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千里追杀(七)
    身材极瘦的蒙面人的应变速度,可谓是快捷绝伦,毫无滞碍,宛若行云流水般顺畅,恰似电光石火般迅疾。

    他快,但刘官玉比他更快。

    他还未来得及发射出弩箭,就陡然感觉到手腕处一疼。

    一股极度磅礴,极度灼热的巨力透体而入,霎时间浑身一震,剧痛烧心。

    那灼热如雷似电,顺手飞速而上,所过之处,劲力全消,皮肉骨骼都似被烧焦。

    刹那间,整个手臂已是肿大一倍,看起来异常恐怖。

    身材极瘦的蒙面人心中大骇,双眼露出极度恐惧之色,在他震惊的目光中,整个人被刘官玉一提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圆弧,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刚才那么多人围攻,还是有远有近,配合默契,皆其奈我何!你现在被我近身,居然还想在我面前反抗挣扎?你不是太天真了一些?”刘官玉冷声说道。

    蒙面人只觉全身骨骼欲裂,气血翻涌,剧痛难耐,但生性坚韧,实力高强的他,哪能就此束手就擒。

    当下脚跟点地,猛然发力,如一根弹簧般站了起来。

    孰料刘官玉一个跨步跟进,顺势一脚,闪电般踢出,朝着对方的小腿暴击而去。

    身材极瘦的蒙面人未料到对方如此之快,慌忙一招“金鸡独立”,右膝猛提而起,挡在了身前。

    “轰!”

    双脚相撞,异响乍起,本已受伤的蒙面人,哪里抵挡得了汹涌有似怒海的巨力,刚刚翻身而起的他,便十分干脆利落地被刘官玉一脚踹翻在地!

    不是这蒙面人太弱,而是刘官玉太强!

    能被选进暗杀组的人,没有一个弱者,而这个蒙面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但曾经强悍无比,引以为傲的实力,在刘官玉面前,竟然犹如纸片一般脆弱。

    蒙面人实在想不通,眼前这个小子,为何竟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但蒙面人岂肯就此放弃,何况外面全是他们的人。

    身形就地一滚,一抹寒光乍现,蒙面人手中已多了一把匕首。

    匕首细长,薄如纸片,寒气逼人。

    蒙面人身子如旋风般转动,闪电般斜纵而起,手中匕首流星般划破虚空,挟着一股惊人的杀气,迅雷般刺向刘官玉小腹。

    角度之刁钻,速度之快捷,出手狠辣狠!

    俱都令人骇然不已。

    若在他时他地,必定是一记避无可避的杀招!

    但此时,此地,却是万万不行。

    “蜻蜓撼柱,徒劳而已!”

    刘官玉一声冷笑,身躯鬼魅般一晃,左脚后撤,那凌厉万分的一刺,便告落空。

    但蒙面人身手委实了得,右臂一曲,匕首回转,再度闪电般刺向刘官玉的大腿。

    刘官玉身形闪电般旋转,刹那间已转至蒙面人身侧,那寒光慑人的匕首,与他的大腿贴身交错而过,刺在了空处。

    交错的刹那,刘官玉右掌一伸,迅如雷霆般击在了蒙面人右肩之上。

    “轰”的一声,蒙面人身躯受巨力一击,立时如石块般砸落在地,匕首摔落一旁。

    刘官玉捡起地上的匕首,看着惶恐失色的蒙面人,淡然说道:“我承认,你的实力不错,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要想逃走,万万不能,所有的挣扎,都只是徒劳!”

    “你是谁?”蒙面人眼中惊骇满布,这个目标太过强大,强大到令他深感无力!

    刘官玉笑了,语声中透露出无尽的戏谑和嘲讽:“你们连我是谁都没弄清楚,就如此拼命地来杀我?”

    “我们的情报说你是一个三级目标,但你的实力,远远不止,甚至已达到一级目标的实力!”那蒙面人苦声说道。

    “那就是你们情报的事了,把他绑起来!”刘官玉说道。

    蒙面人一听,情知不妙,立时倾尽全力,陡然间如毒蛇般跃起,右手一扬,扔出一个黑乎乎的物体,闪电般砸在地面上。

    那物体“呯”的一声炸开,一篷浓烟冲天而起,顷刻间将蒙面人淹没。

    蒙面人身形一闪,迅雷般向外逃跑。

    陈六合淡然一笑,轻声说道:“你以为,凭借一点烟雾,就能挡得住我的飞刀?!”

    蒙面人听了,心中更慌,速度更快,眼见便要冲出卧室门口。

    便在此时,一道寒光电射而出,直奔蒙面人后心而去。

    蒙面人跑得两步,身形陡然停顿,匕首自后心射入,从前心穿出,一道绚烂的血花,在烟雾中轰然炸开。

    蒙面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便已生机全失。

    洞穿的尸体,轰然摔落在地。

    “你本不必死,却非要寻死!”看着在烟雾中渐渐显露的尸体,刘官玉冷漠地说道:“要想杀人,就得要有被人杀的觉悟!”

