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死战(上)
    赵不高那狂猛绝伦的一剑,甫一碰上破天斧,便在刹那之间溃败。

    刹那之间,赵不高已然重伤,右臂断,胸骨断,脸色苍白,鲜血飞溅。

    只一招,赵不高攻,刘官玉守,结局却是赵不高重伤。

    “你,你怎么可能如此之强!”赵不高双眼冒火,气急败坏的吼道。

    骄傲的他,接受不了如此的失败。

    赵不高几乎要将自己满口的牙齿咬碎。

    刘官玉的实力,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可以败,但一招就败,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他也可以受伤,但一招就把自己打的重伤!这实在令人接受不了。

    “告诉我,特使有在城主府吗?”刘官玉声音清冷中却又带着些许的霸道,他才没有时间和心情,来瞎扯谁更强的问题。

    “当然在,就不知你不没有命看见他!”赵不高一脸的狰狞之相。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那么,现在,你带路?”知道特使确实在城主府,刘官玉心中一定。

    “要使唤我,你休想!”赵不高犹如被污辱一般,大声喝道。

    “那就,死去吧!”刘官玉根本就不废话,立时身形一晃,凌波微步启动,闪电般前冲。

    手臂挥动,破天斧暴砸而出。

    简单直接,迅猛绝伦,挟着一股令人心寒的巨力。

    前面的空间,似被这一斧劈裂成两片。

    赵不高瞧见巨斧势不可挡,立时脸色狂变,惊骇欲绝,一股极致的寒意,从尾椎狂蹿而起,直冲头顶,顷刻间,已是冷汗湿了全身。

    “剑来!”赵不高低喝一声,心神动处,左手中已多了一柄短剑。

    这同样是一件上品灵器,平时放在储物袋中,几乎很少用得上。

    赵不高喜欢长剑,而且几无败绩,故此短剑蒙尘,深藏袋中。

    没想到,此时,却是用上了。

    顾不得失去右臂的剧痛,赵不高深吸一口气,脸现疯狂的狰狞之色,灵力奔腾狂涌,短剑之上剑诀凝聚,寒光森然。

    下一瞬,一剑暴刺而出。

    剑影闪动,杀气纵横。

    即便只有一只手,赵不高这一剑刺出,依旧是凌厉绝伦,快逾闪电。

    但刘官玉却毫无所动,神色淡然,呼吸平稳。

    破天斧依旧是一往无前,挟威直进。

    下一瞬,短剑至,巨斧来。

    二者剧烈碰撞在一起。

    巨响骤起,气浪狂飙,赵不高刺出的那一片剑影,在那破天斧一斩之下,狂飙四散,凌乱不堪。

    “嗤!嗤!嗤!“

    尖锐刺耳的声音震荡而起,便只见赵不高刺出的剑影、剑势、剑意,瞬间被破天斧搅的稀烂。

    如同是一片片玻璃,承受不住巨斧的劈砍,刹那间碎裂四散。

    破天斧去势不停,越发的光华璀璨,越发的锋锐无边。

    “呯!“

    破天斧迅雷般斩在短剑之上,轰然巨响冲天而起,赵不高只觉一股狂暴无俦的巨力,如同脱缰的野马般狂奔而来。

    那短剑发出一声凌厉的悲鸣,倏然碎裂四散。

    又一件上品灵器,被一斩而烂!

    那毫不起眼,锈迹斑斑的斧头,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居然如此犀利?

    这可上品灵器啊!又不是泥巴做的。

    刹那间,赵不高已是骇然一身冷汗。

    破天斧斩断短剑之后,迅雷般斩向赵不高胸膛。

    赵不高早已骇得面无血色,见巨斧斩来,慌忙闪身暴退,身形及时一侧。

    这一退,他已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但仍未完全避过,斧刃闪电般划过赵不高的肩膀。

    一声闷响,血雾飘飞,赵不高的左臂,刹那之间,便已碎裂四散,宛若最为脆弱的玻璃,遇到了坚实的铜锤。

    至此,赵不高双肩俱毁,双臂不见!

    倘若刚才没有及时退让,必定早已一命呜呼,魂飞天外。

    赵不高心胆俱寒,只觉一颗小心脏,都快要冻结成冰了。

    纵横江湖数十年,他还是第一次,有如此恐惧不安之感。

    死亡的危险,如同潮水一般将他淹没。

    刘官玉暴喝一声,跟前一步,破天斧挥动,划过一道弧形的轨迹,由下往上,斜斩而起。

    赵不高只觉得眼前斧影幻化,缥缈难寻,潜意识的想要躲开,但才刚退的半步,便觉左侧身子一痛,那巨斧已然斩上了他的左腰。

    下一瞬,整个人陡然被斩断成为两截,鲜血狂飙之中,上下两截身躯被劲力激荡错开,摔落数丈之外。

    夺命剑客,死!

