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二十章 战神张新锐(7)
    张新锐只觉一股无比森冷的寒意,从脚底奔腾而起,刹那间直冲头顶。

    这种危险的感觉,便宛如有一柄致命的神兵利器,锁定胸口,对着眉心。

    整个人,都在一股狂暴杀意的笼罩之下。

    远处的刘官玉等人,感受尤为强烈。

    那股凌厉凶狠的气息,铺天盖地般汹涌而来,若弯刀,似利剑,如银针,刺进皮肤,扎入心脏。

    霎时间震骇欲绝,魂飞天外,全身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

    赵满堂惊恐万分的紧盯着特使,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抽,额前冷汗直冒,心脏极度紧缩,犹如被一头巨龙的龙爪捏住,下一瞬,便要爆裂!

    “这该死的特使,怎么会这么强?!简直比想象中还要强许多!张老师,会不会有危险啊?”

    赵满堂哆嗦着说道。

    “你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你没有看见吗?张老师的身形连动都未动!”蔡加权撇了摘嘴,状甚轻松的说道。

    但紧盯着战场的双目之中,隐隐透露出的担忧,却将他的内心出卖的一干二净。

    “这狗日的特使,是要使出什么样的大招啊!”陆武志恨恨的骂了一句。

    刘官玉也是将一颗心揪紧,双眸眨也不眨的盯着场中的二人。

    蓦地,张新锐身上的气息轰然暴发,直冲天际。

    随之而来的,便是刘官玉等人无比轻松的感觉!

    刚才加诸在身的,那股凌厉至极,诡异至极的气息,顷刻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仿如从未出现过一般。

    “啊,原来张老师也如此厉害!这下我就放心了!”赵满堂如释重负般说道。

    “这还用的着你来操心嘛,再说了,你操不操心,对结果有影响吗?”蔡加权说道。

    “张老师确实非常厉害,气势一出,就将我们完全护住!不简单啊!”李超超叹道。

    张新锐身上气势冲天而起,在特使绝强威压之下,仍然丝毫不惧。

    “我要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特使双眼精光暴闪,浓郁有若实质的杀意,牢牢锁定张新锐,犹如惊涛骇浪般汹涌而来。

    “惊天魔掌!”

    特使猛然大吼一声,右掌闪电般拍出。

    伴随着雷鸣般的大吼声,他身上那股恐怖的压迫气息,再次节节攀升。

    一道掌影在其身前飙射而出,刹那间膨胀到数丈大小。

    掌影通体漆黑如墨,凝实厚重有如实体。

    掌心中竟有一个魔头虚影,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

    霎时间,一股更加庞大的威压惊悚而出,掌影周围的空间层层崩塌碎裂,街道两旁的房舍震颤不已,摇摇欲坠。

    虚空之中,无数乱流奔走趋避,异啸之声连绵不绝。

    掌影横亘苍穹,遮天蔽日,挟着一股惊天的威势,朝着张新锐轰然拍下。

    张新锐目光一冷,眼中有精芒爆闪,左脚前踏一步,狂猛的气势搅动苍穹,整个人,似乎瞬间变的无限高大。

    “烈日拳!”

    张新锐一声厉喝,宛若霹雳炸响,激的天地共鸣,四野震荡。

    伴随着这喝声,右拳暴击而出。

    “轰!”

    一道拳影狂飙而出,迎风便涨,倏忽间,已是数丈大小。

    那拳影栩栩如生,通体火红,光华闪亮,宛若一轮灼日跃空,刹那间光芒万丈。

    一股极其灼热,极其强大,极其浩荡的气息,如万丈巨浪,席卷天下。

    拳影周围的空间,如被千柄利刃切割,刹那间成了无数的碎片,一道道极尽恐怖的空间裂缝,如同蛛网般朝着四周辐散而开。

    拳影破开虚空,滚滚向前。

    所过之处,空气被瞬间烧成虚无,虚空层层崩塌碎裂,在拳影后形成一条恐怖的黑色通道。

    极致到令人惊悚的压迫之力,从拳影之上飙射而出。

    仿如一座无比高大的巨山,自九天之上倾砸而下,其势狂猛无俦,其力巨大无边。

    远处刘官玉等人,虽未受到气息直接锁定,但亦能清晰感受到,那极致迫人的威压,慌忙再退开二十丈远,眼中,全是惊叹之色。

    这一拳,太强了!

    强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能逼的我用出这烈日拳,是你的荣耀,即便是死,你也应该满足了。”张新锐傲然而立,脸庞之上多了一抹苍白。

    打出这一拳,真不轻松。

    电光火石之间。

    掌影拍下,拳影上冲,剧烈撞击在一起。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骤然而起,狂暴到极致的气浪,犹如一股超级飓风,自碰撞处席卷而出。

    漆黑的掌影,宛若一块极致厚重,巨大无边的钢铁,狠狠的砸在拳影之上。

    一道道黑色的光束,从掌影内狂飙而出,迅雷般朝着拳影冲去。

    但那黑色光束才刚刚靠近,便被那拳影周围极致的热力,瞬间灼烧成虚无。

    特使厉喝一声,便见掌影中那魔头虚像,蓦地双目暴睁,两束血红的光芒,倏地从眼中狂飙而出,朝着拳影闪电般击去。

    这两道血红的光芒,便犹如是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死光,挟裹着滔天的凶威,竟不怕那势力灼烧,眨眼间穿过了拳影外围的热力层,狠狠的击在拳影之上。

    “呯呯!”

