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九月鹰飞,瞒天过海
    那隐藏在水果中的刺客,刚刚冲出来,便被刘官玉飞刀斩杀了两名,最后一名刺客,也被他以雷霆般的手段,完全碾压。

    顷刻之间,三名刺客便是两死一伤。

    这名受伤的刺客,也早已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刘官玉的狂猛吓破了胆。

    “你们是谁?”刘官玉朝着刺客问道。

    “我……我是……”刺客惊惶未定,声音颤抖,迟疑着不敢回答。

    “你必须回答,而且是要想好了再回答!不答,或者说错一个字,你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刘官玉沉声说道。

    “说吧,我们也是身不由己,不是吗?”黄衣人在一旁劝道。

    “你又是谁?”刺客警惕的问道。

    “我也是特使的手下,被擒住了。”黄衣人坦然说道。

    “小师弟,他不说就砸碎他的脑袋!”赵满堂恨恨的说道,他可是险些命丧于此位刺客之手。

    “这个办法不错!”刘官玉淡然的说道。

    那刺客的脸色立时一白,慌忙说道:“我们是特使的直属手下,是九月鹰飞组的杀手!”

    “九月鹰飞?”刘官玉诧异道。

    “九月鹰飞是一个杀手组织的名称,特使手下,有十二个杀手组织,均以月份命名。越是靠前月份的组织,其杀手越厉害!”

    刺客心中打定了主意,说话便流利起来。

    “呵,九月鹰飞,听起来不错的样子。”刘官玉说道。

    “那特使手下,竟然有十二个杀手组织!权力之大,势力之强,非同小可!”李超超说道。

    “敌人太强!”杨晓丽叹道。

    “怕什么,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有小师弟在,杀他们如砍瓜切菜!”赵满堂正色道。

    “赵师兄说的对!是我胆怯了!”杨晓丽自责道。

    “你们如何能够藏在水果中?”刘官玉又问道。

    众人一听,俱都精神一震,凝耳细听。

    人藏在水果中,这确实太诡异了!

    “我们九月鹰飞组的杀手,本就是擅长隐匿的高手,特使更是无所不能!”刺客一说到特使,便是眼冒精光。

    “吹什么吹,说正事!”赵满堂狠狠的瞪了刺客一眼。

    刺客恍然回神,这才想起身为阶下囚的现实,立时感到有些不妙,急急说道:“特使施展了一种秘法,叫做瞒天过海!能令我们在水果中潜藏两个时辰!”

    “瞒天过海?好手段!”刘官玉觉得与自己的赋命神术有些类似,不由赞叹道。

    “好,你的小命暂时保住了,你就和黄衣人一起,帮助我们寻找特使,倘若心有歹意,后果肯定比你想象中更严重!”刘官玉警告道。

    “小的明白!”刺客慌不迭点头道。

    “你知道九月鹰飞这个组织吗?”刘官玉问黄衣人道。

    “不知道,我是比他们高一个等级的存在!”黄衣人说道,因失血过多的脸,略显苍白。

    “各位师兄,你们所中的留心雨之毒,有爆发吗?”刘官玉双眼扫视一周,问道。

    “虽然没有爆发,但却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好转!”李超超沉声说道。

    “事关你们的性命,我们不敢冒险,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赶快找到特使要紧!”刘官玉沉吟道。

    “小师弟说的对,我们还是赶紧冲冲冲!”赵满堂说道。

    “我有时候在想,有没有一种毒,吃了之后,不要你的性命,却能让你三天说不出话来。”蔡加权瞄了一眼赵满堂说道。

    “三天不说话!得,你还是让我死了算了!”赵满堂大喇喇的说道。

    口角之中,众人继续前行。

    刺客被封了穴道,用不出力气,走起路来便很慢,刘官玉便让黄衣人拉着刺客前行,倒也省事不少。

    走了一程,来到了一处比较宽阔的所在,沙丘明显要少了许多。

    众人正诧异间,远处天边尽头,陡然卷起一道狂风,朝着他们冲来。

    速度快捷绝伦,激起漫天黄沙,犹如一条黄色的长龙,呼啸奔腾而来。

    “什么情况?”

    刘官玉双目一缩,心神凛然。

    几乎同时,左右方和身后,俱都有一条黄色的沙龙狂飙而来。

    霎时间,但见四条黄龙,滚滚而来,奔腾之际,如雷霆轰鸣,声震四野。

    奔行渐近,隐约可见,原来是四辆战车。

    战车俱都是由一只怪异的猛兽拉着,战车上一杆旗帜,鲜红刺目,随风翻卷,猎猎作响。

    战车内,站着数名黑衣黑袍的彪形大汉。

    猛兽狂奔,战车飞腾,眨眼之间,便冲到了近处,将刘官玉一行人围在了当中。

    猛兽一声长嘶,陡然顿住,浑身纹丝不动,仿佛本来便是静止一般。

    那强壮的体型,有如小山一般。

    “好凶猛的怪兽!”赵满堂倒吸一口凉气,双眼有些失神的说道。

    四面旗帜之上,各有一个大字,合起来便是:

    刘官玉死!

