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大雪天,杀人时(一)
    这是一片冰雪的世界。

    但见漫天飞雪狂舞,视野所及,一片银白。

    刘官玉凝目四望,只觉那皑皑白雪之下,竟隐藏着无穷的杀机。

    三人也已感受到了刘官玉的慎重,却不知其中原因。

    “小师弟,有什么不对之处吗?”李超超问道。

    “李师兄,你们有感受到那白雪之中,暗藏着杀机吗?”刘官玉问道。

    “只是觉得有点异样而已,杀机倒是还没有感觉到!”李超超说道。

    “我也是没有感觉到杀机!小师弟你不会故意弄点紧张情绪出来吧?”蔡加权说道。

    “在比赛内容之外,我还感受到了无穷的杀机!”刘官玉说道。

    “那怎么办?难道不救赵师弟了吗?”蔡加权问道。

    “救是必须要救的,只不过难度更大了,我们得步步小心!”刘官玉说道。

    “对,必须要救!”蔡加权和李超超异口同声地说道。

    “待我来占卜一下。”

    刘官玉说罢,拿出七度空间罗盘,内力缓缓贯注而入,心神沉浸其中。

    立时,七度空间罗盘发出一层淡淡的青色光芒,化作一个个细小的神秘图案,向着四面八方冲去。

    神秘图案所至之处,虚空中似乎泛起一阵奇异的波动,七度空间罗盘亦发出一阵轻微的震颤,似乎正在与虚空中的玄妙之力交流。

    片刻之后,罗盘最中央处圆形显示屏中,浮现出淡淡的红色。

    “凶兆啊!”刘官玉喃喃自语。

    “小师弟,你怎么知道是凶兆呢?”蔡加权问道。

    “红色就代表凶兆,越红,越凶!”刘官玉答道。

    “还好,还不是很红!”蔡加权看看显示屏说道。

    话音刚落,那淡红却刹那间变成了深红。

    “大凶!”刘官玉惊声道。

    “乌鸦嘴!”李超超抑制不住内心的惊意,轻声地骂了一句。

    “杨晓丽,你还是要跟我们一起吗?你也看到了,此行很可能惊险万状,你选择留下来,没有人会怪你。”刘官玉轻声说道。

    “是,没有人会怪我,但是,我想要受欢迎!如果我去,你们欢迎吗?”杨晓丽微微一笑,说道。

    “欢迎,非常欢迎!”

    刘官玉笑了,不抛弃伙伴的事,总是令人开心。

    “走,纵有千军万马阻挡,我们也要闯上一闯!”刘官玉语气豪迈地说道。

    “走!”三人亦是神情激奋。

    未知的凶险并没有把他们吓倒,反而激起了一腔豪情。

    漫天风雪狂卷,打在身上,有如刀片割脸。

    “温度好低!”杨晓丽说道。

    四人刚向前走了一小段距离,便发觉身躯陡然重了一倍!

    “好像身体重了很多!这难道是重力场!”蔡加权说道。

    “看来是重力场!这一路绝对不会轻松,比赛内容很难,但更难的是,那潜在的凶险!”刘官玉说道。

    四人以秘道中的队形向前推进,一倍重力之下,对四人的影响还不大。

    雪大,风狂,眼中一片迷茫。

    蓦然间,地面厚厚的积雪陡然炸开,四个几乎透明的冰人,从积雪下蹿了出来,闪电般朝着四人冲去。

    迅捷绝伦的速度,令得本已透明的冰人,在漫天风雪之中,更加看不清楚。

    那迅若雷霆的速度,便是连刘官玉也吃了一惊。

    “大家小心!冰人以速度见长!”刘官玉大声提醒道。

    冲向蔡加权的冰人,手持一把五尺长刀,只一闪,冰人便已至近前。

    冰人双臂一挥,手中长刀猛然斩下,势若雷霆万钧,一串刀影闪现而出,劲风激荡,吹起雪花狂卷。

    蔡加权手中正是古墓所得朴刀,刀身如一泓秋水,长一尺二寸,刀柄长三尺。

    此时见冰人长刀斩来,有心要试一试此刀威力,内劲狂涌而出,朴刀狠狠斩向冰人手中的长刀。

    “轰!”

    二刀相撞,剧烈的碰撞声响彻四野,激荡的气浪卷起雪花狂飙。

    冰人手中的长刀,立时被斩出一个缺口。

    “果然是好刀!”蔡加权暗自赞道。

    那冰人受巨力一击,后退一步,复又揉身直上,手中长刀拦腰斩来。

    速度竟比刚才还要快上几分!

    蔡加权瞳孔一缩,这冰人的速度好快!

