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惊变起(中)
    “啊!”黑阎罗陡然狂叫一声,丹田内的灵力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身形晃动,快逾闪电般向后暴退。

    那快到极致的身影,摩擦得空气噼里啪啦的爆响不停,一个接一个的残影连成一串,空气似乎都要燃烧起来。

    见得自己如此快捷的速度,黑阎罗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希望之色。

    这一门“清风遁”身法,是他赖以成名的绝技之一,一直伴随他征战沙场,杀强敌,保性命,为他立下赫赫战功!

    很多次,他打不过,但逃得过!

    这一次呢?

    他不认为会有意外。

    但事实上,他想的太美好了。

    黑阎罗的速度确实是快到了极点,但刘官玉运转九日神功施展的凌波微步,却已快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只见刘官玉的身形如雷似电,如影随形,不管黑阎罗的速度有多快,刘官玉总能更快上一些。

    黑阎罗亡魂皆冒,见鬼了,对方的身法竟也快的如此惊人!

    我这是该有多冤,才能踢中如此坚硬的一块铁板?!

    黑阎罗用手一掏,拿出一枚簪子。

    簪子通体翠绿,晶莹剔透,呈凤凰之形。

    这枚簪子其实并是他的,而是他杀掉一个美貌如花的天才后,抢过来的。

    这是一件防御性中品灵器,非常难得。

    黑阎罗用手一扔,簪子迎风便长,刹那间便化作一只五丈多长的火红凤凰,通体荡漾出无尽的火光,一股盖世的凶威,激荡而出。

    凤凰仰天一声清鸣,嘴一张,一道深红的火焰自口中狂飙而出,朝着刘官玉闪电般冲来。

    一股炙热的高温轰然而起,似乎要将这一方天地都烧成焦炭,虚空都被灼烧的微微颤抖,发出不堪的哀鸣。

    可惜,刘官玉最不怕的便是火!

    而破天斧,什么火能烧的了它?

    黑阎罗本以为,这只火凤凰,就算杀不了对方,至少能够支撑一下。

    但是,就这点小小的愿望,对方也没有给他。

    破天斧威势不改,刘官玉身形不避。

    深红的火焰迅雷般击在破天斧之上,然后一分为二,裂成两道火焰,继而冲撞在刘官玉身上。

    曾经过天雷地火锤炼的明镜之体,又岂是这一道小小的火焰所能撼动?

    刘官玉连眉毛都没有眨一下,快捷绝伦的身形继续前冲。

    凤凰第二道火焰还未喷出,便被破天斧斩成了两半。

    “怎么会这样?”

    黑阎罗如同见鬼一般,失声惊叫起来,骇然之下,脚踏清风遁,展开平生最快的速度,飞速逃遁,同时手一扬,启动了一张防护符箓。

    一道光芒闪过,黑阎罗身前,凭空闪现出一堵黑色的墙。

    黑墙三丈长,一丈高,厚度达到了五尺。

    通体闪耀着幽黑的光芒。

    上品灵器,金刚墙!

    黑阎罗看着光华闪耀的金刚墙,也中莫名的多了一丝安全感。

    上品灵器啊,这可是他花在极大代价才弄到手的,就这么用掉了。

    黑阎罗感觉整个心都在疼!

    但是,保命要紧!命没有了,可就啥也没有了!

    黑阎罗丝毫不敢停留,虽然他预计,对方再强悍,怎么也得三次,才能破掉金刚墙吧。

    刘官玉眼中精光暴闪,第三重巨力,轰然而发,破天斧上光华更甚,迅雷般斩在了黑色的金刚墙上。

    “轰!”

    巨响震耳欲聋,碰撞处一阵剧烈的光华闪烁,金刚墙惨叫一声,哗啦一声脆响,被破天斧一斩两截。

    旋即,在颤抖的光华中,化为点点黑色的光芒,消散在空中。

    刚跑出几步的黑阎罗大惊失色,惊骇之下,浑身都肌肉紧缩,心脏紧绷。

    立时只觉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刘官玉一斧斩破金刚墙,眨眼间又追了上来。

    黑阎罗亡魂皆冒,欲哭无泪。

    走投无路之下,脚尖一点,飞跃而起,冲上了酒楼的第二层,还未站稳脚跟,刘官玉也是如大鸟般冲天而起,追到了背后。

    黑阎罗腾身而上,冲到了酒楼的第三层,但刘官玉却是紧随其后,半步不离。

    只见两道身影纵横飞腾,犹如两道闪电也似,时上时下,时左时右。

    黑阎罗跑的全身大汗淋漓,一路惨叫不休,但任凭他使尽万般绝技,那身后的巨斧,却是未曾稍离。

    惊骇之中,黑阎罗忽的看见远处李超超等人,心中似有灵光闪过。

    “闪光符!”

    黑阎罗一扬手,五张闪光符朝着刘官玉猛然扔出,空中立时闪耀出一阵异常刺眼的光芒,刘官玉顿时觉得眼前白茫茫一片,几乎不能视物。

    下意识的,刘官玉身形不由的一顿。

    黑阎罗趁此机会,身形一转,旋风般便冲下酒楼,朝着李超超一行人冲去。

    “防御阵形!”李超超远远瞧见黑阎罗奔来,厉喝一声,提刀站好。

    “你该死,居然敢打这种主意!”

