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零一章 血染大地,为谁拼(5)
    赵满堂突然惨叫一声,脸庞迅速笼罩上一片浓郁的绿色,,神情之间甚是痛苦。

    下一瞬,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翻身跌倒。

    “小猴子,你怎么了?”站在赵满堂身边的蔡加权,浑然不顾自己也是疼痛万分,急切的问道。

    “唔……”赵满堂却是双手抱头,牙齿打颤,早已说不出话来。

    “我也觉得摇摇欲坠,似有一万根银针刺在心脏上,真正疼痛锥心!”陆武志也是一脸痛苦的模样。

    “哎哟,好痛!”花青青叫道。

    “啊,你的脸上,怎么也多了一层绿色!除了银针刺心,你还有没有其它什么症状?”陆武志立时上前,拉住了花青青的小手,一副体贴的模样。

    此时形势危急,他也顾不上被师兄们看笑话了。

    “跟你的症状一样。”花青青也痛的声音发颤。

    “看来,大家的症状都差不多,但我觉得,锥心之痛并不是非常强烈,还可以忍受。”李超超皱着眉头,痛苦之中还带着忧虑。

    “这应该是一种毒,而且可能跟实力有关,实力超强,中毒越浅,实力越弱,中毒越深。”杨晓丽白皙的俏脸上,也浮现一层绿色。

    “应该是这样,你看肖队长三人,脸上的绿色也深浅不一。”蔡加权说道。

    “可是,张师弟的脸上为何没有绿色,也没有痛苦的模样?”李超超不解的问道。

    “张师弟中了特使的独门禁制,也许就不受这种毒的影响了!”陆武志猜测道。

    李超超眼含深意的看了张冒灵一眼,却未说话。

    “我们尚且如此,也不知刘官玉师兄怎么样了。”杨晓丽望着那一片黑白之中,却又带着深深绿色的雾气,眼中满是担忧。

    众人便朝着刘官玉望去,无奈那雾气甚是浓郁,影影绰绰,哪里看的清楚。

    众位师兄的动静,刘官玉自然也是有所察觉,但此时哪敢分心他顾。

    不过,这种毒,对他却是毫无影响。

    见得刘官玉此时依然没有中毒迹象,首领大为惊诧。

    “竟然真的不怕毒!难道身怀异宝?”

    首领才不相信以刘官玉自身的实力,能够抵挡得住这种奇毒的影响。

    此种名为生离死别的剧毒,能够无视任何灵气的防护,凡是实力比他低的,必定中招,疼痛锥心,生不如死。

    十分功力,施不出两分来。

    即便是功力比他略高,也不能幸免,除非境界高出他两个大境界,才能不受影响。

    但刘官玉的境界能高出他两个境界吗?

    呵呵,他只能呵呵了。

    所以,对方一定身怀异宝,而且还是等级极高的宝贝!

    想到此,首领的眼睛立时红了,恨不得立时将那异宝拿到手中!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就施展了大招。

    “死亡之箭!”

    首领暴喝一声,那在半空中不停瞬发剑芒的青龙,立时“昂”的一声,飞回了刀身之上。

    雾气当中的绿色,刹那间消散殆尽。

    白色雾气倏地收缩,形成一个乳白的圆球,拳头大小,附着了刀身左侧。

    而那黑色的雾气,仿若瞬间获得了一丝生机,具有了灵性,疯狂的翻滚扭转起来。

    雾气笼罩的范围,瞬间缩小,显露出刘官玉的身形来。

    “看来小师弟没有中毒!”蔡加权说道,提起的心,也略略放下。

    “好像小师弟天生免疫各种毒的攻击!”李超超想起前两次,感觉小师弟似乎百毒不侵。

    翻滚之间,那些黑色的雾气更为凝练,眨眼之间,已是浓郁到似乎要液化的地步。

    竟凝聚成了一把半尺长的黑箭。

    那黑箭通体呈现妖异的黝黑,一股比先前浓郁了数倍的死亡气息,如同滔天巨浪般席卷而来。

    站在远处的众位师兄,仅仅看了一眼,便觉得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力量,要将自己狠狠的撕裂。

    “起!”

    首领冷喝一声,长刀挥动。

    顿时。

    黑箭产生了惊人的变化。

    黑芒绽放,璀璨耀眼,形体陡然变大,倏忽之间,已变得两丈多长,无尽的杀意,自黑箭上狂飙而出。

    黑箭虚浮半空,锋利无比的箭尖,遥遥锁定了刘官玉的身形。

    刘官玉见到首领竟然改变了攻击方式,心中一喜。

    刚才被那剑芒和刀芒一通猛攻,虽然挡住了,却也数处受伤,状甚凄惨。

    这死亡之箭,看来声势十足,诡异万分,他却觉得更为轻松。

    反击时刻,来临。

    “杀!”

    首领暴喝一声,朝着刘官玉一指,那蓄势已足的黑箭,陡然划破长空,激起尖厉的啸声,挟着摧毁一切的威势,闪电般直刺而来。

    刘官玉一声长笑,挥动手中门板大小的破天斧,用斧身朝着黑箭暴拍而去。

    “轰!”

