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血染黄沙
    二三十个彪形大汉围住刘官玉,却被他眨眼间击杀两名,冲出了包围圈。

    一招夺灵三十六式,将肖队长的斧头砸烂,更将其一边肩膀,砸得骨骼碎裂,鲜血飞溅。

    刘官玉刚想继续追击,忽然听得身后劲风刺耳,劲气呼啸,立时脚步向左一探,鬼魅般横掠一步。

    寒光一闪,一柄雪亮的斧头,便擦着他的身子,从右侧斩空。

    这一名彪形大汉,名叫小苍蝇,轻身功法很是不错,所以速度最快,追在了最前面。

    此时见自己偷袭之下,居然一招落空,竟连对方的衣服都未能碰到丝毫。

    心下不由的大吃一惊!

    他之所以被叫做小苍蝇,是因为在与人对战之时,身法太快,闪展腾挪之际,犹如一只苍蝇一般乱飞。

    时左时右,时前时后,根本令人捉摸不定,当真是厉害非常。

    但此时偷袭之下,居然也不能建功,实在是太出了他的意料。

    心中惊骇欲绝的他,立时便知不妙,心生警兆之下,慌忙退走。

    但是,已然晚了。

    刘官玉横掠而开的身形并未停顿,闪电般一转,已是到了小苍蝇身侧,腾霄锤幻起一道金光,朝着小苍蝇的右臂轰然砸下。

    “呯!”

    一声脆响,腾霄锤准确的砸在了小苍蝇的右臂上,一片血雾飞溅之中,右臂霎时间断折,碎裂,骨屑和烂肉狂飙四射。

    小苍蝇只觉金光一闪,右臂之处,便是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滚烫的鲜血,竟喷了自己一脸。

    小苍蝇立时魂飞天外,口中惨叫一声,下意识的便想要退开,但脚步才刚刚抬起,便见得刘官玉浮现冷冷笑意的脸庞,猛然在身前扩大。

    “还想跑?”

    刘官玉一声断喝,腾霄锤挟着一道金光,轰然砸下。

    失掉右臂,也就失掉斧头的小苍蝇,无比绝望的发现,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来不及做。

    眼睁睁的,那腾霄锤,便迅雷般砸在左肩之上,一串刺耳的脆响声中,整个肩膀刹那间完全碎裂,完全废掉。

    整个左臂,便只剩下几根肉筋连着,摇晃数下之后,还是干脆利落的掉在了黄沙之上。

    “啊!”

    小苍蝇凌厉无比的惨叫声,在沙漠中远远传开,一张脸,早已扭曲的不成人形,剧痛之下,立时晕倒。

    “快,快,杀了他!杀了这个恶魔!”

    肖队长在一旁见了,直惊的魂飞天外,不由的身上一阵恶寒,那迅捷绝伦的两锤,便仿若砸在自己身躯之上一般,立时放声狂呼。

    刘官玉抬起腾霄锤,身形微转,周围,二三十个彪形大汉,正疯狂冲来。

    “既然你们,如此迫切的想要寻死,那我便成全了你们!”刘官玉眼中精光暴闪,陡然一声爆喝,明镜之体轰然启动。

    身上的气息,澎湃汹涌,如同是大海的巨浪,席卷长空。

    那惊人的威势,宛若天崩地裂,山洪暴发,恐怖的急流,挟裹着无法抗拒的巨力,朝着那二三十个旋风骑兵狂冲而去。

    霎时之间,那如飓风般围卷而上的彪形大汉,俱都身子狠狠一颤,有如被晴天霹雳砸中。

    无比惊悚的表情,立时闪现眼眸之中,脸上,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刘官玉脚步踏出,轰鸣作响,激起黄沙飞扬,身形有如鬼魅般爆然掠出,朝着彪形大汉们冲撞而去。

    左手腾霄锤猛然挥起,右拳挟着无尽的威势,暴击而出。

    下一瞬,双方无比暴烈的碰撞在一起。

    “轰!”

    闷响之声冲天而起,金色的光影纵横腾飞,迅捷绝伦的拳影所向披靡。

    刘官玉身前的彪形大汉们,犹如被巨山撞击,一个个身躯倒飞而出,凌厉的惨叫声连绵不绝。

    这些人俱都身受重伤,不是被狂猛的腾霄锤砸中,就是被刚猛的拳势击中,手臂、胸部、双肩,几乎全都骨碎肉绽,变形塌陷,鲜血激涌如同喷泉。

    身上的气宛若退潮一般,迅速减弱萎靡,齐齐晕厥过去。

    人影腾飞,有的摔倒在远处,有的砸到了其他的彪形大汉身上。

    地面的黄沙,被热血染红,生死不知的残破之躯,在沙地上乱的横七竖八。

    平时悍不畏死的旋风彪骑,此时也不禁悚然色变,惊惧满眼。

    便是连手中的斧头,似乎也收敛了森寒之气,隐蔽了夺目之寒。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旋风骑兵的恶梦,还在继续。

    刘官玉左侧的一个大汉,觉得似乎有机可乘,身子悄无声息的闪电般冲近,手中的斧头幻起一道寒芒,朝着刘官玉的腰背之处猛然劈去。

    同一时间,斜前方一个身材格外壮硕的骑兵,陡然一声令人震惊的暴喝,右手一抬,竟将手中的斧头扔了出来,闪电般斩向刘官玉的头部。

    这个壮硕骑兵的手段,竟不止于此,扔出斧头之后,立时右脚踏地,身形迅雷般前冲。

    “一拳碎山!”