    受重力影响,自己身法有所减慢,此时乍然对上这冰人快捷的速度,立时便觉得有些吃力。

    李超超对上的冰人却是手持长剑,剑法辛辣迅疾,身形快如闪电。

    三尺长剑犹如冰块做成,晶莹透明,仿若无物,快速挥动之际,几乎目不能视。

    两人交手十数次,朴刀和长剑竟没有一次碰撞在一起,冰人的速度快到极点,每每一沾就走,绝不停留。

    就如一道飓风围着李超超打转,激荡的劲气狂飙四射,慑人心魄。

    渐渐地,李超超也觉得有些吃力了。

    杨晓丽的压力亦是不小。

    她对上的竟是一名手持长枪的冰人。

    枪长八尺八寸,被冰人使得虎虎生风,迅猛飙疾。

    空中层层枪影幻化而出,有如在杨晓丽身周织下一面枪网,将其牢牢困在当中。

    杨晓丽突破数次,都未能成功。

    但她家传“凤翔九天”身法委实不凡,那冰人却也把她无可奈何。

    对上刘官玉的冰人,却是运气实属不佳。

    这冰人使一根狼牙棒,棒头大如铜锤,闪烁着慑人的寒光。

    冰人自恃力大无穷,一冲上来,狼牙棒搂头便打。

    巨大的狼牙棒凌空砸下,劲气激荡四起,破空呼啸之声震耳欲聋。

    刘官玉的精木棍,外表看起来还比较温柔,但其实内在却非常狂暴。

    超常的重量,坚硬的棍体,绝对是一个粗暴型的武器。

    刘官玉不闪不避,精木棍一扬,闪电般朝着狼牙棒砸去。

    “轰!”

    棍棒相撞,狂暴的巨响遽然而起,狼牙棒被击得倒扬而起,差点砸在冰人自己的额头。

    巨力冲撞之下,冰人稳不住身形,连退两步。

    刘官玉闪电般跟上,挥棍再击,冰人舞动狼牙棒再挡,挡不住,再退。

    连续九棍,冰人被击得连退九步,连一次也未能反击。

    冰人想跑,但他的速度再快,又怎么能快得过凌波微步。

    冰人想打,但他的力量再大,又怎么能大得过刘官玉变态的力量。

    先天觉体赋力,摩天圣主改造,九日神功玄奇,更得北冥神功之助,吸噬了狂剑和狂牛的全部内力。

    此时他的实力,已直逼借天境初期,只是境界还未上去而已。

    除了第一招是进攻,冰人没有机会再进攻一招,只能拼命地抵挡。

    刘官玉砸了十二棍,冰人连续退了十二步。

    第十三棍击下,冰人轰然倒地。

    第十四棍击下,冰人碎裂四散,消弥于风雪之中。

    刘官玉非常轻松地把一个冰人解决,其余三人却仍陷于苦战之中。

    主要是冰人的速度太快,倘若没有重力场影响,三人倒也能轻松应付,但在那一倍重力加持之下,此消彼长,便相形见绌了。

    刘官玉并不上前帮忙,只站在一旁指点。

    虽然三人也算是家学渊源,但最近刘官玉在太初界修炼,与其实战之人,尽皆是一帮绝代高手,无形中得益匪浅。

    何况更习得数种神功绝技,此时武功见识,俱已非同小可。

    看得一小会,便找出了三人身法上的不足,一一指点出来。

    三人俱都实力高强,此时经刘官玉指点,不由恍然大悟,很快调整过来,身法渐渐跟得上冰人。

    当刘官玉再指点了一些招式后,三人便渐渐搬回劣势,反客为主了。

    很快,三人都将冰人解决。

    “谢谢你,小师弟!打这冰人可真累,比打火牛还累!要没有你指点,我们还不一定能拿到这些分数。”蔡加权大声说道。

    “对了,小师弟,你记录牌上的分数是多少了?”李超超问道。

    “进入秘境后,还一直没有机会看它,两位师兄多少了?”刘官玉问道。

    “我的现在才六百多!”蔡加权拿出记录牌看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八百多。”李超超说道。

    刘官玉也拿出记录牌,随意地瞄了一眼,说道:“咦,三千多分!”

    如此多分,刘官玉自己了呢些吃惊,难道是打怪打得多的原因?

    “小师弟,你真厉害,是我们的好几倍!”蔡加权赞叹道。

    “我的分数,还不就是砍柴组的分数嘛。”刘官玉说道。

    “说得好!”李超超赞道。

    “打完了,我们就该继续前进了。”刘官玉说道。

    于是四人继续前行。

    雪花飞舞得更急,地面上的积雪越来越厚。

    气温急骤下降,几乎是滴水成冰。

    刘官玉有九日神功在身,根本不惧严寒。

    其余三人幸得功力深厚,运功抵挡,倒也不觉得寒冷。

    但重力场叠加低温寒冷,必须得时时运功抵挡,内力消耗就变得快了。

    漫天风雪之中,看不到一个人影,道路也已被积雪深深掩埋,只能凭借山川走势和地形地貌来辨认。

    早已看不出那些黑衣蒙面人的去向,只能沿着依稀的道路向前。

    行了一段路。

    前方,一处庄院映入眼帘,积雪覆盖之下,竟然已看不清庄院的外表。

    “这是一个伏击的好地方!”刘官玉说道。

    蓦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机,自漫天风雪中弥散而出。

    刘官玉深吸一口气,犀利的眼神扫视四周,从天空到地面,毫无遗漏。

    眼神收回之时,在左右两侧的小山坡处,不留痕迹地停留了一下。

    雪更大,风更急。

    好浓郁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