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琴力之威
    “你还能有什么法子?”杨晓丽问道,

    “那吹笛之人,在此设下都天大阵,其目的是什么?”刘官玉缓缓问道。

    “好像是为了杀你!”杨晓丽说道。

    “对,他的目的,必然是为了杀我!”刘官玉肯定道。

    “是为杀你,又怎么样?”杨晓丽问道。

    “杀不了我,他就完成不了任务。我们可以利用其心理,设下埋伏,以暗器夺魂杀掉他。”刘官玉狠狠说道。

    “如何设伏呢?”

    “你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嗯,刘官玉师兄,我听你的。”杨晓丽柔声说道。

    “现在,我要让他明白,要想杀我,绝对不容易!”

    刘官玉说罢,从乾坤戒里拿出瑶琴。

    “这琴真漂亮!刘官玉师兄,你还会弹琴吗?”杨晓丽惊讶道。

    “会一点点!待会我以古曲抵挡进攻,如果你受不住,就塞住耳朵,运功抵抗,千万别硬撑。”刘官玉正色说道。

    “这么厉害!”杨晓丽咋舌道。

    刘官玉盘膝坐好,功法运转,内力凝聚,屏息以待,静候暴风雨来临。

    少顷,屋外,重重雾霾之中,那诡异的笛声再度响起。

    一声声狂暴的兽鸣,此起彼伏,直冲天际。

    下一刻,大地传来一阵剧烈的震颤,沉重而整齐的脚步声,有如擂鼓一般,令人胆寒不已。

    其声势,竟比前面的进攻,要猛烈得多。

    杨晓丽精致的俏脸,霎时间泛起凝重之意。

    笛声倏地转为高亢,兽吼之声更为猛烈。

    屋外狂风大作,树枝摇晃,树叶哗哗作响,夹杂在狂猛兽吼之中,显得格外的诡异,慑人心魄。

    破烂的窗户,颓败的墙壁,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

    下一刻,一只庞大的混合队伍,出现在视野之中。

    门被完全推开,三只僵尸,从门口施施然走了进来。

    当先一只,全身漆黑,面目呆板,双眼肿胀,舌头伸长,黑色长发得垂到双肩,如同黑铁一般的身躯,看起来非常结实。

    中间一只,全身泛黄,一副刀刻脸,一对死鱼眼,黄色长发垂到腰际,有若黄铜一般的身躯,闪着幽幽的光芒。

    最后一只,全身银白,脸上波澜不惊,眼中似有光泽,一头银发,垂到腿弯,躯体恰似纯银打造,闪烁着骇人的银色光芒。

    “铁尸,铜尸,银尸!”杨晓丽的娇呼声中,透露出浓浓的惊惶之意。

    呼声未落,破败的墙洞中,两只斑斓巨虎,探进了半个身子,张开的血盆大口,似可将人一口吞下。

    三只恶狼,从窗户中一跃而入,瞳孔之中,散发出慑人的寒光。

    刘官玉神色肃然,双手轻轻抚过琴弦。

    “叮咚!”

    清越的琴音悠然而起,杨晓丽只觉浑身陡然一震,心跳莫名加快,一种异常烦燥的情绪充满内心。

    倏地,琴音婉转拔高,直冲霄汗。

    杨晓丽便觉得一颗心好似被拉出了心脏,甩到了半空中。

    冲进来的巨虎和恶狼,俱都身躯猛然一震,顿在了原地。

    只有三个僵尸,毫无影响,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刘官玉手指一挑,一缕琴意自瑶琴上升腾而起,眨眼间化作一柄寸许长的飞刀。

    右手猛然一圈一挥,飞刀闪电般飙射而出,直奔铁尸而去。

    立时,尖锐的刺耳鸣响遽然而起,虚空似被震荡出一圈圈的波纹。

    那铁尸正往前走,猛然间身子一颤,只觉喉间一股无形巨力袭来,未及反应,一颗漆黑的头颅陡然间冲天而起。

    无头的躯体,仍然向前走了几步,这才轰然倒地。

    铜尸和银尸看了一下,似乎觉得有些奇怪,但马上又摇了摇头,继续朝着二人走过来。

    “刘官玉师兄,来,来了!”杨晓丽颤动说道。

    刘官玉没有答话,只是用冷漠的眼神,轻飘飘地环视四周,继而,凝神琴间。

    双手闪电般挥起,幻化出层层指影,如暴雨急打芭蕉,倾泻而下,落在了瑶琴的琴弦之上。

    琴音再变,一阵磅礴气势奔腾而出,暴烈的琴意之力,山崩海啸一般冲向四周。

    琴意之力闪电而至,正击在那三条恶狼头颅之上。

    “嗷!”

