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零八章 血染大地,为谁拼(12)
    “飞刀!”

    暴喝声中,刘官玉左手抬起,朝着阿大猛然一扬。

    阿大脸色一变,一声怒吼,身前时刻未离的乌龟壳,霎时间光芒璀璨,坚不可摧的气息狂飙,将阿大牢牢的挡住。

    但是,刘官玉虽然扬了一下手,却是什么也没能发出来。

    阿大一怔,旋即哈哈大笑:“咦,飞刀呢?你的飞刀怎么出不来了?你不是说现在就是我的死期吗?你倒是来杀我啊!”

    “我当然要杀你!”刘官玉的声音颤抖着,断断续续,似乎说话都已是极其费力。

    而他的身形,已然有些不稳,腰间一蓬蓬的血雾不绝而出,脸色苍白如纸。

    左手抬起,又扬了几次,却是什么东西也发不出来。

    “哈哈,发不出来飞刀了吧?在我缚命绳捆绑之下,你还想发出飞刀,简直是做春秋大梦!你胆敢不全力抵挡,下一瞬,你就会成为两截肉干!”

    阿大状极开怀,笑意盎然。

    “嗬,嗬!”

    刘官玉喘着粗气,脖子通红,似乎在全力挣扎,但无济于事,腰间的血雾更浓,便是身上其它各处的伤势,也血流如注。

    顷刻间,地面竟已被鲜血染红。

    “这一下,那小子是必死无疑了!亏我刚才还一直防备着他的飞刀,他现在竟是连发飞刀的力气都没有了!”阿二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

    阿大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必须尽全力保护阿大。

    “他还敢夸口说要弄死我们阿大!我看他现在连保命都困难了!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阿六说道。

    “保命,嘿嘿,他还能保得住命?我敢打赌,不出三个呼吸时间,他就必然会断成两截肉干!”阿五哂笑道。

    阿大决定快速结束这声争斗,免得再生意外,尽管他已稳操胜券。

    “缚!”

    阿大右手掐诀一点缚命绳,立时,便见缚命绳爆发出更加璀璨的光华,传出一阵低啸之声,仿佛一条巨蟒正与人较力一般。

    刘官玉只觉一股巨力从缚命绳上传来,似乎要将他整个人一下子勒断。

    刘官玉苦苦挣扎,身形摇晃,最后,终于不支倒地,在地上不停的翻滚,留下一道道血印。

    片刻之后,刘官玉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不动了。

    “咦,这小子死了吗?”阿六诧异道。

    “奇怪了,以前那种血肉迸溅,段成两截的场面,这一次为何没有出现?”阿三喃喃自语的说道。

    阿大亦是奇怪不已,皱着眉头,缓缓朝着刘官玉走去。

    走到距离刘官玉一丈远时,阿大停住了脚步。

    只见刘官玉面白如纸,双眼紧闭,胸口平静,似乎已停止了呼吸。

    “呼!”

    阿大长出了一口气,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同时心神一动,收起了乌龟壳。

    便在此时,异变陡生。

    刘官玉闭着的眼睛,陡然张开,竟然神采奕奕,精光暴闪。

    哪里还是一个本该死去之人。

    那眼神利剑般射向阿大,紧盯着他,带着一种掌控一切,掌控生死的决然,犹如定人生死的阎王一般。

    阿大双目一滞,只觉遍体生寒,瞬间如同坠落入万丈冰窖,全身肌肉僵硬,血液几乎凝结起来。

    一股极致的危险,如同滔天巨浪般将他淹没。

    阿大立时心慌了,心乱了,第一时间便想将乌龟壳启动,但他还未来得及转动念头,便看到刘官玉再次扬了扬左手。

    一道璀璨至极的光芒闪现而出。

    飞刀!

    “他还能发射飞刀!我上当了!”阿大惊骇欲绝,魂飞天外,不要命似的启动乌龟壳。

    但乌龟壳启动,也需要时间。

    那飞刀实在太快,快到了无法形容!

    快到超出了想象的极致!

    只一闪,已至额前。

    正在全力启动乌龟壳的阿大,根本做不出其它动作,那飞刀已然从他眉心刺入,从后脑穿出。

    直到此时,那乌龟壳才闪现空中。

    阿大只觉眼前一黑,剧痛如山似海,全身所有的力气,连同曾经旺盛的生机,刹那间迅速消失。

    失去灵力和神念支持的乌龟壳,才刚出现,便又消失。

    阿大的身躯,如同一块巨石,轰然砸落在地。

    刘官玉缓缓从地上站起,全身血流如注,宛若一个血人。

    那层层缚在刘官玉身上的缚命绳,随着阿大的死去,立时光华尽消,变回了一尺长的原样。

    “这可是好东西啊!”

    刘官玉可不会客气,飞快将缚命绳收进了乾坤戒中。

    摇摇有些晕沉的脑袋,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目前的状况,可有些不理想。

    见得阿大倒下,一旁观战的阿二等五人,一时间都呆住了。

    心中惊骇欲绝,掀起滔天巨浪。

    前一瞬还胜券在握的阿大,怎么就突然死掉了?!

