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359章 赌石(三,近八千字求订阅)
    或许是宋老板刻意表示他这里要解石,四周闲逛的不少人被吸引了过来,一眼望去恐怕得有二三十人,而且还不时零星地有一两个人走过来。

    平时的内比都是一座“鬼城”,只有公盘附近几天时间人流量才会比较多,恰好,这几天属于旺季。

    王琛和许少爷本来站在最里面,都险些被密密麻麻的人给挤出去,幸好两人表明了自己是购买这块原石的人,才得以留在中间,可想而知大家对解石多么感兴趣了。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

    赌石界最刺激的并非谁解出了玻璃种帝王绿翡翠,而是解石的过程,那种有可能见证奇迹发生的过程。

    宋老板主动问道:“两位老板,您们是想先擦一下,还是直接切开?”

    王琛汗道:“你还没帮我们把毛料搬过来呢。”

    宋老板嘿嘿笑了笑,“那是,我让人来搬。”

    说完,宋老板伙同解石师傅和另一个青年,用小吊车把那块一两百公斤的毛料吊到门口切石机旁边,很显然,在他们意识当中,赌有裂纹的毛料基本上都是直接切。

    “小王,咱们是直接切还是擦?”许少爷把主导权给了王琛。

    王琛也挺好奇解石的过程,自己不太懂,不过他知道翡翠在什么部位,没必要小心翼翼去擦,直接切就行了,“切吧。”

    许少爷马上侧头道:“宋老板,直接切。”

    “好咧。”宋老板答应道。

    庞明和石老师等人都一脸认真盯过来。

    围观的人群都在那边指指点点。

    “能不能切涨?”

    “有裂绺不好说。”

    “嗯,先看着吧。”

    这边四十来岁的解石师傅对宋老板店里另一个员工道:“小崔,待会我切的时候,你给我往上面浇水。”

    “嗳。”青年小崔道。

    解石师傅挽了挽袖子,先用小吊车调整了一下毛料角度,把裂绺对准了切石机。

    原本还很喧哗的人群,骤然间安静了。

    只有不远处其他店铺门口还传来一些嘈杂声。

    但在这边现场,观看切石的人都屏住了呼吸,死死地盯着毛料。

    许少爷咽了咽口水,笑着说道:“小王,虽然才花了七十万,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啊。”

    王琛呵呵道:“赌博不都这样吗?”

    其实不止花钱购买了这块毛料的许少爷紧张,那些围观的不相干的人,同样一脸紧张,这就像玩二八杠一样,哪怕很多人没有参与进去,在胜负揭晓之前,同样会情不自禁的紧张。

    这就是赌石的魅力。

    一刀下去或许大赚特赚,也有可能亏得血本无归。

    解石师傅并未立刻动手,而是不停地观察着裂绺,似乎在考虑哪个角度下去最好,一看就是非常又经验的人,大概过了好几分钟,他才微微颔首,把手放到了切石机上。

    要开始解石了!

    嚓嚓。

    锯齿轮飞快地切割着石头,不时还有石屑飞溅出来。

    四周围观的人都把心吊了起来,一双双眼眸子紧紧盯着锯齿切下去的地方,想看看有没有出绿。

    王琛知道没有,有些心不在焉在想事情,待会自己要怎么样才能让解石师傅帮着切右下角那边。

    解石师傅聚精会神,突然蹦出来一句,“浇水。”

    侯在旁边的小崔连忙拿着手里喷壶,对着切口旁边喷水,把碎屑都冲洗掉。

    解石师傅拿了一把排刷,很小心地把切口里面碎石拨弄掉,然后蹲在那边仔细观察。

    王琛看的分明,解石师傅越看脸色越不大好,裂绺这里没翡翠,肯定没绿啊。

    “赌垮了?”

    “看样子像。”

    “没办法,赌裂十有九输。”

    “嘘,别触人家霉头,毛料还没完全解开,谁知道里面有没有,说不定出绿呢?”

