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斩杀神力刀王(上)
    这一刀之快捷,有若电闪雷鸣,目力难及。

    这一刀之刚猛,犹似火山爆发,汹涌难挡。

    这一刀之飘逸,恰如天外飞仙,神鬼莫测。

    一刀既出,便要斩人两段。

    太凶残,太狂暴,太凌厉!

    杨晓丽只觉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捏住,隐隐生疼,便是连呼吸,都已有些不畅。

    那长刀锋利无俦,寒光闪烁,更兼蕴含如此巨力,杨晓丽丝毫不怀疑,便是一根铁柱,恐怕都能一刀斩断。

    刘官玉双眼之中,一道精芒掠过,身形鬼魅般一晃,闪电般一转,手中精木棍挟着飓风横扫而出,正是杀神棍法中的一招“棍打天神”,朝着那电闪而来的长刀狠狠砸去。

    “呯!”

    一声尖锐的脆响,棍刀剧烈地撞在了一起。

    二人俱都被震得退开一步,眼露极度诧异之色。

    刘官玉只觉一股巨力汹涌而来,极度阴冷,极度锋锐,似要破开他的内力,钻入体内。

    但有北冥神功和九日神功镇守,岂能外力撒野,两兄弟一冲而出,三两下便将那股奇异的力量消解,化作纯净的内力,被丹田中的真气小蛇吞掉。

    虽然成功化解那股异力,刘官玉却仍然吃惊不小。

    只因那中年暗杀者的力量,委实太过强横。

    两人对碰,他手持长棍,对方却是长刀,硬碰硬,他在兵器上已略占优势,但居然还是被对方震退一步。

    刘官玉内心中的惊诧可想而知,在肉身力量上,他还是相当自信的,但现在却在力量上与对方战成平手。

    虽然他未尺全力,对方实力可见一斑,绝对不容小觑。

    但那中年暗杀者心底却是震惊更甚。

    刚才刘官玉躲过他必杀一击,已然令得他吃惊不已,他自觉已对刘官玉充分高估,没想到,仍然是低估了。

    刚才这一刀,他满以为能够将其重伤,再不济,也要让对方处于绝对的下风。

    但居然战成了平手!

    这是一个他不能接受的结局。

    他可是一个具有神之血脉的猛虎族人,千年罕见的神之血脉,令得他力气远超常人,更兼刀法犀利无匹,身法迅捷无比,在族内拥有“神力刀王”的美誉。

    但刚才与对方硬拼一招,力量上竟占不了上风,自己虽未全力,却也足够令自己惊异不已。

    在力量上没有占得上风,这也是一个他不能接受的结局。

    中年暗杀者嘴里发出一声沉闷至极的怒吼,脚掌在地面狠狠一蹬,整个人如流星一般直冲而出,长刀一举,从左至右斜斩而出。

    闪电般的速度,令得空气发出尖锐的裂帛之声,凌厉狂猛的刀势,如风卷残云而来。

    刘官玉手中精木棍闪电般一探,棍尖倏地点在长刀刀背之上,乾坤大挪移和杀神棍法的引字诀联袂而出。

    但对方长刀之上的力量太过雄浑,凝而不散,刀势只被引向旁边一点点,刀锋擦着他的鼻尖,直斩而过,劲风扑面,肌肤生疼!

    一丝头发从空中缓缓飘落。

    刘官玉额头微微沁汗。

    刚才这一招,简直太惊险了,差点失误受伤。

    看来,在面对足够强大的力量之时,乾坤大挪移的功效,便要打上一点折扣。

    除非,自己的力量也非常强大。

    “小师弟!”李超超惊叫一声,身形闪电般冲了过来。

    手中朴刀闪过一道寒光,猛然向着那暗杀者斩去。

    劲风呼啸而起,劲气激荡狂飙。

    此式刀法,正是古墓所得,尚未来得及学透,此时情况危急,李超超顾不得许多,直接施展了出来,倒也是威力不凡。

    那暗杀者死板的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旋即,其身形竟陡然消失不见。

    一股巨大的危险,在他心底倏然而起。

    刘官玉悚然一惊,大吼一声:“背对背,保护好赵师兄!”

    蔡加权与杨晓丽二人立时身形展动,将赵满堂护在当中。

    刘官玉亦是功聚全身,连九日神功也毫不犹豫地用了出来。

    便是连他,也不能看见那暗杀者的身形,好似完全隐藏起来。

    但刘官玉知道,那暗杀者一定在此处,只是不知道他即将对谁发起进攻。

    那暗杀者陡然诡异消失,导致李超超这一斩完全落空。

    也令得他的心脏倏然紧缩。

    但李超超却是惊而不慌,身形猛然旋转,前斩的刀势回旋斩出,荡起一片寒光闪烁的刀幕。

    一道耀眼至极的寒光,在李超超背后陡然闪现,向着他后脑猛斩而下,却被李超超这一回旋斩劈个正着。

    “呯!”