    每一个字,都是用鲜红的朱砂写成,在漫天的黄沙之中,仿如鲜血一般夺目。

    一股凶煞之气,扑面而来。

    战车内的黑衣黑袍大汉,纵身一跃,下了战车,站立在黄沙地上,宛若一尊尊铁塔一般。

    其中一个方脸方肩的大汉,右手一挥,暴喝道:“给我围住了!”

    四辆战车上,共有二三十名彪形大汉,听得那命令,闪电般行动起来,犹如一阵飓风般,将刘官玉一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肖队长,救命!”那刺客和黄衣人朝着那方脸方肩之人大叫起来。

    那叫做肖队长的彪形大汉,一双暴眼扫视了二人一遍,大声道:“你们二人是谁?怎么知道我是肖队长?”

    “久闻特使手下,有一队旋风骑兵,骁勇善战,纵横无敌!其肖队长,更是功力盖世,形象丰伟!我们早已仰慕已久,今日得见,自是一眼便能认出!”

    黄衣人鼓足三寸之舌,把那个肖队长说的天花乱坠。

    “对,对,就是这样!”刺客也媚笑着附和道。

    听到二人的赞美之言,肖队长那严肃的脸上,竟浮现出一丝丝笑意,一番极是受用的模样,右手一挥,大喇喇的说道:“行,那你们俩过来吧!”

    “我们,不敢走!”黄衣人嗫嚅道。

    “你们当我们不存在吗?想走就走!没有小师弟允许,你俩哪里也去不了!”赵满堂高声道。

    刘官玉凌厉的眼神,扫了刺客和黄衣人一眼,却没有说话,但二人却觉一股杀意,无边无际而来,刹那间如堕地狱,缩了缩脖子,眼神闪烁,连话也不敢说了。

    见得二人一副害怕极了的样子,那肖队长不由的喝道:“看你们俩的小样,真是堕了特使的威风!小胖墩,上去领教一下,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厉害!”

    从那群彪形大汉中,走出一个非常胖的大汉来。

    一张脸,几乎是圆的,脸上的肥肉,将双眼挤得只剩下一条缝。

    两只胳膊,比一般人的小腿还要粗上几分,其上的肌肉高高隆起,犹如小山丘一般,透露出无尽的凶狠与力量感。

    小胖墩用手一指刘官玉等人,眼神无比狂妄,声如雷鸣一般的说道:“谁来受死!”

    “小师弟,去把这个小胖子揍的他妈都不认识!”赵满堂狠狠说道。

    “你们俩不要自寻死路!”刘官玉对着黄衣人和刺客冷声说道。

    “好的,好的!我们一定规规矩矩!”二人连连点头。

    刘官玉缓缓走出去,在小胖墩一丈远处站定。

    “你这傻子,难道活够了吗?非得要来送死!”小胖墩哈哈大笑道。

    “这句话,我送给你!”刘官玉声如寒冰,话音刚落,身形已然迅雷般冲出,竟是没有再给小胖墩开口的机会,直接开打。

    身形前冲之际,右手一挥,猛然一拳砸出。

    虚空中拳影闪现,风雷之声炸响,其势若猛虎下山,其力如巨浪奔腾,连绵不绝。

    拳头所过之处,虚空层层碎裂,发出刺耳的嘶鸣震响,好似那巨山从九天之上轰然砸下,浩荡澎湃,强横无匹。

    小胖墩十分不屑的咧了咧嘴,竟依样画葫芦,也是右手一抬,轰然一拳砸出,与刘官玉击来的拳头撞击而去。

    “轰!”

    两只拳头凶狠的撞在了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狂暴的气浪激射四散。

    便听的“咔擦”一声,小胖墩的右拳猛然碎裂,鲜血飞溅。

    刘官玉拳势不止,迅雷般前冲,刹那间竟将小胖墩的整个手臂砸断。

    巨力轰击之下,小胖墩的身形,如同被狂奔的猛牛撞击,倏地抛飞而出,摔倒在数丈开外。

    刚刚从地上站起,刘官玉已然闪电般冲近,竟是左右双拳击出,对着小胖墩的两只肩膀,迅雷般暴砸而下。

    绝快的拳速,激起尖锐的呼啸之声,隐隐有风雷暴动。

    这两拳化繁为简,狂猛直接,根本没有什么花哨。

    但是,那速度实在太快了!

    那气势,实在太暴烈了!

    小胖墩哪里有时间反应,当然更没有时间躲避!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内劲疯狂运转,雷鸣电闪般汇聚于双肩之上。

    “小子,你胆大包天,竟敢伤害小胖墩!找死!”另一个彪形大汉口中狂叫,闪电般直奔刘官玉而来,希望能够阻止。

    刘官玉仿若未闻,双拳猛砸之势不改。

    “轰!”

    左右两拳,俱都结结实实,仿如雷霆一般,猛然击在了小胖墩的肩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