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七十三章 鬼上身(下)
    刘官玉越打越是酣畅淋漓,越打心中感悟越多,一路散手十八打施展出来,竟是具有了虎啸龙腾之势,雷电轰鸣之威。

    每一拳,都看似简单直接,却蕴含着一种无可捉摸的拳道奥义。

    围观的众人,竟也看的如痴如醉,心神震颤。

    一时竟忘了身处危局之中。

    “小师弟真乃神人也,一路简单的拳法,竟然打出了拳道的意蕴!这入门武功,在他手中竟好似变为了天阶武技!这是何等强悍的一种顿悟啊!”

    从刘官玉的拳法之中,李超超隐隐有些明悟,对于武学之道的理解,突然间就提升了一个层次。

    其身上的气质,竟隐隐产生了一丝莫名的变化。

    通过观摩强者之战,从而产生武学上的感悟,对修炼者来说,是一种千载难逢的机缘。

    李超超心中惊喜交加,不由的瞪大眼睛,连眨眼一下都不敢,生恐漏掉什么,紧紧盯着战场上的身影,想从中悟出更多武学奥义。

    李超超悟到的是气势,但杨晓丽悟到的,却是身法。

    她家传身法凤翔九天,虽已修炼至大成,但总觉得身法之中,还差了一点什么,但具体差什么,她却无从知晓。

    但现在,她明悟了。

    一股遨游九天的清灵气息,从她身上弥漫而出,整个人,都是多了一丝灵动。

    陆武志感悟到的,却是刚猛。

    陆武志的追风锤法,快则快矣,但缺少一种无坚不摧的刚猛,他也一直想要把这一点缺陷弥补了,将追风锤法修炼至圆满。

    但想要将一种武技修炼至圆满境界,岂是容易之事!

    但看着看着,他却明悟了,忍不住手舞足蹈,比比划划。

    蔡加权明悟的,却是招式的简单高效,他喜欢那种一刀斩下,强敌灰飞烟灭的场景。

    总之,每个人,都有明悟,只不过不相同而已。

    只可惜,刘官玉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继续观看的机会。

    正当他们看得心醉神迷之际,刘官玉却陡然招式大变。

    “还不束手就擒?!”

    刘官玉陡然一声暴喝,突然之间,攻势更加迅猛起来。

    但见他身形一晃,脚步闪电般移动,双眸寒冷,精光暴闪,一招“亢龙有悔”击出,霎时间掌影一片,飓风暴起。

    掌心吞吐闪烁,将赵满堂牢牢锁定,浓郁有若实质的森寒杀意,狂飙而至。

    “龙形拳!”赵满堂似乎早有预料,此时见刘官玉变招,亦是气势陡然暴涨,全身内力倾泻而出。

    在刘官玉出手的同时,赵满堂也出手了。

    左手一拦,右手成拳,内气奔腾,肌肉绷紧,全身所有的力量聚于右拳之上,迅若雷霆般轰然砸出,朝着赵满堂暴击而去。

    “轰!”

    拳掌剧烈碰撞在一起,炸裂声骤然响起,激荡的气浪狂飙四散。

    巨力冲撞之下,赵满堂竟稳不住身形,连续后退三步,拳头一片鲜红,甚至整个手臂,都是有些微微的颤抖。

    而刘官玉,却是不动如山。

    赵满堂脸色变幻不定,终是阴沉下来,带着惊疑,更多的是畏惧。

    他开始怕了。

    刘官玉再度出手。

    澎湃的内力不再有丝毫收敛,身法施展之际,绝快的身形猛烈撞击空气,发出阵阵音爆之声。

    他整个人好似一阵飓风卷起,尖锐的呼啸声响彻天地,残影闪烁之间,赵满堂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站在了赵满堂的身前。

    速度迅捷绝伦,气势威猛无边。

    刘官玉右手一抬,倏地一拳击出。

    这一拳,有惊天一拳的神韵,却并没有那超强的杀伤力。

    但却胜在快捷,刚猛。

    赵满堂见对方来势凶猛暴烈,快的惊人,想要躲避,但已然来不及。

    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招架。

    右拳迅雷般暴击而出,朝着刘官玉的拳头狠狠砸去。

    “轰!”

    两拳相交,暴响震天,澎湃的气浪狂飙而出,赵满堂被震的倒飞而出,狼狈的摔落在三丈之外。

    赵满堂翻身站好,脸上神色变幻不定。

    迷茫,清醒,挣扎,最后定格成为狰狞。

    只见他双眼之中,竟迸发出一阵凶光,口中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吼叫,双手握拳,便要前冲。

    “困兽犹斗!”