    一声巨响传出,李超超只觉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犹如排山倒海而来,手腕立时剧震,几乎握不住朴刀,整个身形被击得连退三步。

    李超超骇然不已,这暗杀者竟强悍如斯!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霎时间弥漫他心扉。

    看来,只能依靠小师弟了!

    “居然被你误打误撞地挡下来了!你的运气好到逆天啊!”暗杀者戏谑地说道。

    话音未落,猛然向前大跨一步,又是一刀猛然斩下。

    迅捷绝伦,狂猛无俦。

    似乎要将前面的一切斩成两半。

    李超超身形尚未站稳,寒光闪烁的长刀倏然已至。

    无奈之中,李超超只得朴刀一举,架在身前。

    暗杀者那迅若雷霆的一招,便斩在朴刀之上。

    汹涌澎湃的巨力,立时将朴刀斩得向下垂落,李超超稳不住身形,向后疾退一步。

    长刀去势不止,倏然斩下,直欲将李超超斩成两半。

    刀势疾若迅雷,慑人心魄。

    李超超此时已无力再挡,也来不及挡。

    刀锋倏然已至眉睫,眼见得李超超便要伤在这一刀之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棍影从斜刺里电闪而至,挡在了李超超眼前。

    “呯!”

    狂猛的碰撞声震耳欲聋,九日神力激荡而出。

    刘官玉的身形巍然不动,暗杀者却被震得倒退一步。

    “哇塞,这不可能!”暗杀者满脸惊骇之色。

    他竟然在力量上处于下风!

    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第一次,被刘官玉避过。

    第二次,各退一步,平分秋色。

    这第三次,自己攻,对方守,但就是这样,还被对方震得倒退一步!

    关键是,对方居然身形不动。

    暗杀者一声狂叫,似要发泄心中的郁闷。

    叫声未停,身形再次陡然消失。

    “跑了吗?”

    几个人的脸上,皆是露出了惊疑的神情。

    刘官玉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陡然一变,朝着蔡加权等人大声吼道:“蔡加权师兄,小心!”

    尽管他喊得很快,可还是有点晚了。

    蔡加权和杨晓丽二人,一听刘官玉提醒,立时高度警惕,全神贯注地盯着四周。

    但敌人,却是从天而降。

    刘官玉的话音未落,杨晓丽三人头顶上方,陡然间虚空一阵水波般荡漾,暗杀者的身形猛然闪现而出。

    一道凌厉无比的刀芒,闪电般斩向蔡加权的头部,虚空犹如被斩成两半,发出尖锐刺耳的裂帛声。

    蔡加权大吃一惊,未料到暗杀者竟是从空中袭来。

    手中朴刀闪电般反撩而起,向着袭来的长刀暴斩而去。

    两刀相撞,巨响骤起,蔡加权被凌厉的刀势击飞,被护着的赵满堂立时少了一层防护。

    暗杀者那迅猛的刀势,犹如飞瀑下击一般,向着赵满堂疾斩而去。

    杨晓丽心中一惊,手中长剑迅雷般疾刺而出,想要挡住那道斩向赵满堂的刀光。

    但那道刀光倏地一转,却径直向她斩来。

    杨晓丽长剑一摆,闪电般横切而出,与长刀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轰!”

    刀剑相撞,巨响声起,澎湃的巨力汹涌而至,杨晓丽亦是抵挡不住,身形立时抛飞而起,落在三四丈开外。

    赵满堂的周围,再没有人保护,犹如一座毫不设防的城堡。

    暗杀者脸上露出得意的狞笑,身形下落,手中长刀迅雷般斩下,直朝着赵满堂劈去。

    而此时刘官玉身形尚有一丈多远。

    手无寸铁,身受重伤的赵满堂,几乎毫无抵抗之力,眼见便要伤于刀下。

    刘官玉猛然大喝一声,奔跑中身形不停,右手一挥,六脉神剑的金脉剑法和火脉剑法遽然而出,更把两丝九日神力融入其中。

    两道略呈淡红的剑气狂飙而出,迅雷般向着暗杀者击去。

    快捷绝伦的速度,刚猛锋锐的剑势,令得沿途的虚空寸寸碎裂。

    暗杀者一见,眼露惊诧之色,这两道剑气实在太快太猛,即便他能斩杀赵满堂,可自己也必将被剑气重伤。

    暗杀者心中一凛,怎敢以命换命,当即长刀一转,舞起一片刀影,挡在身前。

    “呯!”

    一声脆响,两道剑气同时打在刀影之上,暗杀者只觉一股磅礴雄浑,极度灼热的力量狂飙而来,似乎要将他击穿。

    立时内力倾泻而出,却仍是抵挡不住,被击得连退两步。

    手中的长刀,更是温度骤然升高,仿如在炉火中焚烧已久,通体呈现一片桔红。

    拿在手中,竟非常烫手。

    暗杀者急急运转阴寒内力,贯注长剑之中,方才觉得好受一些,但温度下降的速度,却并不快。

    “这是什么力量?居然如此诡异!”暗杀者大惊失色。

    不容他多想,刘官玉已是冲了过来。

    “等着死吧!”暗杀者冷冷一句,身形一晃,陡然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