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意料之外的惊变(8)
    重伤在身的刘官玉,晃晃悠悠的站起,喘着粗气,眼神凝重,体内真气汹涌奔腾,明镜之体极速运行,以一种疯狂之势,修复着有些破败的身体。

    他的伤势,非常严重。

    倘若没有那极其神异的体质,没有那超级恐怖的血脉,没有那强悍的明镜之体,没有那没有刚刚觉醒的木之力。

    他必死无疑。

    但就算如此,他此时的伤势,也是严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阿大阿二加诸身上的伤势,以及刚才剑芒刺出的血洞,可以说是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断裂的骨骼还未完全恢复,肌肤上的伤口,却又开始崩裂。

    活生生一个血人!

    刘官玉心中震惊不已,特使这一招魂断,当真是强的变态啊。

    都已经被自己消耗掉大部分的剑山,居然还具有如此威力。

    倘若是完整的剑山,直接击打在自己身上,那还不得躯体碎裂,魂飞魄散啊!

    这一次,想要逃出生天,恐怕是真的有点难了!

    万幸的是,师兄和老师们,可以安全了。

    望着还能站走来的刘官玉,特使心中也是非常震惊。

    这一招魂断之下,不说刘官玉应该直接灰飞烟灭,但至少应该完全重伤!

    怎么还能够站起来?

    这不符合逻辑啊!

    特使有一种白日见鬼的感觉!

    这小子,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修武天赋如此恐怖,心思头脑如此灵活,肉身体质如此变态,用不了多久,必定会成为一方强者!

    这样的人,如果不能收为己用,那也不能为强敌所用!

    最保险的做法,就是趁他还没有成长起来,直接灭掉!

    一念至此,特使双眸之中,杀意浓郁有若实质。

    刚才他并未全力出手,只因心中,并没有太多的杀意。

    一是对刘官玉有着一些欣赏,二是他认为并不需要全力出手。

    踩死一只蚂蚁,焉能用得着大象全身的力量?

    但此刻,特使眼神如刀,心中杀意奔腾。

    刘官玉,必须死。

    不能让他活着,否则会对尊上的大业,产生难以想像,不可预料的威胁。

    这样的妖孽人物,如果能活着,未来,难以想象!

    必须斩草除根,将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

    想到此,特使手提魔剑,快步向前,脸上,一片狰狞之色。

    “你说,把你杀死,再去追你的师兄们,还追的上吗?”特使的声音,冷如万年寒冰。

    刘官玉一见,知其已真正动了杀心。

    “我得想办法,再拖上一段时间才行!”刘官玉万分焦急的想道。

    当下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如果我是你,现在立马逃命,而不是想着要别人的命!我告诉你,我还有许多底牌,你绝对想象不到的底牌!”刘官玉非常严肃的对特使说道。

    特使明显的楞了一下,旋即问道:“你的底牌很厉害吗?能不能要得了我的命?

    “当然很厉害!远远超出了你的想象!绝对能够要了你的性命!即便你有重生的秘法,也会永远真正死去!三思吧!”刘官玉一字一顿的说道。

    特使一脸奇怪的表情,用手指了指刘官玉,下一瞬,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见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哎哟,真的吗?你还有那么厉害的底牌啊?我好怕,感觉到全身凉凉!”

    说罢,后退一步,作恐惧状,更举起了双手:“我还来不来得及投降,请求你饶我一命?”

    “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刘官玉认真的说道。

    “哈哈!哈哈!”

    特使放声大笑,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腰也弯下去。

    “哎哟,你这只小蚂蚱,不仅实力高强,脑袋好使,居然还如此会逗人开心!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越来越舍不得杀你了!这可如何是好?”

    “那我们不如化干戈为玉帛,轻轻挥一挥手,道一声再见,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不追究,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不追杀!岂不快哉!”刘官玉手一摆,说道。

    “可是我总觉得,你的底牌不一定能要的了我的命,总想试一试,你说怎么办?”特使站直了身体,但脸上的肉仍然一抽一抽。

    “哎呀,你这人真是,怎么听不进别人良言相劝!你想一想,虽然我不一定能要的了你的命,但是,我师尊却一定能啊!”刘官玉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你的师尊如果能知道,还不早就来了,哪里能等到现在!”特使不屑的说道,嘴角泛起一种玩弄的弧度。

    “正因为这么久还没来,所以,下一刻来的可能性,就更大了!也许突然之间,一只遮天巨掌,便要凌空而降,把你拍成肉片!”刘官玉说道。

    “哇,好可怕!”特使撇了撇嘴说道。

    “对啊,想想就觉得超恐怖的,是不是?”刘官玉一派和颜悦色的模样。

    “小子,你就别再枉费心机了!任你舌灿莲花,我也不会上你的当!”特使吼道,手中魔剑一举,脚下迈步,身形如雷似电,轰然前冲。

    “哎呀,你怎么说动手就动手呢!”刘官玉一见,哪里还敢停留,立时转身,撒腿就跑,凌波微步瞬间催发到极致。

    “哼,还想跑!”特使鼻中哼了一声,脸现狰狞之色,魔剑一抬,狂斩而出。

    这一次,他没有再使用魂断这一招。

    既然最厉害的神魂攻击,对刘官玉基本不起作用,还不如采用纯粹力量的攻击。

    所以特使这一剑,少了些精妙的变化,但力量更为凝聚,速度更见快捷。

    只见一道剑芒狂飙而出,朝着刘官玉暴斩而下。

    狂猛的力量,凌厉的气势,将整个虚空一斩而裂,尖锐刺耳的厉啸声,直冲苍穹!

