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战神张新锐(10)
    一怪刚拿出长刀挡在身前,掌刀闪电而至,喀嚓一声,长刀被一斩两断,怪物的头颅冲天而起,狂飙的热血有若喷泉。

    张新锐身形似电,快如鬼魅,手臂以一种神秘的韵律振动,掌刀上刀芒吞吐闪烁,如梦似幻。

    蛇头怪脸色惨白,鼓起勇气,拼尽全力,手中长枪暴刺而出,想要拦住斩来的刀芒。

    “嗤!”

    一声锐响,蛇头怪只觉手中一轻,眼前刀芒耀眼夺目。

    刹那间,长枪已断,刀芒从蛇头怪眉心斩下,直接将其斩成左右两半。

    直到此时,犀牛怪才有时间激发护身宝物。

    “铜墙铁壁!”

    犀牛怪狂吼一声,右手一挥,一堵两丈宽,三丈长的铜墙闪现空中。

    通体金光耀眼,黄澄澄一片。

    其巍然之势,仿如牢不可破。

    刀芒一闪而至,迅雷般斩在铜墙之上。

    一声锐响,铜墙如同一块豆腐,瞬间被刀芒切割成两半。

    犀牛怪震骇不已,浑身哆嗦不停,脚下全力暴退。

    刀芒飞腾而起,如经天长虹,朝着犀牛怪猛然斩落。

    犀牛怪直骇的一魄升天,六魂出窍,却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刀芒的杀势,眼睁睁看着刀芒从天而降。

    “不!”

    犀牛怪的狂嚎之声才刚刚响起,便戛然而止。

    刀芒掠过,犀牛怪脑袋掉落。

    最后一怪,连护身宝物都来不及激发,拼命暴退。

    张新锐哂然一笑,左拳轻轻一挥。

    一道拳影狂飙而出,刹那间追上了怪物,正击在其后心之上。

    “噗!”

    一声闷响,后心炸开一团血花,拳影一穿而过,从前胸飙射而出。

    刹那之间,竟将怪物的前胸后背对穿,只留下一个碗大的洞口,格外刺眼。

    怪物眼看着胸前的洞口,惊骇欲绝,犹自跑了两步,这才轰然砸倒在地。

    八怪,全灭。

    直到此时,那些隐匿在暗处的蒙面人,才反应过来,脚步中带着一丝犹豫,双眸中闪着一丝疯狂,发一声喊,杀了过来。

    蒙面人一涌而上,妄图以多取胜,但残酷的事实,总是极其无情。

    看似疯狂拼命的攻势,刚碰撞上张新锐凌厉狂猛的掌刀,便顷刻间瓦解消融,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眨眼间,所有蒙面人命丧黄泉,烟消云散。

    张新锐解决掉所有的蒙面人和怪物,特使才跑出三十丈远。

    “还敢跑!”张新锐暴喝一声,如雷霆轰鸣。

    狂奔中的特使震骇之下,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旋即惨嚎一声,双脚如同抽疯一般,狂飞乱舞,身形快到了极点。

    张新锐吐气开声,身形飞腾而起,比流星更快的速度,将身前的空气挤的退避不及,纷纷爆裂。

    剧烈的音爆之声,连绵不绝。

    刹那间,已将距离拉近到二十丈之内。

    “跑的了吗?!”张新锐冷喝一声,气势陡然一变。

    一股极其凌厉,锋芒毕露的气势,自他身上冲天而起。

    整个人,似乎霎时间化作了一柄神兵,无尽锋锐,直刺苍穹。

    即便是远远的看上一眼,那锋芒,似乎也要将神魂切碎。

    眼中精光暴闪,杀意森寒,刹那间将特使牢牢锁定。

    体内磅礴浩荡的灵气,如同滚滚巨浪,咆哮奔腾,朝着他的右手汹涌而来。

    霎时间,右手手臂之上,竟迸射出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华,一股令人惊悚的洪荒巨力,自手臂上波动而出。

    “二拳映月!”

    张新锐暴喝一声,猛然一拳砸出。

    一道耀眼夺目的拳芒狂飙而出,碎裂虚空,快逾闪电,朝着特使猛追而去。

    这一拳,力道之猛,速度之快,俱都到了极点!

    令人震惊不已,叹为观止。

    这一拳,非常不简单。

    没有绚烂多彩的变化,没有诡异玄奥的技巧。

    全凭速度占优,纯以力量取胜。

    作为名扬上清宗的炼体狂人,张新锐非常喜欢这一招。

    平日时时琢磨观想,更经历无数次实战打磨,早已将此招修炼至大成境界,距离圆满,亦是只差一步之遥。

    此时施将出来,当真是气势惊天,令人悚然色变。

    犹如惊弓之鸟的特使,被滔天的气息牢牢锁定,感受尤其强烈。

    霎时间双眼极致收缩,浑身冷汗淋漓,只觉彻骨的寒意汹涌而至,一股死亡的气息,山呼海啸般将他笼罩。

    “这该死的拳影,怎么会这么快?!”特使碎碎念,浑身颤抖有若筛糠,牙齿咯吱响个不停。

    口中惊叫连连,脚下狂奔不止。

    飞掠中的张新锐,右手一抬,又是一拳击出,拳芒飙射,迅若雷电,顷刻间竟追上了第一道拳芒。

    “轰!”

