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历险(下)
    尽管有着“天意”神器的攻击减幅,尽管有着“天幕”神器强悍的防御能力,深蓝球体却再也经不起两大天神高手的合击。

    蓝光一阵剧烈闪烁,深蓝光幕终于消失。

    巧合的是,七位天神联手施展的“时之永恒”也同时失效。

    “天路”神器的空间瞬移功能立时重新起效,空间之门,再次发出璀璨夺目的炫丽光芒。

    美貌女天神也立时感到自身法力完全恢复,但她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动作,就被两位天神合击的力量打得飞向半空,鲜血喷洒而出,如点点梅花凄艳地开在空中。

    美貌女天神毫不犹豫,立时施展了燃烧生命的神法,刹那间,青丝雪白,皱纹满脸,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

    她以燃烧自己生命为代价,越级施展了“神之祝福”防御神法。

    “神之祝福”防御神法,防御效果比起“天幕”也许不如,却也非常强悍。

    幼儿的身体立时被一团紫光包裹住,空间之门发出强大的吸力,拉扯着幼儿快速向门内冲去。

    巨锤和巨剑破掉“天幕”神器的深蓝球体,顿得一顿,竟然来不及追杀幼儿,只把挡路的美貌女天神打成一团血雾飘散在空中。

    紫色的光团离空间之门越来越近。

    发令的天神怒极,右手一挥,金色的大手再度出现,金光耀眼至极。

    旋即凭空猛然暴涨,形体已大到数百丈丈方圆,遮天蔽日,带着骇人的声势,狠狠地向空间之门和幼儿拍去。

    霎时间,劲气气激荡,尖啸如潮,虚空剧烈振荡。

    紫色的光团包裹着幼儿,刚刚进入空间之门,金色的大手已悍然拍落在空间之门上。

    轰然声响中,金光夺目,两种金色能量激烈碰撞在一起,又如潮水一般汹涌着冲向四方。

    金色的空间之门坍塌,慢慢消失,但幼儿也已不见踪影,隐约间只听得一声异常响亮的啼哭。

    像是在宣告着什么。

    眼前的场景渐渐消失,整个空间回归于无声无息的黑暗。

    “这个反复出现的场景,到底在暗示着什么?”

    “为何不断出现,痴痴纠缠?”

    “那些就是神吗?”

    “围杀者是谁?被围的又是谁?”

    “那个小孩是谁?最后,他又到哪去了?”

    ……

    一连串的问题,刘官玉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使劲摇摇头,一串血珠随之挥洒而下,掉落在衣襟上,洒落在尘土中。

    现在的刘官玉,几乎已成了一个血人。

    从头上,脖颈上,脸上冒出来的血珠,不停的掉落在他衣襟上,将衣襟几乎全部染红。

    心脏内的血液,似乎快要被抽空,而血液集中到头部,却令得脑袋异常鼓胀,如同充气的气球,整个脑袋如同立时便要爆炸一般。

    血液承受不住超强的压力,不停的从脑袋里涌出来。

    刘官玉的神智,越来越模糊,眼前金星直冒,整个身体都有些头重脚轻。

    “如此下去,必然是死路一条啊!”他喃喃自语。

    但是,他却无能为力。

    虚幻之间,眼前又出现一个场景。

    一艘极大的飞行舰,异常平稳的悬停在空中。

    这飞行舰之大,大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足足有数百丈大小,数十丈高矮。

    停在空中,遮天蔽日,一股绝世的霸道气息,澎湃而出。

    飞行舰正下方的地面,陡然光芒一闪,一个绝世美女闪现而出。

    却正是孙兰香。

    只见她一身红装,腰缠丝带,脚蹬蛮靴,婀娜多姿的身材,透露着盖世无双的芳华。

    美目流转,回首远望,似在寻找,似在等待。

    少顷,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现悲容,一行晶莹的泪水,缓缓滑落。

    未几,那庞大的飞行舰底部,迸射出一道直径数丈的白色光柱,将孙兰香绝美的身形笼罩在内。

    光柱离地而起,缓缓升空。

    孙兰香的柔唇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刘官玉竭尽全力,却是一个字也听不见。

    白色的光柱卷起孙兰香,越升越高,慢慢隐没在巨大无边的飞行舰中。

    蓦地,飞行舰轻轻一颤,发出一阵巨大的轰鸣,通体光华闪耀,破开虚空,倏忽远去。

    刘官玉见得孙兰香身形渐渐消失,只觉心中一阵剧痛,似乎心底深处,一件最重要的东西,正在慢慢丢失。

    “神仙姐姐!”刘官玉猛然嘶吼出声,顷刻间已是泪如泉涌。

    惶急之下,向前疾冲而出,想要去追寻那快速远去的飞行舰。

    但第四步刚刚踏出,便猛然感觉脚下一空。

    左脚已然踩在了那淤泥之中,身形猛然下沉,刹那之间,左脚已是陷入一半,立时上身形前倾,便要摔倒在淤泥中。

    刘官玉心中悚然一惊,额前冷汗直冒。

    “好恐怖的幻景!好恐怖的淤泥!真是杀人于无形!”刘官玉心中暗自一凛。

    “金鸡独立!”