    大家议论纷纷,不少都是有些经验的赌石人,都有着丰富经验,七嘴八舌猜测着。

    解石师傅观察了一阵没说话,脸色凝重地站起身,再次握住切石机,他感觉许少爷赔本的可能性非常大了。

    已经观察过,解石师傅下手比刚才利索了很多,手上发力,直接切了下去。

    咔嚓。

    整块毛料一分为二。

    石老师用果然如此的语气“唉”了一声。

    一眼望去,这块毛料两边切面上都没有出绿,正常而言,赌裂的石头,就赌裂绺深不深,如果裂绺切下去没有出翡翠,基本是一块废石。

    很明显,这块石头赌输了。

    宋老板有些不敢相信地喃喃自语,“不可能啊,明明带松花皮,怎么会没有呢?”他原本还想着借助这次解石给自己店里吸引点顾客,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许少爷也呃了一声,“小王,我七十万就这么几分钟没了?”

    王琛不懂切石,还笑眯眯道:“不是剩下的料子还没切……”

    “还切?裂绺都没出绿,废了。”人群中一个中年人斩钉截铁道。

    王琛翻了翻白眼,指挥道:“继续切。”

    石老师主动开口道:“王总,这种情况真没必要再切了,不过您要是不甘心,松花皮层那边可以擦一下。”

    王琛嗨了一声道:“擦多没意思,切,我看好这块料子里面能出绿。”

    你看好?

    你看好有什么用啊!

    事实就是根本没有绿,别痴心妄想了!

    好多人都是这个念头,他们都以为王琛输不起呢。

    解石师傅看看宋老板,似乎在询问切不切。

    宋老板筹措了一下,道:“继续切。”

    解石师傅嗯了一声,看向王琛征求意见,“要不我先在松花皮那边擦一下,然后再切?”

    王琛记得那边有一点点翡翠,蚊子再小都是肉,不能给许少爷浪费啊,想了想,点头道:“成,那就先擦一下。”

    解石师傅很沉稳地擦了起来。

    结果这一擦,还真的出绿了!

    人群立刻又喧嚣起来。

    “哟!”

    “出绿了!”

    “还真有啊?”

    宋老板脸色一喜。

    许少爷也多云转晴,乐呵地笑了起来。

    解石师傅观察了一下,说道:“现在我再切一下。”

    言罢,解石师傅利用自己从业多年的经验,一刀切了下去,顿时松花皮层那半块料子也一分为二。

    “还真有翡翠,可惜不多。”

    “是啊,种还行,水头一般,勉强干青种,不过没面不成线,挖不出来多少翡翠。”

    几个人第一眼看到的人都说了起来。

    这时,其中有一个三十四五岁的女人,可能是玉石商人吧,她看向许少爷和王琛,“两位,这块出绿的料子卖给我吧?我出三万块钱,你看行不行?”

    这块毛料从切面来看,确实能挖出点翡翠做做挂坠之类的东西,价值不会太高,三万块钱已经很合理了。

    本来刚刚高兴了一小会的许少爷,此刻又垮着脸了,他心情不太好,摆摆手道:“不卖不卖。”

    女玉石商人道:“再切下去说不定亏得更多,我帮你止损呢,不然可真有可能血本无归了。”

    许少爷蹙眉没说话,动摇了,虽然几万块钱他不在乎,可是能回一点本是一点,他都在想要不要答应了。

    王琛一瞅,打断了两人谈话,“继续切。”

    啊?

    还要切?

    这都两刀下去了,你还不死心啊?

    众人都被王琛弄得非常无语,心说你到底懂不懂赌石啊?

    石老师和庞明等人也有点哭笑不得,觉得王琛有些输不起。

    倒是那个女玉石商人觉得颇为遗憾,大家来缅甸公盘本来就是为了翡翠,可是赌石的风险又非常大,所以一般而言,在公盘还没开始之前,大家淘玉石的时候不会盲目出手,不过一旦传出有人切石的消息,这些玉石商人都会一哄而散,赌涨了现场喊价,赌输了只要确定有翡翠也会出价,毕竟这样稳妥,不说赚不赚,最起码赔本的概率会低很多。

    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况,肯定及时止损。

    王琛不是,他知道里面有翡翠,要给人买了去就亏大了,自然要继续切下去,他看解石师傅一直切不到重点,主动上前拿着之前右下角的那块料子,指挥道:“切这里……有粉笔吗?我画条线,继续切。”

    众人都汗了一下。

    就连宋老板都错愕了起来。

    还画条线?难不成你画条线就能出翡翠了?

