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飞刀又见飞刀(上)
    刘官玉这几招,快逾闪电,迅若雷霆,直看得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眨眼之间,阿五就被刘官玉打得彻底残废。

    这种凶残,震得在场诸人目瞪口呆。

    就连副首领,亦是长吸一口冷气。

    这个小子的实力,超出估计太多,完全可以列为一级目标。

    这委实怪不得情报部门,便是他亲眼见到之后,也未能正确估计到这小子的实力。

    其实力就好像是没有上限一般。

    简直恐怖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还能算人吗?

    这特么的就是一个变态好吧!

    “你看,阿五和阿六他们都受伤了,现在该轮到你了,有难同当对吧,你总不能独自逍遥,还是要陪陪他们!”

    刘官玉哂笑道,眼神定定地看着千臂客,嘴角荡起一抹戏虐的弧度。

    “小子,我不得不承认,你的拳术非常精湛,造诣不凡,已有宗师之象!那个什么降龙十八掌对吧,也是威力非凡!但如果你以为仅仅凭借这点东西,就能赢定了,那你就错了!”千臂客沉声说道。

    刘官玉拳术的刚猛,力量的巨大,确实让他吃惊不小,可以说,他这一辈子,都还没有见过,一个年仅十多岁的年轻人,能够使出如此刚猛暴烈的拳术。

    虽然吃惊,却并未有多少恐惧。

    阿五阿六虽强,与他相比,却还差着一定的距离。

    刘官玉的拳术是足够强横,倘若单单比力量,他自认可能也不是敌手,但他最擅长的并不是拳术,而是速度和飞刀。

    谁规定了,搏杀之时一定得用拳术硬打硬拼?

    拳术斗不过,他还可以凭速度避险,用飞刀取胜,这才是他赖以扬名保命的绝技!

    “在有前车之鉴的情况下,你还能有如此自信,看来你的功力不止于此,刚才藏拙了?那现在就用出你最强的功力吧,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刘官玉一字一顿的说道,身形缓缓逼近,一股强大的气势威压,轰然迸发,冲天而起。

    “那就看看,谁能笑到最后!”千臂客亦是大喝一声,气息陡然暴涨,全身衣襟无风自动,鼓起有如帆船,一股惊人的威势,席卷而出。

    生死之战,一触即发。

    “千臂客,使出你的绝技,把这小子打趴下,让他知道,你千臂客并非浪得虚名。”一个蒙面人叫道。

    “千臂客,你要帮我们出口恶气啊,那小子刚才把我们打得太惨了!”刚才被打倒,身受重伤,却侥幸未死的一个侏儒叫道。

    “小师弟,我看好你呵!狠狠的打,敢跑到我们宗门秘境来闹事,打了也没有多大后果!”蔡加权大声说道。

    场中二人,互相对视,眼神交叉之下,仿若两柄利剑凌空斩击,无形之中,剑气纵横,火花四溅。

    “啊!”

    一声狂吼,打破了短暂的宁静。

    千臂客身形疾冲而出,一身实力倾泻而出,再不敢有丝毫保留。

    直到此时,千臂客强横的实力,才终于显现出来。

    内力的深厚,拳术的精湛,都比阿五和阿六两人强了不少,至少能高出一两个层面来。

    此时一对一,居然也并未如何狼狈。

    千臂客使用的,自然是他浸淫一生的绝技,千幻千绝手。

    千幻千绝手,是一种神秘的古武拳法,以速度为主,以力量为辅,出招快若飙风,疾似雷电,往往一招未过,一招又至。

    其势连绵不绝,汹涌澎湃,犹如长江大河,波翻浪涌,巨浪排空,一浪接着一浪,好似不见尽头,永无停歇。

    千臂客此时背水一战,全力施展,便只见拳影如山,重重叠叠,密密麻麻,铺天盖地。

    一时之间,拳风呼啸震耳,劲气激荡狂飙,无形的狂猛气浪,逼迫得距离稍近的围观者不住后退。

    “哇靠,这千臂客刚才还扮猪吃老虎啊,阿五阿六都被打残了,他也沉得住气!”蔡加权大声说道。

    他这样说,当然并不是表面上的发泄而已。

    一是挠敌心神,二是离间敌人。

    果然,还时不时吐出一口鲜血的阿五阿六,眼中顿时露出异样的光芒。

    “小子,你少在那里挑拨离间!”千臂客果然有点着急,拳法之间竟有些微滞碍出现。

    “专心打斗!”副首领猛然喝道。

    千臂客悚然一惊,倏地醒悟,眼神狠狠地瞪了一下蔡加权,又和刘官玉斗在了一起。

    两人的打斗异常激烈,凶招险招绝招层出不穷,拳脚挥舞之间,强劲迅疾的招式,将空气击得爆响不绝,激荡的劲气狂飙四射。

    千臂客的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长年累月的修炼实战,令得他的功底非常扎实,根本非一般人能够比拟!

