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飞刀又见飞刀(下)
    那漫天的飞刀,一部分被刘官玉绝妙的身法避过,一部分被他双手接住。

    “这也能行!这他么的还是不是人啊?”

    一众蒙面人,见刘官玉在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之前,仍然是神态从容,游刃有余。

    不由得眼珠掉了一地。

    千臂客狂吼一声,倏地腾空而起,双臂挥动,又是数道寒光激射而至。

    却又尽皆落空。

    刘官玉身形犹如鬼魅,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进如天神,退似妖魅,速度迅捷绝伦,快得让人根本看不清,步伐变幻莫测,让人难以捉摸其下一个位置。

    千臂客身形毫不停顿,下落之际,双手一挥,又是数柄飞刀狂飙而出。

    还未落地,脚尖在一张桌子上一点,复又飞跃而起,身形在空中半倾,左手在前一挥,三柄飞刀直奔刘官玉眉心。

    右手藏在身后,遮住了刘官玉的视角,三柄飞刀,以一种极其诡异的角度飙射而出,直奔刘官玉而去。

    “隐刀式,已有多久没有看到千臂客的隐刀式了!”有一个蒙面人叹声说道。

    “隐刀式出手,说明千臂客也极重视那小子!是一个劲敌啊!”另一个蒙面人说道。

    在千臂客和蒙面人看来,隐刀式一出,必定会给刘官玉带来不小的麻烦。

    事实却让人跌破眼镜,这一次的六柄飞刀,仍是被刘官玉从容自若,风轻云淡地避过。

    “我说,能来点真功夫吗?”刘官玉的话语,自漫天刀影中传出。

    千臂客一听,气得差点吐血。

    有这么污辱人的吗?

    千臂客决定,让刘官玉吃点苦头。

    他人在空中,犹如鱼儿一般一个倒翻,竟然变成了头下脚上,双臂更是舞动如风,一条条臂影闪烁不定,让人看不清他要从哪一个方位发出飞刀。

    这一次的飞刀,却是有直有曲。

    一柄飞刀直射,迅雷般扎向刘官玉心窝。

    两柄飞刀在空中划了个圆弧,交叉击向刘官玉中三路。

    三柄飞刀在地面一撞,各以不同的诡异角度,闪电般射向刘官玉。

    “哇塞,百世轮回!千臂客竟然连这一招都使出来了!精彩,精彩极了!”一个蒙面人赞叹道。

    “一开始就用出这一招,不是早就解决问题了,我们也不会受伤!”阿六略有些埋怨地说道。

    “话不能这样说,既然是绝招,岂是轻易便能使出来的?”阿五说道。

    另外一边。

    “虽然我能预料到小师弟有惊无险,但我还是忍不住担心,你们说,我这是不是有些多余?”李超超问道。

    “多余是肯定的,但不知为什么,我也同样担心小师弟!”蔡加权说道。

    “我倒是不怎么担心,主要是你们没有见过刘官玉师兄的飞刀神威,那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杨晓丽展颜说道。

    “呵,难道你们俩还有一些不得不说的故事?”赵满堂调侃道。

    杨晓丽听了,俏脸一红,既没有肯定,却也没否定。

    “咦……!”

    蔡加权意味深长地咦了一声。

    刘官玉此时亦是咦了一声,他也没有想到,千臂客竟然能施展出,如此威力巨大的一招来。

    但也仅仅是意外而已,这一招虽强,却也并不能给他带来多少麻烦。

    只见他身形犹如鬼魅般的跳动不停,每每于千钧一发之际,有惊无险地避开飞刀的诡异攻击。

    便似乎能够预知,那些飞刀的最终落点一般。

    “刘官玉师兄真乃神人也!”杨晓丽悠悠叹道。

    千臂客一见刘官玉避过自己这一大招,脸色不由一白,心中一凛,但手下动作却丝毫不停。

    快要落地之时,双掌猛然一拍地面,劲气激荡之下,倒立的身形在空中翻转一圈,陡然冲天而起。

    刹那之间,千臂客的身形几乎快要碰到屋顶,

    千臂客凌空而立,有如御空虚蹈一般,衣衫飘动,猎猎作响。

    “再接我一招,千刀朝宗!”

    千臂客清越的声音自半空倾泻而下,响彻全场,尽显一派绝代高手的风范。

    那千臂客说罢,双手闪电般连续挥舞,无数道寒光飙射而出,速度快捷绝伦,铺天盖地而来。

    顷刻间,劲风激荡四散,劲气狂飙漫卷,杀气纵横,刀光潋滟。

    寒光闪烁的飞刀,或直射,或迂回,或斜刺,或下斩,一时之间,只见四面八方全是飞刀,将刘官玉官玉牢牢笼罩在内。

    这一击,声威骇人至极。

    “啊!”赵满堂惊叫出声。

    “好!”蒙面人齐声高叫。

    “萤火之光,也放光华!”刘官玉的声音铿锵有力,在劲风席卷之中清晰传出。

    下一瞬,便见刘官玉双手一阵玄妙异常的挥动,一串串的残影挥洒而出,在他身外布下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

    飞刀闪电而至,或被刘官玉左手中的飞刀迅雷般击落,或被刘官玉右手一探,将飞刀抓在手中,或身形晃动,极其巧妙地避开。

    漫天的飞刀,来得快,消失得也快。

    当空中的寒光消失,刘官玉手中已多了一大把的飞刀。

    “看来,我不得不承认,你在飞刀一途上,也算是颇有造诣,那就再接我一招,万鬼闹春宵!”千臂客说罢,双臂闪电般晃动,层层臂影闪现而出。

    伴随着他身躯的缓缓下沉,空中便出现了一条残影带,无数的飞刀蜂拥而来,铺天盖地般将刘官玉笼罩在内。

    声势之狂猛,速度之迅捷,角度之诡异,让人惊叹不已。

    “最强攻击出来了,你这是黔驴技穷的节奏啊!”刘官玉从容地说道。

    说罢,手臂在空中划过玄妙至极的弧度,右手中的飞刀,如天女菜花一般,狂飙而出。

    “呯呯呯!”

