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零一章 杀杀杀(上)
    “好啦,别闹了!你们莫不是以为,现在就很安全了?难道不找张师弟了吗?”李超超阻止道。

    二人本就是乘兴斗嘴而已,见李超超说得严肃,便也不再调笑。

    “刘官玉师兄,这么大的东西,想拿也拿不走啊,该怎么办呢?”杨晓丽问道。

    “你们谁有乾坤戒一类的东西吗?”刘官玉问道。

    “乾坤戒,那是何等高级的东西,便是真传弟子也不一定能拥有,何况是我们这种杂役!当然,小师弟你是例外。”李超超说道。

    “能有一个储物袋就不错了,可惜的是,我们连半个储物袋也没有!”赵满堂哀叹道,

    “我倒是有一个储物袋,但内在空间比较小。”杨晓丽轻声说道。

    “这远古莽牛尸体太过庞大,只有先把它分了,各位师兄要什么自己选,东西可以先放在我的乾坤戒里,回去后再分给各位师兄。”刘官玉说道。

    “小师弟,你先选吧,这远古莽牛可以说是你打死的,我们几乎没出什么力。”李超超说道。

    “对,小师弟你先选吧。”蔡加权也说道。

    杨晓丽也用肯定的眼神看着他。

    “好,那我就要它还未成形的内丹吧。”刘官玉说道。

    “我要那只断角吧,将来炼制武器时用得上。”李超超说道。

    “我要两只前腿!”蔡加权说道。

    “我要两只后腿。”赵满堂说道。

    “我就要皮肤和鳞甲吧,将来炼制武器是好用。”杨晓丽说道。

    众人选好后,将远古莽牛尸体割开成小块,最后取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半透明物体。

    一股浩瀚磅礴的气息迎面扑来。

    “这就是远古莽牛的内丹,里面蕴含着它修炼一生的元气,也算是一样珍品。”刘官玉说道。

    全部放进了刘官玉的乾坤戒中,一点也没浪费。

    没用的皮肉部分,还可以拿到宗门去换一些东西。

    收拾妥当,众人原地打坐修炼。

    刘官玉运转北冥神功,慢慢将内丹中的元气吸噬一空,丹田中的精气再度充盈饱满,但那九日神功的亮点却是毫无变化。

    “怎么会这样?看来要想增长九日神力,还必须专门修炼,或者吸噬特别的东西才行。”刘官玉喃喃自语道。

    功力大致恢复后,一行人便又沿着峡谷向前疾行。

    没有了暗杀者的威胁,解决了远古莽牛,众人立时觉得轻松很多。

    此时心境不同,看向山崖两侧,也觉得风景优美,别有一番情致。

    受伤最重的蔡加权,在服用了培元丹和万复丹两种圣药之后,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

    众人一路有说有笑,浑然忘却了刚才命悬一线的惊险。

    “假如那些蒙面人没有走这条峡谷怎么办?”赵满堂突然问道。

    “传送阵出来就只有这一条路,他们不走这峡谷,难道还能飞不成?”李超超说道。

    “李师兄说的有道理,不过假如他们真能飞呢?”赵满堂点点头说道。

    “至少我们见过的蒙面人中,没有谁达到了能飞行的境界!”蔡加权说道。

    “说不定有飞行器呢。”杨晓丽接话道。

    “不管那些蒙面人是否走这峡谷,我们目前却是只能走这条路!所以,沿着这峡谷使劲朝前追就好了!”刘官玉说道。

    “还是小师弟概括得精辟!”赵满堂说道。

    “我一直有个疑问,那些蒙面人通过峡谷之时,没有遇到诸如远古莽牛之类的东西吗?”蔡加权说道。

    “蒙面人通过的时候,远古莽牛还没有出来嘛。”赵满堂想当然的说道。

    “应该不是如此简单,但我也想不出来是何原因。”李超超说道。

    “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想来想去,觉得很可能与我们身上的令牌有关。这个令牌,可能就相当于一个触发物体,有令牌,才会引起这些攻击。”刘官玉说道。

    “刘官玉师兄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杨晓丽说道。

    “那刚才遇到远古莽牛时,我们直接把令牌扔了,岂不是就不会受到攻击了?”赵满堂说道。

    “修仙本来就是逆天而行,步步艰辛,处处惊心,此乃情理之中!倘若一遇危险便立即逃避,必定一事无成!”刘官玉朗声说道。

    “小师弟,受教了!”赵满堂正色道。

    众人俱都点头,心中若有所思。

    又走了一程,空气中竟多出一种腥味,越往前走,腥味越重。

    “我有一种不妙的感觉,好似又有危险来临。”赵满堂大声说道。

    “哎哟,你这个乌鸦嘴,能说一点好的吗?”蔡加权说道。

    “我也不想嘛,可确实有这种感觉啊!”赵满堂振振有词。

    “我希望你的乌鸦嘴不灵!”李超超说道。

    “附议!”蔡加权说道。

    “附议!”杨晓丽也笑道。

    赵满堂刚要说话,却听得刘官玉也说道:“我也附议!”

