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八十五章 杀他个人仰马翻(上)
    二月春风杀手组的首领,算来算去,最终确定,他自己,肯定没有危险。

    两种选择,不管刘官玉选哪种,结果都殊途同归。

    等待刘官玉的,只能是败亡。

    说时迟,那时快!

    长刀距离刘官玉越来越近,而对方手中的腾霄锤,距离自己也越来越近。

    首领惬意的挥洒着刀势,心神宁静。

    一点也不着急。

    因为,他知道,刘官玉很快,也许是马上,就要躲避自己的攻势了。

    然而,他错了!

    错的非常离谱。

    正常情况下能够成立的推测,在这里,在此时,被推翻了。

    因为,他遇到的是刘官玉!

    别人,肯定没有第三种选择,但是,刘官玉有。

    刘官玉那攻向侧面杀手的长枪,闪电般回撤,一招杀神棍法中的“如封似闭”施出,长枪幻起一道残影,朝着斩来的长刀格挡而去。

    同时,右手中的腾霄锤,其行进的路线,却是丝毫未变。

    没有一点波动,没有一丝躲闪,气吞万里如虎,一往无前,暴砸而下!

    杀手首领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想用长枪挡住我的长刀?这却是大错特错了啊!”

    他心中暗笑,自己手中的长刀,可是坚硬无比,锋锐至极!

    平时训练之时,他们的兵器,绝不敢和自己的长刀相撞!

    因为一撞就断。

    但刘官玉却不知道这一点,现在却想用这柄长枪来挡住他的长刀,这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

    他有信心,在银锤砸中自己之前,一刀斩断长枪,再顺势将刘官玉斩为两截。

    他的刀长一丈,对手的银锤却是太短。

    长兵器的威势,在此时,显露得格外狰狞凶狠。

    事情果然如同他料想中的一样。

    长刀迅雷般斩在了长枪之上,一声脆响乍然而起,长枪刹那间便断为两截,凌厉的刀势似乎毫不受阻,疯狂的斩向刘官玉左肩。

    杀手首领眉毛一扬:“这一次,我看你哪里跑!”

    一堆笑容,绽放在他的脸庞。

    “呯!”

    长刀挟着一股狂暴的凌厉气势,结结实实的斩在了刘官玉左肩之上。

    但是,意料中的景象并没有发生,惊人的转折,却在此时出现。

    刘官玉身上陡然间淡淡的金光闪烁,全身皮肤变得坚硬无比,仿若覆盖了一层黄金般的铠甲。

    那狂猛的长刀,斩在刘官玉身上,竟然仅仅只斩开了一道浅浅的伤痕,便再也难以寸进。

    “不可能!”

    杀手首领心神狂震。双目圆睁。

    他即便是做梦也不能料到,他的长刀,可以斩断坚硬的长枪,却是破不开刘官玉的肉体防护。

    尽管长刀的威势,已被长枪消解一部分。

    无论如何,他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就在他惊骇欲绝的目光中,那金光闪烁的腾霄锤,朝着他的脑袋,轰然砸了下来。

    “轰!”

    犹如一锤砸在西瓜之上,杀首领的脑袋,顷刻间四分五裂,一时之间,红的白的,骨肉碎屑,狂飙四射。

    一股热血,如同喷泉一般,直冲起数米之高。

    “死去吧!”