    “小崔,去拿支粉笔过来。”宋老板满足客户的条件。

    小崔哦了一声,进去拿粉笔。

    这回连许少爷都没信心了,“小王,算了吧,没就没了,七十万又不算什么大钱。”

    “我说里面有翡翠就有,不是钱不钱的问题。”王琛辩解道。

    石老师忍不住道:“可是两刀都没……”

    王琛打断道:“那是切的地方不对。”

    又有一青年男子道:“松花皮那边也切了,真没。”

    王琛摆摆手,“我说了位置不对。”

    看他这么倔强的样子,四周的人群投来一阵鄙夷的目光。

    “这小子真的输不起。”

    “就是,两刀了还不认输。”

    “谁想赔本?可没有就是没有,难不成他还能变出来不成?”

    王琛都懒得搭理这群看热闹的人,静静地等候小崔拿粉笔出来。

    其实刚才切第二刀的时候已经很接近了,大概距离一大团翡翠还有五六公分的样子,只可惜解石师傅没有切那边。

    “粉笔拿来了。”小崔从里面走出来。

    王琛接过粉笔,蹲下身子在毛料上画了一圈,然后起身道:“就沿着我画的地方切。”

    宋老板露出了一阵期待的目光,随即又黯淡了下去,赌石的很迷信,如果他铺子里赌涨了,那么人们会一窝蜂地购买毛料,如果赌垮了则相反,他觉得今天有点倒霉,恐怕做不到生意了。

    解石师傅看看王琛,确认道:“那我切了?”

    王琛嗯道:“切吧。”

    解石师傅没再说什么,狠狠一刀就下去了。

    本来好多人见到赌垮都要走了,准备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可是解石师傅动作太快了,这一刀下去,里面露出了切口地方的状况!

    石老师蓦然错愕失声道:“咦?出雾了?”

    解石师傅也一哆嗦,刚才他本着这是块废料才胆子那么大直接切下去,如今出雾了,怎么能不哆嗦,这代表里面有可能有翡翠啊,要是刚才切的偏一点把翡翠切坏了,他肯定要倒霉啊。

    王琛也仔细看了过去,不知道是自己画线的问题,还是解石师傅手抖,并没有直接切出翡翠,而是切面上呈现白雾丝状的细小晶体。

    解石师傅连忙从小崔手里夺过喷壶,冲洗掉碎屑,仔细看了起来。

    四周原本都抬步要走的人,听到出雾了,一个个连忙把脚收回来,然后发出诧异的声音。

    “竟然出雾了?”

    “看这样子很有可能出绿啊。”

    “难道今天还真一波三折上演一出反转大戏?”

    大家都知道,真正能出翡翠的料子,外面都有一层皮,在这层皮的下面,一般就是雾,雾的下面才有翡翠,一般而言,出雾的毛料也就距离出绿不远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毛料都这样。

    不是有雾一定会出绿,只能说概率相当大。

    有人在外面看不太清,喊着问道:“师傅,雾状怎么样?”

    先前还不少嘲笑王琛输不起的人,此刻都收起了声音,竖起耳朵想听听怎么说。

    王琛抱着学习的念头,也听着。

    解石师傅一边看一边道:“白雾带绿色,下面应该有翡翠,而且看绿还不错,种水不说多好,但这绿肯定是正阳均艳,有希望回本不少。”

    先前还说可能亏得血本无归,如今变成有希望回本不少?

    人群中立刻有人喊了起来,“两位小兄弟,我出十五万买这块料子怎么样?你开出来未必有十五万,卖给我的话,风险就我担了。”

    “徐老板这人贼精,说十五万肯定不止,我出二十万,如何?”