    恶狼如被飓风打击,身躯踉跄着遽然而退,血盆大口之间,立时鲜血飞溅。

    三条恶狼犹不死心,想要继续前进,两支前爪使劲前伸,却仿佛撞上一堵无形坚壁,半步也前进不得。

    那两只从墙洞处进来的巨虎,实力比之恶狼更为强横,受琴意之力所击,仅仅倒退了几步而已。

    却也立时停住了脚步,不敢再往前走。

    更多的猛兽,从各处涌进屋来。

    有体型巨大的斑斓巨虎和巨狮,有身躯笨重的铁背野猪,有奸诈凶残的恶狼,也有彪悍至极的花豹。

    除猛兽之外,又进来两只铜尸。

    那磅礴浩瀚的琴意之力,在二人身前,筑起了一道无形的防护之墙。

    所有的猛兽,俱都被琴意之力阻拦在六尺之外,不得寸进。

    那僵尸却似乎不受影响,走进了防护墙内。

    走在前面的铜尸,抡起双臂,凌空猛击而下。

    霎时间,劲风激荡而起,阴森的巨力汹涌而来,更有一股腥味扑鼻。

    “哎哟,好臭!”杨晓丽娇呼道。

    刘官玉右手一挥,一股琴意之力闪电而出,正击打在铜尸双臂之上。

    轰然巨响中,铜尸双臂被击得高高抬起,露出了中门空档。

    刘官玉右手再一圈一揉,琴意之力幻化成一柄飞刀,苍天遗恨心法运转,琴意飞刀迅雷般飞出,刹那间从铜尸咽喉间穿过。

    铜尸摇晃几下,竟似乎没事一般,还用手抓了抓喉咙上的伤口。

    刘官玉心下一惊,这才想起铜尸已然没有生命,只是一股阴魂而已。

    这等皮外小伤,伤不了根本。

    左手一挥,琴意之力化作一柄长刀,闪电般斩向铜尸头颅。

    铜尸想要躲避,无奈速度太慢,倏忽间,那长刀已然斩在脖子上。

    犹如热刀切黄油,长刀一斩而过,铜尸的头颅冲天而起。

    铜尸犹自不觉,挥动双臂朝着刘官玉砸来。

    但刚至半途,陡然失去所有劲力,前砸的双臂立时无力垂下,身躯摇晃几下,轰然倒地。

    后面的银尸一脚将铜尸踢开,三两步跨至近前。

    右手成爪,猛然朝着刘官玉头部抓来,左手成拳,闪电般击向刘官玉小腹。

    “哇,这银尸似乎会武功!”杨晓丽一声惊叫,便要冲出去,抵挡一阵。

    “别动!”

    刘官玉低喝一声,右手在琴弦上空闪电般挥舞,一道道琴意之力,化作一柄柄短刀,连绵不绝地斩在银尸身上。

    但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犹如金铁交鸣,响个不停。

    巨大的冲击力打得银尸左摇右晃,但却并未受伤,仍然一步一跳地越来越近。

    左拳右爪,倏然而至。

    刘官玉左手弹琴,右手抓起精木棍,一招“杀头棍”施出,沉重的精木棍闪电般击在银尸身上。

    “呯!”

    二者猛烈相撞,发出巨大的闷响。

    精木棍上巨力汹涌而入,银尸被击得倒飞而出,正撞在后面进来的一只铜尸身上。

    铜尸踉跄几步,仍未站稳,和银尸一起倒在了地上。

    刘官玉一棍之威,竟至于斯!

    杨晓丽看得直咋舌不已。

    “哎呀,刘官玉师兄,你这一心二用之下,居然还有如此强悍的战力!真让我佩服得紧!”杨晓丽说道。

    “谢谢你的赞美!”

    刘官玉说了一句,身形竟陡然飞跃而起,双手紧握精木棍,一招“棍打天神”猛然砸下,闪电般击在正往前行的铜尸头上。

    “轰!”

    一声惊天巨响,铜尸的脑袋当场炸开,如西瓜一般碎裂四散!

    精木棍去势不止,狂猛的力道,竟将铜尸的颈项砸进了胸膛之内。

    铜尸当场倒地。

    精木棍倏然一转,再次迅雷般砸出。

    那还未爬起来的铜尸和银尸,此时刚刚正翻起半个身子,却被精木棍砸中脑袋,立时头部开花,一命呜呼。

    琴音停止,那被无形防护墙挡住的众多猛兽,顿时觉得眼前阻碍之物消失,齐齐一阵狂吼,向二人冲来。

    “激战八方!”

    刘官玉大喝一声,身形闪电般一旋,手中精木棍幻起层层棍影,猛然挥击而出,朝着最里面一圈猛兽头颅砸去。

    “呯呯呯!”

    但听猛兽脑袋爆破之声不绝于耳,有如鞭炮齐鸣。

    顷刻之间,最里面一圈的猛兽俱都被打爆头颅,庞大的身躯狠狠砸在在面上。

    猛兽的冲势立时受阻,

    刘官玉身形飞跃而回,落在瑶琴之旁,望着距离不足三尺的猛兽,如同潮水一般涌来,脸上浮现神秘的微笑。

    体内九日神功遽然发动,九日神力奔涌而出,那琴意之力陡然强大数倍,巨浪排空一般直击而出。

    一股滔天的威势,怒龙般横扫八方。

    霎时之间,便见屋内所有的猛兽,全部被骇人的威势压得趴在地面之上。

    双眼怒睁,身躯飞速变大,喉咙里发出凄厉的嚎叫。

    下一瞬,所有的猛兽身躯,突然全部炸开。

    一时之间,鲜血横飞,骨肉四散。

    小屋之内,顿成修罗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