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意料之外的惊变(1)
    见到自己的宝物,居然挡住了那一轮弯月的狂猛一击,特使提起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张新锐却是眉头微微一皱,这个鸡蛋壳似的宝物,其恐怖的防御力,竟然比他预想中还要强大几分。

    “我的二拳映月,还砸不烂一个鸡蛋壳?!”

    张新锐自嘲一般的想到,旋即双手作势,掐诀运力,二指一点。

    弯月光华绽放,闪电般发动了第二次攻击。

    虚空碎裂,气浪激荡,弯月如刀,迅雷般斩在了鸡蛋壳上。

    巨响惊天动地。

    站在蛋壳内的特使,只觉耳边嗡鸣不绝,仿佛有成百上千的巨鼓,在身边同时擂响,直震的人心惊胆战,头晕眼花。

    气浪如利刃般狂飙四射。

    两股强大的气机,绞杀在一起,如同两只队伍拼死大战,激烈无比。

    淡黄和银白二色光芒,如同两片汪洋大海,疯狂对撞,气势浩荡。

    肉眼可见的是,淡黄光芒主守,银白光芒主攻。

    淡黄的光芒,好似无数的战士,布成了防御阵形,而银白光芒,则宛如手持利刃的猛士,以突击队形,朝着淡黄光芒狂冲。

    一时之间,如有刀光剑影,杀气奔腾。

    蛋壳之内的特使,早已面红耳赤,双耳嗡嗡作响,耳膜似乎被完全的撕裂。

    嘴角处,更有一丝血迹出现。

    “蛋蛋的忧伤,你可一定要撑住啊!”特使随着蛋壳左摇右晃,宛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随刻,似乎都可能被滔天巨浪拍打成碎片。

    眼神之中,充斥满极其复杂的情绪,恐惧,无助,痛苦,绝望,混杂在一起,灼烧着他早已脆弱的心灵。

    “居然不破,再来!”张新锐厉喝一声,右手猛然一拍。

    便只见那一轮弯月,稍作后退,旋即猛然加速,迅若雷霆一般,朝着蛋壳冲去。

    弯月轰鸣,璀璨至极的银白光芒,自弯月内迸射而出,雷霆万钧般撞向蛋壳。

    轰然爆响中,银光波动,以弯月为中心点,如同滔天巨浪般席卷而出,所到之处,淡黄色光芒不住后退,嘶鸣。

    犹如黄油之中,插进一柄烧红的利刃,闪电般瓦解消融,好似平静的海面,冲入一艘快艇,顷刻间浪涛奔腾。

    淡黄光芒溃不成军,节节败退。

    “什么?!”特使目瞪口呆,眼眸剧烈颤动,似欲飞奔而出,呼吸刹那间顿住,如同窒息一般。

    脸色惨白如纸,浑身冰冷似雪。

    一种极度危险、颓败之感,将他深深掩埋。

    虽然预料到,自己的宝物可能会被打破,但内心深处,仍对宝物的防御力,有着无比的信心。

    但现在。

    他感觉,仿如噩梦一场。

    弯月飞腾,银光凝聚,如锋锐利刃,挟着惊天之势,朝着蛋壳轰然斩落。

    “轰!”

    巨响乍起,劲气浩荡,蛋壳被斩的抛飞而出,翻了几个跟头,狠狠的撞击在数丈远的地面上。

    一道细小的裂缝,极其刺眼的闪现在蛋壳之上。

    蛋壳中的特使,随着一起翻滚,霎时间头晕眼花,狼狈不堪。

    “怎么会这样?真是见鬼了!”特使心惊胆颤,几乎想收了蛋壳立时逃跑。

    但理智告诉他,这样只会死的更快。

    他知道,这一次,他赖以逃命的宝物,蛋蛋的忧伤,这一件无限逼近中品的王器,恐怕护不住他了。

    “击!”

    张新锐手一抬,弯月冲来。

    一股恐怖的气息,自弯月内狂涌而出,撕裂空气,破碎虚空,如狂涛奔腾,碾碎阻挡在前面的一切。

    蛋壳瑟瑟发抖,拼命抵抗,淡黄的光芒摇曳震颤,宛若风中残烛。

    特使的脸色越来越白,心越来越冷。

    刹那间,弯月已至,迅雷般斩在蛋壳上。

    震耳欲聋的巨响,冲天而起,在特使惊骇欲绝的目光之中,那曾经许多次助他逃出生天的宝物,如同被巨石砸中的鸡蛋,轰然碎裂四散。

    受狂猛的气浪一击,特使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激射而出,狠狠的撞击在方台之上。

    凶猛的反震之力,如同山崩海啸般汹涌而来,特使的身形,再次被弹飞,砸在地面上。

    “咳咳!”

    艰难的站起来,特使脸色惨白,口吐鲜血。

    张新锐走近,紧盯着特使,傲然而立。

    “我说过,你逃不掉!”