    两声闷响乍然而起,拳影竟被击的通体一颤,两个深深的血洞,立时在拳影上闪现。

    那两束血光,竟势若疯魔,想要将拳影射穿。

    张新锐岂能如他所愿,口中一声断喝,右手食指遥遥一点,空中拳影立时陡然红光大盛,一轮拳头大小的红日,倏地自拳影内显现而出。

    霎时间,附近的虚空一阵剧烈的震颤,继而变为虚无。

    红日迸发出无比璀璨的光芒,一照之下,那血红光芒立时烟消云散,化为乌有。

    下一瞬,握着一轮红日的拳影,猛然呼啸一声,闪电般砸在了掌影之上。

    “轰!”

    宛如一堵巨山炸裂,震耳欲聋的巨响直冲天际,狂暴的气浪漫天飙射。

    那漆黑的掌影,竟被击的不住倒退。

    其上,数道裂缝闪现,刺眼至极。

    特使手中法诀疯狂变幻,空中掌影拼命抵抗,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挽救败亡的命运。

    拳影势不可挡,闪电般暴冲而上,连续几拳击在掌影之上。

    震天的巨响之中,更多的裂缝如沟壑纵横,蛛网一般满布于掌影之上。

    下一瞬。

    漆黑的掌影,如玻璃片一般,轰然破碎。

    一时间,漆黑的能量碎片狂飙四射,漫天漫地,如同空中下了一场漆黑的大雨。

    极其恐怖的爆裂气浪,朝着四周狂涛般汹涌奔腾。

    街道两边的房舍,刹那间便被掀掉半截,地面上,石墙上,到处千疮百孔,一派残破之状。

    “什么?不可能!”特使双眼紧缩,悚然一惊。

    呼吸骤然停滞,浑身一片极致的寒意,犹如掉进万丈冰窟之中,彻骨的冷,没有一丝丝温度,肌肉骨骼,五脏六腑,似乎下一瞬便要被冻的碎裂。

    脸色惨白如纸,双眼中充斥满不敢置信。

    无论如何,他也不愿相信眼前的事实!

    他的惊天魔掌,就这样被轻易的破了?

    这可是他的拿手绝技啊!

    更是他越级一个小境界,甚至是两三个小境界,殾能够战而不败的利器啊!

    怎么就如此轻松的,被砸碎了,被碾压了!

    特使那坚如磐石,硬如钢铁的心,在这一刻,疯狂的摇晃,几欲碎裂。

    他的心境,动了,乱了,甚至要崩溃了。

    特使这一瞬间的楞神,被张新锐敏锐的捕捉到了。

    哈哈,居然走神!

    战斗之时,他可不会走神。

    此时特使心境的波动,分明是攻击的大好机会,他哪里肯放过?

    “烈日拳,镇压!”

    张新锐暴喝一声,手中掐诀一指,空中的拳影,挟着惊天巨力,破开茫茫虚空,朝着特使闪电般凌空砸下。

    这一拳之猛,有如一堵巨大的神山,自九天暴砸而下,所有拳下之物,都将灰飞烟灭。

    这一拳之快,好似星辰坠落,速度快到了极点,等你看到之时,已到了眼前。

    等到特使反应过来,已经有些迟了。

    那威猛无俦的拳影,离他头顶已不足一丈。

    “不!”特使惊骇欲绝,魂飞天外。

    死亡之意,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咻咻咻!”

    生死存亡之际,特使的动作也快的出奇,在极速暴退,旋即斜飞之际,刹那之间,便祭出了三件宝物。

    激发最快的,是一柄拂尘。

    拂柄棕色,长一尺,尘丝银色,长三尺。

    这是一件攻守兼备的准王器,激发快速,攻势飘逸,变幻莫测。

    只见拂尘在空中一闪,已化作三丈大小,一震之间,万千拂丝陡然炸开,如同千万柄利剑,闪电般刺向砸下的拳影。

    一时之间,但见拂尘漫空,飞舞奔腾,将拳影紧紧包围。

    凌厉至极的威势,将虚空刺的千疮百孔。

    但下一瞬,拳影一震,光华璀璨,包裹在外面的拂丝,刹那间都被震断成数截,继而被烧焦,最后化为虚无,彻底消失在空中。

    虽然知道这第一件宝物,肯定挡不住拳影的攻势,但如此快速的被毁掉,还是超出了特使的预料。

    拳影毁掉拂尘之后,挟威直进,轰然砸下。

    特使脸色惨白如纸,惊恐至极的绝望,令得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竟是如此的强烈,如此的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