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二十五章 意料之外的惊变(2)
    特使走到张冒灵身旁,运指如风,闪电般连点张冒灵数处大穴。

    动作迅捷,认穴精准。

    张新锐见了,不由微微点头。

    特使这一套解穴手法,虽不繁复,却自有其诡异奥妙之处,他竟然也不识得,难怪他刚才想尽办法,也解不开这锁脉之术。

    特使点穴之后,微微休息,最后挥起一掌,朝着张冒灵头部闪电般拍下。

    “啪!”

    一声脆响,惊了众人一跳。

    “喂,你干嘛?”赵满堂脸色一变,厉声惊叫道。

    “不要担心,这只是解穴的最后一个步骤,他马上就会醒来。”特使小心看了众人一眼,小声的说道。

    果然,几个呼吸之后,张冒灵缓缓睁开眼睛。

    “张老师,师兄们,你们都在啊!我这是在哪里?”张冒灵目光转了一圈,轻声问道,样子非常虚弱。

    “当然还在秘境中啊,是张老师救了我们!”刘官玉说道。

    “谢谢张老师!”张冒灵说道,双手一撑地,想要站起来。

    但忽然眉头一皱,脸现痛苦之色:“哎呀,好痛!我的内力怎么了?”

    “张师兄,你这是中了流星雨之毒!不能运使内力,否则痛如刀割。”刘官玉说道。

    “糟糕,那怎么办?”张冒灵大急。

    “没事,李师兄他们也中了这种毒,现在全好了!”刘官玉指了指特使:“让他给他解毒就行!”

    “赶快!”赵满堂大吼道。

    特使不敢怠慢,立时便拿了小黄花,放在张冒灵鼻前。

    “这花香能解流星雨之毒,你使劲吸几口就能好了!”看见张冒灵略带诧异的目光,特使急忙解释道。

    张冒灵目光转向众人。

    “他说的对,没有骗人。”刘官玉点点头说道。

    张冒灵这才放心的吸了几口。

    很快。

    “咦,果然好了!”张冒灵高兴的大叫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来到张新锐面前。

    “扑通!”

    张冒灵竟然跪倒在地,伏身恭敬行礼。

    “张老师,感谢你救命之恩!”

    张新锐弯下腰,伸出双手扶住张冒灵双肩,笑道:“你这孩子,如何行此大礼啊,快快起来!老师救你,不是应该的吗?”

    但是张冒灵仍然以头触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救命之恩,怎能不谢!”

    “哎呀,你这孩子!”张新锐脸上笑容更加灿烂。

    张冒灵缓缓抬起头来。

    便在此时,惊变陡生。

    张冒灵双眼之中,蓦地闪过一抹诡异至极的狞笑。

    双手微抬,两道漆黑至极的光芒,倏地自双袖之中狂飙而出,闪电般打向张新锐的胸膛。

    二人相距如此之近,张新锐更无防备之心,那黑光更是迅捷绝伦,只一闪,便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张新锐吃惊之下,大吼一声,体内灵力狂奔,霎时间聚在了胸前。

    一片璀璨的光芒,自胸前迸射而出。

    护体神功,被张新锐运转到了极点!

    但那两道黑光,竟无视了那强横的肉体防御,毫不停顿的冲进了张新锐体内。

    “噗!”

    两股鲜血狂飙而出!

    那血,竟是漆黑一片,腥臭刺鼻。

    张新锐只觉两股诡异至极的力量,阴森晦暗,奇寒无比,挟裹着恐怖的破坏之力,在体内肆意横冲直撞。

    顷刻间,剧痛攻心,全身酸软。

    好厉害的毒!

    好犀利的暗杀!

    “啊!”

    众人大惊,呼吸一顿。

    还未来得及说话,那张冒灵陡然暴喝一声,一股惊天的气势狂飙而起,双掌一晃,霎时间竟变得蒲扇般大小,迅雷般击向张新锐前胸。

    这一掌,狂猛绝伦,快逾闪电。

    竟要将张新锐置之死地!

    但已生防备之心的张新锐,岂能再容他猖狂。

    聚集体内残余功力,右拳猛然击出。

    这一拳之快,简直快的超出了思维的极限!

    竟然后发先至,从张冒灵双掌中间穿过,闪电般砸在了张冒灵的面门上。

    “啪!”

