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死战(下)
    “金之盾!”

    下一瞬,王不还猛然一抬手,扔出一个巴掌大小的盾牌。

    盾牌通体呈现淡金色,迎风便长,倏忽间变的数丈大小,挡在了王不还身前。

    盾牌之上,金色的光芒闪耀,一股极其厚重坚实的气息,陡然间迸发而出。

    但那金之盾才刚出现,破天斧便已斩至近前。

    “呯!”

    破天斧狠狠的斩在金之盾上,巨响乍起,惊天动地,金之盾迸发出无比璀璨的淡金色光芒,似乎鼓足了所有的力量,想要挡住破天斧一斩。

    但,金之盾仅仅支撑了一眨眼的时间,便完全溃败!

    破天斧有如无敌神魔,闪电般一掠而过。

    刹那间,那刚刚闪现的金之盾,便如玉石一般,被破天斧直接斩的碎裂四散。

    破天斧挟威直进,气势万千。

    匆忙之间,王不还举枪一挡。

    “咔擦!”

    脆响声现,长枪被一斩两段。

    破天斧势不可挡,斩向王不还胸膛。

    但王不还苍白的脸,陡然闪现出诡异的微笑,右手一探,竟闪电般抓住了被斩断的另一截长枪。

    其动作之快捷熟练,宛若早已练习过千万遍一般。

    “断魂绝杀!”

    王不还凄厉的狂嚎一声,对迎面斩来的破天斧,竟是视若无睹,双手一抬,两截血红长枪闪电般刺向刘官玉官玉左右双肋。

    血色光芒之中,那长枪断裂之处,竟陡然冒出一截枪尖。

    枪尖极细,却寒光逼人,异常璀璨,一股毁灭性的气息,自枪尖处狂飙而出。

    刘官玉悚然一惊,却已不及变招,也不愿变招。

    他还有明镜之体!

    破天斧斩中王不还胸膛的同时,枪尖也刺中了刘官玉双肋。

    王不还整个身躯,从眉眼正中,被斩成两半。

    但他临死一击,借枪尖之利,竟然破开了明镜之体的防护!

    那突然冒出的诡异枪尖,便深深的扎进了刘官玉双肋。

    霎时间,热血迸溅。

    锥心的剧痛,闪电般袭遍全身。

    被劈成两半的王不还,双手兀自紧握长枪,刘官玉一斧斩出,横掠而过,王不还的两条手臂,被刹那间斩断。

    两片尸体,终于轰然摔落在地。

    那脸上诡异的微笑,犹自未散,看起来恐怖异常。

    刘官玉拿起一截枪尖,仔细一看,只见枪尖漆黑,闪着幽幽的黑光,锋锐至极的寒芒透体而出,不用碰触到,便能感觉到其慑人的锐利,似乎要割破皮肤。

    “真是锋锐到极致啊!”刘官玉喃喃低语,“也不知是何种材质炼成,竟然能够破的了明镜之体!”

    刘官玉想了想,将两截枪尖收进了乾坤戒中。

    见得刘官玉居然受伤,众位师兄都冲了过来。

    “小师弟,你怎么样?你别吓我们啊!”赵满堂边喊边叫,状甚焦急。

    “你大呼小叫干什么?没怎么样都被你叫的有问题了!”蔡加权一脸担忧的埋怨道,脚下步伐却甚是急迫。

    杨晓丽俏脸之上一片惶急之色,她也不知道为何如此着急,反正是心不由己。

    “大家不要太着急,我的伤势也不算重,很快就会恢复!”见得大伙如此关心他,刘官玉心下感动,立时安慰众人。

    “扎进去一寸多深,还说不碍事!刘官玉师兄,你这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我们?”花青青指着肋间的伤口说道。

    “我肉体恢复能力本来就强,明镜之体修炼成功后,就更厉害了,这伤口看起来恐怖,其实并不严重,你看,已经不怎么流血了!”

    刘官玉说的是实话,明镜之体的恢复力委实恐怖,刚才还鲜血喷涌的伤口,现在却已快要结疤的样子,伤口微微发痒。

    “小师弟,伤势对战力的影响有多大?后面可更凶险啊!”李超超关切的问道。

    “影响肯定是有,但也没有多大,放心吧,不碍事!”刘官玉信心十足的样子。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事不可为,就另寻他法!”李超超一脸严肃的样子。

    “谢谢师兄提醒,我都明白,你们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张师兄便行了。”刘官玉认真的说道。

    “一定要小心!”蔡加权看着刘官玉说道。

    刘官玉再次独自前行,走在空旷的街道上。

    他手持破天斧,警惕的看着四周,等待着凶杀再次来临。

    果然,再行一程,凶险如期而至。

    街道右侧的一间小屋,门扉打开,一个黑衣人,迈着方步,施施然走到了街道处中央。

    黑衣人四方脸,高鼻梁,大眼睛,一张阔嘴,一对大耳,三十多岁,身材壮硕。

    双眼之中,杀气森然。

    刘官玉能够确定,从未见过这张脸,却不知为何,这黑衣人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不过这黑衣人一说话,直接解开了他的疑惑。

    “小子,没有想到你竟能走到这一步!多次伏杀之下,居然还能活蹦乱跳!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异数,但,也就到此为止了!”