    众人态度大变。

    哪怕在他们看来王琛和许少爷依旧会亏本,可是这块料子确实出翡翠了。

    许少爷又一喜,忙问道:“小王,咱们要不要卖掉回点本?”

    石老师建议道:“这个时候回本是最好的,刚才松花皮就出了一点点翡翠,白雾下面真不好说。”

    王琛笑了笑,道:“七十万而已,许少爷,你在乎那点钱?”

    许少爷一怔,“也对,区区七十万,我赌石紧张糊涂了。”

    王琛嗯道:“继续。”

    这时候大家已经不敢小觑这块料子了。

    听到王琛说继续的时候,他们都屏住了呼吸,想看看有没有奇迹发生。

    解石师傅在看到切出白雾后,也不敢瞎鼓捣了,改为擦了起来,随着砂轮机和石头摩擦发出的声音,这块毛料的边缘,终于出现了一抹绿色!

    解石师傅到底是老手,非常沉稳,擦开婴儿巴掌大小一个天窗后就住手了,看向了王琛和许少爷,在不确定里面有多少翡翠的时候,出了绿,是有可能卖出不低的价格,要真的全都切开里面没多少翡翠,那价值又会变低,他自然要为客户着想,所以暂时住手了。

    “真有翡翠!”石老师一看,连忙蹲下身子推了推老花眼镜,点评道:“是阳绿,色正而不邪,不错,很不错,只可惜种水没有达到更高层次,要是玻璃种那就了不得了。”

    先前那个女玉石商人又喊价道:“两位小兄弟,别往下擦了,再擦有可能会垮掉,我出三十五万,卖不卖?”

    “我出四十万。”徐老板喊价道:“干青种阳绿,料子不错。”

    剩下几名玉石商人都喊价了。

    “我出四十五万。”

    “四十八万。”

    “别听他们的,我出五十五万,卖不卖?”

    喊价声此起彼伏。

    许少爷再次向王琛投来询问的目光。

    王琛笑了笑,“这才到哪,再擦擦。”

    从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废料到现在出阳绿干青种,许少爷信心大增,知道就算赔也赔不了多少了,他立刻道:“剩下的我来擦,我来擦。”

    王琛怕许少爷手抖擦坏料子,主动蹲下身子指着料子道:“待会从这里擦,再往里会擦坏翡翠。”

    “好好好。”许少爷心情好了很多。

    石老师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翡翠在哪?”

    王琛带着一股装逼的味道,只说了两个字,“经验。”

    经验?

    众人想笑,可是一回想到一开始他们觉得是废料,只有王琛信心满满说有翡翠,他们又笑不出来了,顿时惊疑不定地看向王琛,难道这小年轻在赌石造诣上真的非常牛逼?

    他们索性闭嘴了,静静地看下去。

    解石师傅也怕许少爷擦坏料子,在旁边搭手帮忙。

    不知道许少爷以前是不是玩过解石,擦料子的时候手还挺稳,他握着砂轮机,按照王琛所说的不停地将天窗旁边石屑擦开。

    随着天窗处的不断变大,围观众人眼中的瞳孔也在不断的缩小着,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嗤嗤”的擦石声吸引过去了。

    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左右。

    许少爷已经满头大汗,额头上的汗珠都在滴答滴答往下砸了,可是他眼眸子里全是兴奋,连汗都顾不得擦,不停地擦着。

    这块毛料已经擦开一半。

    露出大概有半个足球般大小的翡翠。

    最关键一点,现在所露出的翡翠颜色和刚才没有什么区别,还是均匀无比,浓郁的绿色在斜阳照射下,就像是刚钻出春泥的青草一样,显得生机勃勃。

    “别擦了,许总别擦了。”石老师眼尖,一个健步上前阻止道。

    只是他还是晚了一步,人群中有人看见了,徐老板唏嘘道:“可惜了,边缘又出雾了,要是早点停手,这块料子我都敢叫价一百六十万,现在最多一百万上下。”

    石老师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还是提醒的晚了,可惜啊。

    解石师傅笑着说道:“虽然又出雾了,但这块料子这位老板只花了七十万,现在已经赚了。”

    许少爷听到喊停的时候已经住手了,他确实也挺累,知道已经赚了的时候,哈哈大笑地站起身,“小王,神了!你真神了!咱们这块料子真的赚了!”