    黑箭迅雷般射在了斧身之上,一道惊天动地的巨响,自碰撞处乍然而起,狂猛至极的气浪,向着四周狂飙而出,打的虚空阵阵颤抖。

    二者竟僵持在半空。

    黑箭之上,妖异的黑光暴闪,更有阵阵嘶鸣传出,箭身飞速旋转,似乎要将破天斧钻出一个洞来。

    碰撞之际,刘官玉只觉一股滔天巨力汹涌而来,那黑箭不仅犀利至极,力道更是巨大无比,当下一刚一柔二力连发,将黑箭来势化解。

    “阳关三叠浪打浪!”

    刘官玉厉喝一声,融合了九日神力的内劲,勃然而发,奔腾汹涌。

    下一瞬,僵局打破,破天斧轰然前进,那声势惊人的黑箭,再也抵挡不住,刹那间四分五裂。

    “怎么可能!”首领一见,双目圆睁,不敢置信。

    “现在,你也接我一招!”刘官玉脚尖点地,飞跃而起,冲至半空之中,破天斧高举,猛然暴斩而下。

    “开天辟地之开天!”

    一斧既出,狂猛无俦,威势绝伦。

    一斧既出,虚空破裂,气浪狂飙。

    一斧既出,杀意森然,斩天灭地。

    这一斧,九日神力参与,金之本源融合,磅礴气势奔腾汹涌,杀伐四方。

    破天斧穿越虚空,直奔首领而去。

    “疯了,这小子绝对是疯了!居然敢来进攻我!不给你一点厉害瞧瞧,真以为马王爷不是三只眼!”

    首领见得来势的威猛凌厉,更能感觉到刘官玉的杀伐决绝,心中亦是震骇不已。

    破天斧的速度迅捷绝伦,首领根本来不及发出黑箭,只得停止运转生死轮回功法,长刀一挥,一道刀芒迸射而出,斩向冲来的门板大的巨斧。

    “噗!”

    刀芒狂飙而出,迅雷般斩在破天斧之上,却听一声闷响,刀芒刹那间碎裂四散,根本不能抵挡。

    破天斧毫不停顿,快逾闪电般前进。

    极致的危险,令得首领的身躯都微微颤抖。

    他居然被一个小世界境,逼到了如此地步。

    “地狱花!”

    危险时刻,首领扔出了他的防身宝贝。

    一朵淡蓝色的小花闪现空中。

    巴掌大小,九片花瓣,通体漆黑,闪着幽光。

    “咄!”

    首领左手一指,一道灵气狂飙而出,打入了地狱花之中。

    刹那间,漆黑的光芒,自地狱花之上迸射而出,眨眼间弥漫数丈方圆,那地狱花竟然迅速放大,瞬息之间,已变得数丈大小。

    一股异常凌厉嗜血的气息,自地狱花中狂飙而出,惊涛骇浪般席卷四方。

    下一瞬,地狱花便挟裹着无比惊人的气势,朝着破天斧冲去。

    “小子,你再妖孽,难道还能打的破我的地狱花!”首领嘿嘿冷笑。

    这地狱花,可是一件防护至宝。

    乃是他所在位面的三大圣花之一,是传说中能够开花七次,结果七粒的圣花啊!

    一粒种子,便能成就一名高手!

    即便是境界比他高很多的修炼者,也不能拥有这样的至宝。

    他获得这一朵地狱花,并非靠实力,而是靠运气。

    在一次秘境中寻宝时,他偶然脑袋一抽,发神经似的拼死救下了一只小白兔,结果直接导致生命垂危。

    谁知他运气好到逆天,救下的这一只小白兔,竟然是一位功力绝世的老怪物。

    只因修炼一种秘法,走火入魔之下,魔气逆转,境界跌落,实力下降九成,被逼迫现出本体。

    一只没有实力的小白兔,在秘境之中,当然是被欺负的对象,在一只魔狮的欺负下,几欲丧生。

    也是这老怪命不该绝,遇上了首领。

    这首领也是心狠手辣,杀伐果决之辈,若在平时,定然会视若无睹。

    但也不知是何原因,首领竟非常罕见的大发善心,出手激战一番,终于将魔狮杀死,将小白兔救了下来。

    但他自己,却也重伤濒死。

    这老怪物感其拼死相救之情,给了首领一粒超级丹药,不仅令得他伤势尽复,而且实力飙涨。

    临走之际,更是赠送首领一件至宝,就是这地狱花。

    整个位面,也没有几朵地狱花,但首领,就是凭着逆天的运气,拥有了一朵。

    地狱花卷起飓风,挟着雷霆之势,在轰然炸裂的空气爆响中,硬生生的破裂虚空,撞击出一个空间通道,如同一座迅速移动的大山,轰然前冲。

    破天斧斩裂苍穹,闪电而来。

    “轰!”

    二者悍然相撞,巨响惊天动地,震耳欲聋,澎湃激荡的气浪狂飙四射,将附近的虚空打的层层碎裂。

    声势骇人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