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千里追杀(四)
    刘官玉的身形如雷似电,轻轻在一片荷叶上一点,人已再次腾空而起,越过数丈的距离,向着另一片荷叶落去。

    就在他脚尖快在点到荷叶上时,两道极璀璨的光华,自那片荷叶之下,陡然间冲天而起。

    一道剑光快如闪电,一道刀光疾若迅雷。

    刀光剑光交叉而来,快得无以复加,似要将他剪成两半!

    刘官玉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他知道这里有埋伏,但他没想到,这埋伏发动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猛!

    刘官玉手中长棍闪电般一挥,迅雷般击在那一道狂飙而至的剑光之上,轰然巨响骤然而起,剑光立时被击得偏向一旁。

    持剑之人竟是一个侏儒,见势不可为,纵身一跃,跳进了池水中。

    刘官玉借力打力,棍势倏然一转,闪电般砸在刀光之上,又是轰然一声巨响,刀光被击得瞬间下沉。

    那持刀之人,亦是一个侏儒,在身形下沉瞬间,竟然反手打出一柄柳叶飞刀,闪电般直奔刘官玉心窝而来。

    这一下事出突然,极是出人意料,那飞刀疾若雷电,倏忽便至。

    出刀的时机,飞刀的速度,俱都令人惊叹不已。

    身在半空,想要躲避这又快又猛的飞刀,实在是千难万难。

    看来,前面的刀剑合击,都是为了给飞刀创造时机。

    好缜密的心思,好狠毒的心肠,好完美的伏击!

    当然,绝技藏身的刘官玉,又岂会被如此一点小问题难住。

    手中长棍闪电般挥动,正好拦住了飞刀前进的路线。

    仿若长棍等候已久,那飞刀更似飞蛾投火。

    “呯!”

    刀棍相撞,巨力涌来,刘官玉只觉这飞刀之上的力道,竟比那长刀之上的力道更加霸道,更加雄浑。

    当下乾坤大挪移施出,劲力旋转,将飞刀引向一旁。

    “哎呀,差一点!这帮蠢材!”那乘船狂奔的蒙面人,竟有闲暇骂了一句。

    刘官玉身形一飘,朝着另外一片荷叶落去。

    眼看脚尖便要踏上那片荷叶,陡然间,一道寒光处水中狂飙而出。

    竟然是一把雪亮的长刀。

    长刀刀身长八尺八寸八分,刀柄长一尺一寸一分。

    持刀之人,竟是一个侏儒,高三尺三寸三分。

    刀太长,人太矮。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组合。

    那长刀在侏儒手中,竟轻若无物,速度快捷无方,挥动之际,一片非常宽大的刀幕闪现而出,朝着刘官玉猛斩过来。

    刘官玉见其招沉势猛,知是劲敌,更兼此时身处危局,不宜纠缠,九日神力悍然发动。

    长棍挟着呼啸的劲风,迎着恐怖的长刀,狠狠击去。

    “轰!”

    刀棍相击,震天巨响乍起,劲风激荡,狂飙四散,水面被击起团团浪花。

    长刀如被巨山砸中,闪电般抛飞而出,落向三丈开外。

    那侏儒武功着实不弱,竟能在半空中拧身回转,脚尖在一片荷叶上一点,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嗖”的一声又冲了回来。

    手中长刀一举,凌空猛斩而下。

    尖锐的裂帛声骤起,虚空似被这一刀斩裂。

    刘官玉抓住时机,脚尖在荷叶上一点,终于换得一口气。

    见侏儒一刀斩来,双目一缩,手中长棍施一招“棍打天神”,挟着狂猛的劲风,迎向斩来的长刀。

    刀棍相击,巨响之中,狂猛的劲气席卷四方,水面的荷叶四散摇晃。

    侏儒只觉一股巨力排山倒海而来,汹涌澎湃,势不可挡,身形立时如炮弹般倒飞而出,狠狠的砸进了水里,激起一大团水花。

    刘官玉闪电般一扭身,向着小船疾追而去。

    那蒙面人脸色一白,慌乱中拿着精木棍当浆使,却发觉小船更慢,便将精木棍扔在船中,疯狂发掌,劲风激荡而出,小船快速向前冲去。

    刘官玉的速度比小船快得太多,顷刻间距离拉近。

    陡然间,脚下水面波分浪涌,水花飞溅,一道寒光自水下狂飙而出。

    却是一个侏儒,手持丈八蛇矛,迅若雷电般向着刘官玉刺来。

    来势又快又猛,霎时间,劲风激荡,劲气狂飙。

    刘官玉体内真气奔腾澎湃,九日神力迸发,长棍一摆,施一招杀神棍法的缠字诀,棍尖一闪,倏然缠在了丈八蛇矛的七寸之处,乾坤大挪移一并施出。

    那侏儒只觉一股极度灼热的巨力,旋转而来,却又带着极强的牵引之力,立时被这古怪至极的巨力,击得向前旋转着飞出。

    刹那间头晕眼花,五内如焚,一口逆血上涌,喷将出来。

    当侏儒旋转着从刘官玉身前冲过时,刘官玉长棍一翻,倏地反击而出。

    这一招顺势连发,快如闪电,疾若迅雷。

    侏儒此时晕头转向,哪里还能抵挡,眼睁睁看着长棍一闪而至,正打在自己的腰身之上。

    侏儒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腰背骨骼尽数碎裂,口中鲜血狂喷不止。

    下一瞬,如一块重石般,狠狠砸进了水里。

    刘官玉身形下沉,脚尖在一片荷叶上一点,继续前冲而去。

    但刚冲过两丈多距离,又是三道刀光冲天而起。

    却是三个侏儒,手持短刀,闪电般冲来。

    刀光极其璀璨,从三个方向形成合围之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来。

    来势之快之猛,便是连刘官玉也有些吃惊。

    右手一挥,棍影倾泻而出,正是一招“大闹天宫”,闪电般拦住了从左侧斩来的刀光。

    却听咔擦声,刘官玉只觉手中一轻,长棍的尖端竟然被对方一刀斩掉。

    好锋锐的短刀!