    便在此时,一个手持剪刀的杀手,速度最快,闪电般冲到了刘官玉背后,寒光一闪,剪刀猛然张开,如同吞天兽的巨嘴一般,朝着刘官玉的脖子迅雷般剪下。

    刘官玉左手断枪一挥,倏地塞在了剪刀口之内,就在剪刀剪断枪杆的同时,右手中的腾霄锤,也闪电般砸向杀手的脑袋。

    魂飞天外的杀手,在感受到危险之后,以他平生最快的速度,闪电般向旁边一侧身子,那狂猛无边腾霄锤,便狠狠的砸在了杀手的肩膀之上。

    顷刻间,只见杀手的肩膀之上,鲜血和碎骨迸溅而出,整个肩膀,都似乎要被湮灭。

    巨力撞击之下,杀手双腿深深的没入地面。

    杀手凄厉至极的惨叫一声,双目中竟然闪动疯狂的狰狞之色,手中剪刀一合,剪刀尖端寒光闪烁,如同一柄利剑般,直刺刘官玉胸口。

    这一招凶狠彪悍,狂猛至极,这杀手在如此重伤情况下,竟还能疯狂反击,果真是悍不畏死。

    刘官玉右手一抬,腾霄锤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飘飞而起,迅雷般砸在剪刀之上。

    本已受伤的杀手,哪里能挡得住如此狂猛的力道,剪刀立时脱手飞出,从一名冲上来的杀手耳旁飞掠而过。

    一串血珠飞洒半空,杀手的脸庞一片惨白。

    刘官玉挡住剪刀攻势,左手中仅剩下半尺的枪杆,幻起一道夺命的弧度,迅雷般扎进了杀手的脸膛之中。

    杀手狂叫一声,凄厉至极。

    刘官玉左手一抽,断枪自杀手胸膛中拔出,一股血箭,随着断枪离体之势,立时从洞状伤口中狂飙而出。

    杀手的双目迅速变得灰白,所有的生机,如退潮一般迅速消散。

    下一瞬,成为一具尸体,轰然倒地。

    持斧的杀手,从左侧杀到。

    见得刘官玉如此狂猛暴烈,凶残如斯,一双眼珠子都要炸裂开来,脸庞之上,充斥满惊恐和震撼。

    眼见着同伴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无尽的悲凉和极端的恐惧,紧紧拽住杀手的心脏。

    惊惧之中,持斧杀手鼓足全身力气,使出了自己保命的绝招。

    “开山斧!!”

    斧影重重,破空声响,锐利的劲风激荡四射,虚空似乎被斩成了无数碎片,斧影迅捷绝伦有若闪电狂奔。

    只一瞬,便已到了刘官玉额前。

    刘官玉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脚掌踏地,闪电般左转,腾霄锤顺势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圆弧,迅雷般砸在斧头之上。

    轰然巨响之中,持斧杀手只觉一股巨力,狂暴猛烈,悍勇无方,如同滔天巨浪般汹涌而来,即便是双手握紧斧头,亦是抵挡不住,立时倒飞而出。

    剧烈的震荡之力,令得他全身骨骼几欲散架,剧痛锥心而来,人在半空,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刘官玉身形一晃,犹如鬼魅般紧逼而上,欲要将持斧杀手彻底解决。

    但右侧一名持剑杀手,却已迅雷般攻到。

    长剑晃动,寒芒闪烁,一股强横而恐怖的气息,朝着刘官玉铺天盖地而来。

    电光火石之间,闪烁的剑芒将刘官玉淹没。

    漫天剑芒之中,刘官玉猛然转头,双眸幽幽,紧盯着持剑杀手,陡然喝到:“滚开!”

    声音有若雷霆,在持剑杀手眼前炸响,

    剧烈而凶猛的震荡之音,令得他有着一瞬间的失神,便是连运转的内气,也陡生滞涩之感。

    便在此时,刘官玉右手挥动,腾霄锤幻起一片金光,旋转着砸在了攻来的长剑之上。

    “啦擦!”

    长剑如同玻璃般碎断!

    持剑杀手只觉虎口剧震,鲜血迸溅,整个人倒飞而出。

    刘官玉身形更不停顿,凌波微步直接施展,疾若飙风的恐怖速度,在虚空中带出一串灼目的残影。

    几乎是刹那之间,刘官玉已然冲到了持斧杀手的近前。

    持斧杀手刚刚站起,便见刘官玉冲到身边,立时脸色大变,双眼抽搐。

    快,太快了!

