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战神张新锐(8)
    特使惊骇欲绝,霎时间冷汗如雨,间不容发之际,终于激发了第二件宝物。

    这是一件下品王器,虽是下品,却也是实打实的王器!

    激发成功需要更长的时间,所能发挥的威力,自然也更大。

    “鬼王山!”

    特使大吼一声,双手划弧,圆转推出。

    空中一阵光华闪耀。

    一道青黛的山脉,陡然闪现在他的前方。

    山脉飞速变大,刹那间已是十丈大小,将他完全挡在了山后。

    山脉古朴厚重,散发着冷冽的光芒。

    就那么毫无征兆,宛若幻觉一般,猛然从虚空之中轰砸而出,朝着那凌厉绝伦的拳影撞去。

    一股摧毁一切的威压,如同滔天巨浪般席卷而出,周围的虚空,被狠狠的撕裂,恐怖的虚空裂缝,闪电般辐射而出。

    霎时之间,虚空乱流奔腾浩荡,尖啸之声震耳欲聋,慑人心神。

    不管是远处的刘官玉等人,还是方台上的蒙面人和怪物,俱都身子猛然一颤,心中极其震撼。

    那种摧毁一切,镇压一切的绝世威势,无比的霸道凌厉,尽管离的甚远,亦是仿若身临其境,直击众人心神。

    张新锐的脸上,多了一抹凝重,眼眸中精光闪过,一丝凛冽的战意升腾而起。

    下一瞬,双手互缠,法诀变幻,蓦地右手食中二指并立如剑,朝着空中的拳影猛然一点,两道淡金色的光芒,自其指尖狂飙而出。

    刹那间,便没入了拳影之中。

    “烈日拳,砸!”张新锐眼神如电,暴烈怒吼。

    便只见,拳影中握着的那一轮红日,陡然迸发出一股无比凌厉的气息。

    极尽灼热,毁灭一切。

    一道道璀璨耀眼的红光,宛若一支支离弦的利箭,从红日内狂飙而出。

    一股狂暴、灼热、凌厉的气息,冲天而起。

    烈日拳光芒万丈,璀璨耀眼,灼烧空气,撕裂虚空,挟裹着滚滚咆哮的拳韵,宛若擎天巨锤,朝着鬼王山轰然砸下。

    电光石火之间,万众瞩目之下。

    那威猛至极的拳影,那摧毁万物的鬼王山,俱都带着毁灭一切的凌厉气息,激荡起无尽的森寒杀意,以一种凌厉无匹之势,飞速靠近。

    下一瞬。

    猛然碰撞在一起。

    “轰隆!”

    惊天的巨响轰然炸开,一个恐怖至极的巨型空间黑洞,刹那间闪现而出。

    激荡的气浪,自碰撞处飙射而开,如同是一柄柄神兵利器,斩裂虚空,狂暴至极的朝着四周激射。

    街道两边,原本已被掀掉半截的房舍,彻底的坍塌碎裂,轰然砸倒在地面,一时间尘烟四起,仿如末世来临。

    那古朴厚重,威猛绝伦的鬼王山,竟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拳印。

    碰撞的瞬间,有着刹那的静止,旋即,各自退开一丈的距离。

    下一刻,鬼王山疯狂上冲,拳影猛然下砸,二者再次撞击在一起。

    撕裂虚空的尖啸,乍然响起。

    宛若两片汪洋大海,剧烈碰撞在一起,激荡的劲气,如同滔天的巨浪,咆哮嘶吼,漫卷四射。

    所到之处,万物退避,虚空破碎湮灭。

    第二拳砸下,鬼王山被拳上的巨力,击的倒退数米。

    山体之上,拳印之旁,几道醒目刺眼的裂痕,赫然映入眼帘。

    鬼王山的青黛之色,明显黯淡,几乎被烈日的火红完全掩盖。

    第三拳砸下,鬼王山剧烈颤抖,拳印如坑,其上的裂缝,如沟壑纵横,更多,更深。

    第四拳砸下,鬼王山不住震颤,光芒黯淡虚弱到了极点,颤抖嘶鸣之中,道道裂痕再次扩大。

    下一瞬。

    “咔擦!”

    脆响声起,鬼王山完全崩裂!

    一块块细小的能量碎片,如同利刃般狂飙四射,将附近的虚空,切割的千疮百孔,遍体鳞伤。

    但是,这并不是结束。

    在砸碎鬼王山之后,那惊天的拳影,竟光芒依然,挟威直进。

    “什么?不可能!”

    特使惊叫道,整个人几乎呆滞,有如木偶。

    这样的事实,他接受不了。

    就是死一万次,也都接受不了。

    这可是他护身保命,杀人越货的王器啊!

    怎么就被如此轻易的碾压砸碎?

    才砸了四拳啊!

    然后就碎裂了!

    如果砸上小半个时辰,至少也要砸上数十上百拳,才将鬼王山砸烂,他还可能勉强接受。

    这简直不可理喻!

    惊疑恐慌之下,特使几乎将自己满嘴的牙齿咬断,脑海之中,轰鸣炸响不绝,震的他神魂颤抖。

    惨白如纸的脸上,充满了彻骨的绝望和不甘。

    “拿命来吧!”

    张新锐怒吼一声,右手猛然拍出。

    空中的拳影,霎时间威势更甚,朝着特使猛砸而下,极其迅猛,极其凌厉。

    特使惨嚎一声,在千钧一发之际,激发了第三件宝物。

    “铁饭碗!”

