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百九十九章 血染大地,为谁拼(3)
    刀芒与斧影碰撞,巨响惊天动地,气浪狂飙四射,声势骇人至极。

    巨响声中,刀芒与斧影胶着在一起,如同两只斗牛在互相较力。

    下一瞬,但见璀璨的刀芒,猛然间碎裂四散,朝着四面八方狂射,如同无数利箭自碰撞处疾射而出,将虚空射穿,把房舍打烂,令地面震颤。

    有数道碎裂的刀芒,激射十数丈远,迅雷般直奔李超超等人而去。

    幸得屠龙刀锋锐盖世,李超超虽然不能运转内力,但全凭肉身之力,也是轻易将几道刀芒斩断。

    但却有一道刀芒,却是直奔肖队长而去,肖队长闪避不及,被刀芒割伤右臂,留下一道恐怖的刀口,霎时间鲜血横流。

    这骇人的一幕,令得黄衣人和刺客二人心胆俱裂,极度震骇。

    首领和刘官玉二人闪电般交锋一招,竟是刘官玉略占上风。

    刘官玉居然挡住了那鬼神皆惊的一刀。

    不过,刘官玉却是有苦自知,心中凛然。

    几尽全力的一击,仅仅只是将那刀芒斩碎而已。

    而对方,显然未出大力,状甚轻松。

    这首领的实力,很强!

    比他想象中还要强!

    这必将是一场苦战!

    “你,竟然挡住了?”首领再次吃了一惊。

    刚才这一招,他虽然未尽全力,却亦是非同小可,借天境以下,罕有敌手,但刘官玉居然挡住了!

    这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

    而且对方的实力,远远不止小世界境这样简单,即便是一些借天境初期的修炼者,也很难与其抗衡。

    但对方的境界,却明明就是小世界境!

    见鬼!首领内心中隐隐掀起波澜。

    “生死轮回!”

    脸上轻视之色迅速收敛,浑身气势陡然暴涨,一座有若实质的通天桥虚影,自其头顶三尺处浮现而出,附近的灵气立时呼啸而至,冲进了他的身体之中。

    右手一抬,缓缓举起青龙长刀,刀尖上刀芒吞吐闪烁,宛若毒蛇吐信,森寒慑人。

    下一瞬,整个人乃至刀身之上,弥漫出黑白二色气体,白色在左,黑色居右。

    二色气体弥漫的速度越来越快,片刻之间,便扩散至方圆十丈的范围,好似一个黑白二色的盒子,将这一方天空完全笼罩。

    白色的一边,充满生机活力,欣欣向荣,犹如春日来到。

    黑色的一边,却是死气笼罩,毫无生机,宛若地狱降临。

    一股股浓郁的气息,自雾气之中不绝而出,令人心神震骇,全身颤抖,几欲窒息。

    而首领整个人,以中心为界,左边一半白色,右边一半黑色,看来骇人已极。

    李超超等人见雾气逼近,慌忙又退开数丈,瞧见雾气中若隐若现的首领,不由的心神狂震,脸色苍白。

    赵满堂右手紧握拳头,失声惊呼:“他身体中,竟然会跑出两种颜色的雾气!这是什么妖法?!”

    “太可怕了!刚才那一招刀法,如果是我对上,肯定挡不住!但对上现在这种雾气,我却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花青青一脸惊惶之色,紧张的盯着雾气中的如同恶魔般的首领。

    李超超一脸的凝重,心中不停的想:“糟糕,糟糕,小师弟这一次可真正危险了!我该怎么办才好?”

    杨晓丽俏目含忧,银牙紧咬,恨不能以身代之。

    高台上,那些黑衣蒙面人眼中,也露出惊骇之色,暗赞道:“首领这一招,诡谲玄妙,威力不凡,以前也不见用过,也不知是何招式?”

    “不错,竟然领悟了刀道的生死意!倒是难能可贵,可以进入后备种子序列了!”特使的声音在半空轰鸣,带着一抹惊讶。

    特使的声音,首领也听见了,立时惊喜万分!

    后备序列啊,那可是他梦寐以求的!

    特使一激动,生死轮回的威力便更甚几分。

    森寒的杀意,节节攀升。

    “享受死亡的滋味吧!”

    伴随着首领冰冷的声音,无尽森寒的死意,陡然从天而降,打在了黑白二色雾气之上。

    一下子,便如同是开水沸腾一般,黑白二色雾气翻滚不休,波涌浪奔。

    恐怖至极的死气,宛若利剑般狂飙四射。

    刹那间,一片死寂。

    李超超等人只觉无形之中,似有泰山倾砸而至,狠狠的碾压在心脏上,顷刻间几乎窒息,脸色苍白如纸。

    这股气势有如滔天巨浪,席卷而至,众人根本挡不住如此气势的威压,不住的倒退,直到再度退出数丈之远,方才能够站稳。

    “太恐怖了,小师弟,你可要挺住!”蔡加权眸子血红,死死的盯着首领,如果目光能杀人,首领已死去无数次。

    靠的最近的刘官玉,感受更为真切,在那狂暴气息的威压之下,感觉自己宛如一只惊涛骇浪中的小船,风狂,雨疾,浪猛,随时都可能被击碎。

    他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震碎,浑身骨骼发出咯吱的响声,似乎下一瞬便要碎裂。

    痛!

