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封血截脉
    夏三利木棍横扫而至,李超超退而复进,避开攻击之后,闪电般冲到了夏三利身前,一招“紫雷二动”暴击而出,直取夏三利胸口而去。

    拳上紫色的光芒闪耀夺目,夏三利宛如看到一道骇人的雷电,在自己胸前轰然炸开。

    这雷电之威力倾压一切,令得他惊魂欲绝,

    仿佛有一座无比高大的山岳,自九天之外倾砸而至,朝着自己一压而来。

    夏三利瞬间瞳孔收缩,心底掀起滔天巨浪,他能够非常清晰的感应到,李超超这一拳所蕴含的恐怖力量,完全已经超越了自己能够承受的极限。

    他实在无法想象,眼前这个,肯定没有晋入借天境的初级修炼者,怎么能够爆发出,远远超出小世界境的恐怖的战力。

    就算他有高阶的武技,即便他有高阶功法,纵使他有惊天奇遇,在这种年纪,也不应该有如此功力。

    眼见李超超一拳暴击而至,迅捷绝伦,猛不可挡。

    几乎是下意识的,夏三利就想要闪避,却十分悲哀的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对方凌厉的拳势所笼罩,却是连闪避都已没有了机会。

    夏三利心中,不由生起一种深深的绝望。

    “我跟他拼了!”

    悍不畏死的性格,令得他岂肯心甘情愿的束手就擒,当下发出一声怒吼,双目圆睁,充血之下,瞬间变得通红。

    下一瞬,手腕一松,扔掉木棍,双手骈指如剑,内力暴涌而出,迎着李超超击来的拳头,闪电般暴击而去。

    情急之下,夏三利已然用尽全力,想要斗个两败俱伤,以便死战小队的其他人,有更多机会击杀李超超,除掉眼前这个让人生畏的大敌。

    他的想法是美好的,可现实,是残酷的。

    注定了,要让他大失所望。

    “轰!”

    夏三利的剑指,李超超的拳头,猛烈撞击在一起,巨响声自碰撞处炸开,内劲激荡狂飙,气浪自碰撞处激射四散,一道道恐怖的空气涟漪席卷而出。

    夏三利只觉一股澎湃巨大的力量,在自己身前陡然炸开,滔天的冲击之力,惊涛骇浪般汹涌而至。

    纵使他暴发出十二分的力气,亦是未能挡住那只恐怖的拳头,只见紫光一闪,拳头已然砸在了胸口之上。

    便听得咔擦声响,肋骨尽断,五脏碎裂,胸口向内凹陷下一大截,口中鲜血狂飙。

    “啊!”

    夏三利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人瞬间倒飞而出,跌落在数丈外的在面上,非常急促的抽动了数下,便一动不动,显然当场就晕了过去。

    场面一时间静寂无声。

    众人全都被李超超的神勇惊呆!

    赵满堂等人眼珠瞪圆,倒吸了一口凉气。

    先前,李超超干脆利落的打败丰泽田,已令得他们吃惊不已,顺便对其实力估计了一番。

    他们觉得,已经足够高估了,但现在看来,仍然是低估了。

    不过,对他们来说,这是惊喜。

    但对那些怪物们来说,就是惊吓了。

    猛虎头怪物心中,隐隐升起一种不祥之感。

    黑衣首领脸沉似水,这次直接下令:“奔则驰,你出战!”

    叫奔则驰的黑衣怪物走了出来。

    其步伐虽是坚定,但内心却早已是打鼓不断。

    奔则驰还未走近,李超超却主动发起了攻击。

    “打个架还这么磨磨蹭蹭,你不愿先动手,那就我来吧!”

    李超超低吼一声,双足连踏地面,身形飘飘,仿如临空虚蹈,御风而行,速度快速的惊人。

    见李超超冲来,奔则驰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跑过。

    还未交手,他便已是心怯,换作他时他地,他早已扭头就跑。

    李超超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眨眼间,李超超冲到近前,奔则驰只觉有一种雷电扑面的感觉。

    “紫雷三动!”

    李超超厉喝一声,体内真力如同长江大河,奔腾而出,拳头上紫色的光华闪烁夺目,透散出一种毁灭的凌厉气息。

    下一瞬,紫光缭绕的拳头,挟着一股扫荡万物的威势,迅雷般轰砸而至。

    奔则驰不敢有丝毫的保留,内力倾泻而出,施展出了他的保命绝技。

    “龟保功!”

    这是一门相当于护体横练一类的功夫,奔则驰浸淫已久,是其引以为豪的秘密手段。

    施展此功之时,全身变得有如乌龟的外壳一般,无比坚硬而结实,具有超强的防护之力。

    即便是小世界境巅峰的实力,也不一定能破得开这层防护。

    奔则驰也没有奢望能战胜对手,只要不是输的太难看,受伤太严重就行了。

    一层淡淡的青灰色光华,自奔则驰身上迸射而出,其整个人,立时多了一种莫名厚重的意味。

    右足猛然踏地,奔则驰身形冲天而起,双手持棍,一招“力劈华山”暴击而下,直朝着刘官玉头部而去。

    李超超拳头一晃,悍然迎向当头砸下的木棍,便听得“轰”的一声巨响,棍拳猛然撞击在一起。

    “咔擦!”