    一声巨响,第二道拳芒,正砸在第一道拳芒之上。

    仿如接力一般,第二道拳芒陡然黯淡,第一道拳芒却光芒耀眼,璀璨夺目。

    刹那间竟化作一轮弯月,以更加狂猛之势,挟更为惊天之力,破开虚空,轰然前冲。

    脸如死灰的特使,见张新锐竟然还有如此一招,立时惊的魂飞天外。

    眼见那一轮弯月,雷鸣电轰般飞速而来,料想再难逃脱,不由长叹一声,心生无比悲凉之意。

    “蛋蛋的忧伤!”

    特使一声低吟,启动了自己最后一个防身宝物。

    但见空中光华闪烁,一个宝物,闪现在他身前。

    宝物外形犹如鸡蛋,大小更似鸡蛋,体表之上,闪烁着淡黄的光芒。

    通体淡黄色,表面满布诡异的符文,光华闪耀之间,似乎在缓缓流转,一股若有若无的诡异气息,自符文间弥漫而出。

    宝物四周的空气,极速退缩闪避,轰然掀开,一道压迫性极强的气息,如浪涛般席卷八方。

    看着这宝物,特使双眼倏地亮了,脸上也多出一丝红晕。

    掐诀一指,一束灵气打入其内,宝物顷刻间变大,飞腾而起,将他牢牢笼罩在内。

    远远看去,便好似站在一个蛋壳之内。

    只不过这个蛋壳很大,比他体形还大,特使站在里面,一点也不显得狭窄。

    这就是中品王器,蛋蛋的忧伤!

    尽管没有攻击力,但纯粹的防御力,却是相当惊人。

    宝物原本也不叫这个名字。

    曾有一个控天境中期的强敌,站在宝物外面,拿着一把斧头砍了半天,也未攻破其防御。

    最后不仅蛋疼,而且很忧伤。

    叹气之后,飘然离去。

    特使大喜之余,便将宝物改名为蛋蛋的忧伤!

    意为必使敌人蛋疼,定叫对手忧伤!

    数百年的生死历练,无数次的绝命危险。

    他硬是凭借着这件宝物,以其强横至极的防御力,多次从绝境中生还。

    但这件宝物有一个明显的缺点,那就是隔断。

    不仅隔断了对方的攻击,同时也隔断了自己的攻击。

    宝物激发之后,他只能站在里面,干看着敌人不断轰击宝物,自己却不能还手,无能为力。

    因为,他的攻击,也局限在宝物之内。

    看着这坚不可摧的蛋壳,特使龇牙咧嘴的笑了,显得如此的没心没肺,如此的信心十足。

    一声断喝,双手掐诀,又是几束灵力打进蛋蛋的忧伤。

    立时。

    宝物嗡鸣,通体颤动,淡黄色的光芒,陡然间从蛋壳之上汹涌而出,附近的空间,顷刻间被渲染成了淡黄色。

    那一轮恐怖的弯月,越来越近。

    望着那犹如鸡蛋的宝物,感受到那惊人强横的王器气息,张新锐双眉轻轻一皱。

    特使宝物之多,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竟犹如杂耍一般,一个一个又一个。

    而眼前这个,明显比前面的更强。

    没来由的,张新锐心中,弥漫出一股淡淡的忧伤。

    但瞬间,他便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

    奔行之际,猛然一声厉喝,再次催动了二拳映月。

    霎时之间,那一轮弯月,竟发出龙吟般的低啸,银白色的光华,如同是滔滔巨浪,汹涌而出。

    顷刻间便将十数丈范围的空间,全都沾染成了银白色。

    一股强大的几乎有些变态的气息,直接将这一片虚空,牢牢笼罩。

    特使紧盯着前方,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等着,那一轮弯月的临近。

    终于,弯月逼近蛋壳数丈之内。

    “击!”

    伴随着张新锐的一声暴喝,弯月绽放出夺目的光华,霎时间银色光沸腾,搅动风云。

    弯月四周的空气,瞬间疯狂炸裂,发出刺耳的嘶鸣,一股狂猛暴烈的惊人气息,浪涛般倾泻而出。

    其强大,其刚猛,令人不能喘息。

    下一瞬。

    弯月悠悠一转,弯口向前,朝着鸡蛋壳轰然撞击而去。

    那一撞,仿若有开天之势!

    迅猛绝伦,凌厉无匹。

    “轰!”

    气机感应之下,那蛋壳之上,淡黄色的光芒轰然爆发,浓郁有若实质,嗡鸣间翻滚澎湃,汹涌奔腾,如同一锅火势正旺的开水,疯狂沸腾,极尽狂暴。

    蛋壳表面的符文,如惊蛇般流动不休,幽深青黑的光华,自符文内迸射而出。

    无边无际的诡异气息,瞬间弥漫了附近的空间。

    终于,那一轮弯月的弯口,如同一柄锋锐至极的弯刀,迅雷般斩在了鸡蛋壳之上。

    璀璨夺目的光华之中,惊天的闷响,自碰撞处轰然炸开,激荡澎湃的气浪狂飙四散。

    受弯月巨力一击,那鸡蛋壳一头着地,通体摇晃不已,其上的符文游动的更加疯狂,诡异的气息剧烈震荡。

    淡黄色的光芒颤动摇晃,如海面上风浪乍起,有了褶皱,起了涟漪。

    蛋蛋的忧伤,居然挡住了二拳映月的第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