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祸福相依(3)
    这个异空间,竟是十分狭小,而且陈设非常简单,除了中间那一池浊水外,几乎别无他物。

    黑色金刚岩构成的四壁,令得此处空间有若囚笼。

    唯一的出路,却已被特使堵死。

    被特使一脚踢进池水中的刘官玉,脸色苍白,心乱如麻。

    特使哈哈大笑,声若雷鸣,直震的四壁嗡嗡作响,就连浑浊的水面,都荡漾起阵阵涟漪。

    “小蚂蚱,受死吧!”特使狞笑一声,抬起了右手。

    一道比平时小了许多的掌影狂飙而出。

    “怎么会这样?”特使惊叫失声。

    刚才出手之际,他陡然发觉,此处空间内的灵气,竟比外面要稀薄的多。

    以至于他掌势的威力,连带着比刚才小了许多。

    见特使直接动手,正暗自焦急的刘官玉,陡然发现半空中的掌影,竟比刚才弱了许多,再听得特使的惊呼,心中立时猜测到大半。

    刘官玉马上高兴起来,一个反杀的妙计涌上心头。

    “等一下!”刘官玉大叫。

    “小蚂蚱,你要干嘛?”特使有些诧异的问道。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知我这个将死之人,想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你敢不敢听一听?”刘官玉一字一顿的说道。

    “哈哈,敢不敢听?笑死我了!你说一句话,难道还能把我给说死?说吧,我就让你再多活一小会儿!”特使大笑着说道。

    “亲亲我的宝贝,轮!”刘官玉站在池水中,右手藏在水下,大喊一声。

    “小蚂蚱,你作什么鬼啊?”特使问道。

    “我临死之前,叫一叫我的爱人,难道还要你允许啊?真是一个白痴!”刘官玉不屑至极的说道。

    “你敢骂我?还真是狗胆包天!呆会,你一定死的很惨,我保证!”特使阴森森的说道。

    “也许,突然间天降神雷,将你劈死了也不一定呵!”刘官玉笑道。

    “气死我了,你不是有秘密吗,赶快讲!”特使催促道。

    “什么秘密?我怎么不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信吗?真是一个白痴!”刘官玉非常鄙视的说道。

    “你,骗我?!”特使暴怒。

    “白痴,这不很明显吗?居然还问!”刘官玉抬头,双眼上望,连看都不看特使一眼。

    特使气的差点吐血,身形一展,沿着池边冲到了刘官玉近前,抬手一掌,狂拍而下。

    一道三丈大小的掌影,刹那间凭空而出,闪现在刘官玉头顶,挟着一股狂暴至极的威势,轰然拍下。

    “追魂轮,给我灭!”

    刘官玉陡然暴喝一声,右手从池水中抬起。

    追魂轮狂飙而出。

    一道璀璨至极的光芒,瞬间照亮了整个空间。

    追魂轮光华耀眼,森寒至极的杀气,自周边的轮齿上迸射而出,撕裂空气,破碎虚空,一路咆哮奔腾。

    倏忽之间,追魂轮变得一丈大小,飞速旋转,轰然前飙,挟着碎天之势,犹如魔神腾空,碾压一切。

    “咻!”

    追魂轮穿越虚空,缩地成寸,速度快的无法想像,刹那间已到了特使近前。

    无尽的杀意,如滔天巨浪一般,将特使牢牢锁定,犹如一具摩天之轮,睥睨众生,镇压而出。

    空中拍下的掌影,刚刚碰触到追魂轮,便被那狂暴的气息,顷刻间斩杀成无数的碎片,化作点点能量,湮灭空中。

    “他-妈的,该死!”特使爆了粗口。

    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山崩海啸而来,下意识的便想要反抗,神魂却陡然一痛,似乎被利刃切割,被烈火灼烧。

    他有着那么一刹那的楞神。

    于是,错过了躲避或者逃离的时机。

    等他回过神来,一切,都似乎已来不及。

    霎时之间,他竟从猎人,变成了猎物!

    但特使一代枭雄,更是顶尖强者,面临生死之际,岂肯放弃抵抗,甘心认命。

    “灵气护铠,给我出!”特使猛然暴喝一声,右脚踏地,左手砸胸。

    伴随着他的喝声,一股漆黑的光华,自特使身上迸射而出,光芒缭绕,幽深夺目,刹那间,凝结成一副护体铠甲,紧紧的裹在了特使身上。

    护铠在身的特使,却并未有半点安全之感,

    那狂奔而来的轮子,实在是具有斩天裂地之威,搅动风云之势。

    “劫天秘法!”

    特使再次怒吼,面容瞬间苍老,变成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身躯也不再膨胀,反而是缩小,有若一个侏儒。

    但是,却有一股惊天狂暴的气息,从其体内狂飙而出,如同巨浪般席卷四方。

    “冲出重围!”