    木棍被李超超拳头砸中,当场断裂成两截。

    汹涌的巨力,冲击得奔则驰向后抛飞而出。

    李超超身形一晃,如同轻烟一般一闪而至,冲到了奔则驰的身下,纵身跃起,右拳向上直直打出,正击在奔则驰后背之上。

    奔则驰知道李超超追了上来,但他身在半空,想躲也是不能,只能将浑身内气聚于后背之中,眼睁睁看着李超超一拳砸在后背上。

    “轰!”

    一声巨响,奔则驰后背上青灰色光华闪烁颤抖,发出无声的哀鸣,最后,完全消失。

    奔则驰引以为豪的龟保功,仅仅抵挡了那么一刹那时间,便被突破。

    那堪称铁堡防护的龟保横练,被李超超一拳击破,

    伴随着一阵骨骼断裂之声,奔则驰只觉后背传来一阵剧痛,整个脊柱都似乎断掉。

    更有一丝雷电的破坏之力,在体内奔腾肆掠,令得剧痛加倍。

    奔则驰身形被拳上的巨力,击的冲在而起,一口血箭狂飙而出,如同空中的喷泉一般。

    眨眼间,奔则驰从天上摔落,重重的砸在地面上,立时晕厥过去。

    “嘶!”

    看着这一幕,众人再次吸了一口凉气。

    “宝杯马,出战!”黑衣首领大喊。

    “是!”

    宝杯马出战,仍然被李超超一拳打了个半死。

    “猎人豹,出战!”

    猎人豹重伤!

    “泰和生,出战!”

    泰和生也重伤!

    接连不断的有黑衣怪物走出来,但都逃不掉重伤的命运。

    直到最后一个黑衣怪物被打倒在地,黑衣首领再也无人可用。

    无奈之下,黑衣首领亲自出阵,也仅仅只是多支撑了一会儿而已。

    最后,被李超超一拳打中左肩,一拳击中右胸,当场吐血晕倒。

    李超超傲然而立,雄姿英发。

    望着一地的黑衣怪物,刘官玉一行人等,俱都笑了。

    “嘿嘿,那虎头怪物,你不是说胜负还有一长段距离吗?现在怎么样了,还不认输吗?”赵满堂高声问道。

    “难道你以为这样就算赢了吗?”猛虎头怪物脸现恐惧之色,却兀自故作强硬的说道。

    “还有什么手段,就赶快使出来吧。”陆武志说道。

    “现在他们已经黔驴技穷了,哪里还能够有什么手段!”赵满堂大声说道。

    “我们主上的手段,岂是你们所能想象!”猛虎头怪物一脸崇拜的说道。

    “好,那就再打过,我也想练练手!”陆武志扬了扬手中的追风锤,兴奋的说道。

    “打,我们不打了,是该离去的时候了!”猛虎头怪物喃喃说道。

    “现在就想走,这恐怕不行!除非你们告诉我,你们的来历,制造这一系列事端的原因是什么?”刘官玉肯定的说道。

    “对,必须告诉我们原因,不然你们想打就打,打不过了就安然离去,世上哪有如此便宜的事情。”赵满堂叫道。

    “告诉你们,那是不可能的事!再说了,我们想走,又岂是你们所能拦得住的?”猛虎头怪物傲然说道,似乎胸有成竹的模样。

    “咦,我倒是奇怪了,现在你们还有什么凭仗?”蔡加权说道。

    “哈哈,你们的张师弟,是不是现在还没有醒来?想知道原因吗?”猛虎头怪物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刘官玉沉声问道。

    “特使料事如神,早知道可能会有现在这样的结果,让我给你们带一句话。”猛虎头怪物说道,

    “什么话?讲!”李超超说道。

    “这可是我们的护身符,岂能随便讲,除非你们同意我们安然离去。”猛虎头怪物说道。

    “好,如果你所说属实,我们肯定放你们走!”李超超正色道。

    “特使以一种极其神秘的封血截脉的手法,封住了他的血脉运行,令得他神智不清,所以一时不能醒来!”猛虎头怪物说道。

    “那你赶快给张师兄解开!”赵满堂大吼道。

    “这种手法,只有特使能解,我们不要说解了,便是连这手法的名字都不知道。”猛虎头怪物故作遗憾的说道。

    “如果超过两个时辰未解,你们的张师弟,可能就永远也醒不来了!”巨狮头怪物悠悠说道。

    “怎么样才能找到特使?”刘官玉沉声问道,一股怒火,由心中升腾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