    刘官玉手持巨斧,傲立当场,仿若天神临世。

    众人走上前来,免不得一通猛赞。

    “小师弟,你可真厉害!当初这一把斧头放在工具屋中,谁也不想要,你却慧眼识独具,选择了它!没想到,却是如此的生猛!”赵满堂万分感叹。

    “确实是非常幸运!”刘官玉点点头,想起初进砍柴组的美好日子。

    “刘官玉师兄,辛苦了!刚才这一战,可真是一波三折,扣人心弦!”花青青笑眯眯的,一副赞叹羡慕的模样。

    “谢谢!”杨晓丽的话却是非常简单,只是眼眸中的神色却非常复杂。

    “不用客气,走在一起,便是有缘,理应互相帮助!”刘官玉笑了笑。

    “刚才可真有些替你担心,看来,是我杞人忧天了!”李超超拍了拍刘官玉的肩膀,

    “那夺命剑客赵不高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刘官玉不得不承认,对手功力的不凡,即便对手已然战败身亡。

    众人说笑几句,再次前行。

    又行一程,城主府遥然在望。

    府前一座四方台,高有二十丈,仿如一座大山屹立府前。

    方台之上,人影重重。

    一群黑衣蒙面杀手站立在方台最边缘,次一层则是长着动物头人身的怪物,内层则是六名身材壮硕有如小山的黑衣大汉。

    最内一层,有一张八仙桌,桌旁边站立一位面容严肃,不怒自威的中年人。

    中年人肃立桌旁,恭敬有礼,似乎正侍候在一位大人物身边。

    八仙桌后面是一张太师椅,其上影影绰绰的有一个人,却是连身形也看不清楚。

    “这就是城主府吗?”刘官玉看着肖队长,缓缓开口。

    “少侠,此处确实是城主府!”肖队长恭敬的答道。

    “特使在哪?”刘官玉望着方台。

    “那个站在八仙桌旁边的中年人,便是我们的首领,特使,十有八九便坐在那太师椅上!”肖队长对答如流,知无不言。

    “你是说,特使,现在就坐在太师椅上上?”赵满堂看着空空的太师椅,很是疑惑。

    “首领何等高傲,能让他如此恭敬有加的人,除了特使,别无他人!”肖队长神态之间非常肯定。

    “特使本就神龙见首不见尾!”黄衣人解释了一句。

    “根本没有人嘛!”赵满堂非常奇怪。

    “你的实力不到,肯定看不清,便是我,也只能感觉到那太师椅上有人,似乎有一个影子。”李超超心中一惊,倘若那便是特使,功力该是何等浑厚!

    “刘官玉师兄,那特使深不可测!”杨晓丽望着那高高的方台,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

    刘官玉的神色亦是非常凝重,那特使的功力,如同汪洋大海一般,即便在如此远的距离,他也能清晰感受到,那恐怖绝伦的威压。

    蓦地,方台之上,一道宏大的声音响起。

    “还真是一个重情重义,却又不知死活的小子!明知是一条死路,还要生生钻进来!”

    字字如雷,在半空炸响,震的人心惊肉跳,魂魄难安。

    刘官玉毫不示弱,运足内力,舌绽春雷:“特使,你一路上装神弄鬼,更派遣无数杀手围杀于我!但现在,我,还是来了!”

    “你既然来了,就别走了,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那宏大的声音,陡然加重,如同晴天霹雳,于不经意间炸响,令人惊骇欲绝,魂飞天外!

    更有一股神魂压迫之力,好似滔天巨浪,自高空轰然飞流直下,席卷而至。

    霎时间,众人只觉脑袋剧痛锥心,直欲炸裂一般心跳有若万马奔腾,似乎下一瞬便要从胸膛中蹦出来。

    身躯之上,更似有泰山倾压,身不由己,向后连退数步。

    “哇!”

    实力最弱的赵满堂,竟被压迫的吐出一口鲜血。

    刘官玉亦是心神震颤,压力山大,立时运转九日神功,乾坤大挪移,方才将那骇人的压力化解掉。

    “好强!强的恐怖!不可力敌!”李超超大惊失色。

    那特使仅仅只是气息威压,便已是如此凶悍,其真实功力,强到了何等地步?

    “哇靠,人都未见着,就让我吐血了,这还怎么打?小师弟,我们走吧,不找特使要解药了!”赵满堂心有余悸,感觉事不可为。

    “对,小师弟,我们跑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蔡加权也附和道。

    “你们中的流星雨之毒,很快就到发作时间了,哪里还有机会想其它的办法?再说,张师兄身上的禁制,也只有特使才能解开!没有退路啊!”

    刘官玉摇摇头,他也知道特使功深似海,自己对上,即便底牌全出,很可能也是一溃千里,基本没有胜算。

    但如果就此离开,等待他们的唯一结局,便是毒发身亡。

    何况,特使千辛万苦将他诱来,怎会放他离开?!

    一场死战,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