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零七章 血染大地,为谁拼(11)
    黑线破碎虚空,穿越而来,迅雷般打在了破天斧上。

    刘官玉只觉得一股尖锐的巨力,如同长枪般刺来,力道之巨,超乎想像,当场不由的后退一步。

    而那道黑线,并未能击穿破天斧,被斧身一挡,折射而下,击在了地面上,顷刻间打出一个拇指大小的洞来,深不见底,洞口焦黑。

    半空中,千万支羽毛利箭般疾射而至,密密麻麻,铺天盖地,整个空间,都似乎没有了一丝空隙。

    无尽的杀气,如同汪洋大海一般,从半空中倾泻而下,将他淹没。

    “辟地!”

    刘官玉挥动门板大的破天斧,斧影幻化,重重叠叠,如同一张大网,将他牢牢罩住。

    几乎所有的羽毛利箭,都被破天斧击落。

    除了三支。

    这三支羽毛利箭射来的角度,实在太过诡异,太过刁钻,令得他根无暇顾及。

    最要命的是,这三支羽毛利箭的颜色,是完全透明的,在空中飞射时,根本看不见,

    两支羽毛利箭,在半空划了一道弧线,如流星般坠落地面,一支在刘官玉身前,一支在身后。

    但这两支羽毛利箭,却并未真正停止,而是贴地疾行,朝着刘官玉双腿射来。

    在漫天羽毛利箭的攻击掩护下,刘官玉根本没有看见,这两支贴地而来的羽毛利箭,只是在激战之中,陡然觉得似乎有着诡异的气流波动,迅雷般袭杀而至。

    刘官玉条件反射般脚步一晃,躲过了一支,却被另外一支羽毛利箭射在了左小腿之上。

    “叮!”

    一声轻响,羽毛利箭射进半寸后,便被明镜之体挡住,再难前进分毫。

    另外一支羽毛利箭,却是径直射进了地面,在地面反转潜行,继而一冲而出,射到了刘官玉右脚掌之上,亦是破开了半寸的深度。

    顷刻之间,刘官玉左腿,右脚掌,同时受伤,虽然不重,却也对他的行动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刘官玉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幸好有着明镜之体的防护,否则早被射穿脚掌和小腿。

    他便要立时处于绝对的劣势之中。

    倒飞中的阿大落地,见得刘官玉以轻伤的代价,便将他发动的偷袭化解,心中惊讶不已。

    这一招,其实是他败中取胜的绝招。

    已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在即将胜利之时,俱都死于这一招之下。

    “小子,你倒是让我越来越惊讶了,这种攻击,也能挡得住!”阿大恨恨的说了一句,光芒一闪,右手中已多了一条绳子。

    绳子只有一尺来长,通体火红,就仿如一道燃烧的火焰一般。

    一股令人心悸的感觉,弥漫而出。

    刘官玉的脸上,立时多了一抹绳凝重,因为这绳子让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危险。

    阿大灵力潜动,右手一抖,那绳子一阵光芒闪烁,眨眼间变得一丈长,一端被阿大拿在手中,一端虚浮空中,像是一条毒蛇,又好似一条彩带。

    给人一种极其诡异之感。

    “老大居然把这件王器拿出来了!简直不可思议!”阿六说道。

    “确实大材小用啊!这缚命绳一出,这小子离死不远了!”阿三说道。

    “死!”阿大暴喝一声,右手手腕急速抖动,那火红的绳子,陡然间红光大盛,一簇簇火焰自绳子上冒出来,那恐怖的火苗,竟有一尺多高。

    顷刻间,那绳子竟变成了一条两尺粗的火龙。

    火龙附近的空间,竟被烧的层层碎裂,焦黑一片。

    “好恐怖!”刘官玉眼神一缩。

    “唰!”

    绳子腾空而起,速度快捷绝伦,夭矫有若天龙。

    那绳子的一端,竟幻化出一个巨龙的头颅来,面目狰狞,形态凶恶。

    刹那间便已冲到刘官玉近前,龙嘴一张,狠狠的朝着刘官玉头部咬来。

    刘官玉破天斧一抬,朝着那龙头迅雷般暴斩而出。

    刹那间,龙头便与破天斧撞在了一起。

    没有想象中的激烈碰撞,没有澎湃的劲气激荡,破天斧从龙头正中一斩而过。

    龙头竟依然完好无损,似乎根本没有受到破天斧攻击一般,摇晃一下,已然到了刘官玉头部半尺之内。

    一股烧的空间都要湮灭的极热,扑面而来。

    诡异,太诡异了。

    那龙头竟恍若虚幻一般,但其威压,气势,却又实实在在,毫无虚假。

    刘官玉大骇,脚踏凌波微步,身形暴退,但那火龙头竟是如影随形,紧逼而上。

    同时龙嘴一张,一道火焰狂飙而出,直奔他头部而来。

    刘官玉一抬破天斧,挡在身前。

    那火焰竟也无视破天斧的遮挡,如同水流一般在斧身上分开,刹那间又在另一侧聚集,恢复成原样,似乎根本未曾遇到阻挡一般。

    刘官玉万万没有想到,这火焰竟如此厉害!