    刘官玉一声低喝,同时右脚猛然发力,反踩凌波微步,身形猛然一震之间,陡然向后仰抬而起。

    刘官玉的左脚,硬生生从淤泥中拔起,免去了被淤泥吞噬的危险。

    便在此时,这死寂的空间中,陡然多出来一道声音!

    那是一种尖锐的破空厉啸之声,似乎是从淤泥之中飙射而出,刹那间,已至刘官玉胸前。

    凌厉的劲风狂飙而至。

    竟好似奔雷炸响,震耳欲聋。

    无边的黑暗之中,没有一点亮光,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

    刘官玉无法确定,这道劲风,到底是由什么东西发出。

    当下不敢硬碰,只得身形闪电般一转,右手中精木棍一沉,反手一棍迅雷般刺出。

    “噗呲!”

    一声闷响,似有硬物入体之声,那被徐公子斩掉一截,尖端锋利有若刀刃的棍尖,倏地刺进了一个物体之中。

    一股灼热的液体,顺着精木棍飙射而出,打在了刘官玉手上,一阵恶心的腥臭扑面而来。

    “看来是一种动物,就是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子。”

    借助动物的力道,刘官玉的身形猛然后退,终于双脚都踏上了坚硬的实地。

    头上的冷汗混合着血珠,簌簌而落。

    经此一激,刘官玉的头脑,也似乎短暂的恢复了一些清明。

    但心中的惊惧,却是更甚。

    这一片死寂之地,竟然还有活物!

    虽然是动物,但也足够惊心了。

    谁能知道,这些动物有多少?实力如何?会在何时对他发起攻击?

    他站在这暗黑无边之中,对那些动物来说,便犹如一个异常明亮的靶标。

    这宝葫芦内的空间,委实诡异恐怖至极。

    “吼!”

    一声嘶吼陡然在前方响起,有若晴天霹雳炸开,在这死寂的暗黑中,显得格外的刺耳惊心。

    一道狂猛的劲风,飙射而至。

    却不是来自前方,而是来自背后。

    “声东击西?!这帮动物,居然已滋生出些许智慧了?知道用计!”

    刘官玉内心小吃一惊,但却并不上当,根本就不为所动,仍是凝神以待前方即将而来的攻击。

    但后方袭来的攻击,却也必须解决。

    刘官玉原地不动,左足立地,右足倏地一个倒蹬。

    听风辨形之下,刘官玉这一腿低出快进,着力点正在劲风位置下方。

    “嘭!”

    一声令人心神发颤的闷响遽然而起,刘官玉只觉这一腿,正蹬在一处柔软而又坚韧的地方,脚掌上蕴含的巨力立时暴涌而出。

    “嗷!”

    一声凄厉的惨叫冲天而起,声音极是奇特,根本听不出是何种动物。

    那动物的腹部受巨力一击,当场震得心脉俱断,鲜血狂喷,轰然倒飞而出,“嗵”的一声,摔落在淤泥中。

    在那动物倒飞而出的同时,前方一道劲风,自半空中猛然暴击而下。

    狂猛的劲气,有如浪涛般汹涌而至,破空声呼啸刺耳,声势骇人已极。

    刘官玉眉头紧皱,剧烈的耳鸣之声,混合着外界的劲气声,令得他脑袋几欲爆炸。

    黑暗中那劲风来势如此之猛,很像是棍棒一类的武器,当下不敢怠慢,内力倾泻而出,精木棍猛然挥起,朝着那劲风来处迅雷般砸去。

    “轰!”

    碰撞处,一声巨响遽然爆发,刘官玉只觉精木棍上传来一股阴狠暴烈的力道,这力道之强,竟震得他手腕发麻!

    对方所用的武器,果然是一根长棍,但力道的强横,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当下内力倾泻而出,闪电般冲了过去。

    在这狭小的安身之地,刘官玉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倘若被对方一下砸飞,说不定就得落在那吃人的淤泥中。

    二力连发之下,立时稳住了劣势。

    “呯!”

    坚实的地面之上,似有重物落地之声。

    显然是那与他交手的东西,已然站上了这块硬地。

    “呜!”

    黑暗中,又一道尖锐的劲风响彻而起,朝着他腰间迅雷般砸来。

    刘官玉双足点地,陡然拔地而起,跃起五尺多高,避过了对方狂猛的横扫,心中估摸着方位,手中精木棍迅雷般疾刺而出。

    “噗!”

    黑暗中,精木棍似乎刺中了对方的头部。

    刘官玉这一刺蓄势而发,更蕴含了九日神力,威势非同小可,刹那之间,便将对方头部刺穿!

    腥臭的鲜血狂飙而出,激射在刘官玉手上,粘乎乎一片,恶心至极。

    刘官玉尚未来得及抽出精木棍,斜刺里一道狂猛的劲风呼啸而来,直击他背部。

    激荡的劲气有若惊涛骇浪,山崩海啸般暴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