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零三章 血染大地,为谁拼(7)
    首领的防护至宝梦幻天堂,在刘官玉获得体内那股神秘巨力之后,变得不堪一击,被一斧斩的碎裂四散。

    失去了防护的首领,便如一只待宰的羔羊,拼死抵抗,也是无济于事。

    破天斧暴斩而下,青龙长刀瞬间被斩成两截!

    首领震骇至极,刚退开一步,破天斧电闪而至,急切间拼尽全力,在身上形成数层灵气光罩,想要挡得片刻,以争得逃生之机。

    但破天斧暴斩而下,犹如切开纸片一般,轻易的将灵气罩破开,旋即将首领拦腰斩成两截。

    “呼!”

    刘官玉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体内那股神秘巨力迅速消退,竟令得他有一点虚弱感。

    “哎呀,别着急走,多留一会儿啊!我们聊天!”他在心底遗憾的叫道。

    那种掌控一切的感觉,多么令人着迷,令人神往啊!

    可惜,那股神秘的巨力,并不属于他,至少,现在不是他能够随意使用的。

    未来嘛,未来谁说的清楚?!

    刘官玉察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微微有些头痛。

    两肋的伤口,是被副首领两截枪尖刺中,后背前胸的内外伤,是被石巨人数次暴击在身上所致,身上其它数处刀伤,剑伤,是首领生死轮回大招所致。

    即使有着明镜之体的强悍恢复力,如此多的伤势加在一起,也令得他有点难受。

    喝了三杯天使之手后,望了望不远处的方台,刘官玉眉毛一扬,再度迈步向前。

    他不敢再坐下来调息恢复,留给他的时间已然不多。

    他要跟时间赛跑,要跟死亡竞争!

    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

    距离方台越来越近。

    破空声响,六道身影自方台飞跃而下,轰然落在地上。

    一字排开,拦住了刘官玉的去路。

    六道浑厚至极的气息,犹如六座高山屹立,恰似六片汪洋大海,恐怖到令人惊悚。

    更有六道嗜血、凶残、狂暴的杀机,惊涛骇浪般奔腾而来。

    “好强!似乎比首领更强上几分,还一下来六个!哇靠,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刘官玉双目凛然,心中暗骂。

    “小子!我们来了,你就死定了!”居中一个彪形大汉用手点了点刘官玉,异常傲慢的说道。

    “这样的话,我已听过好多遍了,能不能来点新词?说实话,就凭你们,呵呵!”刘官玉故意神色不屑,希冀能激得对方愤怒,方才有机可乘。

    “我等乃是特使贴身护卫,岂是小猫小狗所能比!”居中的彪形大汉,实在是太骄傲了,“我可以赐予你自杀的权利!”

    “一群牛,天上飞,为什么,你在吹!”刘官玉哂然笑道。

    他已经努力的去激怒这六个人了,但实际效果似乎不够理想。

    “我承认,被你成功的激怒了!但是,这后果,比你想象中还要严重!我会赐给你,一种痛不欲生的死法!记住我的大名,阿大!”居中彪形大汉阿大说道。

    “你的爷爷叫阿二!”

    “去向阎王报到的时候,可别弄错了,我叫阿三!”

    ……

    这六人,竟是以数字命名。

    从阿大,到阿六。

    “真啰嗦,杀人还用这么多废话吗?!”刘官玉骤然抬头,眼神中杀意爆然,如同鹰隼般牢牢锁定了阿大。

    擒贼先擒王,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他选择了先杀阿大,因为,阿大的实力,在六人中,应该最强,而且,是发号施令的核心人物。

    杀了阿大,等于是断去了这六人的首脑,意义重大。

    九日神力勃然而发,凌波微步的身法,运转到极致。

    奔腾汹涌的内劲,不绝的涌入破天斧中,令得其幽光大盛。

    “杀!”

    刘官玉暴喝一声,瞬息出手,破天斧划过一道寒芒,狂斩而出。

    凌厉!

    令人惊骇的凌厉!

    破天斧前进方向的那一片空间,被瞬间斩裂,层层破开,尖锐刺耳的厉啸,冲天而起。

    “我赐你自杀,你却对我出手!”阿大彻底的怒了!

    小虫子一般的人物,竟然敢向他出手!

    真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一瞬之间,他的脸色变得极度冰冷,如同万年寒冰。

    “夺魂旗!”

    阿大暴喝一声,双眼圆睁,眸光如电,右手突然抬起,光芒闪烁之间,一杆条纹旗出现在他手中。

    旗杆长六尺,旗面三尺见方。

    旗杆有如一柄长枪,尖端亮银色,闪烁着慑人的寒芒。

    旗面黑色为底,有着几根白条横贯两端。

    旗面中间,是一个骷髅头,大张着嘴,甚是狰狞可怖。

    阿大手一抖,“哗”的一声,旗面翻卷,闪电般缠绕在旗杆之上,看起来更像是一柄长枪。

    “死去吧!”

    阿大一抬旗杆,宛若一根长枪一般,枪尖晃动,朵朵枪花闪现空中,森寒的银芒暴闪,挟裹着凌厉无比的威势,朝着刘官玉迅雷般刺出。

    杀气浓郁似海,将刘官玉牢牢锁定,速度更是快到了极致,堪比瞬移。

    枪尖刺破虚空,穿越距离,瞬间刺到了刘官玉身前。

    这阿大用的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二人兵器长度相差无几,如此近的距离,如不躲闪,都可将对方重伤!

    狭路相逢勇者胜!