    刘官玉大怒,九日神力暴涌而出,身形陡然更快几分,黑阎罗才刚跑出数丈远,便被追上。

    刘官玉左手一抬,数道六脉剑气狂飙而出,直取黑阎罗后脑、背心和命门。

    尖锐的破空之声,陡然爆发,黑阎罗听得声音,心中大惊,急回身,双拳击出。

    但融合了九日神力的六脉剑气,那是何等的犀利!黑阎罗双拳甫一接触,便直接被洞穿。

    六脉剑气一冲而过,在黑阎罗双拳之上留下几个剑孔,霎时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啊!”

    黑阎罗凌厉异常的嘶吼了一声。

    话音未落,破天斧闪电般斩下。

    黑阎罗避无可避。

    破天斧自其头顶正中劈下,顷刻间将其一分两半,迅捷绝伦的速度,令得左右腿各支撑的半边身躯,兀自不倒。

    但两半身躯之间,却是鲜血狂飙,五脏掉落。

    黑阎罗站在那里,仿如一个死亡的雕塑,一动不动,双目中的神采,迅速隐没,所有的生机,一下子消退殆尽。

    下一瞬。

    黑阎罗轰然倒地。

    死!

    街道之上,一片森冷彻骨的死寂。

    谁也没有想到,刘官玉竟然把黑阎罗给杀了!

    众位师兄,当然是惊喜不已,但肖队长、黄衣人和刺客三人,大汗淋漓,仿如刚做完一场恶梦。

    “他,他,他竟然把黑阎**掉了?那可是杀人如麻,所向披靡的黑阎罗啊!”肖队长死活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我等三人,能够不死,还真是万分幸运啊!少侠是好人!”黄衣人感叹不已。

    “正是,正是!”刺客附和着点点头。

    众人走到刘官玉身边。

    “小师弟,刚才有一阵子,张冒灵身上的温度高的吓人,但脸色却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有几次,连呼吸都似乎要停止了。”李超超看着刘官玉,担忧的说道。

    “那张师兄现在怎么样了?”刘官玉一听,也着急了。

    “现在倒是恢复成平时的模样,但谁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情况。”李超超非常的忧心,眉毛都快皱到一起。

    “嗯,那我们只得加快速度了!”刘官玉沉思一会,又问道:“你们所中的流星雨之毒呢?”

    “我们的症状几乎都一样,原来虽不能运转内力,却并未减少,但现在,竟然感觉那内力越来越少,好似被吃掉了一般!”

    杨晓丽缓缓而语,白皙的俏脸之上,竟隐隐透出一丝诡异的紫黑色。

    刘官玉再一看其他人,情形竟然惊人的相似。

    不由的悚然一惊。

    那流星雨之毒,虽未彻底爆发,却已开始侵蚀躯体,吞噬内气。

    “走,我们赶快往前走!”刘官玉焦急的一挥手。

    众人继续向前。

    刚走过几百米,又出现了情况。

    街道地面十丈之处,一根小指粗的钢丝绳,横贯街道两侧。

    一个年青人,正翘着二郎腿,躺在钢丝绳上。

    这个年青人很瘦,很高,如同一根细竹杆,但瞧他脸上的神色,却仿若自己是一个高贵的帝王一般。

    “夺命剑赵不高!他居然来了?!”刺客惊声说道,眼神中满是骇然之色。

    “夺命剑?他很厉害吗?”赵满堂语声中微带不满。

    “很厉害,比黑阎罗还要厉害!”刺客的声音都有点发抖。

    “有我们的小师弟厉害?”蔡加权插话了。

    “呃,这个,当然没有少侠厉害了!”尽管刺客心里不认为,但嘴上哪里敢说。

    “哼,算你识相!”赵满堂冷冷的哼了一声。

    赵不高脚下用力,竟凭空缓缓起身,站立在钢丝绳上。

    他扬了扬手,刚想说话。

    “滚开!”刘官玉陡然一声厉喝,心急如焚的他,此时哪里有时间听他磨蹭。

    “好,很好!你是第一个敢让我滚的人,我很佩服你的勇气!”赵不高语声冰冷,有如万年寒冰。

    “真啰嗦,要打就开战,不打就滚开!”刘官玉直接打断赵不高的话。

    “你……”

    赵不高恼怒异常,眼神幽幽的盯着刘官玉,如同一条毒蛇,昂首吐信,将要暴起发难。

    一种彻骨的森寒,一股狂暴的杀气,如同是滔天巨浪,暴涌而来。

    光芒一闪,伴随着一声尖锐的脆响,赵不高的手里,已多了一把剑。

    一把非常诡异的剑。

    通体银白,璀璨耀眼,剑身又长又细。

    一指宽,一丈长,而且,极其的薄,如同一张纸片。

    剑身总是在轻轻震颤,那纤细的剑身周围的空间,便层层碎裂,黑色的虚空裂缝细线,时隐时现,明明灭灭。

    一股凌厉到极点的气势,铺天盖地而来。

    剑未动,而杀机已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