    危急关头,特使用出这一记大招。

    这是一招突围时的招法,是他早年间带兵打仗时无意中得来。

    简直犀利无匹,非常好用。

    只是他的实力不够,很难施展出这一招,但现在生死一瞬,哪里还顾的了这么多。

    所以,他用出了劫天秘法,顷刻间,实力暴涨,却又失去了十数年的寿命。

    居然被一只小蚂蚱,逼到了如此地步!

    特使实在想不明白,怎么突然之间,他就从猎人变成了猎物呢?!

    不应该啊!

    这只小蚂蚱,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底牌?!

    特使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

    运气也无比的差!

    但不管怎样,都必须先躲过这一劫再说。

    魔剑在他手中跳跃,幽光闪烁不停,阵阵低沉的嗡鸣,从魔剑内传来,仿如深渊的魔鬼,陡然苏醒,滔天的凶气,狂飙而出。

    但特使还是不放心,猛然大嘴一张,一口精血吐在了魔剑之上。

    生死之间,他也是拼命了。

    精血消耗了,可以再积累,寿限减少了,还可以再增加。

    但要是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特使毫无保留,毫不犹豫的,拼命了。

    精血打在魔剑之上,立时有一股更为浓郁的黑光,自魔剑内迸射而出,霎时间光华耀眼,气势大盛。

    魔剑碎裂虚空,朝着那惊天之轮,暴斩而出。

    一道剑芒狂飙而出,似乎要斩裂整个天地。

    下一瞬。

    “轰!”

    追魂轮和魔剑的剑芒,悍然撞击在一起。

    惊天巨响直冲苍穹,澎湃的气浪狂飙四射。

    剑芒刚刚撞上追魂轮,便如同一片玻璃般,碎裂四散,化作无数能量碎片,湮灭在空中。

    追魂轮势不可挡,旋转前行。

    眨眼间,冲到了特使面前。

    特使一咬牙,魔剑斜挥而出,正斩在追魂轮的边缘上。

    “嗤!”

    一阵尖锐刺耳的厉啸声,自碰撞处炸开,向着四周激射而出。

    特使爱如性命的魔剑,刹那间竟被追魂轮切掉一截。

    特使一见,立时震骇欲绝,惊惶失措,还未来得及后退,追魂轮已碾压至胸前。

    “咔擦!”

    脆响不绝,特使身上的护身铠甲,甫一碰上追魂轮,但如同是一张纸一般,被撕裂,被切开。

    锋锐的轮齿,轻轻划过特使的左肩,犹如快刀切割豆腐,特使的肩上,立时闪现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鲜血,狂飙而出,激涌如柱。

    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汹涌而来,特使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向后激射而出,狠狠的镶嵌在了黑色的金刚岩中。

    他周身那一大片金刚岩,像是变成了一块豆腐,疯狂的碎裂、松散,道道裂缝,如同蛛网密布。

    “咳咳!”

    特使一阵剧烈的咳嗽,身上的灵气铠甲,几乎完全碎裂,整个人狼狈不堪,嘴角有鲜血溢出,脸色苍白如纸,双眼狰狞可怖。

    特使受伤了,而且伤的很重!

    那追魂轮,实在是太恐怖!

    即便是施展了劫天秘法的特使,依然不是一合之敌。

    但他到底实力高强,即使受伤,却依旧没有死。

    几欲喷火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缓缓走来的刘官玉。

    从池水中上来的刘官玉,浑身湿透,脸色苍白,双手竟有着微微的颤抖。

    很显然,发出追魂轮这一击,也是几乎耗尽了他的内力,短时间内,他是发不出第二击了。

    但他不得不抓紧时间,将特使杀掉,否则,一切都将付诸东流。

    到是,他将再度成为猎物。

    将追魂轮收好,转瞬间,刘官玉来到了特使近前。

    “小蚂蚱,你使诈!你卑鄙,你无耻!”特使可着劲的骂,刚才,如果他没有听刘官玉废话,哪里是如今的局面。

    “给我死来!”

    刘官玉根本没有废话,提起破天斧,毫不犹豫的暴斩而下。

    特使脸色狂变,苍白的脸色更白几分,双眼之中,充斥满憋屈和惊恐。

    他没料到刘官玉竟如此干脆利落,根本不给他一点时间和机会。

    他本打算能够恢复一下,也许还有机会翻盘。

    但刘官玉竟狠辣如斯,连废话也没有一句。

    特使已经出离了愤怒,在心底狂吼:“小蚂蚱,你他-妈的,和我多说几句话会死啊?”

    只可惜,刘官玉听不见,如果能听见,他一定会说:“是啊,多说几句,你恢复了,我就只有死了!”

    破天斧泛着幽光,刹那间已斩至特使眼前。

    万分憋屈之中,特使抬起还剩下半截的魔剑,猛然格挡而出。

    “当!”

    斧剑相击,刺耳的碰撞之声,陡然炸开,剧烈的震荡之力,如浪潮般汹涌而出。

    刘官玉的嘴角,一缕血丝陡然闪现。

    但,特使更惨。

    口中的鲜血,吐的犹如鲜红的喷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