    这也是一件下品王器,但却是无限靠近中品的王器。

    空中乳白色的光芒一闪,一只乳白色的铁饭碗闪现而出。

    铁饭碗巴掌大小,通体乳白,色泽晶莹剔透,宛如透明。

    碗口之上,镶有两道金边,碗底刻画着一只猛虎,碗的外面上,布满了神秘的符文。

    伴随着特使手中法诀变幻,那铁饭碗疯狂膨胀,转瞬间已是十丈大小。

    “去!”

    特使断喝一声,右手一推,铁饭碗泛起一片灿烂的光华,挟着一股极其凌厉的威势,朝着拳影迎面冲去。

    趁着铁饭碗阻挡拳影之际,特使再度暴退,距离方台越来越近。

    “轰!”

    拳影迅雷般砸在了铁饭碗上,震天的巨响轰然而起,澎湃的气浪激荡四射。

    碰撞之时,铁饭碗之上,乳白的光华狂闪,阵阵猛虎咆哮之声从碗内传出,震的人耳膜生疼。

    铁饭碗半步不让,竟然挡住了拳影的狂猛攻击。

    狂退中的特使一见,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下稍安,脚下却是更见迅捷,离方台越来越近。

    “布八绝阵!所有人,暗杀,围攻!”特使狂吼,声音凄厉:“肖队长,你等三人,还不戴罪立功,将那帮兔崽子们擒住了!”

    转瞬之间,八绝阵已布好,黑衣蒙面人也隐匿在特使周围,远处肖队长三人,也硬着头皮,展开了对刘官玉等人的攻击。

    虽然特使也清楚,他的这些命令,并没有多少用处,蒙面人和怪物们,根本抵挡不住张新锐。

    但他的真正目的,不是要挡住,而是干扰。

    只要能干扰到片刻,他就有更多的时间,就能更安全。

    “你真是无耻到了极点,可恶,该死一万次!”张新锐怒吼,被彻底激怒。

    下一瞬。

    “把铁饭碗,给我砸烂!”只见他眼神如电,手中法诀再变,迅疾如同狂风暴雨一般。

    空中的拳影霎时间光华万丈,下砸之势,更为狂暴绝伦,迅捷无方。

    再一拳砸下,那铁饭碗已呈弱势,退了一步。

    再砸两拳,铁饭碗上已是多出了数道裂缝,乳白光芒黯淡。

    特使震惊不已,右手掐诀一指铁饭碗,一道灵力注入,铁饭碗立时生机勃发,光芒大盛。

    “嗷!”

    一声虎啸震动苍穹,乳白的光华之中,一头巨虎虚影闪现在铁饭碗上空。

    十来丈长的身躯庞大如山,巨大的头颅,狰狞的双眼,仰天长啸之间,一股凶猛绝世,凌厉无边的气息,狂飙而出。

    巨虎虚立铁饭碗之上,一声震天怒吼,右前爪抬起,犹如擎天巨掌,朝着拳影狂拍而下。

    立时飓风乍起,呼啸惊天,狂暴的劲力,似要把这一方天地拍的稀烂。

    “困兽之斗,无奈挣扎!”张新锐冷喝一声,双目中精光暴闪。

    空中拳影通体一颤,红光大盛,手心中握着的那一轮烈日,更是光芒万丈,璀璨耀眼。

    下一瞬,拳影和虎爪猛烈碰撞在一起。

    “轰!”

    巨响惊天动地,激荡的气浪,如一柄柄利刃般狂飙四射,附近的空间瑟瑟发抖,层层坍塌碎裂。

    一个数丈大小的空间黑洞陡然闪现,其内飓风呼啸,乱流奔腾,一切都变成虚无。

    那巨大的虎爪一拍之下,被拳影上的无边巨力一震,顷刻间整个前爪碎裂崩散。

    巨虎的身躯,更是凌空倒翻而起,摔落在数丈外的虚空。

    拳影顺势下砸,铁饭碗避之不及,被砸中碗沿,立时一声脆响,一个巨大的缺口闪现。

    特使心神剧震,反噬之下,胸中逆血上涌,立时脸红脖子粗。

    惊怒之中,特使目中凶光毕露,一咬牙,吐出一口精血,喷洒在巨虎虚影之上,双手更是疯狂抖动,体内灵力不绝奔泻而出,冲进巨虎身躯。

    霎时间,特使面容衰老几分,气息也弱了几分。

    但空中巨虎虚影,却是气势暴涨,宛若一尊凶神。

    那碎裂掉的前爪,立时重新长出,旋即双爪一抱,环在胸前,整个身体竟缩小几分,蜷缩在了铁饭碗之内。

    仅仅露出巨大的头颅。

    光华闪耀中,二者竟连为一体。

    铁饭碗上的符文,如同活过来一般,幽幽光芒闪烁,一股极其诡异的气息,犹如浪涛般席卷而出。

    几乎同时,铁饭碗嗡鸣,巨虎咆哮,一时间天地震动。

    那些诡异的符文,竟如同流水一般,汹涌奔腾,尽数冲进了巨虎身中。

    再得符文之助,巨虎气息更盛,浓郁有若实质的凶威,将附近的虚空俱都震碎。

    “嗷!”

    巨虎狂吼,张大了嘴,一颗黑色的圆球,自口内狂飙而出。

    黑球直径三尺,通体黝黑发亮,表面满布诡异的符文。

    一股绝世的毁灭气息,如滔天巨浪般扫荡而出。

    附近的虚空,承受不住那惊天的威压,喀喀作响,层层碎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