    赵满堂脸色一红,窘立当场。

    又走一程,峡谷突兀的变得非常窄小,仅容两人通过。

    赵满堂望着这一线天似的峡谷,颇有大神风范的说道:“倘若在此处设一埋伏,在我等走进去之后发动,前后夹击之下,便将我们包了饺子!”

    “啊呸呸呸!”蔡加权怒目相向。

    “赵师兄既然如此说,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妙!”刘官玉说道。

    “你看,小师弟都赞成我说的话!”赵满堂洋洋得意道。

    “小师弟是怕被你乌鸦嘴说中!”蔡加权毫不留情地打击道。

    “我走前面开路,杨晓丽你断后。”刘官玉说道。

    众人自是应允。

    这一段一线天,将近一百米的长度,众人小心翼翼,胆战心惊地走完,却也没有发生不测之事。

    出得一线天,众人长吁一口气。

    外面的峡谷,却陡然变得宽敞,大约有七八丈宽,令得人心中豁然开朗。

    “还好,还好,没有发生有埋伏的事情,否则我就是罪孽深重啊!”赵满堂放声说道。

    “你已经罪孽深重啦,你们看,那是什么。”蔡加权用手指着远处说道。

    众人顺着他的手势方向放眼望去,只见三十几丈远的地方,竟然非常突兀地出现了一排房屋。

    房屋有三间,连在一起,将整个峡谷通道完全封死。

    房屋构造极其简单,青石,条木,做工粗糙,但看起来却很结实。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怎么看,都有点令人毛骨悚然的意味。

    “小猴子,你还不是乌鸦嘴?在这种鬼地方,居然还建有这种鬼房屋,难道这不是遇见鬼的节奏吗?”蔡加权大声说道。

    赵满堂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众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脸上看到了一丝沉重之色。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吧,去看看能有什么幺蛾子!”刘官玉坦然说道。

    众人俱都手持武器,小心翼翼地走近。

    一路上什么意外也没有。

    “还好,没有什么幺蛾子!”赵满堂抹了抹头上的冷汗说道。

    但他话音未落,房屋前五六远处,三道黑光闪过,地面多了三个特别怪异的组合。

    三条蛇和三只蚊子。

    蛇身呈青花色,碗口粗,一丈多长,满身青花的鳞甲,犹如一个个锋利至极的刀片。

    头部往后,大约三尺的长度,鳞甲比别处大得多,而且片片立起,犹如插着一把又一把菜刀,刀口向天,整个看起来,却又像是一把三尺长剑。

    七寸往后一些,凸起两片状如翅膀的肉瘤

    每条蛇的后背上,都停着一只蚊子。

    蚊子形状奇特,一尺长的嘴,半透明,犹如中空的钢管,闪烁着慑人的幽光。

    两尺长的身子,黑白相间的条纹,显得阴森可怖。

    腹部两侧的翅膀,线条极其流畅,恰似薄如蝉翼的利刃。

    众人一见这蛇和蚊子的奇特组合,不禁都有点懵。

    “好奇怪的东西,好奇怪的组合!”杨晓丽惊声说道。

    “我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李超超说道。

    “大事不妙啊!”蔡加权叹道。

    “我也想要说……”

    赵满堂刚要说话,却被蔡加权一把拉住:“小猴子,你暂时还是不要说话了吧。”

    赵满堂想了想,点点头。

    “奇怪的外形,必定有独特的技能,大家小心!”刘官玉沉声说道。

    “我上去试探一下这怪东西的底细,小师弟你在这里照看两个伤员吧。”李超超说道。

    “李师兄,还是我去,你身上有伤。”杨晓丽说道。

    “还是你们一齐上吧,保险一点,我在这里防备意外,我总感觉此处分外的诡异。”刘官玉说道。

    “好!”

    二人一个手提朴刀,一个手持长剑,迈步向前走去。

    相距还有一丈多远,那怪蛇与蚊子,竟率先发动了攻击。

    两侧的怪蛇俱都头一昂,嗖的一下蹿起,闪电般冲向两人。

    蛇信吐出有两尺多长,分开的舌尖,犹如一把滴着涎水的钢叉,挟着一股腥风猛刺而来。

    而蛇背上的蚊子,却不动如山。

    李超超右手持刀,一个回旋,猛然挥出,迅雷般斩向刺来的蛇信。

    深寒的刀光划破虚空,去势凌厉万分。

    那怪蛇竟然毫不畏惧,仍然猛冲而来。

    “呯!”

    朴刀和蛇信碰撞在一起,竟发出清脆的金铁交击之声。

    那蛇信居然毫无损伤!

    李超超怒了,我一把锋利无比的朴刀,竟然斩不断一条蛇信!

    浑厚的内力如浪潮般汹涌而出,立时将蛇头击得一偏。

    但那怪蛇却身躯一拱,顺势低头向前下一钻,那些凸起的鳞甲,便犹如弯刀一般,迅捷无比的朝着李超超小腹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