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峡谷惊魂(上)
    那道璀璨夺目,照耀峡谷的光芒,又快又猛又准!

    快,快到无法用言语形容。

    猛,轻易击穿了三层防护罩。

    准,刺穿咽喉,一击必杀。

    暗杀者惊骇欲绝的表情才刚刚浮现,那光芒已然击穿了他的咽喉。

    那道光芒快得他连隐身术都来不及施展,便感觉到咽喉一痛,旋即全身劲力飞速流失。

    暗杀者的身形,如石块般摔落在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

    双眼中的神色,有惊骇,有诧异,有悔恨,有不甘。

    “我死之前,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暗杀者艰难地说道。

    “说吧,对待将死之人,我肯定很友善。”刘官玉说道。

    “那道光芒好像是一把飞刀,对吧?”暗杀者问道。

    “嗯,确实是一柄飞刀!”刘官玉笑道。

    “有名字吗?”暗杀者问道。

    还未回答,那远古莽牛却已冲近。

    “苍天遗恨!”

    刘官玉说出第一个字,身形陡然飞跃而起,第二个字出口,已然欺近远古莽牛,第三个字飘出,精木棍已闪电般砸在远古莽牛颈部。

    这一招杀神棍法,联袂乾坤大挪移合击而出,端的是非同小可。

    远古莽牛罕见的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虽然未受外伤,但那股异常的灼热透体而入,却是令得它有一股痛苦的感觉。

    这种久违的痛苦虽不强烈,也不致命,却让它油然而生一丝惊惧之意。

    疯狂前冲的身形,立时一缓。

    巨力袭来,刘官玉身躯倒飞而出,乾坤大挪移运转,将其化解一部分,再挪移一部分,最后一部分,却被他借力回跃。

    第四个字出口,刘官玉身形飘然落在暗杀者身旁。

    “苍天遗恨!好名字,好功法!连苍天都要遗恨,我有遗恨也不那么难受了!”暗杀者喃喃自语道。

    “那你就放心去吧。”刘官玉淡然说道。

    暗杀者眼睛一闭,却又睁开,问道:“这完全就是你设的一个局?”

    “当然!不把你解决了,我们是如鲠在喉,一刻也不得安心!但是你的隐身功法太厉害,想躲就躲,想来就来。我们把你无可奈何啊。”刘官玉说道。

    “你也觉得我这隐身法厉害?”暗杀者道。

    “是很厉害,一有危险,你就躲起来,我们拦不住你走,更挡不住你来,你能看见我们,我们却看不见你!正所谓敌暗我明,非常被动啊!”

    刘官玉说罢,身形迅雷般冲出,到得远古莽牛近前,纵身一跃,有如烟花般冲天而起,狠狠地砸了远古莽牛一棍,再次借力飞回到暗杀者身旁。

    “所以我设了这个局,要把你引出来,才好一次性解决。”刘官玉幽幽说道。

    “也就是说,你们三人,被那远古莽牛击得倒飞受伤,都是假的?”暗杀者不敢相信的问道。

    “半真半假,全是假的岂能骗得了你?”刘官玉大声说道。

    “哎,想我终日打雁,今日却被雁啄了眼睛!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要暗杀谁?”

    “你暗杀谁的结果都一样,都会被我用飞刀斩杀。”刘官玉肯定地说道。

    暗杀者一听,郁闷得直喘粗气。

    “你是魔界哪个族人?”刘官玉突然问道。

    “魔界?魔界在哪里?”暗杀者一头雾水的问道。

    刘官玉看他不似作假,不由暗自奇怪,难道这些人不是来自魔界,“你们为什么要来杀我?”

    “作战部有令,我们执行就是了,哪里知道原因。”暗杀者说道。

    “谁下的令?”刘官玉问道。

    “连首领和副首领都不知道,我哪里能够知道。”暗杀者哂然道。

    “副首领我见过了,首领没见过,他也来了?”刘官玉好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首领当然来了。”

    “难道还有比首领更高级的也来了?”

    “我不知道,也许有,也许没有。”

    “说了跟没说一样,再问一个问题,你知道张师兄被藏在哪里吗?”刘官玉心中一惊,嘴上却很轻松地说道。

    暗杀者眼神涣散,嘴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一个字,最后脑袋一歪,生机断绝。

    旋即,轰的一声,一团火焰自其体内冒出,转眼间将尸体焚烧一空,只余一堆灰烬。

    看来这个暗杀者身份不低。

    刘官玉望着眼前的黑灰,心中若有所思,更有一种不祥之感自心底升起。

    难道,还有大人物藏在暗中?

    正思量间,轰隆的踏地声冲近,远古莽牛再一次冲了过来。

    “还是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再说!”

    “幸好这远古莽牛还只是一级状态,便是再高一级,也不是现在的我所能对付得了。”

    刚才几次交锋,令得刘官玉对这远古莽牛的力量,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

    他没有选择,必须要将这远古莽牛解决掉。

    他还没有出手,李超超和杨晓丽二人,却又一次冲了上去。

    “凤翔九天!”