    特使眼神颤抖,不敢回答。

    “走吧,能否活命,就看你自己的表现!”张新锐语声清冷,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

    特使脸上的神色,极速变幻,从惊惧到犹豫,最后化作疯狂的狰狞。

    牙一咬,手一伸,特使拿出了魔剑。

    他还要作最后的挣扎。

    魔剑,禁忌一般的存在,他从不敢轻用,除非别无选择。

    只因,用一次,他心中的魔性便增一分。

    而入魔的后果,却是他绝对不能承受。

    魔剑通体漆黑,三尺来长,透露出诡异的气息,闪烁着幽幽的黑光。

    握在特使手中,魔剑不住的颤抖嘶鸣,一股滔天凶威汹涌而出,仿若深渊巨魔苏醒,将要择人而噬。

    特使脸上闪过一抹黑气,右臂震颤不休,似乎极为吃力。

    “还不死心?!”

    张新锐笑了,一股惊人的气势冲天而起,仿如一尊战神。

    特使的脸色,立时更白几分,心脏紧缩,似被巨兽抓住,下一刻便要爆裂。

    骇然之中,特使不敢再等,抬手一剑暴击而出。

    霎时间,剑影晃动,空气嘶鸣,幽幽黑光闪耀,森寒魔气纵横,剑芒破空狂飙,威势狂暴绝伦。

    特使手腕翻转,宛若幻影一般,无尽剑芒飙射而出,重重叠叠,密密麻麻,顷刻间将这一方空间挤满。

    面对这漫天而来,狂猛无匹的剑芒,张新锐神色平静。

    “通天棍!”

    下一瞬,眼中精光暴闪,猛然厉喝一声,张新锐手中已多出一根金棍。

    棍长六尺六分,其上满布符文,似有神光流转,令人望之生寒。

    这便是张新锐的成名武器,通天棍。

    “通天棍法!”

    手腕挥动,棍法施出。

    霎时间,层层棍影幻化而出,破空呼啸如飓风怒吼,威猛无匹的气势,如同滔天巨浪席卷奔腾。

    四周的空间,不住的坍塌,碎裂,一时间,空间裂缝乍起,空间乱流丛生。

    棍影如雷似电,朝着剑影狂飙而去。

    诡异绝伦的剑影,霸道刚猛的棍势,二者猛然交织在一起。

    剧烈的碰撞声连绵不绝,惊天动地。

    整个空间,似乎都在颤抖,都在摇晃。

    特使只觉一股无边无际的杀意,铺天盖地的汹涌而来。

    剑影碰上棍影,犹如气泡碰上针尖,瞬间消散,幻灭。

    魔气消退,魔剑轰鸣,宛如受伤猛兽的嘶吼。

    特使手持魔剑,直接傻眼。

    棍势不停,电闪而至。

    特使恍然惊醒,暴退,侧身,手中魔剑迅雷般斩出。

    “呯!”

    棍剑相击,特使只觉一股沛莫能挡的巨力,汹涌而来,手臂剧震,虎口火热。

    一时间再也把握不住,魔剑脱手飞出。

    整个人如同麻袋般抛飞而起,摔落在数丈开外。

    霎时间五内如焚,口中鲜血狂喷不止。

    特使重伤。

    张新锐如同战神屹立。

    少顷。

    特使哆嗦着从地上爬起。

    “还打吗?”

    张新锐的声音虽轻,听在特使耳中,却是仿如雷鸣,直震的心惊胆颤,慌忙答道:“不敢打了!我这就去解毒!”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张新锐哂然一笑,转身朝着刘官玉等人走去。

    特使乖乖的跟在后面,战战兢兢。

    见得二人走近,刘官玉等人自是高兴无比,肖队长三人却是一脸尴尬,神色复杂。

    “哼,你也有今日!”赵满堂怒喝道,心中涌动无比的仇恨。

    “张老师,感谢你救命之恩!倘若不是你来,我们俱都难逃一死!”刘官玉对着张新锐行了一礼。

    “哎呀,是我照顾不周!是我对不住你们!我和姬老师进入这个秘境,就是为了保护你们,谁知,却弄成现在这样!”张新锐不无遗憾的说道。

    “张老师客气了!”刘官玉立时答道,心中一动,旋即又问:“张老师,怎么不见姬老师和你在一起?”

    “进入秘境后,我俩就兵分两路,再也没有见过面,我也中也甚是奇怪。”张新锐思索着说道。

    “哦!”

    众人也觉得奇怪,按理说秘境内发生如此变故,带队老师应该很快前来救援才对。

    “你搞的鬼?”张新锐转头问特使。

    “他追杀我时,被我诱进早已布好的阵法中,后来又中了我藏在阵中的的奇毒,但等我打开法阵,却是不见人影。”特使嗫嚅着解释道。

    “嗯,多半是出秘境了。”张新锐想了想说道。

    “张老师,还是先解毒吧!”刘官玉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师兄们,焦急的说道。

    张新锐点点头。

    流星雨虽毒,但化解起来却很快。

    特使拿出一朵小黄花,让众人各处嗅了几下。

    片刻之后,众人便觉得体内不适之感尽去,内力再次运转自如。

    “好啦?”张新锐问众人道。

    “好了!”

    众人答道,尽管重伤在身,但喜悦之情却溢于言表。

    特使在张冒灵身上点了几下,最后挥起一掌,如同闪电一般拍在张冒灵脑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