    不少人都在可惜。

    要是没擦出雾价值就更高了。

    不过这些玉石商人都没有停止喊价。

    那女玉石商人主动道:“这块毛料解的基本差不多了,刚才徐老板说值一百万,我多出点,一百二十万,卖给我,怎么样?”

    人群中刚才一直没说话的一个黑胖子朗声道:“我出一百三十万。”

    许少爷心满意足道:“小王,卖了?”

    王琛笑眯眯地看看大家,“这块料子嘛……”他故意拉长了尾音。

    众人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听王琛卖不卖。

    “反正都开到这地步了,还不如全部擦开当明料来卖。”王琛说完后看向许少爷,“待会开出来了,你想卖的话就卖,不想卖就带回去。”

    许少爷心情大好,手一挥道:“卖。”

    女玉石商人连忙道:“要是卖的话优先考虑一下我。”

    “还有我。”

    “我也是。”

    另外又有几个人喊道。

    虽然他们明面上都热切不已,笑容也蛮多,实际上啊,心里把王琛骂了个遍,心说明料和半赌毛料价钱能一样么,全部开出来变成明料价格就透明了,再加上这边那么多虎视眈眈的人,恐怕就算买下来,利润也没多少了,一个个都觉得王琛太奸诈了。

    可是转念一想,之前谁都觉得赌垮了,只有王琛一直坚信会出翡翠,最后不仅出了,还出了这么一大片,他们都觉得王琛就像许少爷说的那样,神了。

    甚至还有人在想,这小伙子年纪轻轻,看料子的眼光还真牛逼啊。

    就连石老师此刻都转变了念头,啧啧称奇地看着王琛道:“怪不得你跟我老师能成为朋友,原来在赌石上造诣那么高啊?”

    许少爷毫不吝啬夸赞道:“那是,我小王兄弟有个外号叫做神通广大,你们不知道他有多神奇,成,别说了,继续解,我累得动不了了,师傅,你继续帮我擦。”

    “好,好。”解石师傅答应了下来,不过他这样的经验老手,此刻也没有立刻擦,而是向王琛征求意见道:“王老师,您看我从哪里擦比较好?”

    得。

    一不小心哥们儿都成老师了。

    其实王琛知道,在这个行业里,只要有水平的人都会被人尊重,刚才自己又表现出足够的实力了,被解石师傅尊称为王老师没什么不妥,这是一种尊重的表现,他按照记忆在料子上指了指位置,“就这边接着擦,按照我多年的经验,白雾后面应该还有绿。”

    还有绿?

    这都出白雾了啊?

    要是这一次您真的再说准了,那就是赌石界擎天巨擘般的存在啊!

    围观的人有些不相信,正常说来出雾等于到头了,可是王琛刚狠狠给他们所谓的“正常情况”一巴掌,他们怕再被打脸,都没有吭声。

    “好。”解石师傅站起来,拿起砂轮机,沿着王琛指的位置擦了起来,其实他心里也没抱多大希望,只是动作比刚才还谨慎不少,潜意识里面已经觉得王琛这人水平非常高,应该去听。

    刚刚擦出两公分左右。

    砂轮和毛料接触的边缘,又出现了一抹动人的绿色!

    “靠!又擦涨了!”

    “看样子是大涨啊!这位王老师真牛逼了!”

    人群哗然一片。

    解石师傅也不敢再继续了,连忙拿水冲洗一下出绿的地方。

    宋老板欣喜若狂地喊了起来,“小崔!小崔!赶紧拿鞭炮过来放!”

    小崔急忙冲了进去,这是大喜事啊,今天他们铺子要被王琛弄火了。

    许少爷更是哈哈大笑道:“小王,你牛逼透顶了!”

    石老师更是一竖大拇指道:“厉害!”

    废料!

    阳绿!