    这一剑,仿如将整个空间斩裂成两半!

    所到之处,万鬼逃跑,诸神退避。

    剑芒未至,而刘官玉已然是遍体生寒,脸色苍白。

    只觉无边无际的杀意,如同一片汪洋大海,瞬间将他淹没。

    大骇之下,身形鬼魅般一转,闪电般朝着正堂冲去。

    间不容发之际,那一道凌厉至极的剑芒,迅雷般暴斩而下。

    “唰!”

    刘官玉拼命逃跑,陡然间只觉后背一凉,那剑芒擦着他的背部,倏地一斩而下。

    背部一片衣衫被斩落,飘然而起。

    后背处一大片皮肉被斩掉,刹那间,鲜血迸溅,剧痛攻心。

    “好险!”刘官玉暗叫一声,额头处已是一片冷汗。

    逃,使劲逃!

    功法疯狂运转,体内真气如同巨浪奔腾,遍布全身,刘官玉双眼精光暴闪,发足狂奔,朝着另一间屋子冲去。

    特使嘿嘿冷笑一声,手起剑落,又是一道剑芒暴斩而下。

    刘官玉刚刚跨进木门,那剑芒已至。

    “轰!”

    剑芒迅雷般斩下,与刘官玉的身体相距不过一尺。

    剑芒一斩之下,却将木门咔擦一声斩为两半,剑势不止,斩在坚硬的地面上。

    惊天的巨响中,地面竟被斩出一道深深的刀痕。

    特使大怒,身形如雷似电般紧逼而上,手腕一阵玄妙的挥动,“唰唰唰”三声,三道恐怖的剑芒狂飙而出,竟形成了一个三角形,将刘官玉困在了当中。

    “我看你还跑!”特使狂吼道。

    千钧一发之际,电光石火之间,刘官玉双手抱斧,身形如同飓风般旋转,飞速撞向身后横着的一道剑芒。

    “呜!”

    剧烈的破空声轰然炸开,斧影旋转之下,将虚空切割出一道圆形的孔洞,如同一道龙卷拔地而起,直冲苍穹。

    “当!”

    旋转的斧影,首先撞击在横着的剑芒上。

    巨大的力道汹涌而至,却被旋转之势化解掉一部分,借力使力之下,刘官玉的身形,高速旋转着,闪电般冲向右侧的一道剑芒。

    空气中再次传出一声闷响,斧影与剑芒狠狠的撞在一起。

    一股惊天的巨力奔腾而至,犹如被一座大山轰砸,刘官玉根本稳不住身形,抛飞而出,却被左侧的剑芒,迅雷般斩中。

    万分危急之中,刘官玉却是心中一喜,眉毛轻扬。

    剑芒中的巨力,如奔腾汹涌的巨浪,似高速狂奔的大象,毫不留情的击打而至,化力借力之下,刘官玉的身形,向着斜后方抛飞而出。

    狠狠的撞击在房间的木墙之上。

    “咔擦!”

    一声脆响,刘官玉只觉背部剧震,疼痛锥心,那木墙却被撞开一个大洞,整个人从洞口冲进了房屋内,砸落在地面上。

    巨大的撞击力,令得他浑身骨骼欲裂,五内剧烈震荡,眼前金星直冒,身上鲜血迸溅。

    胸口发闷,气血逆行,喉头一甜,哇的吐出一口血来。

    刘官玉刚刚站起。

    又一道剑芒,闪电般横扫而至,竟将木墙切成了两截,挟着凶猛绝伦的凌厉,直接朝着刘官玉腰斩而来。

    这一招快绝,猛绝,无可匹敌!

    想要躲避,根本来不及。

    想要抵挡,却抗不住那凶狠的巨力。

    被拦腰切成两截,是唯一的结局!

    千钧一发之际,刘官玉急中生智,猛然向地面扑倒。

    这一扑,亦是快到了极点,狠狠的撞在地面上,犹如从高空砸落,浑身剧震,鲜血狂喷。

    那一道横扫的剑芒,便从他背部三寸处一掠而过,森冷的杀气,令得他全身冰凉。

    刘官玉强忍剧痛,右腿一蹬,贴地疾行,冲向另一间屋子。

    特使如影随形,步步紧逼。

    刘官玉刚刚冲进门口,一道剑芒凌空斩落。

    杀意似海,席卷而来。

    刘官玉急速翻滚,险险避过,那一道剑芒,便斩在地面之上。

    轰然巨响之中,地面被斩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便在此时,惊变陡生。

    “咻咻咻!”

    似乎被那一斩触动了开关,一阵惊人的异响中,四面墙壁之上,陡然间射出一阵箭雨。

    箭长五寸五分,通体漆黑,闪烁着妖异的黑光。

    短箭撕裂虚空,狂飙而至,顷刻间覆盖整个房间,令人避无可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