    千臂客发射的飞刀,被刘官玉发出的飞刀一撞,立时在空中静止,旋即倏然掉落。

    刘官玉发射的飞刀却倏然一转,闪电般朝着另外一柄飞刀冲去。

    一声脆响骤然而起,千臂客发出的飞刀立时被击得跌落在地,而刘官玉甩出的飞刀却再次一折,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与下一柄飞刀撞在一起。

    “呯”然声响中,两柄飞刀同时坠落。

    就这样,刘官玉以少击多,竟然将漫天飞来的飞刀全部打落。

    那声势浩大,骇人至极的万鬼闹春宵,一如冰雪之遇烈火,顷刻间完全消融。

    这一幕,震惊全场。

    刘官玉发出的飞刀,竟然能够击落对方两三柄飞刀!

    这其中的劲力,准头,角度,俱都令人叹为观止。

    这是何等的神来之技!

    赵满堂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大声说道:“哎哟,这可比我自己动手还要紧张,看见那么多飞刀,我的心神早已恐惧不堪,乱成一片,还是小师弟厉害!”

    “看来小师弟另有奇遇,他已经强大到令我们感到陌生了!”李超超说道。

    而那些受伤的侏儒,站立的蒙面人,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脏骤缩。

    眼里,全是一片不可置信之色。

    千臂客眼里也满是震惊,这可是他压力箱底的功夫了,居然还是奈何那小子不得!

    对方在自己最得意最拿手的功夫上,将自己完败。

    一种颓废和凄凉的感觉,霎时间填满了他的心底。

    他却不知道,刘官玉这飞刀神技,却已是苍天遗恨和乾坤大挪移两大绝技的融合,岂是万鬼闹春宵这等雕虫小技所能比拟!

    千臂客的身形缓缓下落,心中思绪万千,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的飞刀,还给你!”

    千臂客身形刚刚落地,刘官玉陡然一声轻喝,右手一抬,一柄飞刀闪电般飙射而出,直取千臂客左胸。

    快逾闪电,疾若奔雷,其威势比之千臂客所发,却是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千臂客见飞刀来势迅捷绝伦,快逾闪电,实在难以抵挡,只得飞快地向旁边一闪,堪堪避过飞刀。

    身形未稳,刘官玉右手一振,第二柄飞刀激射而出,倏忽已至。

    千臂客仍然没有其它办法,只得向一旁闪避。

    不知不觉,他的身形向着墙壁而去。

    当他躲过第六柄飞刀之时,身体已完全贴在了墙面上。

    墙上的凉意直透后心。

    直到此时,千臂客方才恍然大悟,竟然已是毫无退路。

    千臂客心底一片冰凉!

    空中呼啸震耳,又是十数道寒光狂飙而来!

    快,快到了极点!

    千臂客连反应都来不及,飞刀倏然已至。

    一柄飞刀擦着他的头发,扎进了墙壁。

    两柄飞刀,擦着他的双耳,刀身没入墙壁不见,只留下一截刀柄在外。

    其余十数柄飞刀,擦着他身体两侧,一掠而过,刺进了墙壁之内。

    千臂客整个身体轮廓,便被飞刀死死地围住,一动也不敢动。

    那些飞刀,或者他的身躯,稍稍偏得半分,便会是身中数刀,一命呜呼的结果。

    值得庆幸的是,飞刀没有偏,他也被吓得没敢动,他还活着。

    望着刘官玉手中那最后一柄飞刀,千臂客前所未有的恐惧,脸色早已是一片苍白,冷汗如雨。

    从对方发出第一柄飞刀到现在,他竟然未能反击一次!

    不是他不想,只是他没有机会和时间。

    千臂客心如死灰。

    “我们再来做一个交易,你放了张师兄,我放了你这个手下,如何?”刘官玉朝着那副首领问道。

    那副首领沉吟片刻,眼珠咕噜噜一转,掠过一片狠厉之色,陡然间大喝一声,刘却一个字也听不懂。

    旋即,那些受伤的侏儒和蒙面人,唰地一下朝着刘官玉围了上来。

    而那副首领却猛然转身,朝着身后的墙壁一拳暴击而出。

    轰然巨响中,墙壁刹那间裂开了一个两丈多宽的缺口,里面却是一片璀璨夺目的光芒,令人不敢逼视,更是看不清任何景物。

    那守在张冒灵身旁的两个蒙面人,立时挥刀割断了捆绑的绳索,架起张冒灵闪电般朝着那缺口冲去。

    “留下张师兄!”刘大喊一声,见蒙面人不听,一抬手,飞刀狂飙而出,刹那间扎进了张冒灵左侧蒙面人的眉心。

    那右侧的蒙面人惊惧得浑身颤栗不已,却仍是架着张冒灵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