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决战(下)
    汹涌的骇人气势,充满了狂暴,如暴怒异常的凶兽,将要择人而噬!

    刘官玉双目一缩,面对徐公子这种借天境的绝顶高手,他也是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

    神色之间,多了一丝凝重,深吸一口气,体内真力疯狂运转,顷刻间便将自己调整到了颠峰状态。

    双目之中,精光闪烁,战意凛然,神经亦是紧绷到了极点,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与松懈,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最佳的临战状态。

    他非常清楚目前的局势,这一战,很可能是他在杂役处,与徐公子之间的一场决战,其艰险严峻,从他两次受伤,便可见一斑。

    一胜,便全盘皆胜,一输,便全盘皆输!

    “咻!”

    妖刀光芒璀璨,闪电般斩至近前。

    刀身上红白二色闪耀不停,骇人的刀芒散发着凛冽的杀意,在虚空中划出了一道夺目的刀光,凌空暴击而下,像是要把刘官玉切成两半。

    刘官玉足踏凌波微步,身形暴退,闪电般避过这致命一刀。

    徐公子一声低喝,手腕一翻,刀锋一转,妖刀由下劈转为横斩,挟着呼啸的厉风紧随而来,那狂猛暴烈之势,似乎要一刀之下,把刘官玉拦腰斩断!

    刘官玉双目圆睁,厉色骤现,手中精木棍一摆,幻起一串棍影,向着横斩而来的妖刀暴击而去。

    “轰!”

    刀棍相撞,点点火花乍现,巨响自碰撞处炸开,激荡的气浪狂飙而出。

    刘官玉的身形,受巨力一击,再次退了两步。

    还未来得及站稳,那把狂野的妖刀,已是挟着一股风雷之声,闪电般再次袭来,直斩刘官玉的脑门。

    刀未至,刀气已然扑面生寒,强劲的气浪,吹得刘官玉头发飘扬。

    千钧一发之际,刘官玉鬼魅般后退,同时上身后仰,险险避开了这一斩。

    妖刀贴着他的头顶掠过,几缕发丝凌空飘落。

    妖刀扬起,再次顺势斩下,狠厉可怖的刀气疾冲而至,直取刘官玉的脖颈,这一刀斩中,必定让刘官玉脑袋搬家,血溅三尺。

    上身还未站直的刘官玉,身形迅雷般后退,同时精木棍倏地扬起,横在了身前。

    那凶猛致命的一刀,便斩在了精木棍上。

    轰然巨响声中,强横的力道汹涌而至,刘官玉哪里还能稳得住身形,霎时间再退三步。

    “死!”

    徐公子连斩数刀,一阵猛攻,再次在刘官玉后背,添上一道恐怖狰狞的伤口。

    刘官玉只觉剧痛有如潮水,闪电般袭遍全身。

    徐公子双眼圆睁,怒吼中脚掌踏地,腾身而起,右腿猛然横扫而出,迅雷般扫中了刘官玉的身体。

    滔天的巨力一冲而至,刘官玉整个人立时倒飞而出,摔倒在一丈外的地上。

    手上,腿上,后背上的鲜血,不断的泉涌而出,地面上立时血迹斑斑。

    “刘官玉!放弃抵抗吧,你完了!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徐公子一脸傲然,牛气冲天,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刘官玉。

    “徐公子,不要以为你就赢定了,不到最后一刻,谁也定不输赢!你是比我要强大许多,但我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刘官玉有些虚弱的说道。

    “你还有翻盘的机会吗?我怎么半点也看不到!”徐公子非常不屑的说道。

    “每个人,多少都会有一些底牌不是,我也有底牌啊。”刘官玉说道。

    “你说的是上次武试的时候,你体内突然冒出来的那股神力?我承认,那股力量确实很恐怖,但是,你控制不了,何时出现不是你说了算。”徐公子说道。

    “我是控制不了,但它总是存在吧,这就是一种潜在的威胁!再说了,你现在也还没有完全胜我!”刘官玉沉声说道。

    “很遗憾,那股力量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可是你已经走到绝境!你是不可能侥幸的,没有撑过去的可能!”徐公子傲然说道。

    “也许,下一秒,就出现了也说不一定!”刘官玉扬眉说道。

    “出现了,你就一定能翻盘吗?我难道就没有底牌了吗?”徐公子诡异的笑道。

    他根本就不相信,刘官玉还能有翻盘的可能。

    不要说徐公子,恐怕任何一个人,看到刘官玉此刻的惨境,都不会觉得他还有翻盘的可能。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但想要我主动放弃,绝无可能!”刘官玉的脸上,竟浮现出一丝笑容。

    笑容中满是坚毅自信,满是阳光明媚。

    在如此的困境当中,他竟然还笑得出来,并且笑得如此灿烂!

    徐公子望着如此的刘官玉,竟莫名的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如果没有强大的自信,是不可能在此时还能笑得出来。

    除非他疯了!

