是杀神棍法中威力强大的一招,再配以沉重的精木棍,二者相得益彰,立时威力倍增。

    冲上来的猛兽,几乎都是被一棍砸碎脑袋,嚎叫而死。

    不知过了多久,屋外的笛声终于停止,也不再有猛兽冲进来。

    屋内迎来暂时的安静。

    数十具猛兽尸体,重重叠叠地垒在地面上,鲜血染红了地板,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刘官玉犹如杀神一般傲然而立,以他为中心的周围,倒着横七竖八的猛兽尸体。

    无一例外,全都是被一击毙命。

    有的尸体脑袋被砸碎,有的喉咙被刺穿,死状甚惨,足见激战暴烈无比。

    杨晓丽以手扶胸,微张着樱桃小嘴,一副目瞪口呆模样。

    杀神,果然是杀神!

    刘官玉为他上演了一出什么叫搏杀艺术!

    来得如此惊心动魄,来得如此震撼人心!

    这绝对是一种,能直击人心深处的独往狂猛震撼!

    短短时间之内,竟杀得猛兽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站在刘官玉身后,目睹这一幕全过程的杨晓丽,悄悄咽了下口水。

    这刘官玉师兄,一次比一次更强悍,更恐怖。

    堪称变态的战力,再一次让她心中涌起惊涛骇浪。

    这不仅超出了她的想像,更是超出了她的认知。

    一个小世界境的家伙,速度怎么可能快到那种程度?

    反应怎么可以达到那种骇人的地步?

    力量怎么就会大到那种无匹的程度?

    “刘官玉师兄,你到底是不是人?你是什么杀神转世吗?”

    杨晓丽睁大着一双妙目,定定地问道。

    “被我抓住的那个人,他叫我恶魔。”

    刘官玉神情淡漠的说道,那满屋的尸体,满地的鲜血,弥漫的腥味,仿佛都不能给他带来半点波澜。

    那平静的模样,如恶魔,似杀神。

    过了一会儿,屋外仍然没有动静,只有偶尔几声低低的的兽吼传来。

    “这一次,间隔比较久,有点古怪!”杨晓丽说道。

    “当然,暴风雨前的平静!”刘官玉老神在在地说道。

    “这一次进攻,应该更惨烈吧?”杨晓丽问道。

    “当然,除了猛兽,很可能还有其它的东西!”刘官玉悠悠说道。

    “啊!那岂不是很糟糕!无所不能的杀神,你能打得过吗?”杨晓丽焦急道。

    “打,当然是打不过的!你还真以为我是神啊!”刘官玉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等!”

    “等?”

    “等他来进攻,我就有法子打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