    千幻千绝手亦是炉火纯青,颇见威力。

    一时间,只见他攻势如虹,出招快捷绝伦,只见漫天皆是拳影,狂暴猛烈至极。

    但刘官玉就如中流砥柱一般,丝毫不为所动,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见招拆招,挥洒自如。

    千臂客将千幻千绝手的快和猛,发挥到了极致,每一招都大开大合,刚猛暴烈,仿佛蕴含了千斤巨力,整个人犹如一只远古巨兽,要把刘官玉碾得粉碎!

    但事与愿违,千臂客一阵强攻猛打,竟然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

    无论千臂客的攻势如何凶猛迅捷,刘官玉都能一一挡下,化险为夷!

    千臂客的速度很快,但刘官玉的速度更快,简直快到了极致,力量大到了极点,出招之间凌厉万分,犹如出鞘的利刃,寒人心魄,慑人神魂。

    越打,千臂客心中的无力感越甚,刘官玉就如横亘在他身前的一座高山,令得他无论如何,也不能逾越。

    刘官玉能够看得出来,千臂客的实力,确实要比阿五阿六高得多,拳术造诣非同一般,赫然已经达到颠峰层次。

    但跟他比起来,却还是差了一大截。

    又斗得一阵,刘官玉已摸清了千臂客拳术内力的底细,便打算结束这场争斗。

    “你的实力,确实有不凡之处,但还是不够强!如若你仅止于此,那么,这场争斗就该结束了!”

    刘官玉说罢,身上的气势猛然暴涨,速度更快,犹如鬼魅,攻势更猛,恰似巨山倾砸。

    一时之间,令人骇然色变!

    千臂客更是心惊胆寒,开始有些慌乱!

    激战中,刘官玉很巧妙地卖出一个破绽,千臂客果然上当,立时轰然一拳暴击而来,直取刘官玉左肋要害。

    快捷的速度拉出一串残影,满含劲道的拳势击得空气一阵爆响。

    刘官玉一声冷笑,“亢龙有悔”暴击而出,右掌有如闪电,倏然拍向轰击而来的右拳。

    “轰!”

    拳掌相撞,一声爆响遽然而起,千臂客只觉一股巨力汹涌而至,磅礴凌厉,沛莫能挡,当下连退三步。

    拳头上更是传来一阵剧痛,仿佛骨骼都要碎裂。

    “怎么可能!”

    千臂客惊呼出声,一脸惊骇,脸色惨白。

    他那蕴含三重暗劲的一拳,竟被对方汹涌澎湃的巨力直接击溃!

    “你坐井观天,怎知外面世界之大,这有什么不可能?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将成为一个笑话!”

    刘官玉朗声说罢,身躯再次闪电般欺近。

    在千臂客惊惶的眼神中,刘官玉毫无征兆的侧跨一步,已然抢至左侧,眼中陡然闪过一道精芒,右掌一挥,向着千臂客左肋处猛然暴击而去。

    千臂客身形闪电般左转,左肘一沉,堪堪挡住了刘官玉右掌,却被狂猛的巨力击得连退三步。

    刘官玉旋风般跟上,右脚一抬,闪电般踢向千臂客胸腹要害。

    百忙之中,千臂客双拳一架,死死地挡在身前,刘官玉那迅雷般的一踢,便踢在千臂客双臂之上。

    一声轰然巨响,千臂客被踢得倒飞而起,越过了三丈的距离,踉跄着落在了地上。

    整个厅堂内一片死寂,静得鸦雀无声。

    众人皆被刘官玉的狂猛所震惊!

    蒙面人一方,脸色煞白,眼露惊惧。

    刘官玉这一方,却是脸色通红,神采飞扬。

    但双方,俱都被这场精彩绝伦的打斗,惊得心脏狂跳不已。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刘官玉的身形再度前冲。

    千臂客眼中掠过一抹狠厉,脸上涌现出一股凶残,双手一抬,手臂晃动之间,四柄飞刀迅雷般狂飙而出,直奔刘官玉而来。

    尖锐的破空之声遽然而起,四柄寒光闪烁的飞刀,犹如四道凌厉无俦的闪电,穿越虚空,倏忽已至。

    声势骇人已极。

    “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刘官玉不屑地说道,身形鬼魅般晃动,脚下踩着玄妙的步伐,完美地避开了四柄飞刀的合击。

    “好!小师弟威武,给他们一点厉害瞧瞧,谁叫他们班门弄斧,无知无畏!”赵满堂叫道。

    似乎受到刺激一般,千臂客左手一扬,两道寒光飙射而出,直取刘官玉面门,右手一翻,又是两道寒光直奔刘官玉心口而去。

    脚下更是不停,闪电般移动,竟围着刘官玉转起圈来,双臂飞舞,飞刀连绵不绝地自手中狂飙而出,向着刘官玉飞奔而去。

    只见虚空中臂影闪现不绝,重重叠叠,有如千条手臂同时发刀。

    密密麻麻的飞刀,闪烁着夺目的寒光,似乎将虚空割裂得粉碎,铺天盖地般将刘官玉笼罩在内。

    刘官玉身形如雷似电,足下的步伐更是令人眼花缭乱,双手魔幻般在空中闪动。

    苍天遗恨可不是只有发刀之术,接暗器和破暗器之法,亦是妙到毫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