    刘官玉心中暗凛,手下却是不停,棍端顺势前冲,迅雷般点在侏儒的心窝处。

    侏儒如被雷击,全身一颤,已然晕厥过去,立时如一块重石般,向下掉进了水里。

    从前方冲来的刀光闪电而至,激荡的劲风呼啸震耳,慑人心神。

    刘官玉手中长棍倏然回转,再闪电般前刺,与前面袭来的刀光撞在了一起。

    “呯”的一声脆响,刘官玉只觉手中又是一轻,长棍竟又被斩去一截。

    此时身在半空,三次出招之后,体内那一口真气已是用掉大半,幸得他内力深厚无比,这才能够坚持。

    倘若换作功力稍差之人,早已真气变浊,身形下坠。

    刘官玉的身形却仍然如同苍鹰,稳稳停在空中。

    那短刀斩断一截长棍,势不可挡,继续斩向刘官玉面门。

    刘官玉手中木棍划过一道玄妙的轨迹,倏然点在那侏儒持刀的右手手腕处。

    那侏儒只觉整个手臂倏地一麻,立时失去知觉,短刀自手中滑落。

    刘官玉左手闪电般一抄,竟将那短刀抄在了手中。

    此时右侧的刀光已至,刘官玉头也不回,也不去管那刀光,反手一棍迅雷般刺出,直奔那持刀侏儒的心窝而去。

    此乃攻敌之所必救。

    刘官玉料定那侏儒在大占优势的情况下,绝对不敢与他拼命。

    那侏儒果然有着一瞬间的犹豫,最后还是顾不得伤敌,刀势一转,挡住了长棍的攻势。

    刘官玉的身形蓦地一转,有如脚踏实地一般,左手短刀带起一片寒光,闪电般将前方的侏儒斩成两半。

    刀光生寒,继续斩向右侧侏儒的胸腹要害。

    侏儒立即回刀封挡,却不料刘官玉右手中的长棍,陡然一晃,漫天棍影倾泻而出,速度快到了极致。

    侏儒使尽全身力气,挡得几下,速度便跟不上节奏,被刘官玉一棍砸在右肩,一刀斩掉了左手腕。

    受此重击,侏儒当场一声惨叫,直直下坠,掉进了池水中。

    刘官玉长吸一口气,稳住身形,准确地落在一片荷叶上,脚尖一点,借力使力,身形再次腾空而起,闪电般朝着蒙面人追去。

    距离很快拉近。

    “齐射!”那蒙面人心胆俱寒,高声吼道。

    “咻!”

    话音刚落,又一个侏儒浮出水面,手一抬,一道破空声遽然而起,一道红光电射而出,划破虚空,带着强劲的风声雷鸣电闪而来。

    却是一支红色的弩箭。

    刘官玉双目一缩,身形一晃,足下一个闪步,身躯犹如鬼魅般向前直冲!

    那一支红色的弩箭电奔而至,却只射穿一个残影。

    “咻咻咻!”

    又是三支连射,成合围之势阻击刘官玉。

    但刘官玉左手短刀,右手长棍,脚下凌波微步,实在是武装到了牙齿。

    避过一支,短刀斩落一支,长棍砸掉一支。

    刘官玉身形不停,继续前奔。

    这侏儒的实力竟也极强,发射弩箭的速度极为快捷,一抬手,又是十数支红色弩箭狂飙而出。

    一支支弩箭如同红色的雨点,破开虚空穿梭而来,厉啸声连绵不绝,响彻秘道。

    一条条红线仿如一道道燃烧的火焰,显得格外妖异刺目。

    这侏儒的箭法竟深得稳准快三诀,即便刘官玉在飞速奔跑当中,他也能瞄准刘官玉的致命部位。

    但是,他发箭的速度快,刘官玉的速度更快,犹如鬼魅的身形,总能在间不容发之际,有惊无险地避过夺命的红色弩箭。

    即便来不及躲避,左手短刀一拍,右手长棍一砸,统统解决。

    “咻咻咻!”

    一支支红色的弩箭,从刘官玉身旁一掠而过,射入了湖面当中,激荡起一团团水花。

    陡然,前方水面猛然一分,从水下冒出一个侏儒,手中竟也同样拿着弩箭,一抬手,两支银色的弩箭闪电般射来。

    一取咽喉,一刺胸膛。

    来势迅猛至极。

    奔跑中的刘官玉猛然脚尖点在荷叶上,身形一顿,陡然间一个急停,上半身鬼魅般一晃,脑袋微微一侧。

    “咻”的一声,两支银箭几乎同时电射而至。

    一支银箭,擦着他脖颈肌肤飞驰而过,竟擦破了他的皮肤,带起了一片血水!

    另外一支,闪电般直射胸膛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