    想要躲避,却已来不及,被火焰迅雷般打在了头部。

    顷刻间,眉毛,胡子,头发,俱都被烧的一干二净。

    眼睛更是一阵剧痛,眼泪横流,视线都变的有些模糊不清。

    刘官玉惊骇欲绝,这绳子的攻击实在太恐怖了。

    那龙头却是一声闷吼,又是一道火焰狂飙而来。

    刘官玉哪敢去挡,全力暴退。

    倏忽间拉开数了数丈距离,正当他以为可以安全一点之时,那火龙一般的绳子蓦然尾部一甩,“唰”的一声抽了过来。

    一丈的绳子,数丈的距离,这也能攻击的到自己?

    刘官玉有些诡异,但为保险起见,还是继续暴退。

    但那绳子却陡然加速,瞬间变长,一下子便已是七八丈长,猛然横扫而来。

    速度快到了极点!

    刘官玉根本逃不出绳子控制的范围,只得挥动破天斧一挡。

    这一挡,便挡在了绳子尾部一丈之处。

    没有声音,没有气浪,那绳子似乎陡然自碰撞处断裂,走过破天斧后,断裂处再度结合在一起,朝着刘官玉胸膛抽来。

    刘官玉心神震颤,亡魂皆冒。

    电光火石之间,清脆刺耳的声音乍然而起,那绳子闪电般抽在了他胸膛上。

    立时,一道一尺左右的伤痕,闪现而出。

    刘官玉整个人被抽的倒飞而起,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肋骨几欲断裂。

    明镜之体居然挡不住这绳子的攻击!

    刘官玉强忍剧痛,在半空急展身形,大鸟般落在了地上。

    脸上已是惨白一片,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他引以为豪的明镜之体,竟然挡不住那绳子一击!

    形势万分危急。

    看见刘官玉胸前鲜血横流,阿大快意的笑了:“你毁我三件宝贝,我要抽断你身上所有的骨骼,让你成为一个烂人,一个废人,要令你生不如死!”

    “等你做到之时再说吧!”刘官玉思索着对策。

    阿大一脸嘲讽:“你挡住了火焰的焚烧,挡住了火焰中的剧毒,但你能挡的住缚命绳的物理攻击吗?”

    其实,他内心也是惊诧万分。

    刘官玉没有瞬间就死亡,也是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这缚命绳的火焰之中,蕴含奇毒,一旦被绳子抽中,便立时透体而入,顷刻毙命。

    但刘官玉竟然就意外了,那剧毒和奇火,似乎对他毫无作用。

    刘官玉撇了撇嘴角,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前胸,手掌立时沾满鲜血,眼中杀意森然:“最后肯定是你死,我保证!”

    “到此时你还如此狂妄自大,真是不知死活!”阿大此时缚命绳在手,心中那是豪气万丈,又怎么会在意刘官玉的威胁。

    他最怕的,便是刘官玉的飞刀,但他相信,缚命绳应该比飞刀更快。

    阿二等五人,也是神情完全放松,开始说笑起来。

    阿六道:“打这个小子,用缚命绳真是太看得起他了!再抽几次,估计便会连站都站不住了。”

    阿三道嘴一撇,做作委屈状:“阿大也太霸道了一点,居然不让我们帮忙,我还想拿这小子试试我的新招呢。”

    阿二哼了一声:“在一旁看戏不是更好吗?”

    阿三耸了耸肩膀,没有回话,似乎颇为惧怕阿二的样子。

    “抽!”

    阿大嘴角泛起一抹森冷的笑意,眼中狰狞毕露,朝着刘官玉一挥手腕,虚空悬浮的缚命绳,立时如同得到命令一般,狂抽而出。

    “小!”

    刘官玉大吼一声,破天斧变得两尺大小,猛然向外格挡而出。

    “乾坤大挪移!”“太极神拳!”

    碰撞的瞬间,两种神功绝技同时启动,运转到极致。

    但,依然没用!

    好缚命绳便如同虚幻一般,根本毫不受阻,径直长驱直入,打在了他的腿上。

    “啪!”

    霎时间血肉横飞,骨骼几欲断裂。

    在阿大的狞笑声中,刘官玉身上顷刻间又多了数道伤痕.

    转瞬间,刘官玉已是伤痕累累,遍体鲜血淋漓,整个宛如一个血人。

    远处观战的众人,除了肖队长三人,俱都身形颤抖,热泪盈眶。

    继而发一声喊,向前急冲,想要前来帮助刘官玉。

    “退开啊!”

    刘官玉大吼,声音因剧烈的痛苦而有些发颤,却又咆哮有如天龙,自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

    众人自然明白了刘官玉的意思,眼色中闪过挣扎,最终停在了原地。

    眼睛死死的盯着刘官玉,泪落如雨。

    缚命绳不停的抽击,刘官玉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几乎血流如注。

    “放弃吧!”杨晓丽流着泪嘶喊道。

    但刘官玉却宛若一头野兽,浑身透露出疯狂之意,朝着阿大继续前冲。

    尽管才冲出两步,便又被缚命绳抽的带伤倒退。

    眼神无比坚定,死死地盯着阿大,浓郁有若实质的杀意,如利剑般直刺而去。

    阿大心中一颤,刘官玉的目光,让他感到莫名的恐慌。

    “缚!”

    阿大陡然暴喝,如同雷霆炸响,法诀掐动,缚命绳光芒一闪,已将刘官玉拦腰缚住。

    缚命绳瞬间收紧,刘官玉只觉腰间骨骼喀喀作响,似乎下一刻,整个腰腹便要断裂。

    “此时,便是你的死期!”阿大纵声大笑。

    “此时,便是你的死期!”刘官玉陡然暴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