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祸福相依(2)
    三颗紫色雷球,从巨虎口中一冲而出,挟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怖气息,破碎虚空,狂飙而来。

    特使大惊,这巨虎的战力,实在有些恐怖,远超了他的想象,对付起来,颇为棘手。

    而刘官玉的人,却已被卷到屋外,情况不明。

    特使心中着急,立时萌生退意。

    手中魔剑晃动,三道剑芒狂飙而出,朝着雷球拦截而去。

    “轰轰轰!”

    三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几乎同时响起,比刚才更为恐怖的爆炸力,排山倒海而来。

    特使魔剑挥动,剑幕展开,将爆炸力快速化解。

    同时身形如电,朝着刘官玉消失之处暴退。

    但他才刚退两步,便被拦住。

    那断掉右爪的巨虎,在空中一闪,冲到他的面前,怒吼一声,左爪竟倏地胀大好几倍,犹如一根巨大的铁棍。

    下一瞬,左爪抬起,朝着特使狂砸而下。

    飓风乍起,厉啸嘶鸣,劲气奔腾如海。

    “一个畜生,竟如此欺负我!”特使怒火冲天,陡然施了大招魂断。

    剑芒飙射,剑山成型,朝着巨虎狠狠压去。

    凌厉的神魂攻击,顷刻间突破巨虎的神魂,如刀似剑,狠狠的斩击在神魂之上。

    巨虎浑身剧烈一震,所有的动作陡然慢下来。

    下一瞬,剑山斩下。

    刹那间,巨虎被万千剑芒斩碎,消散在空中。

    阻碍既去,特使发足狂追。

    穿过两间房屋,皆不见刘官玉身影。

    特使心中焦虑,足下奔行更疾。

    转眼间来到第三间屋子。

    屋内空间极大,竟是一间练武场,而刘官玉,正奔行到练武场中央。

    “哈哈!这一次,我看你还往哪里跑!”特使一见刘官玉,不由开心大笑。

    幸好没有被这只小蚂蚱跑掉,否则,他哭都来不及啊!

    刘官玉听见特使的声音,连头也不回,脚下却跑的更快了。

    “哎哟,小蚂蚱,你还真想跑?谁给你的胆子?!”特使见状,大怒,身形飞跃而起,魔剑高举,划过一道弧线,暴斩而出。

    一道剑芒,斩裂虚空,挟着凌厉的杀气,闪烁着慑人的黑芒,倏忽间到了刘官玉头顶,凌空暴斩而下。

    这一剑,力量极致压缩,极致巨大,速度快到了极点,剑芒所过之处,虚空被一斩为二,巨力轰压之下,剑芒附近的虚空层层坍塌。

    那恐怖到令人心寒的巨力,如滔天巨浪,似山崩海啸,极其狂暴野蛮的汹涌而来。

    奔行中的刘官玉脸色狂变,几乎不能呼吸。

    特使的这一剑,给他带来了极度的危险感,甚至还有一缕很真实的死亡味道。

    这一剑之快,令得他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

    当然,如此千钧一发的生死时刻,他也顾不了那么多。

    “开天辟地之开天!”刘官玉暴喝一声,手中破天斧闪电般斩出。

    他这一斧,也算是全力以赴,连伤势都不管了。

    但见斧影重重叠叠,破空呼啸之声乍然而起,气势森寒凌厉,激荡奔腾,激荡的劲气纵横八方。

    斧势迎着剑芒,疯狂而去。

    那种决然,那种镇定,仿佛心中有剑,眼中无剑。

    电光火石之间,破天斧与剑芒,重重的碰撞在一起。

    “轰!”

    惊天巨响乍然而起,澎湃的巨浪纵横奔腾。

    一股惊天巨力,如同巨山倾砸,狂扫而来,刘官玉的身形,立时离地飞起,向后抛飞而出。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特使那熊熊燃烧的怒火,以及想要立刻将他杀死的决心。

    飞越了十数丈距离,刘官玉的身形摔落地面,还未站起,特使已紧逼而上,又是一道剑芒狂飙而至。

    刘官玉万般无奈,强忍住体内翻滚的气血,锥心的疼痛,拼命抵挡。

    毫无疑问,他的身形再次被砸飞。

    特使身形狂飙,不绝向前,手中魔剑挥舞,一道接一道剑芒,迅雷般斩来,几乎没有时间间隔。

    而刘官玉的身形,便好似保龄球一般,一次次被砸飞,一次次摔落在地面。

    剧震之力,令得他全身伤势更加严重,鲜血迸溅。

    特使这一轮急攻,快如电光石火,根本不给他反击的机会,只能拼死防守。

    刘官玉脸色越来越白,深知如此下去,除了被斩死,绝对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呯!”

    刘官玉再次被斩的抛飞出去,撞在了墙上。

    闷响声中,那墙面立时被撞出了一个大窟窿,他一直等待的机会终于出现。

    伤痕累累的身体,借势冲出了空旷的练武场。

    但他立时傻眼了。

    这练武场外,竟然不再是房间,而是一片茫茫的沙漠。

    漫天黄沙飞卷,气浪灼热逼人。

    关键是,没有多少躲避之处。

    刘官玉不由暗暗叫苦。

    刚刚摔落在滚烫的沙子上,特使也冲了出来。

    “这下没有了遮挡之处,我看你还如何逃!”特使哈哈大笑。

    刘官玉一言不发,聚集全身之力,发出了小李飞刀。

    刀光依旧璀璨耀眼,势若雷电奔腾。

    这一次,虽然给特使造成了小小的麻烦,但却没有造成伤害。

    “本该无敌的飞刀,却因伤势严重,体力不支,竟然变得如此软弱!”刘官玉暗自叹息不已,不过,此种情况,早在预料之中。

    借着特使抵挡飞刀的时机,他拿出了四不像。

    既然此处地形开阔,不易躲避,但四不像倒是能够用得上了。

    刘官玉体内的真气,丹田内的九日神力,毫无保留的倾泻而出,疯狂的冲进四不像中。

    一层淡淡的光芒,自四不像体内弥漫而出。

    “叱咤风云,我们跑!”刘官玉大吼一声,跨上了四不像的背部。

    四不像浑身一震,闪电般向前冲去,犹如一道流星划破天际。

    特使刚刚解决掉飞刀,发现刘官玉竟然骑上了一个怪兽,速度竟是快捷绝伦。

    以特使的见识层次,还不能知道赋命神术!