    五人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一道惊天的刀芒,仿佛烙印般,刻在了几人脑海之中。

    过得片刻,五人似乎才回过神来。

    “阿大!”

    阿二发出一声凄厉到极点的惨叫,仿若自己身受重伤,身形一展,旋风般冲到了阿大尸体旁边,双手抱起阿大使劲摇晃。

    “阿大,你醒醒!”

    但阿大,永远不可能再发出一丝声音。

    只见其眉心处,一道拇指宽的刀孔赫然在目,贯穿了整个脑袋,看来惊心动魄。

    脸上极致惊惧的神色,永远凝固。

    双眼死不瞑目,瞪的老大,眼中惊骇之色仍存。

    阿大,确实已死,死的不能再死。

    “小子,我要把你碎尸万段!”阿二仰天长吼,泪流满面。

    “杀了他!”

    “我们一起上,把这该死的小子斩成肉泥!”

    一时间,群情汹涌,作势欲扑。

    “都给我在旁边呆着,看我如何将这小子碎尸万段!”阿二手一挥,阻止了四人的行动。

    四人立时止住了脚步。

    阿二与阿大的感情,大家都清楚的很,那是海一般深啊!

    再说了,那小子已然是强弩之末,杀他,根本不需要帮手。

    那飞刀固然厉害,但肯定消耗较大,要想再发出来,必然也是困难无比。

    所以,四人乐得成全阿二,亲手报仇,自然要爽的多。

    何况,阿二的实力,远远超出他们一大截。

    “小子,死来!连环绝命弩!”

    阿二暴喝一声,右掌伸出,在胸前平平一抹。

    虚空中一阵光芒闪烁,三架连环绝命弩,眨眼间浮现在阿二身前,虚浮半空,列成半圆,遥遥围向刘官玉。

    一股森然的杀气,如惊涛骇浪般汹涌而出。

    阿二右掌轻拍,连环绝命弩光华闪耀,璀璨夺目,令人不敢逼视。

    下一瞬。

    “咻咻咻!”

    三道异常刺耳的尖啸响起,三支血红的短箭,自三架连环绝命弩中狂飙而出,朝着刘官玉闪电般射去。

    这三支血红短箭,红的非常妖异,挟着凌厉无比的威势,刹那间便射到了刘官玉身前。

    速度快到了极点。

    刘官玉一抬破天斧,挡住一支,斩飞一支,左手并指如剑,六脉剑气狂飙而出,正打在第三支血红短箭上,刹那间将其斩成两截。

    刘官玉虽然受伤不轻,但挡住三支血红短箭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妈的,你不干脆受死,居然还敢挡!”阿二狂怒,手掌轻拍,神念催动,六支血红短箭激射而出,闪电般朝着刘官玉射去,分取头部,胸口,以及小腹。

    刘官玉厉喝一声,以斧使棍,一招杀神棍法中的“激战八方”使出,斧影飞腾之间,将六支血红短箭一一斩落。

    阿二再吼一声,九支血红短箭狂飙而出,竟形成一个小小的阵形,朝着刘官玉围杀而去。

    上一支直取眉心,次一排三支,直取左右双肩和咽喉。

    再下一排三支,直取左右心房和胸口。

    剩下两支,一取气海穴,一取丹田。

    短箭的速度迅捷绝伦,短箭的威势凌厉万分,狂暴的杀气如山似海,穿越虚空,扫荡一切,汹涌而至。

    “大!大!大!”

    刘官玉暴喝三声,破天斧幽光闪烁,斧身迅速变大,眨眼间已是六尺宽,八尺长。

    手腕翻转之间,斧身闪电般挡在了身前,犹如一张坚不可摧的盾牌,将他牢牢护住。

    九支威势万分的短箭,几乎同时射在了斧身之上,顷刻间,脆响声连成一片,九支短箭瞬间被震的碎裂四散。

    受箭上巨力一震,尽管乾坤大挪移及时化解,但身上的伤口仍是更加裂开,一时间,鲜血激涌如泉。

    “不会吧,这也行!”阿六狂叫。

    他不是没有见过别人挡住这九支短箭,但那都是凭真功夫,硬本事,把九支短箭击落或避开。

    哪像是刘官玉这样,持一把奇大无比的斧头,往身前一搁,便轻松将这九支短箭的攻势,化解的一干二净。

    阿二也是一楞。

    还能这样取巧,如此耍赖?!

    阿二愤愤然。

    恼羞成怒的他,双手掐诀,一阵繁复无比的晃动之后,猛然一拍。

    “去!”

    阿二手掌向着刘官玉猛然一挥。

    “咻!咻!咻!……”

    连环绝命弩光华暴涨,气息狂飙,成群结队的血红短箭,自连环绝命弩中电射而出,朝着刘官玉蜂拥而去。

    霎时之间,便见数十上百,成百上千的血红短箭,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宛如倾盆暴雨,四面八方,自天穹而下。

    每一支短箭,都牢牢锁定刘官玉。

    无尽的杀机,令人头皮发麻,心胆震颤,似巨浪汹涌,如群象奔腾。

    刹那间,将他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