    这壮硕骑兵,竟施展出了看家本领,一路异常刚猛的碎山拳法。

    此路拳法,招式简单直接,少有变化,俱都直来直去,上冲下打,但却是快捷绝伦,威猛无方。

    这壮硕骑兵的身形,紧跟在寒光闪烁的斧头之后,拳头挟裹着威猛无比的气势,朝着刘官玉胸腹之间,暴击而出。

    数重杀招临身的刘官玉,依然是一脸平静无波,神色间一派淡然。

    只见他左手一挥,腾霄锤使了一招杀神棍法,倏地飞腾而起,一锤将左侧的斧头击飞。

    旋即身形闪电般一转,那狂奔而至的斧头,便擦着他的右耳掠过,呼啸而过的劲风,刺激的脸面生疼。

    此时壮硕骑兵的铁拳临近,刘官玉没有一丝的停滞,鬼魅般一个侧身,那能够碎山的一拳,便擦着衣服从腰肋间一掠而过。

    “怎么可能,落空,我这一拳居然落空了!”

    壮硕骑兵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向来出手便能建功的他,一时间竟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

    但他还未来得及有其它的反应,便看见对方的右肘狂飙而来,轰然击在右胸之上。

    “噗!”

    犹如被巨大的铁锤击中,右胸处的骨骼刹那间碎裂,向下凹陷出一个可怕的弧度,巨力撞击之下,心脏倏地破裂。

    鲜血,如箭一般喷洒而出。

    壮硕骑兵身形狂震,向后飞退。

    又是一个彪形大汉,从斜刺里狂奔而至,扬起手中的斧头,恶狠狠的朝着刘官玉劈来。

    腾霄锤金光闪烁,倏地迎上,剧烈碰撞中,将斧头砸的碎裂,脚下闪电般探进一步,飞起一腿,正中其胸口要害。

    便见其胸口刹那间塌陷,那彪形大汉犹如被飞奔的巨象撞击,身形陡然间倒飞而出,在空中喷出鲜血一路。

    一只斧头从右侧暴斩而至,刘官玉身形鬼魅般横移半步,已然避过斧头劈砍之势,右手一挥,擒天十八式施出,宛若金钩一般,闪电般擒住了一个骑兵。

    刘官玉一声断喝,内力狂涌而出,恐怖的力量奔腾爆发,那骑兵的身形,竟是被他卡住脖子,高高举起。

    “嗬嗬!”

    那骑兵的喉咙,发出艰难而嘶哑的声音,脸色涨的通红,眼球暴突,仿佛下一瞬便要直接窒息。

    惊骇欲绝之下,骑兵拼命挣扎,却不能起到丝毫的作用。

    那只手,竟仿如铁箍一般!

    “哈!”

    在众人惊悚呆滞的目光中,刘官玉陡然一声暴喝,眼神之中,寒意弥漫,在闪避过两名骑兵攻击的同时,右臂晃动,将手中的骑兵,狠狠朝着沙地上摔去。

    “呯!”

    一声爆响,那骑兵重重的砸在了沙地上。

    但即便是沙地,那无比巨大的爆发之力,仍是将骑兵摔得五脏六腑碎裂,口中鲜血狂喷,脸上肌肉痉挛,惨叫一声,直接昏死过去。

    黄沙飞扬之中,地面深深凹陷下去一个人形,骑兵的鲜血,遍染黄沙,凄惨彻骨。

    刘官玉伟岸的身形,仿若魔神。

    “刘官玉师兄,小心!”

    一片死寂之中,杨晓丽清脆的声音乍然而起。

    刘官玉却是扭头看了杨晓丽一眼,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以他的感知力,就算杨晓丽不提醒,他也已经清晰的知道,周围那些彪形大汉,又一次不要命的冲了上来。

    刘官玉如今的实力,早已是小世界境十级巅峰,特别是修炼了九日神功之后,他的战斗感知更是直线飙升,就像是背后也长着眼睛一般。

    方圆十米内的感知,异常清晰。

    三个速度和实力俱都拔尖的骑兵,成扇形状,悄无声息的,犹如闪电一般,冲到了刘官玉身周,仅仅只有一丈的距离。

    直到此时,这三个骑兵才发出一声暴喝,手中斧头挥舞,幻起寒光数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刘官玉周身要害,狠狠的暴斩而去。

    “真是找死的节奏啊!”

    刘官玉轻叹一声,眼中精光暴闪,嘴角泛起一抹森冷的弧度,身形鬼魅般旋动闪避,绝快的速度,激起尖锐的破空之声。

    三把斧头,挟着一股无比狂暴的气势,轰然斩下。

    刘官玉没有丝毫的慌张,一心二用之术启动,左手腾霄锤幻起一片锤影,迎上左前方斩来的斧头。

    “轰!”

    巨响声起,气浪狂飙,斧头在碰撞的瞬间,便被錘上的巨力砸的碎裂四散。

    与此同时,右手一晃,闪电般探出,虚幻缥缈,无可捉摸,电光火石之间,竟然抓住了正面骑兵的手腕。

    刘官玉的嘴角,浮现一抹森冷的笑意。

    “咔擦!”

    骨裂之声,遽然而起,惊心动魄。

    那被擒住的手腕,在一股沛莫能挡的巨力之下,倏然断折,顷刻间,直接呈现出诡异的翻折角度。

    在骑兵疯狂的嚎叫声中,这只断手中拿着的斧头,竟然瞬间改变方向,划过一道诡异莫测的弧线,朝着右侧骑兵斩去。

    “咔擦!”

    雪亮锋利的斧头,迅雷般斩中右侧骑兵的手腕。

    脆响声起,手腕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