    深入骨髓的痛!

    “好厉害!”

    刘官玉暗赞一声,明镜之体疯狂运转,太极神拳和乾坤大挪移轰然启动,这才堪堪挡住。

    首领手中的青龙长刀,光华闪耀,令人不敢逼视,刀身上那条青龙仿如活了过来,摇头摆尾,张牙舞爪,像是要从刀身上飞下来。

    首领手臂一动,长刀幻起一片残影,一道刀芒,黑白二色纠缠,挟着无尽的生死气息,闪电般划破虚空,朝着刘官玉暴斩而来。

    快,这一刀,实在是太快了!

    迅捷绝伦,倏忽而至。

    那黑白二色的刀芒,直接到了刘官玉的身前。

    “力劈华山!”

    刘官玉暴喝一声,破天斧扬起,凌空狂斩而下。

    这一招,其实是开天辟地之开天的变招,以最玄奥神奇的内劲运行方式,驱使最简单粗暴的招式,少了几分变化,但速度却更快上几分。

    那一道刀芒,委实来的太快,快的他没法用大招。

    这一招“力劈华山”看似简单,但却亦是快到了极点,而且其内在景象,却一点也不简单。

    杀神棍法,周天大衍诀,乾坤大挪移,九日神力,有机的融合在了一起,更令人恐怖的是,那金之本源,似乎感受到危机,竟陡然分出了三分之一。

    所有这些,令得这简单的一招,不再简单。

    具有了迅捷绝伦的速度,狂暴无俦的威猛,杀伐绝世的锋锐

    这一斧斩出,没有花哨的变化,却更多了几分简单直接的凌厉!

    一斧划过,虚空生波,层层碎裂而开。

    下一瞬。

    斧影与刀芒凌厉碰撞。

    “轰!”

    巨响冲天而起,气浪激荡四射。

    那无比诡异凶悍的刀芒,竟被锋锐无比的斧刃,硬生生斩裂为两半,犹如利刃划过纸片。

    “不可能!”首领的眼孔骤然放大,呼吸猛的一滞,心脏一阵紧抽,仿如被一只无形之手,紧紧捏住,隐隐作疼。

    “这小子,太妖孽了!”

    刘官玉一招之间,便占得上风,心中却并无喜意,他几乎底牌尽出,才只是如此效果,多少有些失望,看来,对方比他想象中还要强。

    但此时却容不得他多生感叹,既然占了上风,就得乘胜追击。

    刘官玉身形一晃,闪电般前冲。

    那两截断裂的刀芒,在空中一转,倏地跑回了那白色的雾气之中,首领却是陡然大喝一声:“我倒要看看,你能接我几次轮回刀!”

    说罢,刀身急速颤抖,又是一道刀芒迅雷般斩出,直奔刘官玉而来。

    刘官玉斧身一折,幽光一闪之间,再次将刀芒斩为两段。

    “咻!”

    万分诡异的是,这两段刀芒,也是径直飞回了白色雾气之中。

    “这有何用处?”刘官玉心中无比诧异。

    便在此时,三道刀芒,成一条竖线,闪电般袭来。

    一取眉心,一射咽喉,一奔小腹气海。

    速度迅捷绝伦,却是一慢两快,中间的刀芒最慢,上下两道刀芒更快。

    刘官玉一抬破天斧,正准备斩击上下两道刀芒,心中却是莫名的一惊,一股冷意从脚底直冲头顶。

    “不好!”

    心中暗叫一声,抬起的内力便收回了几分。

    幸得他熟练降龙十八掌,杀神棍法,以及太极神拳三种绝技,发力收力的技巧早已随心如意,这收发之间,方才迅捷万分,流畅自然。

    果然,三道刀芒冲至他近前之时,异变陡生。

    那冲在前面的两道刀芒,却是倏地一顿,而中间的那一道刀芒,却是猛然加速,快到了难以形容的地步。

    刀芒一闪,直刺咽喉!

    森冷无比的杀气,仿若实质,令得咽喉处的肌肤骤然颤栗。

    “好险!”

    刘官玉的额头几乎冒出冷汗。

    倘若他刚才先挡上下两道刀芒,必然被中间的刀芒打个措手不及,后果难以想象。

    但此时既已预先知悉,这三道刀芒便失去了所有的诡异和凌厉,被刘官玉“唰唰唰”三斧,斩成了六截。

    光芒一闪,这六截刀芒,如同乳燕归巢一般,投进了白色的雾气中。

    见得刘官玉竟然识破玄机,首领再度被惊到了。

    他却不知,小李飞刀,那是何等厉害的绝技,这刀芒与其一比,小道尔!

    刘官玉刚前冲两步,那首领嘿嘿一声冷笑,抖手发出九道刀芒,闪电般围杀而来。

    杀气似海,铺天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