    更不知道,这四不像还是一个无生命体。

    只是心中无比诧异,寻思哪一种飞天兽,能够被收进储物戒中。

    但见那怪兽眨眼之间,竟冲出了十数丈距离,端的是快逾闪电,疾若流星。

    当下想也不想,魔剑一阵狂挥,数道剑芒狂飙而出,朝着空中的刘官玉斩去。

    但那四不像竟然灵活异常,眼见那剑芒快要临体,竟如炮弹一般冲天而起,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剑芒的斩击。

    “吆喝,还挺灵活!”

    特使吃了一惊,身形飞跃而起,半空中魔剑斩出,数道剑芒纵横奔腾,形成了一个菱形,朝着刘官玉笼罩而去。

    这一路剑法,就叫做困剑!

    困人不困己!

    剑势笼罩之下,犹如形成一个小小的领域,将敌人困住,自己则可随心所欲。

    无尽的杀意狂飙而来,刘官玉只觉遍体生寒,彻骨的冰凉笼罩全身,连心脏都似乎要冻结走来。

    刹那之间,刘官玉便能确定,自己倘若慢得半步,被这剑势困住,今日,恐怕便要丧命于此。

    危急之中,心神沟通四不像,突然施出了千斤坠功法。

    他整个人,连同四不像,如同一块天外陨石,迅雷般朝着地面坠下。

    “咻!”

    菱形的剑芒,狂飙而至,杀气暴卷,凝固苍穹,将刘官玉原先所在的空间,完全笼罩。

    剑芒纵横腾挪,交叉斩击,割裂虚空,搅动风云。

    尖锐的厉啸,直冲苍穹,激荡的剑气,斩杀八方。

    眼见如此骇人声势,刘官玉不由抹了一把冷汗,心中暗道:“还好刚才见机的快,否则,此时必定已被斩成碎片!”

    特使眼见自己十拿九稳的一招,居然被刘官玉如此躲过,又是诧异,又是惊奇,又是恼怒。

    “轰!”

    刘官玉下坠之势,何等迅猛,直接在沙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黄沙飞扬之中,他的身形再度前冲,快的如同一支离弦利箭。

    特使一见,惊怒交加,暴喝一声,施展出了劫天秘法。

    只见他身躯陡然快速变大,面容却迅速衰老,一股狂暴惊悚的气息,刹那间迸射而出。

    “小蚂蚱,你太可恨了!害的我失去寿命,我要抽你的筋,剥你的皮,将你千刀万剐,方消我心头之恨!”

    特使狂怒,口中骂骂咧咧,脚下一步迈出。

    “轰!”

    剧烈的音爆之声,猛然炸裂开来,特使的身形,竟比刚才快了许多,仿如缩地成寸,千里瞬移。

    听得身后剧烈的音爆之声,刘官玉回头一看,不由亡魂皆冒,大吃一惊。

    变身之后的特使,速度之快,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刹那之间,便已追到了身后。

    刘官玉心下大急,拼命逃跑。

    特使虚立半空,眼神睥睨。

    “小蚂蚱,死吧!”

    特使一伸手,猛然一拍。

    一道掌影凭空闪现,倏忽间已是近十丈大小,挟着一股毁天灭地的狂暴气息,一路碾碎虚空,刹那间冲到了刘官玉头顶。

    “灭!”

    特使暴喝一声,手掌一翻,巨大的掌影轰然拍下,犹如一方巨石从天而降,气势凌厉凶猛,骇人心神。

    刘官玉只觉头顶的空间,刹那间凝固,无尽的杀气,有如天河之水,从九天狂冲而下。

    他便是那滔天巨浪下的一只小船,随时都有倾覆之险。

    挡不住,逃不了!

    他只来得及将破天斧变到最大,死死的挡在了自己身前。

    只觉眼前一黑,一股狂猛无俦的巨力,轰击在比门板还大了一倍的破天斧上。

    “咻!”

    刘官玉整个人,如同一枚炮弹,刹那间直飞而出,飞越了十数丈的距离,撞在了一座沙丘之上。

    “轰!”

    惊天巨响中,黄沙漫天狂飙,沙丘竟消失了一小半,一个大坑刺目的闪现在眼前。

    刘官玉整个人,都嵌在了黄沙之中。

    吐出两口鲜血,咳嗽三声,刘官玉刚想站走起来,只觉背后的沙地一阵异动,刺眼的光芒闪耀,场景瞬间变换。

    却是已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一个很小的空间,如同十丈大小的屋子。

    中间一池浊水,不知深浅,颜色黄中带黑,看起来非常脏。

    四壁是黑色的金刚岩,竟还长有一些藤蔓和花草。

    唯一出入之处,便是他刚才进来的那道小门。

    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门。

    刘官玉还未回过神来,门口人影一闪,特使已冲了进来,嘿嘿狞笑,飞起一脚,将他踹进了那浑浊不堪的池水当中。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小蚂蚱,你说,你这一次,死不死?!”

    特使狂放的笑声,有若晴天霹雳,在这狭小的空间中回荡,震的人双耳嗡嗡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