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杀他个人仰马翻(中)
    腾霄锤金光耀眼,迅雷般将持斧杀手的右肩砸烂,血肉狂飙之中,刘官玉左拳击出,在杀手惊骇绝望的目光中,砸中其胸膛。

    闷响乍起,声如惊雷。

    血雨纷飞之中,杀手的整个身躯,从腰腹部断成两截。

    剩下的杀手,俱都被刘官玉的神魔之威,震骇的心神失宁,步伐迟滞。

    但下一瞬,众杀手对视一眼,脸庞显露疯狂的狰狞,各举手中武器,朝着刘官玉冲了过来。

    刘官玉身形电转,怒吼一声:“想死?那就来吧!”

    说罢,身形快速一闪,迅雷般向前冲去。

    眨眼间,双方短兵相接。

    一名持剪刀的杀手冲在最前面。

    见得刘官玉前冲而来,使劲压抑住内心的惊恐,剪刀大张,竟使出一招刀法来。

    那锋利的剪刀刃口,如同寒光森然的短刀,带着一股凌厉至极的气势,迅雷般斩向刘官玉的头部。

    尖锐的破空之声,骤然呼啸而起,寒光闪烁之间,剪刀已斩到刘官玉面前。

    刘官玉前冲之势不停,身形鬼魅般一晃,千钧一发之际避过了杀手的攻击,那寒光闪耀的剪刀,便擦着他的前胸掠过。

    刘官玉身子一扭,左手猛然探出,擒天十八式和太极神拳同时用出,那杀手的剪刀根本来不及收回,便被刘官玉擒住了手臂。

    “没有了八卦绝杀阵的支撑,你们的个人本事,竟是如此稀松平常!居然也妄想杀我?到底是谁,给了你们如此爆棚的自信?”

    刘官玉陡然爆喝一声,左腿划弧,大跨步后撤,旋即拧腰送胯,力发脚底,乾坤大挪移和太极神拳同时施出,左手猛然一甩,杀手的身躯被他突然挥起。

    下一瞬,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那持剪刀杀手,竟被他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动作凶悍无匹,气势雷霆万钧!

    “呯!”

    震天的巨响中,杀手只觉一股极其狂猛的反震之力,刹那间自地面透体而入,全身立时骨骼欲裂,剧痛锥心。

    杀手一声惨嚎,痛的眼泪都快掉出来。

    悍不畏死的血性,令得他在躯体翻转之间,竟然强忍着翻江倒海的疼痛,右手一抹,从腿部掏出一把雪亮的短刀,朝着刘官玉右腿闪电般直刺而去。

    便在此时,右侧一道璀璨的剑芒,狂飙而至,直刺刘官玉右肋之间。

    左侧一把剪刀,如刀似剑,杀气纵横,流星般直奔刘官玉脖颈。

    一时间,刘官玉陷入三面围杀之中。

    “放肆!”

    刘官玉暴喝一声,身形陡然扭转,旋即上身后偏,左侧剪刀的攻势,顿时落空,擦着他胸前的衣襟掠过。

    “棍打天神!”

    右手晃动,以锤使棍,打出一招杀神棍法来,腾霄锤迅雷般击在了剑芒之上。

    “呯!”

    剑锤碰撞之际,澎湃有如大海的力道,汹涌奔腾,直奔持剑杀手而去。

    下一瞬,“咔擦”一声脆响,长剑断折,杀手整个人倒飞而出。

    刘官玉这一避,一砸,迅若雷霆,快如闪电,刹那之间,上三路攻击,立告瓦解。

    与此同时,右腿轻提,划过一道玄奥的轨迹,电光石火般避过了地面上杀手短刀,在对方惊骇莫名的目光中,右脚诡异的一晃,迅雷般跺在了杀手右臂之上。

    令人头皮发麻的骨裂声乍然而起,杀手的右臂,当场粉碎性断折,立时碎肉狂飙,鲜血迸溅。

    杀手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惊骇欲绝之中,目光涣散,几近呆滞。

    刘官玉身形一错,脚步变幻,右脚掌倏地踏在了杀手的胸膛上。

    “呯!”

    闷响骤起,杀手的胸腹,被当场踩爆,犹如气球爆裂,西瓜开膛!

    一片血雨纷飞之中,杀手的惨叫戛然而止。

    剩下的杀手,悍不畏死的疯狂而来,将刘官玉围困其中,手中武器挥动,寒光闪烁,杀意浓郁有若实质。

    寒芒闪烁之中,杀机四溢,每一道碰撞声,都震耳欲聋,慑人心魄。

    激战之中,刘官玉避开一名杀手的攻势,脚步幻化,身形闪电般前冲,瞬间就欺近到一个杀手身前,手中腾霄锤暴击而出。

    杀手脸上全是疯狂的狰狞,手中剪刀猛然向上格挡。

    “呯!”

    一声刺耳的震响,剧烈的碰撞之下,坚硬的剪刀被腾霄锤直接砸断。

    突破封锁的腾霄锤,杀气森然,顺势而下,闪电般砸在了杀手的脑袋之上。

    又是一声闷响,杀手的脑袋碎裂四散,霎时间骨肉迸溅,血雾弥漫。

    一击得手,刘官玉并不停顿,一个闪身退避,躲开从耳旁刺过的长剑,脚掌踏地,飞跃而起,鹰隼般冲了出去。

    “杀!”

