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组团虐人
    “交出记录牌!”刘官玉缓缓说道。

    “好,交,我马上就交!”徐公子哪敢怠慢,心神动处,一枚记录牌闪现在半空中。

    刘官玉伸手拿走,交给了李超超。

    “下面的过程,希望你能保持清醒!”刘官玉一字字的说道。

    “你要干什么?”徐公子惊恐万状。

    刘官玉嘿嘿一笑,看在徐公子眼中,却异常的毛骨悚然,浑身冒出一股寒意,如堕冰窖之中。

    “啪!啪!”

    刘官玉右手伸出,掌影晃动间,狠狠的扇了徐公子两个耳光。

    虽然未施内力,但他肉体之力何等强横,此时含怒出手,力量可想而知。

    “哎哟!”

    徐公子一声惨叫,两颗牙齿各着鲜血被吐了出来,两边脸庞,立时红肿有如猪头,

    “你,你敢打我?!你再打一下试试!”徐公子大叫道。

    “这可是你要求的,如你所愿!”刘官玉冷声说道,扬手又是十数个耳光打下,直抽得徐公子眼冒金星,双耳轰鸣。

    浮肿的肌肉,几乎将一双眼睛完全遮住。

    “刘官玉,你不得好死!”徐公子恨声说道,牙齿漏风,嘴角肿胀如香肠,令得他的话语断断续续,吐字不清。

    “打的好!狠狠的揍他!”赵满堂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种人,确实该揍!”花青青说道。

    刘官玉右手一挥,又扇了徐公子一记响亮的耳光,淡淡说道:“这才刚开始,你就急啦!”

    徐公子急怒之下,竟开口骂起来。

    “骂人可不是个好习惯。”刘官玉说的风轻云淡,捏着脖子的左手却是暗暗发力,徐公子立时透不过气来。

    少顷,徐公子便两眼泛白,似乎马上便要晕厥过去。

    刘官玉手指放松一些,徐公子才缓过气来,使劲咳嗽几声,开口又骂。

    但刚骂得两个字,刘官玉双目一瞪,右手骈指如剑,使出金刚指法,闪电般点中徐公子数处大穴,立时令得其口不能言,身不能动。

    只能睁着一双眼睛,异常惊恐的看着他们。

    但即便是使劲瞪着双眼,也只能看见一条小缝,只因脸上浮肿的肌肉,几乎完全遮住了他的眼球。

    刘官玉把徐公子往地上一扔,说道:“来,大伙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只要揍不死,就往死里揍!”

    花青青一听,眼放寒光,提剑一冲而上,当场就在徐公子右臂上刺穿一个剑孔,一股血箭狂飙而出。

    嘴里犹自恨恨说道:“叫你伤害我们!”

    第二个出手的是赵满堂,只见他大叫一声:“他奶奶的,你也有今天!”

    说罢一脚踢出,正踢在徐公子右脸上,巨大的力量,令得徐公子头脑一晃,又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哎呀,小猴子,你可别把他给踢死了!看我的!”蔡加权眉毛一扬,来到近前,抬起右脚,轰然踏下。

    “呯!”

    蔡加权这一脚正踏中徐公子右腿,脆响声中,徐公子一声凄厉的嚎叫,右腿已然断折。

    陆武志踉跄着走来,一脚踏下,刹那间将徐公子左小腿踩断。

    徐公子疼得“呜呜”直叫,但由于哑穴被封,说不出话,大穴被点,不能动弹。

    只能鲜血直射,泪水直流。

    李超超用左脚踩在徐公子脸上,使劲辗了辗,寒声说道:“弄不死你个小瘪三!”

    徐公子的脸庞在粗糙的地面摩擦,立时鲜血直流,剧痛之下,发出嗬嗬的吼叫。

    唯一没有出手的是杨晓丽,但她满含恨意的目光,无形之中,却已把徐公子斩成了千万截。

    “好了,可以让他出局了!”刘官玉说道。

    李超超按下记录牌上的按钮,徐公子身上一阵光芒闪烁,下一瞬消失无踪。

    最大的对手出局,此次宗试的第一名,已没有悬念。

    众人俱都脸带笑意。

    “各位师兄和杨师妹,你们先在这里疗伤,我去把长生果摘下来。”刘官玉说道。

    “好的,小师弟你要小心!”李超超说道。

    “我会的。”

    刘官玉拿出三个水晶瓶。

    一个装着色泽纯白的液体,泡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红果,犹如太阳一般,竟有缕缕淡红的光芒弥漫而出。

    一个水晶瓶中的液体却是鲜红一片,浮着一个形如弯月的银白色奇果,透散着道道银白的光芒。

    最后一个水晶瓶中,却是满瓶的蓝色液体,浸泡着八粒手指大小,状如星星的奇果,其表面透射出被一层淡淡的紫光。

    “这是什么药酒吗?”陆武志好奇的问道。

    “你个贪杯的家伙,就知道喝酒,这可是万金难求的天使之手!”李超超说道。

    “天使之手?”陆武志显然没有听说过。

    “这可是一组疗伤圣药!银月之光治疗内伤,紫星之光治疗外伤,红日之光大补元气,恢复内力!”赵满堂抢着说道。

    “好啊,好啊,赶快拿来喝几杯!”陆武志说道。

    刘官玉见众人伤势颇重,便让每人每样喝了两杯。

    在众人打坐疗伤之时,刘官玉朝着长生果树走去。

    一股醉人的果香扑鼻而来,越是走近,这种香味就越是浓郁,轻吸一口,便觉得神清气爽,令人精神倍增。

    “果然是罕见的天地异物,单单闻一闻,就有如此神效!”刘官玉赞叹不已。

    能遇到这株长生果,可谓是幸运至极。

    倘若不是他一心想要把师兄救出来,恐怕便要与长生果失之交臂了。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一失一得之间,有时很难真正分清。

    刘官玉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服下这长生果,自己的杂灵根,便会得到改善吧!”