    大雾!

    再到出阳绿!

    这种大起大落,要不是许少爷和王琛都是有钱人,不在乎那么一点点小钱,换成其他人恐怕都要幸福的晕倒过去了!

    小崔很快把鞭炮拿了回来,用东西挂好。

    宋老板一脸兴奋地对着王琛道:“王老师,您来点吧?”

    这赌涨了放鞭炮,历来都是毛料商人的规矩,而点燃鞭炮的人,一般都是毛料主人,这也是有说法的,就像是舞狮之前给头狮点睛一般,是一件很荣耀的事情。

    照理说应该让许少爷点鞭炮。

    可是在场的人都明白,这块料子能赌涨,完全是王琛的功劳,自然,他们都不觉得宋老板这么做有什么不妥。

    王琛也不懂里面的规矩,没有客气,点燃了一根香烟吮吸了一下,然后点着了鞭炮,顿时,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在玉石一条街响了起来。

    来这边的人都是赌石圈子里的人,听到鞭炮声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好几个屋子里立刻有人冲了出来,急忙朝着这边赶来。

    原本宋老板铺子门口只有二三十个人,这下子好了,一下子围了上百个人,直接堵得水泄不通了!

    后面还有人在拼命地往里挤,想要看看赌出了什么好料子,而有好料子出现,一般都会出售,他们都想拿下来,不拼命才怪呢。

    见到店门口挤满了人,宋老板笑得脸上都开花了,吩咐解石师傅道:“赶紧全都解出来。”

    “嗳。”解石师傅也很兴奋,一鼓作气将剩下的都擦开了。

    整块毛料完全展现在大家面前!

    此时不能说是毛料了,应该称之为翡翠球,是的,这颗翡翠球和王琛之前拍卖的那颗有点像,不过可惜的是种水差了很多,中间还有白雾,否则又是一块举世无双的顶尖宝贝翡翠!

    但即便这样,好多人还是疯狂了!

    “天啊,翡翠球!难得一见的翡翠球!”

    “本来中间有白雾是坏事,可这块白雾让整块翡翠看上去更加美观,价值倍增,价值倍增啊!”

    “只可惜这是干青种,要是能达到冰种的话,卖上亿都可能啊,如果玻璃种的话……嘶,算了,不可能有这么顶尖的料子。”

    “嗯,据我所知昨天泰国天宇轩拍卖行拍出过一只高冰种正阳绿翡翠球,足足拍出了一亿三千五百万美元,这只翡翠球差太远了,零头都买不到,主要种水太差了。”

    是的,这颗翡翠球撑死了也就几百万。

    但即便这样,在场的每一个人还是用看神仙般的目光看着王琛,牛逼啊,这人实在太牛逼了,一块废料愣是被赌成了神仙料,最重要一点,王琛刚才各种信誓旦旦,还主动画线,结果丝毫不差,真的开出了一块价值连城的翡翠。

    这一刻,大家看向王琛的眼神彻底变了,包括石老师,如果说擦出半个球的时候,大家觉得王琛是“老师”级别的赌石专家,那么此刻,他们觉得只有“赌石之神”这个称号才配得上王琛!

    “王老师,真是好彩啊,一块大家都认为是废料的石头,还真被你解出了这么大一块翡翠。”徐老板第一个上前道:“我出四百万,您看怎么样?”

    女玉石商人立刻接过话头,“王老师,我算是服气你的赌石水平了,我出四百五十万……”

    “五百五十万!”人群中响起了黑胖子粗犷的嗓门。

    王琛微微一笑,看向许少爷,“你做决定吧。”

    “小王,屌!”许少爷两只手都竖起了大拇指摇晃了一下,最后才兴奋的不行转头看向大家,“慢慢来,一个个叫价。”说着,他还爆了一句粗口,“我这小王兄弟真他妈变态,哈哈。”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都哄然大笑。

    可不是么,不是变态能这样解石?

    不论怎样,大家知道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王琛露的这一手让大家都服气了,不服都不行啊。

    七世狂人说

    这章近八千字,求月票,求推荐票。