    怎么这么快?

    便是这一次带队的副首领,乃至首领,也不可能这么快!

    持斧杀手心中凛然,呼吸一滞,在不敢置信的惊疑之中,内气轰鸣激荡,双脚翻飞如影,迅捷绝伦的向后倒退而去。

    同时手腕震颤,斧头暴斩,破碎虚空,斧芒吞吐闪烁,宛若一道银色闪电,朝着刘官玉狂飙而去。

    “一棍杀神!”

    刘官玉一声暴喝,腾霄锤金光璀璨,卷起一阵风雷之声,迎着你斧头直冲而上。

    “轰!”

    斧锤剧烈碰撞,迸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激荡的气浪,自碰撞处狂飙而出,朝着四周汹涌翻卷。

    伴随着一声脆响,斧刃处竟被砸去了一大块。

    持斧杀手的身形,被震的倒飞而出。

    刘官玉双脚踩着玄妙的步伐,如龙似虎,紧逼而上。

    他要将对手,毙于锤下。

    “接我一招,魂魄断!”

    右侧方,又一个持剪刀的杀手狂奔而至,手中的剪刀闪烁着慑人的寒光,幻起层层残影,朝着刘官玉疯狂剪来,似乎要将他剪成碎片。

    “还来?!”

    第三次要斩杀持斧杀手,竟然还遭到阻截,刘官玉勃然大怒,左手五指成剑,自右手底探出,按捺之间,五道六脉剑气呼啸而出,直奔剪刀杀手而去。

    电光火石之间,六脉剑气飞腾纵横,穿越虚空,宛若五柄锋利至极的剑刃,倏地逼近。

    剪刀杀手头部、双肩、胸部和小腹等要害部位,俱都在剑气笼罩之下。

    “手剑?!”

    持剪刀杀手见五道剑气,如同天罗地网般斩杀而来,心神狂震,冷汗直冒,再也顾不得伤人,剪刀一竖,闪电般一顿狂剪。

    但六脉剑气何等犀利,何等狂猛,剪刀杀手使尽全身力气,也才勉强挡住了两道剑气。

    剩下的三道剑气,一打在左肩,一打在胸口,一打在小腹。

    顷刻间刺出三个血洞,鲜血如喷泉般飙射。

    剪刀杀手生机迅速消失,狠狠的摔在地上,眼见的不能活了。

    刘官玉被剪刀杀手拦阻的瞬间,持斧杀手已然跑出数丈之远。

    但这一点距离,对刘官玉来说,转瞬即至。

    腾霄锤高举,轰然砸下。

    持斧杀手跑不过刘官玉鬼魅般的速度,只得回身抵挡。

    双手持斧,猛然向上格挡而出。

    “呯!”

    斧锤碰撞,传出震天巨响,斧头刹那间四分五裂,劲气激荡之中,腾霄锤去势不止,砸向持斧杀手头顶。

    持斧杀手一见,震惊莫名,魂飞天外。

    积聚全身气力,这才在千钧一发之际,挪移一半边身子。

    那迅猛无方的一锤,便狠狠的砸在了持斧杀手的右肩之上。

    令人心神震颤的闷响声中,右肩立时骨骼碎裂,血肉模糊一片。

    整个右臂,几乎连根而断。

    “惊天一拳!”

    刘官玉一声暴喝,整个人变得光芒耀眼,锁定持斧杀手的胸口之处,左拳迅雷般砸出。

    霎时间劲力激荡,杀气惊天,宛若雷霆轰鸣,巨龙咆哮,气势狂猛绝伦。

    “呯!”

    刘官玉左拳,正砸在持斧杀手的胸膛之上,碰撞之际,仿若闷雷炸响。

    霎时间,其胸骨尽断,血雨纷飞,胸膛极度凹陷。

    下一瞬,整个胸腹部竟然直接爆裂而开,整个人,从中间断为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