    脚下有如生风,快速接近长生果树。

    刚刚走近一丈之内,一股腥风陡然狂飙而出,呼吸之间,头脑顿时出现些微的晕眩。

    “好厉害的毒!”

    刘官玉闻得有腥风袭来,便知守护这长生果的,必定是一种极为厉害的毒物,不由暗自提高警惕。

    “咻!”

    尖锐的破空声激荡而起,眼前一花,一道彩色的影子,如同闪电般从树根处的地面下一冲而出,向着刘官玉迅雷般扑来。

    来势竟然又快又猛,倏忽之间,已至眼前。

    刘官玉突然遇袭,却是不惊不乱,神色间一派风轻云淡,脚下凌波微步疾展,身形有如鬼魅般一晃,早已横掠一步,避在一旁。

    那道彩色影子一扑落空,没有继续追击,身躯陡然一曲一展,倏地回蹿,停在了树下。

    刘官玉凝神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道彩色影子,竟是一条水桶般粗细的蟒蛇。

    那蟒蛇头大如斗,全身色彩斑澜,透着瘆人幽光,十数丈长的身躯盘成一团,如一座小山一般。

    三角形的蛇头高高昂起,一双绿幽幽的眼睛,闪烁着慑人的寒光,一动不动的死盯着刘官玉,一尺多长的蛇信吐在蛇口之外,尖端处犹如一柄猩红的钢叉。

    “咝咝!”

    腥臭的蛇信急速吞吐,看来令人头皮发麻,那虚张声势的模样,似乎在警告刘官玉,不要去碰那长生果。

    “听说大凡奇珍异宝,附近必有灵兽守护,看来此话不假!这条蟒蛇颜色鲜艳至极,毒性肯定极大,而且凶威极盛,至少是一级颠峰的实力!”

    那蟒蛇见刘官玉停下脚步,似乎是自己的威吓起了作用,不由的头颅昂起更高,蛇信吐的更欢,直起的这一截身躯左右摇晃,状甚得意至极。

    但刘官玉岂会就此退去,一人一蛇,便隔着两丈左右的距离,暂时僵持着。

    过得一阵,那蟒蛇见刘官玉仍不退去,渐感不耐。

    “呼!”

    蟒蛇眼中闪过凶狠之色,巨大的头颅猛然一摆,身躯闪电般腾空而起,如同一条巨大的长鞭,横贯当空,凶威慑人。

    巨口张开,锋利的牙齿犹如闪着寒光的匕首,腥臭的口水,不断的从牙缝中流出,如同断线的珠子般掉落在地面。

    下一瞬,蟒蛇庞大的身躯一曲一伸,如同一柄利剑般狂飙而出,直向刘官玉冲来。

    临近之时,蛇头猛然一鼓,一道浓郁的绿色毒雾,闪电般自口中激射而出。

    一种令人晕眩之感立时弥漫开来。

    刘官玉立时运转九日神功,这才消除不适之感。

    “你这畜生休得逞强,吃我一棍!”

    刘官玉口中一声暴喝,双脚猛然踏地,身体大鸟般腾空而起,手中精木棍一举,内力灌注之下,棍身竟泛起淡淡光华,兜头一棍,猛然凌空暴击而下。

    重重棍影幻化而出,精木棍带着震耳的呼啸之声,照着蟒蛇的头部暴砸而至。

    蟒蛇的眼中闪过一抹惧色,身躯在半空之中急速晃动,想要躲避迎面而来的精木棍。

    但刘官玉岂会让他轻易避开,下击的精木棍陡然向左一折,猛然横扫而出,速度快到极点。

    这一变化水到渠成,精妙自然,毫无滞涩之感,仿如本来便要横扫一般。

    那蟒蛇哪里还能料到,下砸的精木棍尚有如此变化,要想避开,已是不能。

    便听得“嘭!”的一声巨响,精木棍精准的砸中了蟒蛇的血盆大口,数颗森白的牙齿,和着一股血箭,自口中狂飙而出。

    棍上蕴含的狂猛力道,将蛇首砸得抛飞而起。

    那蟒蛇却也毫不含糊,身躯顺势一个横移,那长长的蛇尾,犹如一条软鞭一般,挟着狂猛的飓风,撕裂虚空,朝着刘官玉轰然抽下。

    望着那狂抽而至的蛇尾,刘官玉顿感这断掉一截的精木棍不些不大趁手。

    身形鬼魅般一晃,在身后拉出一串残影,刹那间避开三米。

    “轰!”

    那蛇尾闪电而至,将一道残影砸得稀烂,地面上,竟然被砸出一道深深的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