    刘官玉暴喝一声,震动四野,手中的腾霄锤绽放出璀璨的金芒,朝着杀手们暴砸而去。

    杀声起伏,刀光剑影,惨叫声声,刘官玉犹如风卷残云,无情的收割着杀手的生命。

    过不多久,激战已停,杀气渐退,声音消隐。

    现场,一片寂静。

    一大片花草地,在激战中,俱都被踏平。

    一道人影,傲然立于花草地之中,挺拔,巍峨,伟岸,有若天神。

    其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十三具尸体,浓烈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而开,猩红血水,浸染土地。

    此时,此处,便宛如一座鬼哭狼嚎的修罗场。

    二月春风杀手组,团灭!

    刘官玉用绝对强悍的实力,粉碎了所谓的必杀之局!

    虽然杀手们败的很惨,但刘官玉不得不承认,这些杀手,俱都是实力高强之辈,特别是他们之间的配合,非常默契。

    在八卦绝杀阵的支撑下,其整体实力,堪称惊人。

    “杀人者,人恒杀之!”

    扫视一圈花草地中的尸体,刘官玉哂笑了一声,大步向着李超超等人走去。

    花青青看见他,眼神中竟隐隐有恐惧之色。

    其余众人,也都是异常震惊!

    特别是肖队长三人,脸色白的吓人,额上直冒冷汗,也不知在害怕什么。

    “小师弟,尽管你轻松杀敌,但我还是要说一声,你辛苦了,以表达我心中的感激!”赵满堂一脸正色。

    “哎哟,你能不能正常说话,怎么突然搞的文邹邹的,听起来怪怪的!”蔡加权有些意外的看了赵满堂一眼。

    “小师弟独自面对必杀之局,如此重要的事,不值得我认真对待吗?”赵满堂反问。

    “好,你有理,你牛-逼!”蔡加权愤愤然。

    “小师弟,你胸前中了一刀,严重不?”李超超眼中露出关切之情。

    刘官玉摸了摸胸前那已然好了大半的伤痕:“很显然,那一刀,并没有真正破开我的防护!”

    李超超笑笑。

    “杀进鬼城!”刘官玉大手一挥。

    三辆战车,穿过花草地,来到了城门下。

    “我怎么看,都觉得这条幅刺眼的很!要不要把它弄掉?”赵满堂望着二十多丈高的城楼,其上条幅飘荡不休。

    “敌人的小技俩而已,何须如此在意?”蔡加权哂然一笑。

    “附议!”陆武志表示赞成。

    “进城!”刘官玉非常清楚,时间就是生命,迟得片刻,也许就会有师兄毒发身亡。

    城门紧闭。

    天下至坚至锐的屠龙刀,再次沦为砍伐工具。

    但不得不说,屠龙刀委实锋锐无匹,如切豆腐般,很快便在铜质城门上,切出了一个五人宽,二人高的门中之门。

    战车,却是进不去了。

    “反正特使就在城中,不用战车也罢!”肖队长讨好似的建议道。

    一行人便施施然走进了鬼城。

    也许早已经历了无数岁月的沧桑,鬼城显得无比的老旧,枯败,但却能依稀看出,当年的高大雄伟,恢宏气派。

    鬼城的布局极其诡异,仅只有一条主街,弯曲着通向无方。

    两旁房舍紧闭,街上空无一人。

    “好怪异的感觉!”杨晓丽脸上一派凝重之色。

    “特使在哪里?”刘官玉问肖队长。

    “很可能就在城主府。”肖队长语声恭敬。

    “城主府又在哪里?”

    “街道的尽头!”

    “噢,这就有意思了!”刘官玉看了看空旷的街道,手一抬,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微笑:“这是要叫我一路杀过去的节奏啊!”

    平静的外表下,必定是激流暗涌,杀机深藏。

    “走!”

    一行人,缓缓向前,走在无人的街道。

    行过一程,转过一弯,却仍是风平浪静。

    “不应该啊,怎么会如此一帆风顺!”赵满堂诧异不已。

    蔡加权刚要反驳,就听得街道左面传来异响。

    一间紧闭的房舍,“吱呀”一声,门开了,一道人影,施施然走了出来。

    白衣,白裤,白鞋。

    一头白发,挽了个极其精致的结。

    白皙的手,拿着一把剑鞘银白的长剑。

    蔡加权怒向赵满堂,一时无语,只得抛出一个“我就知道必会如此”的眼神。

    白衣男子当街立定,远远傲视:“记住我的名字,魏娘!你很庆幸,能够死在我的剑下!”

    这白衣男子看来平平淡淡,刘官玉却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危机。

    便犹如是一条潜伏已久的毒蛇,下一瞬将要暴起伤人。

    “你很傲,傲到了云端!不知道,有没有与此匹配的实力!”刘官玉语声淡然,眼神凛冽,犹如刀剑。

    白衣男子闻听此言,眼神陡然变得凌厉而森寒。

    应该害怕求饶、惶恐不安的小虫子,居然如此平静安然,语中带刺。

    这让他很不爽。

    “不知死活!”白衣男子陡然双眸大亮,暴喝一声,手腕一抖,长剑从剑鞘之中唰然而出。

    下一瞬,剑光凛冽,杀意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