    刘官玉自然不肯避让,破天斧一往直前,冷傲、不屈,还有着无尽的森冷杀意。

    电光石火之间,枪尖倏然而至,正刺在刘官玉胸膛之上。

    “噗!”

    一声轻响,枪尖刺进皮肤一寸的深度之后,便再难前进分毫!

    “怎么可能?!他的肉体,居然能够挡住我夺魂旗一刺!”阿大震骇不已,眼珠都快要掉出来。

    刘官玉心中亦是大为震惊,怎么随便来个东西,都能破开明镜之体的防护?

    他却有所不知,这夺魂旗的旗杆,乃是数种极其稀有的金属打造,枪尖处更是添加了破防石。

    这破防石乃是一种天外陨石,坚硬无比,而且专破各种防护。

    便是一堆钢铁,枪尖也能瞬间洞穿!

    阿大用此旗杆,也不知刺杀了多少英雄豪杰。

    但是刺在他身上,却只是刺进了一寸深而已。

    即使是这样,也已令得阿大震骇莫名了。

    按照以往经验,必定洞穿!

    这一刺,伤口乍现,鲜血汩汩而出。

    剧烈的疼痛,丝毫也改变不了破天斧前进的路线,狠狠的朝着阿大的脑袋斩去。

    距离一尺之时,阿大身前陡然青光一闪,一个厚厚的乌龟壳闪现而出。

    一人宽,一人高,刚刚好将阿大完全挡住。

    乌龟壳青灰色,厚重,坚硬,通体流光溢彩,符文闪耀。

    “轰!”

    斩向阿大脑袋的破天斧,便斩在了乌龟壳上,惊天动地的巨响骤然而起,暴烈的气浪狂飙四射。

    乌龟壳一阵光华闪耀,竟然挡住了破天斧狂猛一斩。

    刘官玉意外了,吃惊了!

    难怪阿大敢以伤换伤,以命拼命!

    原来是有此后着!

    这乌龟壳,至少是跟地狱花一个级别的至宝!

    刘官玉就有点小郁闷了。

    本以为自己底牌众多,资源雄厚,没想到跟这些人一比,简直穷到家了。

    乌龟壳与破天斧碰撞之时,阿大只觉一股巨力如同滔天洪水一般,奔腾而来,震的他心神一颤,手中的动作也有着刹那间的一顿。

    便是这一顿,刘官玉却已乘机退开一步。

    本来准备围攻的其余五人,见得自己的首领阿大一招之间,便令得刘官玉受伤,便都停住了脚步。

    大家都知道,阿大喜欢单独作战,特别是在他报仇泄恨之时。

    “嘿嘿,小子,你就等着死吧!”阿大得意的冷哼一声,藏在乌龟壳后,手中旗杆一晃,暴刺而出,直取刘官玉心窝。

    破空之声呼啸而起,速度快的惊人。

    没有把握破开对方乌龟壳的防护之前,刘官玉却是不敢跟阿大硬拼了。

    门板也似的破天斧猛然一横,宽大的斧身挡在了身前。

    “叮!”

    一声脆响,枪尖正刺在破天斧上,却是连一点痕迹也未能留下。

    “哇靠,这是怎么了,一把破斧头,也能挡得住我夺魂旗一刺?!”阿大怪叫道。

    “你居然敢污辱破天!”刘官玉大怒,身形电转,凌波微步展至极处,鬼魅般转到了阿大右侧,手中破天斧猛然斜斩而出,直取阿大腰肋之间。

    飓风起,幽光闪,招式迅猛绝伦。

    阿大显然也未料到,刘官玉居然如此之快,脸上立时满布震惊之色。

    此时乌龟壳尚在胸前,要想出防御右侧已来不及,阿大只得右脚暴退半步,手中旗杆横挡而出,在千钧一发之际,拦住了破天斧。

    “呯!”

    二者剧烈碰撞,一声闷响传出,那裹在旗杆上的旗面,竟被斩出了一条细小的裂缝。

    而旗杆,被破天斧上的巨力一斩,立时剧烈弯曲,如同一张铁弓。

    阿大的身形,如被狂奔的巨象撞击,倏地抛飞而出。

    刘官玉右足踏地,轰然巨响中,身形如大鸟般飞跃而起,刹那间已追到阿大的近前,双手抡起破天斧,凌空暴斩而下。

    “咻!”

    尖厉的破空声刺耳至极,慑人心魄。

    此时阿大身在半空,见来势狂猛无俦,心下大惊,立时一式“烟云纵”施出,双足猛然一蹬,整个身躯竟然凭空直立而起。

    “去!”

    阿大左手一指刘官玉,口中断喝一声。

    身前那一面乌龟壳立时光华耀眼,气息狂飙,闪电般朝着刘官玉飞扑而去。

    几乎同时,阿大右手中夺魂旗一抖,弯曲的旗杆倏地变直,那卷着的旗面陡然“哗”的一声展开,露出狰狞恐怖的骷髅头来。

    “夺!”

    阿大再喝一声,夺魂旗闪电般扔出,朝着刘兜头罩去。

    旗面翻卷,猎猎作响,一阵黑雾,陡然自骷髅头上喷射而出,顷刻间,笼罩了数丈方圆的范围。

    那骷髅头上下颌大张,一阵厉啸冲天而起,一股无形的杀伤力,似要将人的心神搅碎。

    “咻!”

    两道漆黑如墨的光华,陡然自骷髅双目中狂飙而出,挟着毁天灭地的威势,朝着刘官玉暴击而来。

    黑光过处,虚空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