    但显然,刘官玉并没有疯。

    没有人知道,刘官玉到底为何而笑。

    一丝不祥之兆,自徐公子心底隐隐升腾而起。

    刘官玉颤颤巍巍的从地下站起。

    眼神慢慢变得空前锐利,就像是两把锋刃一般,看来让人心惊胆寒。

    “你还能笑得出来?可惜笑不是一种武器,不能助你反败为胜,只能加速你惨败的结局。”徐公子面色无比阴鸷的瞪着刘官玉,大声嘲讽道。

    “也许,最终的结果,会与你所期望的完全相反!”刘官玉非常自信的说道。

    “哈哈哈,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刘官玉,你还活在梦里!你已然三处受伤,哪来勇气说出这等狂妄无知的大话!”徐公子猖狂大笑,笑声中满是不屑。

    刘官玉脸上的笑容更甚,沉声说道:“不到最后,谁能知结果如何?”

    “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我就把你的信心,彻底的打掉!”

    徐公子一声怒吼,右脚狠狠一踏地面,身形冲天而起,妖刀之上光华闪烁,刀芒狂飙,身躯凭空一转,妖刀凌空暴斩而下。

    霎时之间,刀气激荡,杀意迸射。

    刀锋所过之处,带出一道红白相间的光带,吞吐的刀芒,似要将这虚空一刀撕裂而开。

    这一刀从天而降,迅猛暴烈到了极点,锋锐的妖刀,朝着刘官玉的头颅直斩而下,倘若斩中,必定是一分为二的悲惨结局。

    刀锋划下,倏然而至,刘官玉双眸一亮,陡然间变得锐利慑人,缕缕精芒狂飙而出。

    精木棍猛然挥起,朝着斩下的妖刀横扫而去。

    “呯!”

    妖刀狠狠的斩在了精木棍上,巨大的力道,击得刘官玉身形连晃,精木棍更是荡开一旁。

    但妖刀那狂猛无方的一斩,却也被化解而开。

    “困兽犹斗!”徐公子怒喝一声,眼中不敢置信。

    旋即他手腕一翻,刀身一折,刀锋斜斩而下,迅雷般朝着刘官玉肩头暴斩而去。

    这一招又快又猛,暴烈无方。

    刘官玉虽挡住了妖刀的斩击,却是被打得抛飞而出,一口鲜血在胸中剧烈翻滚,最后还是没能忍住,在半空中喷将出来。

    刘官玉的形势,立时更见恶劣。

    “我说过,你惨败的结局不可更改!”

    想起特使交待的任务,徐公子狞笑一声,眼中泛起暴戾残忍之色,一股阴狠的杀意,自其身上狂飙而出。

    下一瞬,徐公子猛然大吼一声,如晴天霹雳在半空炸开,四野震荡,惊心动魄。

    旋即左脚踏前一步,上身微微后仰,妖刀拖在身后,一股无比刚猛的气势,如滔天巨浪般澎湃而出。

    后仰的身形猛然抬起,继而前俯,整个身躯犹如一张拉满的劲弓。

    一层浓郁的黑色光华,猛然间自双臂迸射而出,妖刀竟发出嗡嗡的轻鸣,其上光华更加璀璨耀眼,令人不敢逼视。

    “天刀断水!”

    徐公子狂喝一声,妖刀挟着凌厉无比的刀气,朝着刘官玉暴斩而下。

    虚空好似被一刀斩碎,劲气狂飙四射,气势凌厉无端,将刘官玉完全笼罩。

    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自心底蓦然升起,一股凉意从尾椎炸开,沿后背直冲脑门,刹那间便已至头顶。

    全身冷汗狂冒!

    在那凌厉无比的杀气笼罩之下,便是连移动一下都是困难!

    这一招,太过厉害!

    怎么办?!

    刘官玉正要动用绝密武器追魂轮。

    蓦然间,血脉深处,一股极度的灼热,升腾而起旋即好似火山爆发般,闪电般涌遍全身。

    密密麻麻的亮点,在血液中闪现。

    那股盼望已久,磅礴浩瀚的洪荒巨力,霎时间充斥全身。

    一股睥睨九天,慑人心魄的绝世气息,浪潮般席卷而出。

    眼神深处,有一抹银色光华掠过。

    这一瞬,刘官玉身上的气息竟然不可思议的暴涨不停,直接是达到了颠峰。

    妖刀迅雷般斩临头顶!

    “来得好!”

    刘官玉暴喝一声,右手挥动精木棍,向外斜扫而出,朝着斩下的妖刀暴击而去。

    “轰!”

    妖刀和精木棍剧烈的撞击在了一起,巨响陡然炸开,暴猛的气浪狂飙四射。

    碰撞的瞬间,绝世无匹的力量,自精木棍上暴涌而出,妖刀上那狂猛的无俦的巨力,顷刻间便被化解的一干二净。

    巨力冲撞之下,二人俱都稳不住身形,各自向后退开两步。

    “哇靠,这种关键时刻,那股力量怎么又来捣乱!”

    感受到刘官玉身上那股强绝的气势,徐公子双目一缩,恨恨的骂道。

    一抹绝对自信,而又令得徐公子极度讨厌的笑容,在刘官玉脸上浮现而出。

    “你以为,这样就能翻盘了吗?异想天开!”

    徐公子怒喝一声,足尖踏地,身形一颤,犹如一道飙射的光影,一刹那之间,便是诡异出现在了刘官玉的身后。

    手中妖刀幻起一道寒光,朝着刘官玉后背闪电般暴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