    “这里现在安全了,走吧!”刘官玉巡视一番说道。

    于是,几人鱼贯而入,走过几间房屋,辗转来到厅堂。

    推开厅堂门的瞬间,刘官玉竟也有着刹那间的楞神。

    厅堂内,很安静,却是黑压压一片,全是人。

    有侏儒,也有浑身漆黑的蒙面人。

    左右两侧,站立着大约十几个侏儒,二十几个蒙面人。

    厅堂正首,一道高大的人影踞案而坐。

    七八名蒙面人,分列左右。

    两侧的柱子上,各绑着一个人,赫然是张冒灵和赵满堂。

    二人俱都神情萎顿,身上隐隐有血迹渗出。

    一见刘官玉等人进来,赵满堂不由惊呼:“小师弟,赶快跑,他们要杀你!”

    张冒灵也说道:“小师弟,他们不敢杀我们,却敢杀你,赶快跑吧!出去再想办法!”

    “我一路追来,就是为了救你们,现在既然来了,又岂能空手而回。”刘官玉说道。

    “呦呦,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这是你想救就能救得了的吗?”一个壮硕如山的蒙面人冷声说道。

    “救不救得了,不是靠嘴说的,试过才知道。”刘官玉嘴角挑起一个冷冰冰的瘆人弧度,声音中透露出一股火气,两位师兄的伤势,让他怒火中烧。

    “我设下如此绝杀的埋伏,今天你还能走得出这座庄院吗?”那高大人影说道。

    刘官玉冷笑两声,并未答话。

    “两位师弟,你们伤势怎么样?”李超超问道。

    “小猴子受伤比较重,我倒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张冒灵立即答道。

    “你们谁是主事之人?想必就是你了?”刘官玉问那高大人影道。

    “此时此地,我算得上是主事之人。”高大人影说道。

    “我知道,你我之间,一场生死之战必定少不了,但开战之前,我们是不是先把俘虏给放了?”刘官玉沉声说道。

    “你说放就放啊?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再说了,我抓住你两个,你才抓住我一个,这能一起放吗?”高大人影哂笑道。

    “那就一个换一个,这样谁也不吃亏,怎么样?”刘官玉问道。

    “这倒是可以,你们要换谁?”高大人影问道。

    换谁?刘官玉沉吟起来。

    “小师弟,先换小猴子吧,我的伤不碍事,挺得住,他急需要疗伤。”张冒灵在柱子上大声说道。

    “好,张师兄,那就先委屈你了!”刘官玉说道。

    蔡加权放开了蒙面人,对方也为赵满堂松了绑。

    这一次,双方都没有小动作。

    赵满堂走到四人身边,说了几句,眼泪便忍不住要掉下来。

    “赵师弟,等我们打输了你再哭好不好,现在都还没有开打,你哭个什么劲?”蔡加权打趣道。

    “我这哪里是哭,现在我回到了砍柴组,我是高兴得流下了眼泪!”赵满堂又哭又笑道。

    “赵师兄,你哪里受伤了?”刘官玉问道。

    “主要是前胸和后背都有中掌,受了内伤,外伤倒不要紧。”赵满堂说道。

    “你把这两粒培元丹服下,赶紧调理一下伤势,免得留下后遗症。”刘官玉拿出两粒培元丹给了赵满堂。

    “谢谢小师弟,有这种好东西,多受伤几次我也乐意!”赵满堂说道。

    “尽说瞎话!”李超超说道。

    “看来你们砍柴组挺团结!”杨晓丽赞叹道。

    “那可不是!”蔡加权说道。

    “赵师兄,你是怎么被抓住的?”杨晓丽问了一个大家都想问的问题。

    “我在树林里寻找出路时,被一个黑衣蒙面人从背后偷袭,立时晕厥,醒来时,就已经在这里了。”赵满堂心有余悸地说道。

    “有看到花青青吗?”杨晓丽问道。

    “有看到,她好像和陆武志师兄一起走了。现在去了哪里我就不知道了。”赵满堂说道。

    “没有被抓住就好!”杨晓丽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五人正在说话,却听那高大人影大吼了一声。

    “把他们给我围起来!”

    立时,站在堂下的几十个人,缓缓将五人团团围住。

    “你们几人听好了,我们的目标是那小子,他是必须要死!无关人员,现在马上离开此地,我们还可以放他一条生路,倘若不从,一起杀了!”高大人影大声说道。

    “想让我们放弃小师弟,这不可能!”李超超说道。

    “他这是想把我们各个击破!”蔡加权说道。

    “想让我们和小师弟分开,坚决不行,有本事,就将我们一起杀了。”赵满堂很仗义地吼道。

    “你们太高看自己了,要杀你们,便是一起上,也是轻松愉快地杀了,我有心放你们一条生路,反倒被你们认为我软弱可欺!我也真是呵呵了!”高大人影自嘲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