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硬碰硬
    那黄衣人右手成拳,内力奔腾汹涌倾泻,倏地轰砸而出。

    霎时间飓风乍起,劲气激荡,那恐怖的拳头,就仿若死亡之锤,如巨山倾倒,暴击而来。

    刘官玉竟然不闪不避!

    直到拳势临近,这才猛地右手一抬,闪电般一拳击出。

    与那死亡之拳,迎面对上。

    “小师弟,你倒是躲一躲啊,硬碰硬,不稳妥!”李超超心道。

    一时之间,众位师兄,以及杨晓丽等人,俱都骇然失色,只觉得脑海中轰鸣不断,极度混乱。

    担心、惊讶、焦急等情绪,充斥了他们整个心神。

    避其锐气,击其惰归!

    这是大家都愿意做的事,但刘官玉却选择了正面迎击那黄衣人的拳头。

    众人揉了揉眼睛,是自己没看清,还是早已跟不上节奏?

    刘官玉就那样风轻云淡的站在原地,看着那黄衣人蓄势完毕,狂暴前冲。

    然后,一拳击出,正面相撞!

    这是什么样的节奏?

    黄衣人见状,眼神微微一顿,嘴角泛起一抹血腥的冷笑,敢和自己硬碰硬?

    良言劝不住该死的鬼啊!

    黄衣人最引以为豪的,便是神魂力量,刚刚突破晋入借天境,他就修炼了一门极其高深法门,鬼上身。

    虽然刚刚入门,但威力却是非同小可,毕竟,借天境初期的修炼者,极少能修炼成功神魂力量。

    但他却是其中之一。

    但他最自信的,却是他的肉体力量。

    因为他瘦小,常被人看不起,被欺负的鼻青脸肿是家常便饭。

    自卑而又高傲的他,便下死力炼体,后机缘巧合,获得一门炼体法门,炼就一身神力。

    一炼体高手见其心性坚毅,吃得大苦,遂收其为徒,悉心教导其炼体。

    更弄来各种珍贵的炼体药剂,把他成天泡在其中,将其肉体潜能充分开发出来。

    小世界境的肉体力量,一般不超过一万斤,借天境初期,一般不超过五万斤。

    但他的肉体力量,在刚晋入借天境时,便是达到了七万斤的恐怖程度。

    他的肉体力量,比之同级别的修炼者,要强横太多,在同级别,他便是几乎无敌的存在。

    越级挑战,更是如吃饭喝水,轻松自然。

    但凡与之相熟之人,对他的肉体力量,都是非常的佩服和忌惮。

    几乎很少碰到,敢和他正面对拳之人。

    但,眼前之人,一个小世界境,低了自己整整一个大境界,居然还敢与自己比试肉体力量。

    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黄衣人轻蔑一笑,全身劲力奔腾汹涌,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

    刚才操控那具垃圾躯体,对战之下竟吃了点小亏,这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他要把这个污点抹掉,他要一拳,将对方砸成肉饼。

    “轰!”

    二人的拳头,悍然碰撞在一起,轰然炸响冲天而起,震耳欲聋,慑人心魄。

    极其恐怖的冲击波,自碰撞处狂飙四射,肉眼可见的虚空涟漪,如浪涛般扩散而开。

    气势骇人已极,令人惊悚的眼球掉了一地。

    隐隐可见,碰撞处的那一片空间,竟是震颤不已,仿佛下一瞬便要崩塌,一道道龟裂的虚空裂缝,时隐时现,慑人双眼。

    围观众人,只觉一股惊涛骇浪汹涌而来,又仿若被飓风吹拍,呼吸困难,逆血上涌,在不敢运转内力的情况下,竟一个个全都摔倒在地。

    众人尽皆骇然!

    两拳相碰,居然能恐怖到如此程度,这哪里还是人力碰撞,这根本就是海啸迸发,地震临世啊!

    而场中的二人,更是首当其冲。

    “蹬蹬蹬!”

    巨力反震之下,刘官玉和黄衣人,竟然同时后退。

    每一步,都是踩出了一个深深的脚印,一时间激的黄沙漫天。

    到最后,两人都深陷黄沙之中。

    “哇靠,这,这两人,还是人吗?简直就像是神魔再世啊!”陆武志大声惊呼道,眼珠子都要飞出来。

    “小师弟何变得如此强悍了?”李超超也喃喃自语道。

    那黄衣人之猛,众人早已亲见,但在其蓄势前冲的情况下,刘官玉竟然还能与之平分秋色。

    “哗!”

    二人从黄沙中一冲而起。

    只见刘官玉的拳头之上,一片红肿之中,带着青紫,手臂也有着微微的颤抖。

    而黄衣人的拳头,却是皮开肉绽,鲜血如注,森然见白骨,跃入眼帘。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你一个小世界境,如何能够与我的肉体力量抗衡!”黄衣人用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一脸的不可置信,声音微微沙哑的说道。

    刘官玉脸色依旧平静,仿佛刚才的惊天一战,并未发生一般。

    “我就专做不可能的事!”刘官玉依然淡淡的说道。

    “小子,你太狂妄了!”黄衣人狠狠道。

    “我不狂妄,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的力量是很强,但跟我比,还是有差距,何况,你的身体强度,也不如我!”