    刘官玉暴喝一声,身形展动。

    凌波微步身法下,刘官玉迅捷绝伦的身形,就仿如一道穿越苍穹的一道流星,快的肉眼都很难捕捉到其轨迹。

    他身周的空气,被绝快的身形,摩擦出连绵不绝的音爆声。

    刹那之间,赵满堂才刚刚迈出一只脚,刘官玉就已到了赵满堂近前。

    抬手就是一拳,轰然砸出。

    这一拳,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砸出的一拳,极其的随意。

    但又极其的飘然。

    重重拳影闪现,既真实,又虚幻。

    只有那呼啸的劲风,激荡刺耳,显得真实无比。

    拳头所过之处,竟隐隐有一丝黑色的痕迹。

    只因刘官玉的拳头,速度太快,力量太大,以至于虚空碎裂。

    因而出现了一丝黑色虚空乱流。

    而随着刘官玉这一拳砸出,赵满堂不要说身形前冲,与之对战了,他甚至连站稳,都已成了问题。

    整个人仿如陷入了一个满是淤泥的沼泽,正渐渐被淹没。

    似乎下一瞬,便要彻底的被吞噬在无尽的淤泥之中。

    赵满堂惊骇欲绝,魂飞天外,眼神明灭不定。

    他似乎看到,死神正挥舞着镰刀,要割开他的喉咙,铺天盖地的黑暗,飞速笼罩而来,要将他湮灭。

    刘官玉那随意而发的拳头,在他的面前迅速放大,其重如山,其势似海,遮天蔽日,穷绝生机。

    仅仅看那那拳头一眼,便有一种灵魂湮灭的感觉。

    赵满堂想要反抗,但只觉自己全身所有要害,俱都笼罩在拳势之下,只要一动,便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刘官玉的拳头距离赵满堂越来越近。

    于是,赵满堂的心神,直接崩塌,心境,直接碎裂成片。

    浑身剧烈震颤,就像是被火焰灼烧的痉挛,也好似溺水死亡前的无奈挣扎。

    那种深深的绝望,那种锥心的痛苦,令得众师兄一见之下,心中一阵莫名的难受。

    “啊!”

    赵满堂陡然一声尖叫,眼神一片迷茫,继而恢复清明,旋即大惊失色。

    “小师弟,是我!”

    赵满堂狂叫。

    那只骇人的拳头,终于,非常突兀的,停住。

    在距离赵满堂的头颅,不足一寸之处,停了下来!

    就那么直接的停下,似乎那拳头,从未动过一般。

    停下,那一拳,就褪尽所有狂暴和威势,安安静静,寂灭无痕。

    “我就知道,你还是赵满堂!”

    刘官玉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大约七八丈远处,地面的黄沙一阵涌动,一个黄衣人从地下冲了出来。

    身材瘦小,脸庞干枯,一脸狰狞恶毒的模样。

    “他-妈的,你这小子,居然能破的了我的鬼上身大法!简直不可思议!”那人口中骂骂咧咧。

    “不管怎么样,现在都破了,要想活命,赶快说出特使的下落!”刘官玉说道。

    “你以为,真就吃定我了吗?”那黄衣人声音嘶哑的叫道。

    “无知者无畏啊!”刘官玉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的微笑,淡然说道。

    “给我死!”那黄衣人先是一愣,旋即脸色突然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显得狰狞万分,双眸中精光爆射,一声暴喝,脚尖点地,暴射而出。

    挟着一股浩荡狂暴的气息,宛若一座高山快速移动,又好像是通天魔柱倒下,迅雷般朝着刘官玉冲来。

    “轰!轰!轰!”

    那黄衣人每一步踏出,都震撼如斯,爆发出的轰鸣之声,好似惊天神雷,震耳欲聋,慑人心神。

    清晰可见的是,他的双脚碾压之下,黄沙地面轰鸣声声,沙粒飞扬,视觉效果无比惊人。

    谁也不能想到,那瘦小的身体之内,竟拥有如此逆天的强横之力。

    “好强!”

    受此气势压迫,除了刘官玉,众位师兄等人,根本抵挡不住,不由自主的后退数步。

    那黄衣人,仅仅是气势,就压得他们不得不后退。

    更令人惊骇的是,他们五脏六腑之间,竟是隐隐作疼,胸口中气血翻涌,难受至极。

    太强了!

    众位师兄万万没有想到,那黄衣人竟然强悍如斯!

    但刘官玉,依然是一脸平静,风轻云淡的模样。

    脸上,找不到一丝惊惧的神色。

    “我不是滥杀无辜之人,但你一味求死,我也不得不杀!”

    刘官玉淡淡说道。

    但他的的话音未落,那黄衣人陡然一声暴喝,闪电般前冲,瞬间逼近。

    那身法速度之快,只是眨眼之间,那黄衣人就已经冲到了刘官玉的身前,右手成拳,猛地攥紧,内力倾泻而出,朝着刘官玉轰然砸去。

    霎时间飓风乍起,劲气激荡,那恐怖的拳头,就仿若是一只从天而降的死亡之锤,携带着惊人的力量,如巨山倾倒,暴击而来。

    面对如此狂猛的招式,刘官玉竟然不闪不避。

    直到拳势临近,这才嘴角泛起一抹微笑,猛地右手抬起,倏地一拳击出。

    与那死亡之拳,迎面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