    刘官玉一听这声音,便立时醒悟过来,这黑衣人,便是曾伏杀于他的副首领。

    “你们从哪里来?”刘官玉问道。

    “这如何能够让你知道?”

    “我总感觉你们不属于这一片大陆!”

    “小子,你可以尽情的猜,但我肯定不会告诉你答案!”

    “你听说过抢滩登陆计划吗?”

    “没有。”副首领明显一头雾水的模样。

    “看来,你也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连这个计划都不知道!”刘官玉哂然说道。

    副首领一听,勃然大怒,明显被这句话刺激到了:“牙尖嘴利的小子,我要抽你的筋,剥你的皮,让你生不如死!”

    “那还是你去死吧!”

    刘官玉说罢,眼中陡然精光暴闪,破天斧一抬,暴斩而出。

    九日神力滚滚而去,连破天斧周围的空气,都带上了一种灼热。

    他毫不迟疑,直接动用了九日神力。

    这一斧斩出,狂猛绝伦,朝着副首领暴斩而去。

    “哇靠,你这是说干就干啊,也不讲两句场面话!”副首领双眼圆睁,如欲炸裂,眸光之中,尽是震惊和不敢置信。

    他哪里会想到,这小子刚刚还在说话,下一瞬却是干脆利落的动了手,而且一动手,就几乎全力。

    而且,他从对方招式之中,竟然感受到了一股极致危险,如同滔天巨浪般席卷而来。

    压制住心中的疑惑和不安,副首领眼神一凝,悍然出手。

    “剑来!”

    副首领右手潇洒一伸,空中光芒闪过,他手中已多了一柄怪剑。

    三尺长的剑身,二指宽,极薄,如同一泓秋水。

    剑身弯弯曲曲,有如蛇形,剑尖分岔,犹如两条蛇信。

    双面剑刃之上,暗青色的光华缓缓流动,幽光荡漾,给人一种极其诡异的迷幻之感。

    “吞天剑法!”

    副首领一声冷喝,面色森冷犹如万年寒冰,右手一抬,蛇形剑闪电般刺出。

    蛇形剑快到了极点,破天斧也快到了极点,在电光石火之间,二者碰撞在了一起。

    “叮!”

    一声脆响,蛇形剑正刺在斧身之上。

    “给我破!”副首领暴喝一声。

    刘官玉只觉一股阴冷至极的巨力,凝成非常细小的一束,刹那间狂飙而至,似乎要将破天斧刺穿。

    但破天斧何等神物,即便暂时失去了器灵支撑,又岂是他物能破?

    巨力对撞,二人各退一步。

    “咦,这是什么破斧头,居然能挡住我蛇形剑的锋锐!”副首领惊诧莫名,“有点古怪,但凭一把斧头,就妄想保住你的小命,我只能说,你想多了!”

    “徒争口舌之利,奈何?”刘官玉哂笑道。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死去吧!”副首领怒喝一声,手中蛇形剑暴起发难。

    霎时间,便见剑影狂飙而起,刺穿虚空的尖啸声骤然炸响,剑尖寒光闪烁不休,方位极速变幻,眨眼间,竟在空中形成了一只巨兽的轮廓。

    那巨兽张开吞天之口,里面剑意轰鸣,杀气激荡,朝着刘官玉一口咬下。

    刘官玉身子一颤,心脏狠狠一抽。

    一股极度凶险的感觉,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开天辟地之辟地!”

    刘官玉陡然暴喝一声,想也未想,立时施展出最强防御招式。

    斧影冲天而起,迅捷绝伦的速度,令得空气嘶鸣,虚空震颤,千万道斧影编织成一座巍峨雄壮的大山。

    下一瞬,那巨兽之嘴和这一座大山,轰然碰撞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激荡的气浪狂飙而出,如山崩海啸,慑人至极。

    那剑影形成的巨兽,在剧烈的碰撞中碎裂四散,残影纷飞。

    而斧影幻化的大山,却依旧挺拔傲然,威不可动。

    “怎么可能,你居然能挡住我这一招!”副首领震骇不已,失声惊呼。

    “哈哈,我就专做那种不可能的事!”挡住这一招,刘官玉也是底牌频出,九日神力用了,摩天圣主传授的绝招也用了,但他口头上,岂能输阵。

    “好,你牛,我让你牛!你再挡给我看看!”副首领咬牙切齿,脸露狰狞,一股疯狂之意,荡然而出。

    “石巨人,现身!”副首领左手一扬,空中一道灰白的光华闪烁,地面上已多出了一个巨人。

    石头巨人!

    几达十丈之高,四肢比水桶还粗,眼睛比碗还大,仅仅只是站在地面上,就已压出了两个深深的脚印。

    周身散发着令人惊颤的光芒,其身周的空间,似乎都承受不住绝强的压力,不断的震颤哀鸣。

    这石巨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副首领用手一指刘官玉,高声喝道:“石巨人,给我杀了他!”

    石巨人听了,晃动双手,迈开双脚,直奔刘官玉而来。

    奔走之际,轰然巨响连绵不绝,身后是一串深深的脚印。

    一股滔天的凶威,铺天盖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