    一声轻响,犹如鸡蛋碎裂。

    那张冒灵的头颅,竟直接被击的碎裂四散。

    **和鲜血,混合在一起,形成刺目至极的红白二色,在空中狂飙乱射。

    直到此时,那张冒灵的一双巨掌,才堪堪拍在张新锐的前胸上。

    但,已然没有一丝力量。

    张冒灵的身体,摇晃几下,轰的一声,砸倒在地。

    无头尸体之上,竟冒出一阵黑光,旋即,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整个消失不见。

    “啊,居然不见了!这人真不是我们的张师兄?”赵满堂还处在无比的惊愕之中。

    “废话,张师弟胆敢对张老师下毒手吗?肯定是这些人假扮的!”蔡加权大声说道。

    “这些人当真是处心积虑,手段可耻无下限,居然暗藏如此厉害的后着!真是该死!”杨晓丽脸色苍白,虚弱的说道。

    “张老师这一拳,有若天雷轰砸,当真是雷霆万钧,不能抵挡!”陆武志叹道。

    话音刚落,张新锐的身形竟微微摇晃。

    其实,施出了这最后一击,他亦是虚弱至极,体内的力量,似乎完全被抽空。

    “张老师,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刘官玉立时上前扶住了张新锐,关切的问道。

    “张老师!”李超超惊叫。

    “打死那恶贼!”赵满堂大呼。

    ……

    众人七嘴八舌,义愤填膺。

    “中了剧毒!现在灵力尽失,全身酸软无力!更是剧痛难忍”张新锐微微皱眉,顺势坐在了地上。

    刘官玉多半已猜测到一些,但此时得张新锐证实,心下亦是吃惊不已。

    一时间思绪纷乱杂陈。

    “张老师,我这里有疗伤的灵药,却没有解毒的,这可如何是好?”刘官玉焦急万分的问道。

    “我倒有解毒的灵药,只不过,我中的这种毒,恐怕不好解啊!”张新锐长叹道。

    “哈哈,哈哈!”特使纵声大笑,心情畅快至极:“我这种毒,名叫九幽蚀心毒,岂是随便能解得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王境以下,不可幸免!”

    刘官玉一听,脸上沉重之色更增几分。

    几位师兄,杨晓丽和花青青,俱都重伤,还躺在地上呢,现在,连张老师也都中毒了。

    张冒灵师兄,居然还是假的!

    大家一路形影不离,竟然也不能发现!

    敌人的伪装之术,简直强的变态。

    “九幽蚀心毒!没听过!”张新锐眉头一皱,说道。

    “你当然没听过,不过,听没听过不要紧,这天下间,除了我,没人能彻底解除这九幽蚀心毒,即便是王境高手,也只能暂时压制!”

    特使大笑着说道,却又蓦地吐出一口鲜血:“他妈妈的,刚才伤的还真重!”

    “小师弟,这恶贼伤的很重,赶快将他打个半死,逼他给张老师解毒!”李超超躺在地上,指了指特使,狠狠的说道。

    刘官玉一阵苦笑。

    他现在,恨不得立时杀死这特使!

    但他一身是伤,虽然恢复一些,也只有六成,行动仍然大受影响。

    更何况,他与特使的实力境界,相差太过巨大,打起来,他根本不是特使的对手,即便是特使身受重伤,他也是毫无把握。

    就是用出追魂轮,也未必一定能打中特使。

    总之,这是一项基本不能完成的任务。

    “哈哈,打死我?你们太天真了!就凭你们这点实力,还一个个重伤在身!我打死你们,就像捏死一只小蚂蚁!”

    特使哈哈狞笑,又吐出一小口鲜血。

    众人的目光如欲喷火,利剑般死盯着特使。

    “目光又杀不死人,那么凶干什么?实话告诉你们,那个所谓的姬老师,还有你们的张师弟,都还在我手中,你们敢动我一下试试!”特使脸色狰狞。

    “啊,姬老师还在你手中?你把张师兄怎么样了?你这恶贼,大骗子!”赵满堂大声骂道。

    “你刚才骗我?”张新锐盯着特使问道。

    见对方利剑般的目光直逼过来,特使全身一寒,莫名的退了一步。

    旋即惊觉对方已中剧毒,一身惊人实力几乎全失,竟还能吓的自己后退。

    简直了!

    特使苍白的脸上掠过一抹红晕,恼羞成怒,恶狠狠的说道:“骗你又怎么的?现在还怕你不成!我岂能放他回去通风报信,坏我大事!”

    “那你现在就不怕我退出秘境,回去召集援兵?”张新锐沉声说道。

    “等你搬来救兵,我早就大事已成,远走他方,你们连人影也看不到了!”特使不屑的说道。

    张新锐沉默。

    “再说了,即便你不怕死,不想解这九幽蚀心毒,但那位姬老师呢,他可也中了这奇毒,更何况,我还有两个人质在手!”特使一副全局在握的模样。

    “难道你不怕我早已传讯宗门,现在只是和你拖延时间而已,援兵,随时就到。”张新锐极其镇静。煞有介事的说道。

    “嘿嘿,传讯,你倒是传一个给我看看!还想诈我,打心理战!门框都没有!”特使仰天大笑。

    张新锐心念一动,想要与外界联络,但神念似乎被局限在一个小范围内,根本跑不出去。

    “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九幽蚀心毒,还能影响神念不成?”张新锐脸现诧异之色。

    “怎么样?传不出去吧!嘿嘿,这方圆数十里范围,早已被我布下锁天大阵,一切神念,休想出入!外边进不来,里边也出不去!”特使得意至极。

    “糟糕!”张新锐心中咯噔一下。

    这是一个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