    刘官玉陡然杀意凌然的笑道:“所以,你,必败无疑!”

    “占得一点点上风,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可悲之人!就让你看看,真正的炼体,有多强横!”黄衣人大声说道。

    话音未落,其身上的气势竟再度暴涨,手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下一瞬,黄衣人身形一晃,整个人闪电般朝着刘官玉冲去。

    双眸中闪着狰狞至极的光芒,右拳一摆,幻起残影一片,劲风呼啸震荡,挟着狂暴至极的力量,朝着刘官玉头部狠狠砸去。

    霎时之间,刘官玉身前的那一片空间,瑟瑟发抖,裂缝突现,空气在嘶鸣,在逃窜。

    如此一幕,简直太可怕了!

    “信心十足吗?那我就打碎你所有的信心!”刘官玉轻轻的说了一句。

    下一瞬,让人惊爆眼球的是,刘官玉竟然和之前一样,抬起拳头,朝着黄衣人击来的拳头砸去!

    旁观的众位师兄,再次脸色一变。

    “刘官玉师兄,难道,你不知道疼痛吗?为何选择了硬碰硬?肉体力量,是黄衣人的最强点,而你的最强点,应该是速度和招式!”杨晓丽喃喃自语道。

    刘官玉那有若鬼魅的速度,给予他们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小师弟,为何以己之短,攻敌之长呢?”李超超也想不通,刘官玉分明还有很多其他的手段,也有更为强横的杀招!

    比如惊天三式,比如追魂轮……

    可事实上,刘官玉选择的却是,大家认为最不应该选择的交战方式。

    实在是想不通。

    “轰!”

    两拳再度剧烈碰撞了,依旧是巨响震天,威势骇人!

    这一次,刘官玉退了六步,黄衣人退了八步。

    二人手上的手上的伤势,更重。

    但刘官玉依旧是风轻云淡,仿佛感受不到痛苦一般。

    黄衣人双目紧缩,皱起眉头,深深的盯着苏尘,甩了甩自己的手。

    拳头再次破裂,血流如注,疼痛锥心。

    “难道这小子没有痛觉?”黄衣人无比诧异,心中的骄傲和轻视,如潮水般消退。

    他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小子,的确很恐怖,也很诡异,已足够让他重视。

    “继续!”

    刘官玉陡然低喝一声,再次抬起拳头,一拳砸出,还是那般随意,却威力无比。

    “疯子!”黄衣人暗骂一声,不甘心的抬拳暴击而出。

    心底,却有一种莫名的冷意,在快速漫延。

    “轰!”

    二人的拳头剧烈碰撞。

    黄衣人的右拳,陡然爆裂,霎时鲜血飞溅,比前两次,伤的更重。

    痛的他呲牙咧嘴,浑身震颤。

    刘官玉的拳头,也比刚才更加红肿,紫色更甚,但终究是没有破皮,未曾流血。

    但他的脸上,依旧风轻云淡,似乎根本就不痛。

    黄衣人的呼吸,都是变得有些粗重了,额头上冷汗直冒。

    “他-妈的,他为何就一点点都不痛?”黄衣人心中怒吼,脸色狰狞,青筋暴突。

    他使劲用手抓了抓头发。

    他想不通!

    现场的气氛,如铅一般沉重,压抑到了极点!

    一众师兄师妹,俱都觉得头皮发麻,心底发颤。

    所有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刘官玉的拳头。

    真的,不疼吗?!

    事实上,刘官玉也很痛!

    但他最不怕的,就是痛。

    小时因先天觉体导致的体弱多病,令得他遭受了太多痛苦,他忍受痛苦的能力,早已超出外人的想象。

    何况这样一种肉体力量的对决,对他来说,益处多多,既磨炼意志,又能炼体。

    特别是他明镜之体刚修炼成功,找一个炼体高手血战,肯定受益良多。

    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

    只要能提升实力,什么苦,他都可以吃。

    “继续!”

    在黄衣人惊骇的目光中,刘官玉再次开口。

    “哇靠!这他-妈的绝对是个疯子!”黄衣人突然心里就崩溃了,再也忍不住了,心底发毛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狠的人!

    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

    但是,眼前这个疯子,却比他狠的太多,自己与他一比,就是小巫见大巫。

    “草,老子不陪你这个疯子玩了,直接弄死你!”

    黄衣人心底发狠,手一伸,光芒一闪间,右手中已多了一柄重斧。

    斧长三尺三寸,重三百三十三斤。

    斧身黝黑,斧刃雪亮。

    这柄重斧,他随身携带,但很少用。

    因为,他喜欢用拳头砸死对手,但现在,他砸不动眼前这个疯子。

    他只好用斧。

    他的拳头比这把重刀,更加凌厉。

    “呼!”

    斧劈。

    雪亮的斧刃,闪烁着森寒的光芒。

    斧光波动之中,斧刃切割空气,朝着刘官玉头部,暴劈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