    杨晓丽娇叱一声,身形飘然而起,直冲到近两丈高,手中长剑寒芒暴闪,迅雷般向着远古莽牛刺去。

    尖锐的破空之声顿起,激荡的劲气呼啸而出。

    杨晓丽这一招,亦是威势十足。

    远古莽牛一摆头,弯刀一般的独角,闪电般扫荡而至。

    空气立时发出剧烈的爆响,来势狂猛至极。

    “轰!”

    长剑和独角猛烈碰撞在一起,发出震耳的巨响,劲气席卷四射,身影一触即分。

    杨晓丽倒飞出一丈开外,双臂一展,稳稳落地。

    此时暗杀者已死,当然不用再伪装。

    李超超的情形却更糟糕一些,毕竟左臂接连受伤,影响了实力的发挥。

    他闪电般砍了远古莽牛一刀,却被远古莽牛一腿扫出,身形被击得倒飞出两丈开外。

    “李师兄,你先退后休息一下,我和杨晓丽来斗这头远古莽牛。”刘官玉朝着李超超说道。

    李超超依言退后。

    “杨晓丽,我们也退后一段距离,撤到比较宽的地方才好进攻。”刘官玉大声说道。

    “好!”杨晓丽脆声应道。

    三人退到一处宽有五六丈的峡谷,正在这里观望的蔡加权和赵满堂二人,一见大部队过来,急忙又退出一段距离。

    三人严阵以待。

    “轰隆隆!”

    远古莽牛踏着一串风雷之声,越来越近。

    “哞哞!”

    片刻之间,那头远古莽牛便冲到近前,仰天咆哮一声,便是以一种极其蛮横的姿态,闪电般撞了过来。

    它要用最狂暴最凶残的方式,将这几个屡次挑衅他威严的小不点,撞成碎片,踩成肉泥。

    方解它心头之恨。

    “来得好!”

    刘官玉暴喝一声,浑身气势陡然暴涨,头上黑发迎风飘舞,双目之中,凛冽的战意狂涌。

    下一瞬,右足猛踏地面,轰然声响中,身形冲天而起,刹那间已是冲过两丈的高度,却是身形渐缓。

    “凌波微步!”

    刘官玉身在虚空,双足闪电般踩过玄妙的步法,那已然渐缓的身形,竟然再次笔直上升。

    最后,赫然超越了远古莽牛的高度。

    “棍打天神!”

    精木棍以一种硬碰硬的姿态,凌空轰然下击,迅雷般砸向远古莽牛的头部。

    霎时间,激荡的劲气狂飙而出,呼啸的劲风响彻峡谷。

    这一棍砸下,犹似高空一道雷霆击落。

    远古莽牛的头部,竟然人性化的划过一个弧度,狰狞的独角,闪烁着慑人的寒芒,闪电般劈开空气,与精木棍剧烈对撞在了一起。

    “轰!”

    峡谷之中,惊天轰鸣骤然炸响,山崖震动,草木伏首,整个峡谷的地面,都似乎有着轻微的颤动。

    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自碰撞处狂飙而出,向着四周疯狂激射,打在两侧的山崖壁上,在那种恐怖的力量波动之下,山崖壁被击得千疮百孔。

    刘官玉只觉一股滔天巨力轰然而至,即便施展出了太极神拳和乾坤大挪移,双手虎口亦是隐隐作痛,身形不由自主抛向空中。

    刘官玉双臂一伸,有如大鹏展翅,凌空而立。

    远古莽牛停止了前冲,甩了甩头,碗口大的巨眼闪着狰狞的凶光,狠狠的看着半空中的刘官玉。

    这一次碰撞,明显比前面任何一次,都要来得更加猛烈,远古莽牛虽然将刘官玉击飞,但它自身亦是有些狼狈。

    头脑中嗡嗡作响,更可恶的是,那怪异的灼热令它防不胜防。

    一个小不点,竟然没有被自己一角扫死!

    这是它不能忍受的结局。

    这是对自己的伟大、威严和高贵,以及横实力的一种污辱。

    “哞!”

    远古莽牛仰头发出一声咆哮,愤怒之意澎湃而出,席卷峡谷。

    它根本未曾料到,一个人类小不点,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横而怪异的力量。

    正在此时,两只前腿上又被刺了一剑。

    虽然未能刺破有着鳞甲保护的皮肤,但那种挠痒一般的疼痛,却令得它恼怒异常。

    远古莽牛一发狠,前腿狂扫而出,那那个攻击它的小不点,立时被扫飞出去。

    这个小不点,它不屑一顾,它在意的是空中那个小不点。

    正在它考虑着,如何将那个小不点踩成肉泥之时,空中那个小不点,却已悍然冲了下来。

    刘官玉人还在半空,攻击却已猛然发出。

    “杀神棍法之,天神伏首!”

    暴喝声中,精木棍带起一串残影,雷霆万钧般轰然砸下,狂飙的气浪凌空而下,朝着远古莽牛狠狠击去。

    远古莽牛震怒异常,巨眼中一片血红,一股凛冽的杀意漫卷而出,巨大的头颅猛然一低,旋即闪电般向上抬起。

    头上的独角,犹如寒气逼人的利刃,闪电般朝着精木棍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